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美文 情感文章 散文随笔 生活随笔 心情日记 现代诗歌 古词风韵 爱情故事 语录名句 微小说 影评 杂文 佳句
×取消主题

我们都想牵着你的手直到白头

发表时间:2018-02-17用户:温婉晴天阅读:254
  引言
  因为爱你,所以我不委屈。只要可以留在你的身边,我就心满意足了。即使必须要和沈亦臻共享一个你,我也做得到。因为我和他,都想牵着你的手直到白头,所以为此我们之间做了一个约定。
  ―――――――――――――――――
  序
  “七重人格,为爱而愈”,因为你的到来,才驱走了我内心的黑暗。
  一个阳光明媚的早晨,一对情侣在机场,一男一女深情款款的看着对方。
  “白欣欣,就送到这里吧!等会儿我就要上飞机做人格融合治疗了,在上飞机之前,你就没有什么话想要和我说的吗?”
  沈亦臻看着自己喜欢的女孩,只见白欣欣冲他微微一笑。
  “没有,我相信你,我相信你回来的时候,会是一个完整的你。一路顺风,我等你回来!”
  “白欣欣,你没有话要对我说,我有话要对你说。谢谢你的到来,给我的生活带来了阳光和希望,让我看到了不一样的色彩。”
  说完话,沈亦臻主动上前拥抱着白欣欣,不由自主的白欣欣流下来了一滴泪,突然感觉鼻子酸酸的。
  “等我回来!”
  等到白欣欣亲眼目睹沈亦臻离开后,她才转身离开,身影消失在了人群中。
  ……
  1
  经过了几个小时的飞机,沈亦臻终于到达了美国。他打算休息一天,就去做人格融合治疗。然而,在他休息的这一天,崔皓月出现在了他的脑海中。
  也许,在潜意识里,沈亦臻对于人格融合治疗还是没有什么信心吧!
  “我没有出现的这些日子,你的生活倒是过的很好嘛!”
  “崔皓月,你想说什么?”
  “我想留下来,因为我想了想,还是不能做到放弃自己心爱的女人。白欣欣,我要和他在一起!”
  与此同时,回到荣欣小厨的白欣欣,突然之间也想起了崔皓月。因为没什么事,她独自躺在草地上,望着天空的一轮明月,似乎看到了崔皓月的脸。
  “记住,二零一七年二月十六日晚上十点整,这是我为你心动的瞬间。”
  “记住,如果以后有一个人,长着一张和我一样的脸,出现在你的面前,那个人一定不是我。长这样的崔皓月只有一个,那就是我。”
  “要是能一直这样就好了,要是能永远跟你在一起就好了,那就好了。”
  “让沈亦臻永远沉睡吧,让他永远都不要醒来,我不想和他分享我的宝贵时间,我不想每一次和你在一起的时候都要提心吊胆,害怕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消失,就当是为了我,为了你和我,让沈亦臻就这样睡下去。好吗?”
  “如果我消失了,你也无所谓吗,你真的希望我消失吗?”
  “如果不想拥有,就别轻易触碰。”
  “不要杀了我,我不想消失,就算做沈亦臻的幻象,我也愿意,只要能让我留住你身边。”
  “我不能睡,我怕睡着了就消失了,就再也见不到你了!”
  “你是为了谁回来的,是我还是沈亦臻?”
  “我已经按照你的要求去做了。你不让我生气,我就忍着;不让我使用暴力,我就没用;不许我破坏他的名誉,我就乖乖的听你的话,来这里上班、干活。而你,为什么还要在我的面前,提沈亦臻这三个字。”
  “从现在开始,你对我说的每一句话都是圣旨。”
  “因为我不想你再想起那些痛苦的回忆,我希望你选择我,并不是因为过去。”
  “你要是少了一根头发,我一定不会放过他!”
  “如果我走了,你会难过吗?”
  “这是你最好的选择,作为离别礼物,没有什么比这个更好了。”
  “二零一七年六月十八日,这是我离开你的时间。”
  “不用对不起,我本来就是为了你而生的。”
  “不要哭,就算我已经灰飞烟灭,粉身碎骨,我的心,依旧会为了你而跳动。也许有一天,我们会再见面。”
  ……
  崔皓月曾经对自己说过的某些话,一直都在自己的脑海中徘徊,白欣欣的头脑非常的混乱。
  不是已经选择了沈亦臻吗,为什么崔皓月还会出现,难道他们注定不可以是同一个人,我注定要做出选择吗?
