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美文 情感文章 散文随笔 生活随笔 心情日记 现代诗歌 古词风韵 爱情故事 语录名句 微小说 影评 杂文 佳句
×取消主题

九成之在观音机场【7】

发表时间:2018-02-22用户:雁云霄阅读:305
《在景德镇机场》
景德镇市罗家机场正在修建,在这工地上,还驻扎了一支编号38471务工部队,这个部队是属于义务兵类型,奔波在全国各种军用建设工地上,而这年,九成和陈代辉就在这机场工地上。
开工的那天,大伙都扛着铁锹铲子等一起出发,来到了工地上,随后由领头的人分配大家挖坑,搭建铁丝网,还有不少部队的义务兵也在这里画着线,打上标识,规划着各区域的边缘。
到了中午时,大家回到棚子里去吃饭,又都围着锅台打饭打菜,这口锅焖的饭,足够二三十人吃,有不少很是会吃饭人,可以甩上三大碗白米饭下肚子呢,那个时代的人还真的是很会吃饭的,可不像现在的人,已经找不到能吃两大碗米饭的人,好像两小碗米饭就足够了,还有的人饭后呢,很喜欢吃锅巴的又去用锅铲弄出一大块来手里拿着吃。
中午就休息着,在下午时又继续上工地去围着四周挖坑挖沟,再扎着埋下铁丝网。
有时九成和代辉还有老胡等一起坐上部队的军用卡车去景德镇市里兜风,在市里的大街上看到很多的瓷器,几乎摆满了整条街道,玲珑满目的各种名瓷看得人眼花缭乱,不仅很是让人感叹!这真不愧是为中国的瓷都啊!
随后大家饿了就又到大排档去上几个独特的地方菜和酒。
要说这个陈代辉也很是精明能干,他和部队里一个连长的关系搞的很是不错,为什么呢?那个叫王连长很赏识陈代辉的那股干劲,就是那种不萎缩敢于向前冲的人, 这个榜样代辉可是做得非常够绝的,就那次干活时,陈代辉总是干一下活儿又坐下来抽支烟,整个一付懒散的天才!等有人来时,特别是那个王连长,陈代辉像鲤鱼打挺一般噌起来干活,一付不怕累的样子竟然被王连长看到了。
当然这王连长来到这里时,正看到代辉拼命和大家一起用肩膀顶水泥筒上坡呢,就很是欣赏他这个人,从而加深了对他的印象。
陈代辉甩了甩头上的汗水向连长迎过去说:“王连长你来了,吃支烟。”随即递过去一支烟。
连长看着他微笑着:“你们辛苦了!”
“工地上做事那有不苦的。”陈代辉微笑着说。
“那你们干的也是挺快的。”
陈代辉嘻笑着:“我们这帮人干话是挺快的,但我还嫌慢呢。”
王连长抬头望了望四周说:“这机场准备今年年底完工,机场跑道也差不多了,这四周的钢丝网你们也搭的很不错的。”
陈代辉把烟放嘴里轻轻的吸了一口烟:“哪里?连长,晚上有时间出去喝两杯,我来请客怎么样?”
王连长伸手拍了下他肩膀:“哦,好啊,那说好啰。”
有时候下大雨干不了活,都窝在房子里打麻将,扎金花等,有时闲下来几天没事大伙商议到附近村庄上玩玩,大家都赞成该出去转悠一下,还有人说这里的女孩都很特别漂亮,说不定谁去玩那里玩还能泡到一个靓妹子呢,有的说,是你自己想去泡妹子吧?
大家说说笑笑着出了工地,翻过一片山林,很快就来到一个村庄外,这村庄背面靠山,东西两面是田径地,南面有一条路绕过机场通向市区。
这伙人的到来,吸引了一批这村庄里的人,甚至还有人在谈论着,“这是机场的工人吧?” 又有人说,“这些人又到这里来勾引女人来了。”
“那女人真是伤风败俗啊,又把男人引到这里来了。”
九成听到这些话,问身边的人:“这是怎么回事呢?”
“不知道啊,我们进村子里看看。”
说是这个村庄有个叫菜花的女人,在外打工靠出卖自身赚钱,回到家也是死性不改,还时常在外面带着男的回家过夜。
陈代辉听到这可就乐了:“这女人住哪儿,我们大家去找找看,到她家里去玩玩。”
“要找你自己去,别拉着大家来摸黑。”九成马上反对着说。
“呵,我好心带你们见见世面,开开眼,还说我给你们摸黑了,真是。”代辉很扫兴的说。
“你们别争了,到前面一家喝口水去。”阿龙提议着。
几个人一路说着进了一户人家,
陈代辉一进去就大叫着:“有人吗,我想找…”话还没说完被一个声音很甜女人的打断了:“谁到我家了,找什么呀?”
