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美文 情感文章 散文随笔 生活随笔 心情日记 现代诗歌 古词风韵 爱情故事 语录名句 微小说 影评 杂文 佳句
×取消主题

奇遇黄鼠狼

发表时间:2018-03-18用户:文字君阅读:254
  那年我十二岁。学校放暑假时,我想去姥姥窜门。弟弟听说了,也争着要去。母亲同意了。姥姥家住在完达山区的腹地,群峰林立,山水相依,景色十分优美。两天后,我俩到了姥姥家。一进村,我见家家的房子都是用木头盖成的。
  ——确切一点说,都是用粗圆木垒成的,就连房盖上铺的都是“木片瓦”。一打听,当地人都管这种房子叫“木刻楞”。姥姥家住的也是“木刻楞”,本来是和舅舅住在一起的,只是舅舅舅母去深山里打松籽儿,所以东屋空着。
  睡到半夜,我突然被窗外树枝的折断声惊醒。忙睁开眼睛向外望去,突然见窗外的老柞树的枝叶间闪出两双绿荧荧的眼睛。借着淡淡的月光,我发现那是一个双头怪物,千真万确,它长了两个脑袋,一上一下!我以为是幻觉,使劲擦擦眼细看,没错,确实是个双头怪物!这时,我想起姥姥白天说过最近村里闹黄鼠狼,而且是双头黄鼠狼专在夜时出现偷偷地窜进鸡舍,把鸡舍的鸡一个个地咬死,但它不吃鸡肉,专喝鸡血……啊,难道真有那双头黄鼠狼?想想姥姥说的话,我真不敢睡下去了,这么偏僻闭塞与世隔绝的地方,任何不测的事情都可能发生的! 那双头黄鼠儿刚才不慎踩断了一根树枝,隐蔽半晌没被发现便跳下树去。可过了一会儿,姥姥家鸡舍传出一声鸡的惨叫,越叫越急。鸡的叫声把姥姥惊醒了,她打开窗子朝鸡舍上扔出一只鞋子,双头黄鼠狼听到响声慌忙蹿出鸡舍,消失在夜色中。至此,我再也没听到什么声响,却吓得不敢睡了,一直熬到天亮。姥姥先起来,我才敢爬起来跟在姥姥来到鸡舍前,一看,鸡舍中淌着一行血迹,少了一只母鸡。弟弟听说发现了双头黄鼠狼也信以为真,说什么也要在姥姥家多住几天,看看那双头黄鼠狼还会不会来。于是,我俩夜里仍住在姥姥家的东屋,白天上山采榛子。弟弟说:“多采些榛子带回家,分给他的同学们尝尝鲜。”我一想,弟弟说得在理。城里的孩子享受不到山里的乐趣,别说是他们没看到过榛子什么样,就是听也没听说过呢。‘
  第三天,姥姥说村里又有人看见了那个双头黄鼠狼,它又潜入一家鸡舍偷鸡。家人拿出铁桶一阵猛敲,一阵铁桶响把它吓跑了。主人追了上百米,可惜没抓到,据称它确实有两个脑袋。弟弟听了姥姥的话,对那个双头黄鼠狼的兴趣更浓了,好奇心迫使他非弄个水落石出不可。可惜的是,那个双头黄鼠狼太神秘了,来无影去无踪,你怎么能见得到?可也别说,世上真的有许多巧合的事情,几天后,我俩真的见到了那怪异的双头黄鼠狼,而且是在光天化日之下。
  那天我和弟弟上山采榛子,仍念念不忘那双头黄鼠狼的事,时刻留意着树上、土穴、乱石堆间的蛛丝马迹。当我俩准备淌过一条小河时,突然听到河对岸的灌木丛中一阵嘈杂,嘶吼阵阵,枝叶乱摆,有一个棕黄色的身影在跃动,看样子好像是那双头黄鼠狼。我俩忙退到一块巨石后偷偷地观察。片刻,我俩一齐发现发出惊叫,它真的有两个脑袋,身子也要胖得多,终于被我们找到了!细瞧,那双头黄鼠狼并非只有一身,而是两个身子,确切地说,是一只黄鼠狼趴在另一只的背上,因为帖得很紧,如同连体,所以乍看让人以为是两体一身。从它们的形体和动作看,可以肯定就是我见到的那个怪物!看来,有些时候眼见也不一定为实啊!可它为啥要连在一起呢?下面的那只黄鼠狼个头较大,估计是只公黄鼠狼,它驮的那只大概是母的,个头比公的小不少。只见那公黄鼠狼的毛都炸撒开来,正张牙舞爪地与什么东西作战。啊,终于看清了,它的对手是一条一米来长,脖子上长有一圈红道道的蛇,家乡人称这种蛇为“野鸡脖子”传说被它咬伤的人走不多远必死无疑,要想活必须立即砍下或剜掉被咬的部位,这说明它的毒性是极强的。这个“野鸡脖子”蛇的头是标准的三角形,凸眼睛,吻端尖出,明显地朝前翘起,双鄂咧开呈有90度,两对毒牙清晰可见,正淌着毒液。家乡人晓得黄鼠狼是“野鸡脖子”的克星。一般的情况下“野鸡脖子”准会成为它的腹中食的。但“野鸡脖子”也有对付黄鼠狼的绝招儿,如果“野鸡脖子”突然出其不意地咬上黄鼠狼一口,也能置黄鼠狼于死地的。