  白向荣默默地看着他的背影沉思。
  “欣欣,你又在想沈亦臻了吗?”
  ……
  2
  三个月后,一个穿着红色风衣,眼神冷酷的男人站在荣欣小厨面前。
  那个男的正是之前的沈亦臻,现在的崔皓月。
  崔皓月理了理自己的衣服走了进去,他感觉到自己的脸颊有些发烫。
  白父看到了崔皓月有些意外,他感觉到今天的“沈亦臻”和以往的他有些不一样。
  自然,崔皓月也见到了白父,本欲出手的他放弃了这个念头,但他的脸上还是没有笑容。
  “诶呀,亦臻回来了呀!欣欣还在医院上班,她等会儿就会回来了。”
  “我去找她。”
  说完话,崔皓月转身离开,开着沈亦臻的车去了医院。
  不用多久,崔皓月就见到了白欣欣。
  见他的眼神,白欣欣就知道眼前的他不是沈亦臻,而是崔皓月。
  “崔皓月,你回来了!”
  白欣欣看着眼前的他。
  “是的,我回来了!记住,二零一七年九月十四日下午六点整,这是我为你重生的时间。”
  崔皓月冲着她微微一笑,此时此刻他心里感觉非常的温暖,原来白欣欣还记得他,还能够第一眼就认出来他。
  ……
  大概等到白欣欣下班的时候,两人走在回荣欣小厨的路上。
  “在美国的生活还好吗?”
  “挺好的,其他的人格都被治愈了,除了我。没有见到沈亦臻,你是不是很失望?”
  “也没有啦!不过,你的出现还是让我非常的意外。”
  白欣欣大大咧咧的一笑。而她此时此刻的笑容,就如同一道光,驱走了崔皓月内心的黑暗。
  “因为其他的人格都知道,沈亦臻喜欢你,所以他们都选择离开,成全你和他。而我不一样,要我放弃你,我做不到!所以,我留下来了,并且和沈亦臻做了个约定。我和他,共用一次身体;我和他,都愿意牵着你的手直到白头。我知道,要你在我和他之间做一个选择很难,所以,我们决定和平共处。……”
  崔皓月把自己留下来的原因解释给了白欣欣听,听到他的话,她的鼻子酸酸的,一时之间不知道说什么。
  “不用对不起,我本来就是为了你而生的。我知道,在你的内心深处,还是有我的一席之地。虽然我还是会吃醋,有一丁点的介意,但我不会勉强你做任何你不愿意去做的事情。……”
  感受到崔皓月的委曲求全,白欣欣突然抱紧他,并且为了之前自己心里所想的而难过,原来他和沈亦臻是可以和平共处的。她突然感觉,自己有些贪心了。
  “傻瓜,因为爱你所以我不委屈,只要可以留在你的身边,我就心满意足了。即使必须要和沈亦臻共享一个你,我也做得到。因为我和他,都想牵着你的手,直到白头。”
  “所以我们之间做了个约定,不过关于这个约定是秘密,我们是不会告诉你的。以后,有我们陪伴在你的身边,你会每天都开开心心的。”
  白欣欣很感动,这一刻她是幸福的!
  3
  自从从美国回来了之后,沈亦臻住进了荣欣小厨,他和崔皓月一致决定,每天都在离白欣欣最近的地方守护着她。
  不过这一天,沈亦臻还是接到了苏婉妍的电话,她约他在离沈氏集团不远处的一家餐厅见面。
  苏婉妍坐在他的对面,深情地看着他,她给彼此各自倒了一杯咖啡,接着就开口了。
  “亦臻,我很高兴能够和你在一起,聊聊天喝喝咖啡。”
  “婉妍,我出来没有别的意思。~”
  沈亦臻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苏婉妍给打断了。
  “亦臻,求你别再说这样的话,好吗?”
