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美文 情感文章 散文随笔 生活随笔 心情日记 现代诗歌 古词风韵 爱情故事 语录名句 微小说 影评 杂文 佳句
×取消主题

送狼肉

发表时间:2018-03-18用户:文字君阅读:70
  姥姥说,早些年家乡是个商家云集、贩卖皮货和药材的大集市。其中有位张掌柜的东家,是个二十出头的英俊小伙子,长得白白静静,又能说会道,特招人喜欢。
  张掌柜的人长得好,腰包里又有钱,免不了引得媒人踏破门槛为其说媒。姥姥说,那时的男人娶妻早,十七八就是孩子他爹了。若是二十出头的男人,女儿早就够一桌了。张掌柜的虽说二十出头,南北二屯介绍的女孩子他却没相中,一心想娶一位人才出众、百里挑一的大户人家小姐给自己做夫人。
  这天,他听一位见多识广的人说,家住柴河镇的药材商刘百万家的千金是知书达理的大家闺秀,就昼思夜想地要 娶刘家的千金为妻。他花钱买通了柴河镇药材商的伙计,打听到了四月十八刘家的千金要逛庙会,就精心设局,在刘家千金的轿子经过柴河镇时,假装骑马受惊,打马撞翻了轿子,然后慌忙下马救人,把刘家千金从翻倒的轿子里抱了出来。刘家小姐惊魂未定,她长到十七岁第一次被男人搂抱,加上抱她的男人又是个人见人爱的张掌柜的,便本能的满脸羞红。张掌柜的见刘家千金果真像乡亲们说的那样貌美,两眼都看直了,抱在怀里久久不愿把她放下。
  张掌柜的第二天就托媒人上刘百万家说亲,却让刘家一口拒绝。理由很简单:“好人不经商,十个经商九个奸诈。”说什么也不愿掌上明珠嫁给商人受委屈。张掌柜的闻听此言当时就傻了,茶饭不吃,夜夜难眠,翻来覆去地眼前总是晃动着刘家千金的影子,天天不洗手,也不换衣服,总以为手上衣服上留有刘家千金的香味儿,他的伙计见他一天失魂落魄的样子,也都暗地里替他着急。
  有个伙计的老娘是个身上带狐仙的神婆子,听儿子回家讲了这事,觉得治张掌柜得病得求神,就画了一道符,让儿子带给张掌柜的。月圆之夜,张掌柜的洗漱的干干净净,然后带着符来到二龙山下的狐仙庙。他尊嘱先将符烧化,点香许愿,然后把狐仙庙打扫得干干净净,供桌摆放得整整齐齐,铜香炉擦得能照见人影,青石板擦得带层亮光。忙活到快天亮时,才心满意足地回家睡觉。
  他果然刚一躺下便进入梦乡,梦见有个仙风道骨的白胡子老头来到他的枕边。那白胡子老头穿着毛朝外的狐皮大衣,手拄一根龙头拐杖,脚上蹬着一双雪白的毡靴。白胡子老头拿龙头拐杖指着他笑呵呵地问道:“你这小子从哪知道老头子爱干净的?”“我伙计的老妈让伙计告诉我的。”“你挺会来事呀,把我屋子收拾得特干净,难得一片诚心呀!你有什么事求老朽可以直说,保证办到。办不到你可以拆我的庙!”张掌柜的闻听此言,便把倾慕刘家千金的事一五一十地跟白胡子老头说了。白胡子老头让他等会儿,先坐下默默掐算一番,然后笑容满面地说道:“你二人天赐良缘,老朽帮你不但修行无损,反倒是积下一件大德。良宵苦短,今晚上我就让你成其好事。”
  到了深夜,张掌柜的在屋里早已等得坐立不安,才有人轻轻敲门。他赶紧开门,果然来人是日思夜想的刘家千金。从此,俩人天亮分手,晚上享鱼水之欢,转眼幽会了两个月。这一晚,刘家千金羞涩地说:“今日往后,我就不能再来你家了。你明日务必再到我家求婚,必须得我父母同意才行,因为我已有了身孕,拖不了多久了。要是到显怀时候还不能明媒正娶,我只有以死来堵众人的嘴了。我以决心一生托付给你了,所以才敢上你家的炕。你要护我的名声,就是护我的性命,就看你的了!”
