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美文 情感文章 散文随笔 生活随笔 心情日记 现代诗歌 古词风韵 爱情故事 语录名句 微小说 影评 杂文 佳句
×取消主题

地窝棚里的故事

发表时间:2018-03-18用户:文字君阅读:67
  1968年,我高中毕业回乡参加生产队劳动不久,便派到二龙山去人参园子干杂活儿。
  人参园子旁有个地窝棚,我们五个小青年就吃住在那里。生产队长派一个老于头给我们做饭,他孤身一人,常常吃百家饭,把他安排在地窝棚给我们做饭,也算是对他的照顾了。那天晚上,生产队长对老于头说:“这里的老鼠多,听说窝棚的墙缝里还藏着只黑嘴巴的黄鼠狼,你把这鸡蛋挂房梁上,别让老鼠给盗走了。”老于头点头应着,他岁数大,理所当然成了我们的临时家长。
  第二天中我我们劳动归来,快到窝棚门口的时候,我突然发现门旁真的蹲着只黄鼠狼,正拱手般地拜太阳呢。我惊得一声大叫,大伙操起家伙就打。那黑嘴巴的黄鼠狼见了我们就想溜,老于头从沟塘里担水归来,操起扁担便往它身上打,打到地上实际上只是一个点,所以打了几下也没打中。这是黄鼠狼已经跳到墙角,窝棚的墙全是用柞木条子垒成的,中间夹着泥。日久天长,夹缝中的泥巴脱落,便形成一道道大小不一的缝隙,也就成了老鼠和黄鼠狼理想的藏身之地。那黄鼠狼来到墙角,一头就钻进墙缝里。老于头急了,用扁担乱捣,结果一下子捣住了黑嘴黄鼠狼的尾巴。老于头死死地用扁担按住黑嘴黄鼠狼的尾巴不放,那黄鼠狼拼命地挣扎,不一会儿,竞争断了半截尾巴钻进墙缝里。
  黑嘴黄鼠狼丢下半截尾巴,上面带着殷殷血迹,虽然离开了身体,那半截尾巴却依然会动。老于头看着那一动一动的半截尾巴大发感慨:“这就叫金蝉脱壳,懂吗?断尾巴还能动,是它的神经还没死,是筋在抽动,这是动物的一种本能啊!”我知道老于头喜欢让人奉承,就说:“你不是说黄鼠狼的肉最好吃吗?怎么让它跑了?”老于头说:“你没看它黑嘴巴头吗?看来它要修炼成了,趁它没成精,我一定要想办法把它捉住,让你们尝尝鲜!”
  这时,老于头进屋伸手从梁上够下鸡蛋筐,却发现鸡蛋少了好几个,便皱着眉头说:“真是怪了,鸡蛋吊在屋梁上,怎么会丢呢?一定是黑嘴巴黄鼠狼干的,因为它是爬屋梁的高手!你们等着吧,它敢偷吃咱的鸡蛋,咱就敢要它的小命!”听老于头这般说,王二忧心忡忡地说:“听我奶说,黄鼠狼这东西会迷人呢,要么不打,要打就要把它打死,不然它会报复的。咱们还是别招惹它好!”老于头听了王二这番话,心里犯起了嘀咕,咧咧嘴没说什么。
  我听得毛骨悚然,当天晚上连灯都没敢熄,担心那黑嘴黄鼠狼出来报复。一夜过去了,那黑嘴黄鼠狼虽然没有报复我们,但吊在屋梁上的鸡蛋缺少了几个。老于头气得直跺脚,嘟囔着:“妈的,敢跟我对着干,我这就想办法让它尝尝偷吃鸡蛋后的滋味儿!”说着,他真就想办法做捕黄鼠狼的工具了。其实,老于头捕黄鼠狼的工具就是一根丫字形的木叉子,外加一把镰刀。
  当天晚上,老于头把他捉黑黄鼠狼的工具放在炕头,让我们躺在炕上装睡,无论听到什么声响都不要动。深夜时分,我们都听到一阵沙沙的声响,顺着声音望去,果然看到那断了半截尾巴的黑嘴巴黄鼠狼从墙缝里走了出来,又悄悄地爬上屋梁,果然又顺着屋梁爬到吊着鸡蛋的地方,从筐把子上轻轻地下到筐外,用爪子抓着筐底,身子吊在筐外。真还够有功夫呢,它就这么轻轻地贴在筐底,时不时地探头往筐里瞧着,不仔细看,还以为他它的身子是筐的一部分,根本发现不了。
  我想让老于头马上去把它捉住,没想到老于头却附在我的耳边轻轻地嘘了一下,那意思是想看看那黑嘴黄鼠狼是怎么偷吃鸡蛋的。但我们等了好半天,筐里好像没有发出任何响动,不知道它想干什么。可能老于头也等急了,只见他猛地拧亮手电筒,在雪亮的光柱里我似乎在屋梁上有黑影那么一闪,难道黑嘴巴黄鼠狼还有同伙?正在我们胡思乱想的当儿,只见那黑嘴黄鼠狼扑通一声从半空中的筐底掉了下来,打了一个滚儿就想溜。老于头早把那丫字形的木棍握在手里,嗖地一下子,不偏不倚,正好卡在黑嘴黄鼠狼的脖子上。黑嘴黄鼠狼急的吱吱怪叫,半截尾巴在地上摔得巴巴响。但不管它如何挣扎,因为脖子被卡,它根本无法挣脱,没过多久,它就不动了。
