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美文 情感文章 散文随笔 生活随笔 心情日记 现代诗歌 古词风韵 爱情故事 语录名句 微小说 影评 杂文 佳句
×取消主题

九成之要命的赌注【3】

发表时间:2018-02-22用户:雁云霄阅读:161

《无情的洪水》
陈九成那年已经长大成了少年,也就是十五六岁的时候,那也是很有故事的,我们就说说他挑圩坝的故事。
就在陈家庄北部有一条蜿蜒几公里的大坝,北靠白沙洲与都昌县搭界,可那时候的水利工程还没搞好,每年的五月和六月是多雨的季节,是洪涝灾害多发的时间。
在一间屋舍前院子里,老横坐在椅子上正和九成聊着天:“也不知有多少次冲垮了外坝又冲垮内堤,汹涌的大水,冲破了缺口就像恶魔一样汹涌而来,吞噬附近的很多村庄。”
九成则坐在旁边一条板凳上听着他爸讲以前的事,不时又插上一句:“这洪水也泛滥的太可怕了!”
老横一边说着拿出一包大前门香烟扣了一支放嘴上,再在口袋子里摸出火柴,划着火点上烟吸着,再又接着说:”那时候啊,圩坝倒塌了,水淹没了好多村子啊,到处是齐腰深的水,好多人都爬到自家楼顶上,我和你妈也抱着你哥几个在楼上待了好几天呐。“
“我怎么就不记得了?”九成迷糊的问着爸爸。
“喔,看我记性,你那时还没出生呢,是你两个哥哥和姐姐。”他爸爸用手拍着脑门子说着。
“还有姐姐,我怎么就没看到过?”九成还真没听过,妈妈也没对他提起过。这时候听爸爸说还有一个姐姐就急着追问着:“爸你就说说我姐吧,她怎么啦?”
“你呀,是有个姐姐。”他爸爸微笑着抽了口烟又接着说:“你姐当时有六岁了,就在那次生了场病,没想到,哎!”他爸说着语气疑重起来。
“后来怎么啦,爸?”九成焦急的看着爸问着。
这时老横很是伤感的说:“我那时非要带她到医院去看病,她呀就一直哭啊喊啊,说我怕打针,我不去,她拼着不去医院看病,都怪我啊,你姐哭喊着被我抱到了医院,还让医生给她打了针,偏偏就那次医生打错了针。”
“啊!怎么会呢!那些人。”
“你姐呢也就一直没醒过来!哎都怪我啊!”他爸说着眼睛湿润了。
“啊,那个医生也太不负责任了吧?”九成听得感到很遗憾自己失去了一个姐姐,更是很气愤:“怎么那些医生乱打针呢?”
“这也全怪我,非要带她去医院!”
“后来医院里怎么解决的,又是怎赔偿的?”
“能赔什么?那个医生是拿错了针,拿了别人的针来打,唉!不说了。”老横说着站起来到屋里拿了瓶酒出来。
也给九成倒了杯酒说:“来,喝了这杯酒,”
“爸,我不会喝。”九成忙推开酒杯说。
“是男人就要学会喝酒,你将来要面临很多的场合,那都是离不开酒的。”老横深情的说着。
“记得有次我偷喝你的酒,爸你都快骂死我了。”
“是啊,你还记得呐,那时你还太小,五六岁就抓酒瓶往嘴里倒,我都快吓到了。”老横一边说着又倒了一杯酒。
“其实 ,爸你应该少喝点酒的。”
“我知道,多少喝点酒还是有好处的,现在你哥在外打工,你弟妹就让她们多念几年书,家里头就你能帮我搭理一些事了。“老横把酒杯放到九成手中。
九成接过了酒杯又问:”嗯!爸,那洪水的事后来怎样了?“
老横把一杯酒一口干了,接着说:”就这几年好点,你看涨水时,因水位高,全村人都把自家大门也搬到坝上去挡风浪,那风浪很大,十级以上啊!那浪潮有好几米高直接推倒了坝,那大水冲天而下,当时我们很多人都吓得拼命跑啊。”
“也真是太危险了,那不把人也被水冲走啦?”九成很惊恐的问他爸。
“有啊,都倒几次坝了,也有人被大水冲走的。”
“啊!好吓人!那人找到了吗?”