从里屋房间出来一个女孩,细高条的身材,标准的美女瓜子脸形,扎|着一对麻花辫子,身上穿着粉红色的衣服,下身围着浅白色的裙子,一双黑黑的眼睛盯着陈代辉,眼前这个男孩好帅,高高的个子,瘦长的脸,一头卷发随风吹动着:“你是谁呀?来我家干嘛?”女孩像失了魂似的六神无主的盯了他老半天。
陈代辉本想说那女人住在什么地方,也被眼前的女孩迷惑的一愣一愣的:“我想喝点水,小妹妹行吗?”
这女孩很快答应着:“行啊,大家先坐吧,我去拿茶来。”
女孩飞快奔里屋提着热水瓶出来:“来,大家喝茶吧,”
“大哥你叫什么名字呀?”女孩在桌子上倒完茶转身问陈代辉。
“我名字啊,陈代辉,你呢?”代辉心里一乐,这女孩喜欢上我啦。
“我嘛,叫罗彩霞。”女孩很轻的声音回答着。
“你家里人呢?”
“我爸妈出去干活了,”
“那你一个人在家呀?“
“是啊,我今天没去上班,厂里放假呢。”
“哦,在那里上班?”
“市里呀,”
“厂里做什么的”
“陶瓷工艺。”
“那些我还真不懂,你不出去玩啊?”代辉看着这女孩不知说什么好。
“看到你们我好高兴,能交个朋友吗?”女孩很高兴的看着代辉。
陈代辉这下可高兴了说:“行呀,妹子”。
这时有人进来粗声粗气的问着彩霞:“这些人都是谁呀?”
彩霞马上回答着来人:“爸爸,是机场的建筑工人来我们家玩的。”
陈代辉也解释着:“我们是前面工地的。”
“那你们还有事吗?”进来的老头很不客气的说着。
九成见状忙站起来:“妹子,那我们就不打扰你们了,我们走了。”
彩霞热心的对大伙说:“各位大哥有时间多来我家玩哦。”
陈代辉回应着:“好的,拜拜”。
回到工地已是晚上黄昏时分,吃饭时队里的包工头对大家说:“明天大家开始工作了,要准时上工地干活去,争取早点完成任务北上。”
“还北上,去哪儿?”老胡反问着。
“去徐州观音机场。”
在晚上睡觉时大家发现陈代辉不见了,有人猜测他肯定是去那个村庄里找女人去了,有的说管那么多干嘛,快睡觉吧。
时间到了六七月间,正是转二季水稻的季节,工地上也没什么事,就到村庄里玩,帮助几户人家收割水稻再帮忙着插秧苗,也帮着菜花家忙完最后的秧田,当然,陈代辉和这女人菜花的关系已非同一般了,晚上菜花做了顿很丰盛的饭菜招呼着这些人,酒足饭饱后大家都打算回去,菜花挽留着说:“你们也不用回去了,反正我男人不在家,我这里有几张空床可供你们睡觉的”。
陈代辉高兴的说:“好啊,今儿大家就在你这里睡觉喽”。
“这,不好吧,我们还是回去吧。”老胡提议说。
而九成一看心说,一大帮男人在一个孤单女人家里睡觉,这像话吗?这时发觉那女人的小儿子用恶狠狠的眼光盯着陈代辉看,心说陈代辉你都干了些什么呀,连人家的小孩都被你惹毛了。
九成有天坐在草堆边抽着烟,身边的同事们又都到那村子里去玩了,阿龙忽然出现了,一下子坐到九成的身边,递给他一支烟,自己一支又一支猛吸着,说:“还是你好啊,不去找女人玩,又不会伤心,更不会受到别人的打击。”
九成嘿嘿一笑:“是吗,你这么垂头丧气的,是被女人甩了。”
“唉,真是烦呐!”阿龙很是痛苦的表情展露出来。
“你何必自寻痛苦呢,麻烦是外在的,你不去招惹就不会有的喽。”
“说的也是。”阿龙点着头说。
有一天,村子里的罗彩霞来找九成:“跑道上画的有我名字,是不是你画的?”