但如果双方对峙,黄鼠狼先诱使“野鸡脖子”喷尽毒液,然后连连出击,闪电般的咬住它的七寸,就能稳操胜券了。可今天看来,这双头黄鼠狼却遇上了对手,只见那“野鸡脖子’不但没把黄鼠狼放在眼里,而且频频出击,发起了猛烈攻势,令这双头黄鼠狼只有招架之功,无有还口之力。但黄鼠狼毕竟是“野鸡脖子”的天敌,不管攻势如何猛烈,它都能闪跳腾挪地躲开。但母黄鼠狼一直趴在它的身±,显得很被动。若是仅有它自己,估计有取胜的把握。可它背上驮着一只母黄鼠狼,还要尽量保证它不受伤害,动作的敏捷度就大打折扣了。而进攻这么一个厉害的对手,显然需要极高的竞技状态。“野鸡脖子”并没有浪费一点儿口里的毒液。一番惊心动魄的短兵相接后,紧张过度的公黄鼠狼且战且退 。可那“野鸡脖子”却不依不饶,紧追不舍地要置双头黄鼠狼于死地。惊心动魄的决斗进入了高潮。公黄鼠狼急于脱身,虚张声势地向前猛扑,以此想吓退“野鸡脖子”。哪知狡猾“野鸡脖子”却将计就计,倏地一闪,瞅准机会咬向公黄鼠狼的右腮。这一招儿极其突然,公黄鼠狼早已疲惫不堪,怎能躲得开这突然袭击?我和弟弟不由得惊叫起来。原来,母黄鼠狼见“野鸡脖子”欲咬公黄鼠狼的一刹那,便挺身而出,用自己的头挡住了“野鸡脖子的毒牙,救了公黄鼠狼一命,而他自己却昏死过去了,从公黄鼠狼的身上栽下来。公黄鼠狼仍拼命地想背起母黄鼠狼,但此时的母黄鼠狼已七窍流血,只抽搐了几下,再也没有爬起来。
  活捉这个怪物!看看究竟是怎么回事!”我飞快地趟过河,边跑边想。公黄鼠狼见到我准会吓跑的,我可以好好看看那只死黄鼠狼……谁知那公黄鼠狼见了我竟然叼起母黄鼠狼,扭头就往树林里跑。它因悲伤立度跑得很慢,眼看就要被我捉住了。心里话,今天要把你这怪物活捉,看你以后还吓我不。我紧跑几步俯身想揪住公黄鼠狼的长尾巴,不料它竟放下母黄鼠狼,目露凶光地对我嘴牙咧嘴,那模样令人毛骨悚然。我想;充其量就是一只黄鼠狼,有什么可怕的?在说为了揭开其中的迷团,冒点险又怕什么?那公黄鼠狼见无法阻止我,竟猛地跳起,直向我的脸抓来。我意识到来者不善,忙往旁边一闪,但它仍扑到我的身上又抓又咬。情急之下我也顾不得疼痛了,伸手抓住它的尾巴就往地上摔。弟弟此时也跑过来了,边跑边喊“千万别把它打死啦!”听了弟弟的话我再没动手,眼看着它叼着母黄鼠狼逃进了灌木丛里。这时我才发现,那只母黄鼠狼的两条前腿竟少了一大半儿,大概是被捕兽夹子夹断的。此时我倒对这对黄鼠狼产生了怜悯之心;母黄鼠狼不幸失去了前爪,而公黄鼠狼却没有离开它。为了保证它的安全,防止它受到天敌的侵害,它才忍受着千般万苦地背着它呀!黄鼠狼虽是兽类,却如此重情重义,不离不弃,着实令人感叹!看来,野兽也有人性的一面,人类的七情六欲它们都有,它们也有真爱,也懂得责任和牺牲,只不过人类对它们太缺乏了解了……想到这里,我和弟弟藏到一棵大树后继续观察。只见那公黄鼠狼正蹲在母黄鼠的身边,不断地舔着它的嘴和脸,似乎想让它醒过来。但那母黄鼠再也没有醒过来。看到这里,我和弟弟都流泪了,不忍心再看下去,更不忍心再打扰它们。我俩默默地往回走,边走边想,公黄鼠狼,你一定好好地活着,虽然母黄鼠狼不在了,但它的那份爱会一直陪着你的。
分享到:
发表评论(文明上网,友善发言,匿名评论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还可以输入:400 个字符
评论列表0 条评论
暂无评论!
本文用户信息
用户昵称:文字君
文章总计:9566
个性签名:文字站官方账号,收录经典美文!
本文所属文集

来源:原创
文章数量:31 篇查看目录
本栏近期热门
本栏最新文章
网站首页|关于本站|联系我们|网站地图|常见问题|手机客户端
文字站感谢每一位喜欢本站的人,欢迎将本站分享给你的朋友!最温暖的文字记录站 ─ 文字站!文学交流群:
本站部分内容来源于互联网,若无意侵犯您的权利,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蜀ICP备14019085号 Copyright © 2015 文字站 www.wenzizhan.com 版权所有
投稿
分享
导航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