  见黑嘴巴黄鼠狼的肚子鼓得胀胀的,老于头顺手拿起早已准备好的镰刀说:“妈的我倒看看你又偷吃了几个鸡蛋!”说着,噗地一声就把黑嘴巴黄鼠狼的肚子划开了。可让我们大惑不解的是,黑嘴巴黄鼠狼的肚子里就根本没有鸡蛋,却有三只老鼠,其中一只老鼠还能动,说明是刚刚被吞吃的。但是,黑嘴巴黄鼠狼吞吃老鼠,我们怎么一点也没发现呢?
  老于头一镰刀就把黑嘴巴黄鼠狼的头砍下来,然后对我们说:“小子们等着明天早上吃炖黄鼠狼肉吧,不光解馋,还能治风湿和阳痿症呢!你们几个小子还没娶媳妇,正好水没来先堵坝,到娶了媳妇我保证你们个个金枪不倒!”
  大家接着睡觉,我却怎么也睡不着,因为我不明白黑嘴巴黄鼠狼肚子里的老鼠是哪里来的。此时,月亮已经升起来了,如水的月亮照的屋里的一切都朦朦胧胧的。就在我迷迷糊糊沉沉入睡的时候,又突然听见屋梁上传来沙沙的声响,我睁眼一瞧,突然发现吊着的筐上好像又有黑影:难道还有黄鼠狼?我睁大眼睛仔细观瞧。这一看不要紧,却发现那是几只老鼠在合伙偷蛋!只见一只老鼠四个爪子抱着一个鸡蛋,另外几只老鼠有的拽着它的尾巴往前托,有的在旁边扶正,有的在后边推,在屋梁上走的悄声无息,宛如耍杂技一般。我惊得目瞪口呆,根本没想到,原来是老鼠偷的鸡蛋,更没想到,老鼠竟会用这种办法合伙作案。我终于明白了,看来我们冤枉那黑嘴巴黄鼠狼了,它是帮我们擒贼呢,不想却冤死在老于头的刀下。看来,哪个庙上都有冤死鬼呢!这样想着,我迷迷糊糊地又进入了梦乡。
  我刚迷迷糊糊睡着,突然听见一声怪叫。大家全都被惊醒了,一看,却是老于头站在地中央正龇牙咧嘴地喊着帮忙呢。原来,刚才老于头起来撒尿,不小心一脚踢到了那只被他割下的黄鼠狼的头。没想到那黄鼠狼的头竟然没死,它一口咬住了老于头的脚!
  老于头大喊救命,大家全都爬起来,手忙脚乱地折腾了好半天,但那黑嘴巴黄鼠狼的头仍死死地咬住老于头的脚,它的牙齿已经深深地扎进了他的肉里,根本取不下来。老于头知道自己已经中了黄鼠狼毒,想要活命,脚就保不住了。情急之下,他操起那把砍黄鼠狼头的镰刀,狠着心把自己的右脚砍下来……
  大家此时都惊呆了,望着老于头血淋淋的断脚不知所措。“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送我去山下的诊所!”老于头瞪着血红的眼珠子吼起来。我们这才如梦初醒,卸掉一块门板,七手八脚地抬他抬到山下红星林场的诊所。
  老于头住了一个月医院,命是保住了,却落下了残疾。从那以后,家乡人都管他叫“于瘸子”,说他得了报应。我一直想不通:黑嘴巴黄鼠狼的头已经被割下来,它怎么还能咬住老于头的脚呢?到岁数的老辈人告诉我:“这是黄鼠狼的本性,别的任何动物都做不到,因为它们特别记仇……”听了村里老辈人这番话,每当我看到“于瘸子”时,就想起他在地窝棚里打黑嘴巴黄鼠狼的那一幕,越想越后怕……
分享到:
发表评论(文明上网,友善发言,匿名评论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还可以输入:400 个字符
评论列表0 条评论
暂无评论!
本文用户信息
用户昵称:文字君
文章总计:8900
个性签名:文字站官方账号,收录经典美文!
本文所属文集

来源:原创
文章数量:31 篇查看目录
本栏近期热门
本栏最新文章
网站首页|关于本站|联系我们|网站地图|常见问题|手机客户端
文字站感谢每一位喜欢本站的人,欢迎将本站分享给你的朋友!最温暖的文字记录站 ─ 文字站!文学交流群:
本站部分内容来源于互联网,若无意侵犯您的权利,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蜀ICP备14019085号 Copyright © 2015 文字站 www.wenzizhan.com 版权所有
投稿
分享
导航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