  “婉妍,不管我的心里是否有一个人,我们之间都没有可能性了。所以我这次来,只是想和你说清楚,你还是重新找一个喜欢的人重新开始。”
  说完,沈亦臻就站了起来,准备离开。回想起崔皓月对他说过的话,他更加的坚定了自己的信念。
  “沈亦臻你听着,我不管你和这个苏婉妍有什么过去,但你和她之间已经过去了,你们之间没有复合的可能性,你绝对不能伤害白欣欣。否则,我一定不会放过你,更不会放过她。你最好离她远一点,我希望这是你最后一次去见她。”
  ……
  苏婉妍见自己心心念念的人打算离开,于是上前扯住了他的衣袖,只是这一次沈亦臻却毫不犹豫的打开了她拉住自己衣袖的手。
  没错,沈亦臻被苏婉妍的举动弄得很不高兴,所以崔皓月出来了。
  “沈亦臻!你不敢对这个女人狠心的话,那么就由我来;你不能够很好的保护白欣欣的话,那么就由我来。”
  崔皓月打开了苏婉妍的手之后毫不犹豫的离开了,而这一幕也被沈栋杰看在眼里,他的手握成拳头。
  ……
  4
  崔皓月出来了,也就意味着沈亦臻只能在他的“小屋子”里呆着。
  按照约定,如果谁伤害了白欣欣让她不高兴,或者是在她不知情的情况之下,做了什么不应该做的事情,那么另一个人就会出来,想办法逗白欣欣开心。
  沈亦臻知道自己爱白欣欣,但他也知道,在他爱着白欣欣的同时,有一个人比自己更爱她,那个人就是崔皓月。
  “白欣欣,今晚下班后早点回家,我等你回来!”
  正在上班的时候,白欣欣突然之间收到一条来自于沈亦臻的短信,她的心里乐呵呵的,感觉很幸福。
  沈亦臻又或者是崔皓月,要给自己惊喜吗?
  果然下班后,白欣欣就迫不及待的往家里赶。
  当然,关于那个家,不管是沈亦臻,又或者是崔皓月,还是白欣欣,心里都很清楚,自然不是荣欣小厨。
  这一次,崔皓月打算和白欣欣过过二人世界,他亲自为她准备一场烛光晚餐。虽然他不怎么会下厨,可是为了白欣欣,他还是愿意去学的。
  白欣欣再一次回到那个属于她和沈亦臻又或者是和崔皓月的家,饭桌上就摆好了香喷喷的饭菜,而且还点了一根根表示喜庆的蜡烛。
  看到自己爱的人温柔的站在自己的面前,白欣欣迷惑了,这些都是他一个人亲自准备的吗?
  “这些,是你亲手做的吗,你现在到底是谁,沈亦臻还是崔皓月?此时此刻,我分不清楚了。”
  “是我做的!能亲手为你准备一场烛光晚餐,我感到非常的开心。现在的我是崔皓月!欣欣你听着,不管我是谁,我的心都只为你一个人跳动。”
  就在这浪漫的一瞬间,沈亦臻突然在脑海里觉醒。
  “喂喂喂,崔皓月,你好歹也顾及顾及我的感受吧!要我一个不是电灯泡的电灯泡看着你们秀恩爱,要我不介意那是不可能的,看在我们共用一个身体的份上,能不能低调点。~”
  “沈亦臻,你给我闭嘴,看不下去就不要看!按照约定,你做了不应该做的事情,所以这是对你的惩罚。”
  崔皓月和沈亦臻在脑海中对话。
  白欣欣不知道说什么,她感动的热泪盈眶,崔皓月趁机上前吻住了她的唇,不得不说这一幕让沈亦臻嫉妒了,他吃醋了!
  “白欣欣,和你在一起的每一个瞬间,都是我最幸福的时刻,我会永远永远的珍藏!”
  ……
  5
  自从沈淳醒来后,沈老太太就有了一个可以说说话的人,有了一个可以倾诉的对象。
  此时此刻,母子俩又在沈家大宅里谈心。
  “妈,对不起,这些年来苦了你!”
  “阿淳,你能醒来,妈就感觉这些年的苦都不算什么!只是苦了亦臻这孩子,这么多年一直都在和他的其他人格作战,其实他原本不应该去承受这些的。听说他回来了,沈氏集团可以交给他,我也可以真正的休息了。”
  “是啊,我欠他的太多了,根本就没有资格请求他的原谅。”
  “阿淳,看护~好~沈氏~集团!”
  沈老太太突然之间变了脸色,嘴里自觉的就说出来了这句话。。只见她捂着心脏,说完这句话后,就再也没有力气开口。
  “妈,您怎么了,我带您去医院!”