  再说张掌柜的,已是央求四五个媒婆来刘百万家说亲,但都被拒之门外,又不能以姑娘怀孕相威胁,张掌柜的实在是想不出什么高招儿了,只好再到狐仙庙烧香上供。他先后去了三次狐仙庙,才算梦见狐仙。那白胡子老头刚进门便不高兴地嘟囔道:“你小子是不是因为狐仙是专门伺候你来的?什么难事都敢惊动老朽?你想娶刘家千金不难,可你让她怀了身孕,现在办这件事得损我三百年的道行啊,老朽实在不愿趟你的浑水了!但念你诚心恳求,就再帮你一次吧!可你必须为老朽办一件事。这件事非同寻常,你必须先答应下来,我才能说出是什么事。”张掌柜的打断白胡子老头的话:“只要尽量早娶回刘家千金,保全她的名节,让我上刀山下油锅都行!啥事你就说吧,我办!”
  原来,白胡子老头让他去找一个叫赵炮的猎手,从赵炮那儿背八斤狼肉回来,再送到狐仙庙即可。白胡子老头说他近些日子想吃点狼肉解解馋。张掌柜的不知白胡子老头葫芦里装的是什么药,以为让他干什么凶险可怕的事情呢,谁知道竟这么简单,信手拈来的事!到了赵炮家,张掌柜的才明白,感情那狼肉不是现成的,要他亲自上山从狼身上割下来才行。张掌柜的从小那可是饭来张口、衣来伸手惯了,别说是狼,就是兔子从他脚下跑过去也能吓得他乱蹦乱跳。可是不从狼身上割下肉来,刘家千金和她肚子里的孩子可就要命丧黄泉了。张掌柜的咬咬牙,暗暗地给自己壮胆儿:“男子大丈夫吐口唾沫都是个钉,说话不算数那还是个人?”这么一跟自己叫劲儿,张掌柜的胆儿壮了,背起赵炮给它准备好的家把什和锦囊,顶着风雪进了山。
  他照着赵炮画的进山图连滚带爬地来到一株老柞树下然后打开锦囊。老柞树的树龄已经超过百年,根部烂有树洞。张掌柜的按照锦囊所嘱,爬上老柞树的树杈,把一根胳膊粗细的树杈从中间砍断,把留下的半截树杈削的似刀尖般尖锐,又拿出一根打了倒枪刺的铁钳子,用羊肠线把铁钳子捆在尖锐的树杈上,然后又拿出一只刚刚死去的狍子的崽儿,小心地穿在半截树杈上。这一切忙活完毕,这才觉出天已擦黑。便急忙算进老柞树下的树洞里,又拿出了一张熊皮堵住树口。
  当晚,张掌柜的蜷缩在洞里。背顶树皮,手塞双耳,哆哆嗦嗦地在树洞里蹲了一夜,也没敢合眼。好容易熬到洞里有亮了,才壮着胆子掀开熊皮,外面已是日上三竿了。他钻出洞来想看一看树上的肉饵被狼叼走没有,真是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吓得他扑通一声坐在雪地上,怎么也站不起来了,使劲儿地按住胸口,好半天才稳住神儿,这回他看清楚了,一只大灰狼正吊在树杈上,瞪着双眼,张着大嘴,半截舌头伸出嘴外冻在下巴上——整个身子也冻得硬邦邦的了。张掌柜的莫名其妙:我一夜没合眼,这大灰狼没出一点声响,怎么就吊在树上了呢?
