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美文 情感文章 散文随笔 生活随笔 心情日记 现代诗歌 古词风韵 爱情故事 语录名句 微小说 影评 杂文 佳句
×取消主题

迷失在都市里的父亲

发表时间:2018-03-20用户:文字君阅读:155
  文 / 吴琼
  一转眼,父亲离开我们已经三年了。三年里,我常常想起父亲那次来县城找我的情景。
  那天,我正在电脑上看《逆战》,隔壁有人喊我,有人找你。我走出去,看见父亲撑了一把很旧的雨伞,在飞舞的雪花里,正扬了头看我的门牌,一边说,我是他爸哩!
  我把父亲让进门市部,拉一把椅子给父亲,把我刚泡的茶递到父亲手上。父亲一边说不喝,一边接了茶杯。我问,这么大的雪,咋今天下来了?父亲说,到真草堂给你妈买风湿药。你妈那人就是喝不下去药——只好买了些膏药。
  我拉开抽屉,父亲说,不要取烟,我身上有。我没有说话,抽出一支烟递给父亲。父亲点上烟,问我,你现在这房子多少钱?生意咋样?我唉了一声,说,就这房子,一个月都要一千二哩。也没得生意,见天能卖一百多元都是好的。有时候就是几十块钱。父亲也叹息一声,说,生意越来越不好做了。混吧,过两年把娃混大了就好了。父亲又问,你们原来上边卖饭的都搬到哪去了?我说,就搬到我对面房子的后面了。父亲继续说,这县城,拆的我都辨不清东南西北了。父亲又说,一个好人,是个妇女,一直把他从真草堂领到我们的市场。父亲说,还是好人多啊。父亲说完这句话,就站起来,说,我回啊。我也站起来,你刚来,咋就走啊?我把你送回我的住处,孩子在家,你吃过中午饭再走吧。父亲说,不了。我就是来看看你现在在哪做生意?
  我送父亲走出门,父亲东看看,西瞅瞅,说,哪边是西?哪边是东?我指指东边,说,这边是东。父亲说,我还以为这边是西哩。我们回去是往西走哩。看到父亲不辨东西的样子,我对隔壁人说,帮我看一下门,我送我爸啊。父亲说,没事。你送到大门口就行了。我和父亲走到市场大门口,父亲说你回吧。我说,我送你过桥。走到人民路,父亲看到朝圣门,说,这就是朝圣门啊,门面是贾平凹题的,我知道。从这儿上去就上仓颉园了。父亲说着话,我们已走到南门口桥。我对父亲说,看到没有,这个桥是双桥,两边是后来加宽的。你记住这个双桥,下次就能找到朝圣门,到了朝圣门就能找到市场,找到市场,第三排就能找到我。父亲看看大桥上下,又问我那边是西?我指指大桥西边,说从这边上去就是我们那儿的车站了。父亲指指桥下边,说,我还以为那边是西哩。我看着灰蒙蒙的天空,心里忽然就很悲哀,父亲今年是真的糊涂了。我说,那边是东,下边就是洛中,是往石门、景村方向去的。父亲说,我知道了。你回去吧。我坚持把父亲送过桥,指着南门口十字西北角的现代国美电器招牌对父亲说,你下次来了,只要看见这个招牌,就知道回家的路了。
  我把父亲送过马路,坚持让他走上人行道。我对父亲说,把伞撑上,一直走,汽车站就把你挡住了。我又说,下了车,不要急着过马路,等车走了,上下看看没车了再走。父亲说,这我知道。看着父亲撑了伞,走在漫天飞舞的冰天雪地里,我的心情很沉重:父亲是真的老了。
  前年的夏天,侄子行礼,父亲从老家来到城里。礼毕,我们从大嫂家出来,父亲说让我陪他去配副眼镜。父亲说他上一副眼镜是在雪亮眼镜行配的。我说,雪亮眼镜行最近在装修,我们去西北眼镜行吧。雪亮眼镜行和西北眼镜行不在一条街上,进眼镜店时,父亲怯怯地问我,一会出来朝哪边走?我都找不到方向了。我说,出门往东走几步就是中心广场,从中心广场往下走就看见雪亮眼镜行了。找到雪亮眼镜行你就能找到回家的路了。父亲没有说话。那是我第一次发现父亲已经开始迷失在都市里了。但我当时没有意识到它的严重性。只是轻描淡写地说了回家的路。对父亲迷失的不重视表现在我当时没有彻底陪父亲到始终,而是在父亲带上测试镜片后,给工作人员叮咛几句就径直走了,去经管我自己的门市部,把父亲一个人孤零零地丢在那儿。
  第二次还是陪父亲去配眼镜。父亲说,上次那个店里没有配成。人家说,老人家是散光,他们那儿没有那种镜片。这次去的是雪亮眼镜行。接待我们的是一个小姑娘。很热情。当我把父亲的情况说给她时,她微笑着把我们领到一个专柜,说,看上哪副,先取出来让老人戴地试试,不行再换。试了几副,父亲自己都有点不好意思了,说,就拿这副吧。挺好的。女孩报了价,说,装修后才开张,就没有多说。我还在砍价,父亲掏出钱,说,收了吧。做生意都不容易。
  出了店门,父亲就不知道东南西北了。问我走哪儿?我一惊,才猛然意识到,父亲已经是八十高龄的老人了。曾几何时,父亲风里雨里,塬上山里,白天晚上,把他一生里最好的时光和生命都贡献给了教书育人的事业。曾几何时,父亲用一双腿两个窝窝头走几百里商州赴考,曾几何时,父亲天不亮就步行下洛州,用一根扁担挑两箩筐煤炭回家过年……不经意间,在我们忙碌自己的生意、经管自己的儿女,无暇顾忌父母时,忽然有一天,我们发现父母老了。曾经那么头脑清醒的、永不服输的父亲一下子迷失在并不繁华庞大的都市。
  晚上回到家,给爱人说了迷失在都市里的父亲。爱人说,你都没有给父亲买点吃的?我说,父亲都问我卖吃食的搬到哪了,我都给他说了,咋就没想到给他买点啥饭呢?爱人说,看你做的啥儿子?!
  是啊,我做的啥儿子?迷失在都市里的父亲让我自惭形秽,深深自责。
分享到:
发表评论(文明上网,友善发言,匿名评论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还可以输入:400 个字符
评论列表0 条评论
暂无评论!
本文用户信息
用户昵称:文字君
文章总计:8900
个性签名:文字站官方账号,收录经典美文!
本栏近期热门
本栏最新文章
网站首页|关于本站|联系我们|网站地图|常见问题|手机客户端
文字站感谢每一位喜欢本站的人,欢迎将本站分享给你的朋友!最温暖的文字记录站 ─ 文字站!文学交流群:
本站部分内容来源于互联网,若无意侵犯您的权利,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蜀ICP备14019085号 Copyright © 2015 文字站 www.wenzizhan.com 版权所有
投稿
分享
导航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