经典美文 情感文章 散文随笔 生活随笔 心情日记 现代诗歌 古词风韵 爱情故事 语录名句 微小说 影评 杂文 佳句
×取消主题

路灯,海港,立春,钢铁之森

发表时间:2018-02-09用户:凡尔阅读:242
  无题—路灯(合集)
  碎石路上,等待著夜幕的来临,残破不堪忍的木质灯柱,显示出这儿多久没有人管理办法。入夜时,有数名身穿破衣的工人,架着梯子,手拿已经薰暗玻璃面的煤油灯,他们在发出微弱的灯光,正在为这些灯柱加煤油及点亮灯光。
  己经被薰暗的玻璃,正在努力发出那丝丝的光辉,使这里黑暗的街道变得明亮起来。
  凹凸不平的路面,让工人们已经走得不舒服,秋风阵阵涟漪,让这条碎石路,得到更加慘厉的感觉,周边的树影,如同向人们显出了它的恐怖。

  无题—路灯(2)
  风儿吹动了脚下的沙石,我从无感觉它的存在,仍然走著这路上。
  每一脚步,我的影子总会彷佛不动,看到这碎石上的雨水,石制的灯台,屋形成为了它的身影,但是它仍然在这孤独起来,无人注意到它的身影。
  但……它却在无名为我,照亮了我的道路,每走一个阶级,总感觉它仍然照亮我所走过的路。
  我身边的树影,无论多么可怕,也有它的陪伴,脆弱的光芒,总指引我在那里。
  绽红的大鸟居,仿佛指引到我己经到达了目的地。
  我回身看了身后的路,如此长的阶梯,竟然在它的陪伴已经走完了,光芒默默地照亮附近,泥土的湿透,阶梯上的水点,似乎在七彩灯光中告诉我「这是非常美丽的路」。
  它在默默地等待,阳光的到来,它完成了自己的使命,树叶上的雾气,也渐渐浓气来,这里已经成为了我的梦幻世界。
  无人问津的地方,这儿遍布了我的踪影,长长的阶梯,散发了它的古老气息,石造的阶梯和灯台的石头,己经在这里安静很久,从来也无人问过这些石阶从而可来,仿佛以前已经在。

  无题-路灯(3)
  飘逸的白雪,满天飞,它们像一层层的泥土,堆积在路上。屋顶上的水点已经结成冰点,它们在阳光下,慢慢融化成水滴,滴在屋角中,似乎在融解路中的雪。
  绽红的灯柱边上,屋形和玻璃面上堆积有白雪的痕迹,它们站在了这里。看不见碎石的路上,已经布满了白雪,两侧的木屋已经关上了门窗,灰白的墙壁,向人们倾尽了心思,这儿……
  一点一点的脚印,向这条道路上,这儿有无数人的路过,可惜白色的街道上,再也没有人在这里走动……
  白雪已经掩盖了这里的踪迹,苍白的大雪,把这条街道,甚至让人们遗忘了这里有一条道路。
  枯燥的树,落叶后的树杆,显示著这里曾经有著它的孩子,但是孩子们已经抱弃了它们的母亲已去,代替它们的孩子,却是沉重的雪。
  灰白色墙壁,已经有白雪的痕迹,庭院里雪堆已经塑造了如同仙境般的传说,足柄山的雪女已经在昨天临在这条街道上。
  雪女为这里增添了冬季的气氛,她却带来了白雪。

  无题-路灯(4)
  磅礴的大雨,将这里变成了水泽,黑色的屋檐下,风儿把雨点请到自己的家里,沾染了家里的一切。
  屋角的挂灯,在这里守护著主人归来,如同铁钩的灯柱,精美绝伦工艺,让人看到它带有一种淡淡的忧伤,细小的玻璃面,让人擦觉不到它如微小的存在。
  雨儿沾湿了玻璃面,让它的灯光,精点般的温暖,没有阻碍发出它如此的美丽。
  小雨点像污物,点缀了如同白的玻璃上,它如同走下坡路不留痕迹走在路上。
  如同浦公英的灯光,映衬著如同黑铁的道路,绽放的红桦的叶子。
  「滴答滴答……」的雨声。
  小雨点在无人路中绽开了自己的花朵,在这里它与黑铁般路在玩耍。
  红桦的叶子,木讷地看在这一切,它就像风儿的朋友,与风儿嬉戏和离别。