  说完,沈淳拨打了120,和救护车把沈老太太一起送去了医院。
  而这些话,都被沈栋杰安排的人听在耳朵里,自然而然,沈栋杰也知道了老太太的决定,也知道沈老太太进医院的事。
  通过了医生的检查,沈老太太患了心脏病,因为长时间压力过大不堪重负,所以陷入了沉睡,还不知道什么时候会醒来,目前需要留院观察。
  在接到了父亲的电话,沈亦臻第一时间赶了过来,父子俩谈了许久,然后又一起赶往了沈氏集团,组织了沈老太太的秘书以及各位董事,召开董事会。
  半个小时之后,所有的人都已经到了,见沈淳坐在董事长的位置,皆在下面窃窃私语。
  沈唇轻轻的咳了咳,手指点着桌面,发出来的声音,立马让所有人向他看来。
  见此,沈淳开口:“王惠珍董事长因为身体原因,暂时无法来公司处理各大事务,所以应董事长要求,我―沈淳,暂代董事长之职,直至王惠珍董事长回来。今天,是与诸位打个招呼,诸位还有什么问题?”
  沈栋杰脑海中思索片刻,虽然他知道是什么原因,但他还是假装一副不知道的样子。
  “不知道董事长是因为什么原因所以才不能来?”
  “一点小毛病,目前已经稳定,只待疗养一段时间,就能回来了。怎么,还有什么问题吗?”
  没有人回答,沈淳见状,提出了散会。他知道对自己如此唐突的直接代理董事长,那些董事必然不会信服,但此时此刻却没有其他的办法,事出突然始料未及。
  沈亦臻出了办公室,突然收到了短信(一张图片以及一句话),看到短信之后让他平时都是温润如玉的脸色,一时之间立刻变得惨白。
  看到沈亦臻惨白的脸色,崔皓月渐渐的在他脑海中觉醒,他们都知道,一场暴风雨即将来临。
  6
  依旧是城西的那家废弃工厂,白欣欣发现自己被绑架了,看到艾瑞克以及其他自己不认识的人。即使心里害怕,但她表面上还是一副不认输的样子。
  “白欣欣,你说你值多少钱,沈亦臻会不会来救你?”
  “我劝你们还是放了我,惹恼了沈亦臻,你们不会有什么好结果的!”
  “是吗?”
  艾瑞克上前扇了白欣欣一个耳光。
  “我还就不信了!凭我们这一群人会制服不了一个沈亦臻。”
  韩虎在旁边看热闹,他刚从监狱里出来,浓眉虎目、肌肉横生,短短的头发,配上棱角分明的脸庞,在听到“沈亦臻”三个字时,眼里充满了仇恨,让旁人望而生畏。
  当初要不是他抢走了夹克,夹克中的白粉也不会被发现,他就不会被白欣欣的哥哥白向荣送进了监狱。
  如果不是沈亦臻,自己也不会落到这步田地,也不会被自己的哥哥韩龙给抛弃。
  正所谓,虎落平阳被犬欺,正是他这样的状态。本来,自己的哥哥就瞧不起自己,现在更加有了一个被哥哥嘲笑的污点。
  “从此以后,任你自生自灭,我们之间再也没有任何关系!”
  这是韩龙对他说过的最后一句话。
  这叫韩虎,如何不恨沈亦臻。
  ……
  沈亦臻带着500万美金按照约定来到了目的地,因为短信上说不能报警,只能他一个人过来,所以他来了,带着他们想要的钱过来了。
  “白欣欣呢?我要见她!”
  “别急,钱呢?”
  说话的是艾瑞克,虽然他恨沈亦臻,可是他也知道崔皓月不是好惹的。
  沈亦臻打开了他手上提的那个箱子,箱子里装满了钞票。
  “把钱给我,我就放了白欣欣。”
  这个时候,韩虎拖着白欣欣出来了,只见此时此刻的白欣欣已经是伤痕累累。
  看着眼前的绑匪,在融合的记忆里,正是之前绑架过白欣欣,逼自己交出黑色夹克的人。
  “你想怎么样,立刻放了她!”
  沈亦臻的眼里充满了怒火,崔皓月出现了,伤害白欣欣的人都要死!
