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美文 情感文章 散文随笔 生活随笔 心情日记 现代诗歌 古词风韵 爱情故事 语录名句 微小说 影评 杂文 佳句
×取消主题

三月,你是我永远的回忆

发表时间:2018-03-06用户:牵挂你的人阅读:384
三月,你是我永远的回忆
     文/杨永春

走进三月,便走进了春天的梦,你在三月的梦里微笑,那心怡的神态,醉了高原的风。一次回眸,千回百转,时光,便与你相约在了这个春天。春风的脚步,惊醒了沉睡在心底的那份柔软。我不知道,还有多少旧日时光可以寻觅?只知道,今天,遥远的思绪,牵动着别样的情怀。

一直想写一篇关于你的文字,可是却迟迟不敢下笔,我怕我的拙笔,无法描绘出你的神韵,我怕我的词穷,无法赞美你的美丽,我更怕红尘的俗梦,惊扰了你的高贵……
那年的三月,刚过了春节,公司就派我去了云南,初春的青藏高原,除了雪白就是满地荒凉,那年去昆明交通没有现在便利,为了能有个座位,公司宋经理,银行李主任和我从西宁出发,到兰州,从兰州转车到成都,再转车到昆明,行程不长,时间却花了一个星期,我不时打开车窗,看着一路风景,从荒凉、黄土、到遍地绿色、再到春暖花开,看沿途的风景,仿佛经历了冬、春和夏季。我就像陈焕生进城,看哪都新鲜,光顾着眼睛享受,却无意中让肚子受了罪,当天早上六点多,车到了昆明,办好酒店入住手续,我和李主任就开始了抢占厕所得游戏,只因我俩都有点上吐下泻。
短暂休息后,按计划我们去石林。由于第一次来昆明,我们都不知道怎么走,只好包了辆出租车,开车的是一位三十左右地美女,路上她不停地介绍着沿途的风景,她悦耳的声音让人陶醉,她说自己是白族最丑的美女,从现在开始她就是阿诗玛,我们就是阿黑哥。阿诗玛的故事我从电影里看过,可从她嘴里说出来的故事,却让我们耳目一新,别有一番滋味,她边讲故事边从反光镜观察我们的反应,也许我和李主任反常的动作,痛苦的脸部表情引起了她的注意,她关切地询问我们的情况,当知道内情后她开玩笑的说:“没事,等会我给你俩找个美丽可爱的阿诗玛,你俩就好了……”说完她和宋经理都开心地笑着,只有我和李主任捂着肚子,皮笑肉不笑,显的异常狼狈。
车突然停了下来,我和李主任像在海上漂泊了很长时间后发现了新大陆,惊喜若狂的向厕所跑去,回来时,美女司机给我们每人一包,女性专用的姜枣红糖茶,和止泻的药,害的我俩红着脸半天说不出话来,此时,宋经理说:“你俩下车后,她跑到附近的商店给你们买的。”
想不到一路大大咧咧的她,却是这样的细心,这样的温柔,我顿时感到全身暖暖的,心里不由地充满感激。吃了药,喝了两大杯姜枣红糖茶,肚里舒服多了,心情也不由地好了起来,车飞快地在路上跑着,音响里放着电影阿诗玛的插曲,“马铃儿响来哟……我和阿诗玛回家乡……”音乐声,像温暖的小溪缓缓流进了我的心里,不由地让我们陶醉,我们三位阿黑哥,陪着开车的美丽善良的阿诗玛,一遍又一遍地唱着这首歌,抒发内心的情绪……
“你们看,前面就是石林。”
司机阿诗玛的话把我们从梦里惊醒,但见翡翠一样,绿茵茵的草滩上,突然窜出了无数个大石头,有的像含苞待放的花朵;有的像默默含情的少女;有的像守护边关的将军;还有的像奇形怪状的雕塑;有的像憨态可掬的动物;还有的似造型各异的飞禽走兽。车在景区门口还未停稳,李主任就匆匆下车,惯性带着他摔倒在地,引来景区门口,穿着各式民族服装,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少女们一片欢笑。
“阿黑哥,别着急,阿妹见你都欢喜,看上哪个阿诗玛,阿妹跟你走一起……”少女们开心地顺口溜,像在静静地心湖投下了一块石块,顿时水花四溅,飞鸟惊起。