“人呐找到了,还真是大水冲走的命,但也早被淹死了。”
他爸又说:“我们家那扇大门,都搬到坝上挡了无数次风浪了,“
“难怪我们家的大门那么重,上面还有很多铁钉还有划的痕迹。”九成感叹的说。
“我们家这扇门的丰功伟绩可大了!”
“爸,今年又要挑坝了,这次挑堤坝就让我去挑吧。“九成很是自告奋勇的提出来说。
”你就跟着我换着挑吧,你也还年轻,每年这个时候就都是忙着挑圩坝的事。“老横沉思的说着。
二《要命的赌注》
这年九月和十月之间,不只是陈家庄,还有各地的村民都牵动起来,带着扁担簸箕铲锹土车等等,上各地区负责任务的大坝挑堤坝而去。
那时候村里所有力气的男男女女轰轰烈烈的都吃过了早饭,带上各自工具向着北圩坝赶去。
在路上一眼看去,路上一大群又一大群附近村庄的村民也都急匆匆赶往北圩堤坝。
九成虽然人瘦点,但挑起一担泥土还是很稳步的,也很快的,向着坝上挑上去了。
“你还真行,看你这样瘦小也能挑这么重的胆子。”阿华很吃惊的说。
“是啊,我们老了,也都不行了,年青人又都起来了。”队里的人议论着。
一条坝下去,有几十个大队,每个队都延着大坝搭建了大棚子,那时候都是用毛草盖的,
有天九成正和大伙刚吃过早饭来到坝下,干了会儿活,隔壁的一个大队还没吃饭,送饭的挑饭来了,是两桶稀饭和四十个包子,他们队里有个大个子开了个玩笑说:“这稀饭和包子还不够两个人吃呢。
“好啊,你吃得下,我们今早就不吃饭了。”一个同伙的村民说着。
这时那队里就热闹开了,黑脸的村民笑着:“赌就赌啊,我和大个头两人全包下了。”
队里带头更来劲了说:“如果你两个吃完了它,今天的活我们大伙替你做了,如果吃不了,那就要你好看喽。”
“行,我和黑子全包下了,我们说话算数,没吃完就请你们吃大餐,行吧。”大个子一边说着向大家挥舞着手。
“请我们大伙到大排档去,不许赖皮。”有人说。
接着又有人说:“你个熊样,能行吗?。”
“怕啥,吃。”黑子和大个子就和队里的人赌上了。
大家看他们俩还真吃上了这个赌。
九成这边的队也停下了,现场人都看着两个把两埇稀饭喝下去,又把四十个包子吃下去。
有人说:“那桶稀饭少说也有三十几碗吧。”
“吃的完么?”有人说。
“很难说哦。”
有的人过去一看,稀饭和包子还真的只剩下了一点点了:“哇靠,你俩还真牛啊!”
大个子苦笑着说:“牛皮不是吹的,赌气不是夸的,哎哟。”说完捂着肚子痛苦的弯着腰。
后来两个人像大肚子婆一样,特撑的难受,走路也走不动,躺也躺不下,惹得大家一阵阵的狂笑,后来的一整天,这两个人也就没离开过那个草棚子,这可真是撑破肚皮,是要命的赌注啊。
喜欢我的小说吗,请点赞支持我哦,我会作出更好的作品来感谢你!
分享到:
发表评论(文明上网,友善发言,匿名评论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还可以输入:400 个字符
评论列表0 条评论
暂无评论!
网站首页|关于本站|联系我们|网站地图|常见问题|手机客户端
文字站感谢每一位喜欢本站的人,欢迎将本站分享给你的朋友!最温暖的文字记录站 ─ 文字站!文学交流群:
本站部分内容来源于互联网,若无意侵犯您的权利,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蜀ICP备14019085号 Copyright © 2015 文字站 www.wenzizhan.com 版权所有
投稿
分享
导航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