  无题-海港
  清脆的钟声,响彻了整个城市,白点正在翱翔于绀蓝的天际,一天清晨的到来。
  红赤的砖墙,慢慢被薰成黑色的砖墙,人们逐渐在床上起来,他们在屋里走动,等待他们是忙碌的一天。
  雾气弥漫的港口,这里停泊著身躯庞大的船只,方方正正的石头,每天有很多人走动著,洁白无瑕的砖瓦,如今成为了灰尘满布的砖瓦。
  那巨大木制的吊臂,每天承受著货物的重量,亚麻般的绳子,它无风不吹在这里工作着。
  玻璃般的海水一样,敲打着石竹般的石壁,无情的石壁,接受著这些如同行尸走肉的敲打,这样的情景,仿佛形成了千军万马的攻势。
  堆满在地上的枯色般的木箱,亚麻色般的布袋和竹制的篮子,不知道在这里承载了多少的风雨。
  沾满了灰尘的砖瓦,没有人想去打扫,依靠著雨水的冲刷,污垢慢慢从砖瓦的行行之间,冲进了美丽的大海。
  屋子行行之间挂著,各种各样的牌子,简约的挂灯,似乎向人倾诉这里有多么的繁华落尽,它们正在等待着夜幕降临。

  无题-海港(2)
  北方的雪,已经慢慢飘散了在这里的一切
  路边的白雪,己经堆满了一座小雪山,郁金般的大海,有著一点点的雪花,看不清水下的鱼儿;赤铜般的铁栏,己经有了它的痕迹,遍布了这里的角落;微微的海风,在这里狂吼,把它带到远方。
  褐色般的长木椅,已经没有昔日的辉煌,在这里有著一点一点深褐色的点缀,让它有了价值的东西,往日它在这里有很多的热恋的情侣在这里约会。
  北方的寒夜,已经降临了,这里也没有任何的气息,在这里只有停泊著大船,但是大船上没有任何人的踪迹。
  寒雪,似乎在沾着了无人的角落。

  无题-海港(3)
  南方的春天,己经抵达了;北方的雪,已经悄悄地溜走了。
  路边的小草,己的蠢蠢欲动,种植在广场中用于借阴,也在沉睡中醒来。
  温暖的海风吹拂,带来了不少的惊喜,它们在沉默中释放,以前的狂吼,己经成了抚摸。
  耀眼的光芒,温馨地看待这里,彷佛回到了以前。

  无题-海港(4)
  褐色般的木材,如洁白的帆布在这里飘扬着,如风浪般进入这里,慢慢停泊在近岸海域。
  看到了近岸的地方,这里默默麻麻的人们,为这里增添了许多色彩。
  隐藏在它身下的火炮,似乎在匿藏了它的致命作用,甲板上的人在默默耕耘地工作,他们在收起桅杆上的帆布,试擦著地板。
  「啾啾,啾啾……」淒厉的海鸟叫声,海鸟们从桅杆中间飞翔,牠们停留著桅杆之间,短时间的停留。
  「扑噜,扑噜……」海鸟们拍打翅膀的声音,令这里更加生机勃勃。
  「哗啦,哗啦……」海浪冲刷着海岸的声音,令人有种烦躁的感觉,左右摇摆不定的船体。
  「沙沙,沙沙……」带有大海味道的风,它曾经来过,但是它悄悄地离去。
  各种各样的声音,交汇着,演奏了一曲这里独有的音乐,慢慢悠悠的吹奏。

  无题-立春(合集)
  二月初,严寒的冬天,己经从牠身边走边;来临牠身边,初恋的气息。
  粉蓝般的天空,在灰色的路中,布满了粉色的花瓣,自行车在路上走过,带来的微风,吹起了它,它很快回到了地上。
  黑色的校园服和校园裙,背上了黑色的单肩书包,在单肩书包上的拉链挂上一个很可爱的卡通人物的小毛偶。
  布满了粉色花瓣,这条路上有著众多的身穿黑色校服少年在走动著,偶尔有数辆自行车路过。
  花瓣的飘落,让这里充满了活力。

