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美文 情感文章 散文随笔 生活随笔 心情日记 现代诗歌 古词风韵 爱情故事 语录名句 微小说 影评 杂文 佳句
×取消主题

村人老顺

发表时间:2018-03-20用户:文字君阅读:82
  文 / 宋瑞林
  老顺是我曲里拐弯的亲戚。他一辈子闲游戏耍,逍遥自在。
  他有三个女儿,大女儿和小女儿都嫁了出去,二女儿在家招人上门。
  老顺也就没有修建房子,他和老伴种了一点地,收下粮食拿到街上卖掉,换些油盐钱。每次上街卖粮食回来,他说,好家伙,三要街变化大的很嘛,一街两行都是门市部,把人眼窝都看花了。村人问他,那你上街买的啥?下馆子没有?他嘿嘿一笑,买的啥,一问,啥都贵的要命,也就是给眼窝过生哩。快出街的时候,我买了两个葱花饼一吃,顺便给死老婆子买了五个水煎包子,我不爱包子,一包包菜,有啥吃头?我就爱吃葱花饼。村人又问,老顺也不给老嫂子添一件花衣裳?老顺说,都老了,有啥穿就行了,你没见大街上那些女的,穿窝啥嘛,我的妈呀,不敢看。穿的窝叫啥,哦,牛仔裤,把勾壕子勒得紧绷的。头发像母鸡窝,嘴唇抹得跟吃了死死老鼠一样。说完,老顺和村人哈哈哈的笑了。
  老顺也就那么一点地,更多的时间他在村子里走动,东家坐坐,西家谝谝。他门前有一棵枝叶繁茂的核桃树,一到夏天,他就躺在树下面一块长条青石上,核桃树遮荫凉,浓荫蔽日,好几次我骑车路过,都见他躺在树荫下的青石上,他耳朵尖的很,好像听出是我,一翻身坐起来,笑着说,妈什的,你很美哩,咋跟学生娃子一样,也逢礼拜天?我从车上下来给他发烟,他说,你这烟高级,叫啥猫?我说,啥好烟,吃了还不是冒一股子烟。他深深吸了一口,嗯,到底不一样哎。我又递上一支,他别在耳朵上。我们坐在青石上很随意的拉家常,谝帮子。我说,听村道人说,你年轻时当过兵。他说,噢,见不是。那时拉壮丁,在四川当的兵。谁知进部队时间不长,我才发现是狗日的国民党军队,一个小小的连长,都哈得很,克扣军饷,克扣伙食费,我一看,不是相。有一次晚上行军,我报告说,我巴屎啊,就手跑了。我日他妈,走了半个多月才到屋。说句实话,后来看电视才知道,那时候打日本,国民党也把力出了。
  我听他说这说那,觉得很有意思。
  我说,你一天很美哩,老见你闲转。他说,你这娃,人一辈子活恁辛苦做啥,当恁大官能咋,要恁些钱做啥。活一天少一天,人活世上,也就是活鬼闹世界,你当是啥。
  老顺活了九十五岁,埋葬老顺那天,村里人说,人家老顺才是活神仙哩。
分享到:
发表评论(文明上网,友善发言,匿名评论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还可以输入:400 个字符
评论列表0 条评论
暂无评论!
本文用户信息
用户昵称:文字君
文章总计:8900
个性签名:文字站官方账号,收录经典美文!
本栏近期热门
本栏最新文章
网站首页|关于本站|联系我们|网站地图|常见问题|手机客户端
文字站感谢每一位喜欢本站的人,欢迎将本站分享给你的朋友!最温暖的文字记录站 ─ 文字站!文学交流群:
本站部分内容来源于互联网,若无意侵犯您的权利,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蜀ICP备14019085号 Copyright © 2015 文字站 www.wenzizhan.com 版权所有
投稿
分享
导航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