“我没有啊,我…”九成支支吾吾的说。
“我问了,就是你画我名字的。”
“那个机场上画了你名字很风光啊。”
彩霞继续责问着九成:“你什么意思啊,要画我名字。”
“就几个字你就朝我发那么大的火干嘛呢?”
“反正就是不能写我名字。”说完彩霞很气的转身离去。
九成看着彩霞远去的背影,心里像打翻的五味瓶,很不是滋味,
这是什么跟什么啊,写几个字这女孩又干嘛急成这样啊,九成他这情形又是怎么回事呢?
在九月初,机场全部都完工了,机场包工头准备将大伙调往江苏徐州的观音机场去继续建设机场跑道和围栏。
在罗家机场的最后这几天,有几个人在晚霞的余辉中漫步在景德镇机场跑道上,看着四周围建的铁丝网,沿着沥青跑道一路走着。
38471部队的官兵早已经搬迁走空了,留下的是这些人还没有走。
“那天真是太危险了,幸亏你来帮我顶住!”老胡想起当时的情景还是胆战心惊。
“不用客气,我们是一条战船上的人,帮忙是应该的。”陈代辉说着拿出一包烟给每人发了一只。
“老胡,你真是命大福大啊。”九成冲着老胡笑着说。
那天军用卡车拉了一车钢丝网,老胡在上面坐着,当时车子侧面翻了一点,整个钢丝网就像山一样正要向老胡压下来,幸好有人叫车停下,陈代辉急忙爬上车顶住马上就要翻过来的钢丝网,两个人在车上死命顶着,车还好停下了,不停就连人带车翻个底朝天,那后果可就悲惨了。
“我们回去早点睡吧,明天就要北上江苏了。”老胡感觉有点累,不像年青人玩那么晚还精力旺盛着呢。
九成见阿龙看着快落山的夕阳站着一直不动就走到他跟前说:“ “阿龙,你在发什么呆啊?”
阿龙见是九成就说:“你们都回去。我在这儿待会儿。”
“你说什么话,空洞的四周你在这里干嘛?还想不开呀?”说着就拽着阿龙住回走。
老胡见阿龙无精打采就说:“年青人,不要一颗树上吊死,那太冤了你懂不懂?”
“我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阿霞怎么会这样对我无情。”阿龙很是自怨的说着。
老胡笑迷迷的说:“啊,你喜欢的是阿霞啊,她是不是说不喜欢你了?”
阿龙很疑惑的看着老胡说:“是说过。”
“她已经说不喜欢你,那你还想她干嘛,你傻啊。”老胡说着不觉骂了句。
“好了,大家回去吧。”陈代辉说着就朝工地的棚子走去。
“今天大家怎么啦,代辉他也挺怪的。”九成一边走低声说了一句。
二《在徐州观音机场工地》
在这机场的所有工作人员都踏上了北去的列车,那时候,火车上人群拥挤,真的太多人了,连火车通道里都没一丝空余的地方,更别提想蹲下去歇会儿,整个火车的车箱都挤爆了。
九成还没坐过火车,况且人也太多了,就那样站着挤着一天多了,就算是站着睡着了也不会摔倒的,前后都拥挤的严严的,这可不是吹牛,真的是密集的拥挤。
后来九成站到了车门窗对着外面的风景。
一路上途径南京长江大桥,大伙都被外面的景点迷着了,很多的人还没见过世面呢,长江的江面好壮阔,涛涛江河水从上游奔腾而下,一泄千里,向东流去。
“这桥好大啊!铁索都是比水桶还粗的!”大伙惊讶道。
当然这都是五六十年代的建筑,要是到现在这个翻天覆地的变化还不得惊掉了舌头。
在到达南京时要渡过港口对面再转乘另一部火车继续北上江苏,大伙提着包由带队的人领着下了火车,找了个餐馆进去吃饭,领队的马上又催着大家快吃饭赶火车要紧。
大家匆匆忙忙的转过几条街道来到港口,拿票上了渡船,在港口对面下船后,不远处就是火车站口,大家又继续登上了去江苏的火车。
在第二天好不容易到了江苏又转乘公交车,等到徐州机场工地,那时正是中午一点多,烈日炎炎当空,地上尘土飞扬,机械的轰鸣声夹杂着警报喇叭声阵阵传来。
大伙拖着疲惫的身体走在满是厚厚灰尘的马路上,走了好久,这时都快已经下午三点钟了。
来到一所偏僻的草地上,这里搭建了几处帐篷,大伙把东西一放下就坐在地上歇着。
晚上的时候,工地的包工头过来了,是个五六十岁的精悍的老头叫余龙,他说:“谢谢大家的到来,这里今后就是你们的家,要什么尽量和我提吧。”
“我们要吃大米,面条包子我们吃不习惯,老板行吗?”