  无题-立春(2)
  积雪的融解,让庭院上有一些水迹,在窗边上挂着用白布制作的晴天娃娃,它孤独在这里,守望着晴天到来。
  「铃铛,铃铛……」夏天挂在这里的风铃,发出了清徹的声音,它与晴天娃娃孤单在这里。
  无形的手,从小口走了进来,轻轻地抚摸了晴天娃娃的小白面。
  青绿的草苗,己经苏醒起来,枯木般的大树,沉睡中醒来,凋零的落叶,也在母亲呼唤下回到家中。

  无题-立春(3)
  春雨的点滴,让她站在屋檐下,外面的人打开雨伞,点滴打在伞上,如一朵小花打开。
  她看著地下的水点,如同透明玻璃的水面,透露出她的面孔,眼睛上的泪水,破坏了自己美丽的面孔。
  雨伞中的雨水,仍在继续滴落在地上,她似乎在这里等了很久,没有湿透和湿透的地面,似乎在她的心里,己经构成了一块破碎玻璃。
  她双手牵著了自己的手提包,依靠著身后的玻璃;在玻璃面上,无情的雨点,似乎向她表白,路人的走过,就在玻璃面上,在她眼中,就是一个男人。
  玻璃面,映射出每一张面,表现于人前的玻璃,心里暗藏著玻璃背面的镜子。

  无题-立春(4)
  依靠学校的窗户,看著操场中的男生拍打手中的蓝球,她的眼神只落在一个投蓝的少男身中。
  郁金般的天际,在这个窗台前,微微的风,吹着白色的窗帘,在这里他和她。
  她和他再这里注视着对方,身边已经是没人坐的椅子和桌子,也没有上课的热闹。
  他温柔地牵着她的手,眼神毫无闪烁地看着她,他似乎向她传递着无言的感情。

  无题-钢铁之森(合集)
  「呼,呼……」一声穿越了云层飞鸟,牠在这里平静地翶翔,映入了牠眼帘的是一个正在燃烧的都市,弥漫着火光四起的建筑物,热气使牠从无适应地感觉这里,牠再次抬头飞起来。
  「轰,轰……」飞机的发动声音再次打破了甘蓝的天际,飞鸟们躲着声音的来源,牠们似乎在翱翔于天际。
  高耸入云的山峰,密密麻麻的森林,枯燥无味的感觉;喧嚣地方,无人知晓结果,没有任何留恋的地方,这里是破败不堪地方。
  痕迹已经不在这里,雪花似乎在陪伴这里,破烂掉下来的木头「咚,咚,咚……」几声惊动了停留在原地的小动物们,牠们纷纷抬头起来四处寻找方向,低下头继续前进。
  掉落的杂物已经是这里的风景,生满藤蔓缠绕地方彷佛在这里的另一处景物,它们在这里似乎有很长时间。

  无题-钢铁之森(2)
  稀疏的雨点慵懒的滴落在雨伞上 ,执伞的人来来往往,擦肩而过,无情人的在这里。
  雨点打湿了公交车上的玻璃窗,黑色直发借盖了她的美丽,那深灰色的瞳孔一直盯着窗外的景色,默默流出了莫名的忧伤。
  窗外的声音,光彩散发出诱人的目光,她眼神依旧渗透出无趣的感觉,她柔软细腻的手指在划着手机屏幕。
  公交车内的声音,在她的世界里没有那么明显,白色的有线耳机在她耳朵发出了优雅的音乐。
  灯光之下的她只是在这儿的一只小蚂蚁,她的生活只是遵循了自己,每天拖着自己疲惫身体回到了四处墙壁的地方,她脱下了沉重的外套,把包丢在一边,躺在自己柔软的床铺上闭着眼睛,寻求梦境中的白马王子安抚自己。
  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从窗外映照她俏丽的面庞,闹钟的铃声响起打破了这个房子的寂静,她的生活重新回到循环。
  她睁开眼睛,无神地看着白色的天花板,伸出白嫩的手抓了好几下才把闹钟按住关掉。
  粉色的小床成为了她唯一可依靠的小窝,睡眼惺忪的她揉了揉朦胧的双眼,看着窗外的灰色地带,一下子把梦里的美好时光带走了回到现实的世界,
  她回头无神看着屋子里罢放浄洁的杂物,干净的小茶几,摆放整齐的厨房,放在电视机上的小饰物,小小的书柜放满了她喜欢的书本,以及书柜旁边的小照片,她和她最好朋友的合照,放在床边的黑色手提公文包。
  她蜷缩在床上,抱紧自己的大腿,手上拿着手机查看昨天晚上未能回复的消息。