  原来,这只大灰狼奸诈狡猾得很,屡伤人畜,赵炮使出浑身的解数,也未能把它捕获。终于,赵炮琢磨出大灰狼不上套的原因——他能嗅出猎人的味道。一行有一行的味儿,屠夫有血腥气、农夫有迷香气、猎手则有硝烟气。猎手们上山无论怎么洗,火药味儿就是洗不净,狼群总能闻得出来。因此猎手赵炮摆香上供求狐仙,找来张掌柜的做外援,他身上的味道是铜锈味儿,狼群闻不出。张掌柜的把熊皮堵在洞口,大灰狼以为是它的熊哥哥在洞里冬眠呢,就放松了警惕。狼群有把吃剩的猎物挂在树上的习惯,大灰狼见了狍子崽儿,以为是同类的猎物,便跳起来偷吃,到底没有斗过猎手,上了赵炮儿的圈套儿。
  张掌柜的背着八斤狼肉回到家,先洗漱打扮一番,才带着狼肉去狐仙庙。刚走出门口,就听见耳边传来白胡子老头的声音:“拿这狼肉去你的岳父家求亲去吧,就说你智除恶狼、为民除害的壮举,证明你并非是满身铜锈的奸商,而是血性男儿!”张掌柜的闻听此言顿时来了精神头儿,便遵照白胡子老头的叮咛去了刘百万家。敲门时他不说求亲,而是说为庆祝除掉恶狼才登门送狼肉的。
  接下来的是顺理成章了的事,张掌柜的求婚果然非常顺利。原因是刘百万家很感激张掌柜的除掉恶狼,此前刘百万家的两个伙计运药材时曾落入狼口,不幸身亡的。
  张掌柜的如愿以偿地把刘家千金娶到家,可谓是心满意足了,都美出鼻涕泡了。洞房里,张掌柜的伸手摸媳妇的肚子问:“我不足一月娶你进门,肚子应该不会显怀吧?”刘家千金羞答答地推开他的手说:“我刚和你拜堂,哪里会有身孕?你可真会开玩笑!”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张掌柜的暗暗心惊,便仔细端详自己的媳妇,咋看都是那个和他恩爱情浓的心上人,不过他细闻媳妇身上的味道,觉得不是眼前这个心上人的味道比从前那个闻着更舒服。
  洞房花烛,张掌柜的又梦见白胡子老头走进屋来美呵呵地对他说:“打算怎么谢老朽这个大媒人呀?你小子可别过河拆桥、吃完酒席骂厨子呀!”张掌柜的气哼哼地反问道:“你是心理有鬼才怕我骂你!你弄个假媳妇糊弄我,让他假怀孕逼我上山杀狼,你拿我的一番真情来利用我,居心何在?”白胡子老头闻听此言有些不好意思了,解释说:“老朽是利用你除掉了欺压狐仙家的恶狼,可是你不觉得杀狼之后你有了很大的改变吗?你已经不是从前那个见利忘义的奸商了,现在的你才配得上刘家的千金,所以你才真正拥有了她!”
  姥姥的故事讲完了,听得我余兴未尽缠着她继续往下讲。姥姥却抿着嘴看着舅妈了。此时我才恍然大悟,原来姥姥讲的是舅舅和舅妈的恋爱史呀!便跑过去缠着舅妈问:“姥姥讲的都是真事吗?”舅妈笑着说:“是真事也不是真事,你信就是真事,不信就不是真事。”舅妈的一席话把我说糊涂了,她说这句话是啥意思呢?儿时的我不停地琢磨,也没琢磨透,直到现在。
分享到:
发表评论(文明上网,友善发言,匿名评论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还可以输入:400 个字符
评论列表0 条评论
暂无评论!
本文用户信息
用户昵称:文字君
文章总计:8900
个性签名:文字站官方账号,收录经典美文!
本文所属文集

来源:原创
文章数量:31 篇查看目录
本栏近期热门
本栏最新文章
网站首页|关于本站|联系我们|网站地图|常见问题|手机客户端
文字站感谢每一位喜欢本站的人,欢迎将本站分享给你的朋友!最温暖的文字记录站 ─ 文字站!文学交流群:
本站部分内容来源于互联网,若无意侵犯您的权利,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蜀ICP备14019085号 Copyright © 2015 文字站 www.wenzizhan.com 版权所有
投稿
分享
导航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