“你们不习惯吃馒头包子啊,也行,叫后勤处购置几袋大米给你们吃。”余龙说着转身出去了
“是啊,正想我们怎么能吃得下馒头呢。”陈代辉说。
这些南方来的人还真不习惯天天啃馒头过日子的,看着北方佬在馒头里塞进馅菜吃的那股津津有味,真的是难以想象。
在晚上睡觉时,阿龙打开手里的收音机坐到九成身边说:“想什么呢,听听歌睡吧。”
“你怎么这么快就忘记了 ?”九成见是阿龙就问他。
“老胡说的对,要更新自己的生活,不要在回忆里过日子!”阿龙坚定的说着。
“老胡还真会说话。”九成却发现阿龙真的是重新振作起来了。
收音机里正播放着水许的《好汉歌》
“大河向东流哇,天上的星星参北斗啊,风风火火闯九洲……”
观音机场规模宏大,前后从起土动工到竣工花费了几年时间。
在这帮人来到这里已是中后期工程了,规划开挖的地理方位全部就绪,接下来是混凝土填铺跑道,这些人主要是将车上倒下的混凝土耙平用铲弄开,而后面的车一部接一部倒下来,再有压路车来压平这个道面。
迎着炎热的骄阳,大家浑洒着汗水,很辛苦的日子,大家也不知道是怎么样熬过来的。
到了晚上,北方的蚊子又猖獗一时,九成也不明白这蚊子嘴巴怎么就那么长,隔着衣服也能叮伤人,看来穿的衣服太薄是不行的。
好不容易天气转变,下起暴风雨,整个地区一片汪洋,这场雨下的好大好久。
在北方这些地区都是以平原为主,一眼望去整个一坦平地,不像南方以丘陵地区居多,一下子上坡下坡坑洼多,水很快就流到底洼去了。
有时候在休息一天时,一帮人也到附近村落转悠,却发现都是土墙建筑,矮矮的房子,就像是走在地道里一样。
回来时,大家伙都饿了,还好蒸笼里还有些馒头,都顺手去拿一个先充充饥饿。
不久九成和代辉向大老板余龙提出了结算工资要回家。
余龙也很快答应了,但工资回景德镇工地再结清,先给了两个人各200元车费,自此,两个人踏上了火车南下,在南京转坐轮船往九江港口行驶,这轮船有上下九层,各种娱乐场所餐饮业应有尽有。等轮船开动大家安置好了,陈代辉到餐厅买了两盒方便面另加几条火腿肠,泡好后递给九成:“先吃点东西,要明天下午才能到,现在吃了好好睡觉先。”
“好的,明年你要去深圳吗?”九成看着陈代辉问着。
“到时再说吧。”代辉边吃边说着。
两个人都把面吃完了,来到船板边沿,望着涛涛长江水,感慨万千,外面的风景是美好的,大千世界是很壮观的,而我们这些人还一直奔波在他乡建设的道路上。
在第二天中午轮船到达九江边界,远远一座大桥横跨长江,这是九江大桥,其威峨不虚南京长江大挢。
轮船到了九江港口,上岸就是庐山脚下,一眼望去,群山间高底叠起,云雾缭绕,风景奇异优雅,真的是只愿身在此山中!
分享到:
发表评论(文明上网,友善发言,匿名评论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还可以输入:400 个字符
评论列表0 条评论
暂无评论!
本文用户信息
用户昵称:雁云霄
文章总计:32
个性签名:那片云
本文所属文集

来源:原创
文章数量:7 篇查看目录
本栏近期热门
本栏最新文章
网站首页|关于本站|联系我们|网站地图|常见问题|手机客户端
文字站感谢每一位喜欢本站的人,欢迎将本站分享给你的朋友!最温暖的文字记录站 ─ 文字站!文学交流群:
本站部分内容来源于互联网,若无意侵犯您的权利,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蜀ICP备14019085号 Copyright © 2015 文字站 www.wenzizhan.com 版权所有
投稿
分享
导航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