我们找了位皮肤微黑,穿着白族盛装,叫雁子的女孩做我们的导游,并邀请女司机一同进了景区,想不到在导游的介绍下我们才知道,这里的一石,一景,一水,一洞都有不同的故事,不同的传说,从开始到结束,石林里始终飘荡着阿诗玛和阿黑哥,惊险曲折,美丽动人的爱情故事,导游银铃铛似的声音,清脆柔美,透着欢快和喜悦,彰显了云南这个少数民族最多的省份,对美好生活的追求,对大自然的热爱,对我们这些游客的热情,对国家,对社会的感激。
游玩中阿诗玛司机和导游阿诗玛还忙里偷闲地叮嘱我和李主任,喝姜枣红糖茶。看我俩愉快地喝下,她俩还不忘开句让我俩脸红的玩笑,“看,我们的阿黑哥真听话,喝了姜枣红糖茶,小肚肚不痛了,阿哥阿妹乐开怀……”谈笑中李主任追出司机阿诗玛己很远……
下午一点多景区所有景点都玩完了,可我们还是意犹未尽,沉浸在美景和传说中久久不愿出来。我们在景区一家小饭店和导游,司机一起吃了碗过桥米线,想不到这米线也有传说。“古时候,一对夫妻结婚不久,就赶上一年一度的状元选拔考试,为了取个好的功名,丈夫就去离家不远的后山复习,山后有个山洞,丈夫就住在那里,洞与前面山间用大树搭了个桥,妻子每天把做好的米线装进木桶里,上山过桥给丈夫送饭,可每次送到的米线都己微凉,细心的妻子后来用鸡汤做米线,鸡汤的油覆盖在米线上面,不论路程多远,送到的米线都是热的烫嘴。功夫不负有心人,丈夫终于考上了状元,而米线由此而改名为‘过桥米线’。”司机阿诗玛绘声绘色的讲解,使我们再一次陶醉,那碗米线也是我这一生中,吃过的最难忘,最留恋,最香甜的饭。虽然过去了好多年,但还是久久难忘,常常回忆。
也许几天的火车坐累了, 返回的途中,我们三个阿黑哥都睡着了,很快就跌入了寻找阿诗玛的梦。梦里不时流露出来的笑,又甜又美……
此事过去十几年了,可每当想起还是那么近,还是那么温馨,仿佛就在昨天。
此事己经过去十几年,可每年的三月,我的心就飞向云南,多想去看看昆明的美景,还有那位,给我姜枣红糖茶的美女。
今年又到三月,写下这篇文字的时候,已然是珠泪盈眸, 一把心伞撑开了那些尚未着落的牵念。一缕情思,婉约了生命的内涵,迷离了几分月色的清颜。从头至尾一遍遍梳理着在昆明,留下的点点滴滴的足迹,埋藏心底的诗意,温暖着生活的每一个角落,几许柔软,处处是花香嫣然。 我一怀心事,却不染尘埃,你一盏心灯,点亮夜的黑暗。 善良的人,红尘中与你隔山隔水,一曲高山流水,拨乱了几许痴缠的琴弦,美丽的传说,惊扰了几许暗香飘移,是缘还是情,心海无边,或许,在我的生命里,只为了,等待那一个回眸。一个回眸,便注定了今生我与昆明的缘。几许愁离,几许牵念,为你填写着飞花的眷恋。
今夜,就让那一缕缕轻柔的月光,为遥远的你,寄去真挚的祝福与思念。只盼望,远方的你,还是那么善良,还是那么美丽……


杨 永春:青海省西宁市湟源县人,爱好文学,喜欢用文字抒发情感,曾经在杂志《甘肃财苑》,湟源《日月》,《西海文艺》。网络平台《时代今朝》、《昆仑文学》、《现代作家文学》《河湟文学》,《当代作家》,《祁连文学杂志》,《民航小报》,《文学人生杂谈》,《滇中轿子山原创文学》刊发诗歌,散文,小小说。
分享到:
发表评论(文明上网,友善发言,匿名评论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还可以输入:400 个字符
评论列表0 条评论
暂无评论!
本文用户信息
用户昵称:牵挂你的人
文章总计:127
个性签名:暂无
本文所属文集

来源:原创
文章数量:120 篇查看目录
本栏近期热门
本栏最新文章
网站首页|关于本站|联系我们|网站地图|常见问题|手机客户端
文字站感谢每一位喜欢本站的人,欢迎将本站分享给你的朋友!最温暖的文字记录站 ─ 文字站!文学交流群:
本站部分内容来源于互联网,若无意侵犯您的权利,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蜀ICP备14019085号 Copyright © 2015 文字站 www.wenzizhan.com 版权所有
投稿
分享
导航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