  无题-钢铁之森(3)
  她穿着薄薄的外套站在阳台里,看着布满积云的天气,吹着冷风低声说:「要下雪了?」
  不久之后,灰沉沉的天气飘下了雪花,风把雪花吹到了她的阳台上,她伸出白嫩的小手接住那一点雪花。
  雪花就像若无旁人一样飘落在其他房子的屋顶,街道和她的阳台上。
  风儿就像轻轻地抚摸了她的真发,直发散落在风中凌乱,柔软地掀开了她俏丽的面庞。
  渐大的雪花像稀疏的雨点落打在各个地方,行人们开始把手上的伞打开,他们在伞下顾着自己的生活方式。
  她身后的屋子巳经失去了原有的光泽,她独身站著阳台里用双手交叉放在了铁栅上,若有所思地看着每一点的雪花飘落。
  她瞳孔的颜色已经失去了色彩,微少泪水巳经轻轻划破她俏丽的面庞,她毫无察觉手中的手机不断地震动。
  「睡了吗?」
  「在?」
  「宝贝,你怎么了?」
  「怎么不理我了。」
  ……
  她不想理会这些烦人的信息,直到了电话来电铃声响起,她提起了手按下了「挂电话」的按钮。

  无题-钢铁之森(4)
  密密麻麻的小雨打拍在石头上,石头上的水珠仿佛在看到执伞的人,轻轻蹲下了用手巾拭擦她身前的石碑。
  石碑上的刻有几个字「铃下小次郎太之墓」。
  她看住石碑上的细小刻字,眼神仿彿失神,旁边的小手拉了一下她。
  「妈妈,妈妈……」年幼的女声再呼喊着她。
  「花梨,我们回家。」她蹲下去和花梨说,站起来拉着走在路边已经长满了杂草。
  「妈妈,那那个墓是?」花梨看着她,出于年幼的好奇的问道。
  「花梨的祖父,妈妈的父亲。」她柔声细语回答着花梨。
  「哦。」花梨低着头看着自己的黄色小雨靴,无聊着踩在路边的小水池,她带着花梨走出墓园。
  「父亲去世的那一天,刚好那是下雨?」她看着伞外的雨细声问着自己,似乎不让花梨听见自己的声音。
  十二年前,羽前小町的老家。
  那一天,大雪把街道上的东西掩盖,非常寒冷的天气,父亲从房间里发出打破玻璃的声响,打破了老家的宁静。
  老家的摆设非常古老,用木做的地板,纸门的设计让老家非常辛苦。
  「早苗,快来。」母亲的叫声从父亲房间传出,呼唤着她。
  「母亲,怎么了?」她走到父亲间的门前,看到父亲倒在地上,她片刻脚软坐在地上,看著母亲爬在父亲的身体上哭泣。
  「妈妈……你怎么哭了?」花梨看到了她的面上眼泪,掉到了她的衣服。
  「花梨,妈妈没事,没事。」她拭擦着面上的眼泪。
  两人走到了墓园外的公交车站,花梨似乎知道了她的心情,静静地站着她的身边,一声不发。
 
分享到:
发表评论(文明上网,友善发言,匿名评论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还可以输入:400 个字符
评论列表0 条评论
暂无评论!
本文用户信息
用户昵称:凡尔
文章总计:1
个性签名:暂无
本栏近期热门
本栏最新文章
网站首页|关于本站|联系我们|网站地图|常见问题|手机客户端
文字站感谢每一位喜欢本站的人,欢迎将本站分享给你的朋友!最温暖的文字记录站 ─ 文字站!文学交流群:
本站部分内容来源于互联网,若无意侵犯您的权利,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蜀ICP备14019085号 Copyright © 2015 文字站 www.wenzizhan.com 版权所有
投稿
分享
导航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