  白欣欣勉强挤出来了这句话。
  崔皓月仿佛没有听见,他的脑海中都是白欣欣伤痕累累的画面。
  尽管他的身手很好,几乎没有什么人可以伤害到他,那些人也近不了他的身。但随着一分一秒的过去,他出手的力度正在减弱。
  见此,韩虎和艾瑞克都邪魅一笑。
  “怎么样?你害我坐牢,又害我成为孤家寡人,你觉得我应该怎么样?不管我是不是咎由自取,总之我觉得杀了你太便宜你了。对吧,艾瑞克!”
  艾瑞克沉默不语,感觉眼前的韩虎就是个疯子,似乎猜到了韩虎会做什么,但他却无力阻止,也许今天绑架白欣欣就是一个大错特错的举动。
  韩虎说完,暗示了一个小弟,拿着一把刀往白欣欣的脸上划了一刀。
  “沈亦臻,如果你敢反抗,那么白欣欣就要死!”
  韩虎威胁崔皓月,可是崔皓月不为所动,一个人拿着一根木棍朝着他的后脑勺打过来,可惜还没有打到,木棍就紧紧的被他握住,那个人就再也使不上劲。
  接着,崔皓月又对其他人动手。
  为了避免眼前的崔皓月把他们都杀了,艾瑞克还是拿出来了一把手枪,扣动了扳机,朝着他的背后瞄准。
  如今,后悔也不能回头,既然如此不如就拼一把好了。
  艾瑞克默默地想着。
  ……
  7
  脑海中的沈亦臻也在默默地担心着,看到这一幕的韩虎,整个人心里暗自得意。
  崔皓月,快做出反应,有人要对你开枪啊!
  脑海中的沈亦臻暗示崔皓月,提醒他保持警惕。
  不过知道了有人要对他开枪,崔皓月却是面无表情,但眼神除了冷酷还是冷酷。
  正准备反抗,韩虎开口了。
  “你死,她活!”
  崔皓月安静了,他不想她死,他只要她平平安安、快快乐乐的活下去。
  “不!”
  白欣欣慌乱之极,突然之间爆发出来了一股强大的力量,挣脱了两个绑匪的束缚,忍受着伤痛,冲到了崔皓月的前面,而此时此刻子弹也飞了过来。
  只是瞬间,白欣欣就在崔皓月面前倒了下去。
  “欣―欣!”
  不仅仅是崔皓月感到心痛,脑海中的沈亦臻也是痛苦之极。
  很好,他们触及到了他的底线了!因此他们都要付出代价。
  “你们都要死!”
  声音冰冷到极致,仿佛来自地狱的魔音。
  8
  艾瑞克和韩虎后悔之极,他们真的不应该去招惹沈亦臻或者是崔皓月的,而如今他们谁也不能承受他们的怒火。
  由于怒气冲天,崔皓月爆发出来了无穷的潜力,攻击力迅速加强,他们一群人不到一会儿就被他给制服了。
  崔皓月找来长绳把韩虎和艾瑞克两人绑在一起。而其他人在见识到了崔皓月的爆发力之后,害怕自己的生命会从此消失,所以早就想逃跑了。
  可是崔皓月怎么会轻易的放过他们呢?他速度极快的接近其中一个人,手掌如刀,一掌击在那人的喉咙处,那人瞬间咳血,倒在地上呻吟。
  一击得手,崔皓月继续如法炮制,随着一分一秒的过去,三十几个人就这样倒在了地上。然后他又瞬间拎起几个人,把他们狠狠地甩在了不远处。在最后一人倒在地上的时候,崔皓月踩在了他的肚子上,这人发出痛苦的嘶吼,他的惨样让人不敢直视。
  而韩虎和艾瑞克,胆都吓破了,全身都在瑟瑟发抖,猛地向崔皓月求饶,希望自己最后能够活下来。
  可惜崔皓月不为所动,用一脚一踩一踢落在地上的小刀,小刀竟然神奇的飞向空中,被崔皓月拿在手里。
  “你们要为你们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
  崔皓月毫不犹豫的割破了两人的喉咙以及手腕,挑断了他们的手筋、血管。
  最后,他们因为失血过多,导致身亡。
  在把白欣欣带出废弃工厂之后,崔皓月从别处找来不少的油桶并且都集中在这个工厂,接着倒了一些水。做好这些准备,他带着白欣欣离开了这里。
  而这座废弃工厂,被这场烈火烧的干干净净,警察发现里面有两具尸体,但因为失血过多,无从查起他们的身份。
  9
  白欣欣住院了,她伤的很严重,而且还陷入了昏迷。
  “沈亦臻,都是因为你,要不是你的话,我妹妹也不会被绑架,更不会因为帮你挡子弹而受了这么严重的伤。你知不知道,就为了保护你,她差点丢了生命!”
  白向荣得知白欣欣因为沈亦臻而受伤了,整个人的情绪非常的激动,在指责沈亦臻的同时,也把他给揍了一顿。
  “不管你是沈亦臻还是崔皓月,又或者是其他的什么人,我都想请你离我妹妹远一点!因为你,我妹妹受了一次又一次伤。”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知道会这样,真的对不起!”
  沈亦臻蹲在墙角默默地难过。
  “欣欣,对不起,我没有保护好你。”
  白父白母同样也很伤心。
  沈亦臻的举动,以及白向荣的指责,也让脑海中的崔皓月非常的难过。
  就这样,白欣欣昏迷了有大半个月。尽管白向荣阻止崔皓月接近她,但他们还是想方设法的来靠近她。
  “欣欣,你醒来好不好,我的生活里不能没有你!你不在的这些日子,真的非常难过,无论是我还是崔皓月,我们都想牵着你的手直到白头。”
  ……
  10
  听到沈亦臻和崔皓月的召唤,白欣欣最终还是醒了过来,看在她的面子上,也看到沈亦臻的真诚忏悔之后,白向荣最终还是无奈的叹了口气。
  看到白欣欣健健康康的出现在自己的面前,对自己微笑,无论是沈亦臻还是崔皓月,都感觉这是最幸福的事了!
  有了这次经历,他们更加珍惜自己和白欣欣在一起的时光。
  崔皓月拉着白欣欣来到了一块空旷的原野,对着白欣欣求婚。
  “白欣欣,嫁给我!”
  “喂,凭什么?我都还没有向她求婚,你抢我台词!”
  脑海中的沈亦臻不满的嘟囔着。
  “闭嘴,凭我比你更爱她!”
  崔皓月忍不住抗议了。
  “好,我答应你!”
  白欣欣微笑着,接受了崔皓月的求婚。
  “谢谢你的爱!”
  ……
  ―――――――――――――――――
  温婉晴天有话说
  终于把这篇故事写完了,说真的我很有成就感。看了电视剧《七个我》之后,感觉这部电视剧还不错,所以就想自己写个续文。
  可能有些胡扯,大家不要介意。^_^
  本篇故事关联电视剧《七个我》,在其中我最喜欢的人格就是男主角的暴力人格:崔皓月。
  结局看到他离开有些心酸,因此我打算写个续文,满足一下自己的小愿望:希望崔皓月能够和女主角白欣欣在一起(因为我感觉他比沈亦臻更爱白欣欣)。
  但我同样不想沈亦臻消失,所以这样安排。
  (本篇完)
  
分享到:
发表评论(文明上网,友善发言,匿名评论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还可以输入:400 个字符
评论列表5 条评论
倏忽·晓镜2018-02-19 20:16回复
id秋夜吹笙
倏忽·晓镜2018-02-19 20:16回复
秋叶吹笙的那个
倏忽·晓镜2018-02-19 20:15回复
我就是原本那个吹笙的瓜皮,0.0
温婉晴天2018-02-18 10:20回复
[//@艮离所聚未必亨吉]谢谢
倏忽·晓镜2018-02-18 08:20回复
可以
本文用户信息
用户昵称:温婉晴天
文章总计:348
个性签名:温婉的笑容带来晴天。
本文所属文集

来源:原创
标签:小说故事
文章数量:29 篇查看目录
本栏近期热门
本栏最新文章
网站首页|关于本站|联系我们|网站地图|常见问题|手机客户端
文字站感谢每一位喜欢本站的人,欢迎将本站分享给你的朋友!最温暖的文字记录站 ─ 文字站!文学交流群:
本站部分内容来源于互联网,若无意侵犯您的权利,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蜀ICP备14019085号 Copyright © 2015 文字站 www.wenzizhan.com 版权所有
投稿
分享
导航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