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美文 情感文章 散文随笔 生活随笔 心情日记 现代诗歌 古词风韵 爱情故事 语录名句 微小说 影评 杂文 佳句
×取消主题

父亲与三头狼

发表时间:2018-03-22用户:文字君阅读:120
  文 / 聂光玲
  1987年的冬天,我还没上小学,那时候冬天特别寒冷,漫天的鹅毛大雪过后,整个世界都是白色的。早晨地面的雪足有三尺厚。我们一家正扫道场雪时,抬头间看到了三头狼,就在我家门前的雪地里慢悠悠地走着。
  “连续下了一个月的雪,狼是饿的不行了,出来找吃的。”父亲说。
  “看,前后两头个高,走在中间的个子瘦小,可能是狼崽,看来是一家三口。”母亲说。
  我和弟弟直接吓呆了,不敢出声,赶紧跑进屋里,还不停唤爸妈快快进屋,关上门,再透过窗户格子向外看。以前常常在傍晚听到近在咫尺的狼群叫声,但没见过真的狼。这近在眼前的三头狼,惊恐地让人头发都竖起来了。
  不一会儿,我听到父亲在家里翻箱倒柜,说是找雷管、炸药之类的。我和弟弟还在关紧的窗户后,屏声静气地透过窗户的木方格看外面雪地里的三头狼。
  忽然,我意外地看到了雪地里的父亲,他用铁锨端着前几天被黄鼠狼咬死的带血的大公鸡,以一种近乎虔诚的神态,缓步向三头狼靠近,母亲竟也紧随其后,弟弟吓得喊出了声,我惊惶失措地捂住他的嘴,但是我不知道爸妈要干啥,那么危险的狼,他们却去和狼接触?
  我直觉得浑身的头发和汗毛都立起来了,但是我不敢出门紧随父亲身后,实际上我和弟弟也出不去了,因为他们出去的时候已经把门从外面锁起来了,留我和弟弟在屋里。
  我继续趴在窗户看,我看到在距离三头狼约三五米的地方,父亲停下来了,并示意身后的母亲也停下来。他半蹲下身子,用右手按住胸口,露出亲切的笑容,对着狼说:“今年下雪时间太长了,你们是饿了吧?是不是给小狼儿找吃的?我们没有恶意的,是邻居,把这个大公鸡给你们吧!”
  只见那灰狼咧嘴低嚎,它可能就是这三口之家的一家之主,发出的声音仿佛让它全身的毛发都抖动起来,我的父亲一直和它对视着,目光中流露出一种近乎父爱的仁慈,并保持着那种半蹲的姿势,没再上前一步,也没有别的什么动作。一人一狼,如雕塑般对望,从口中呼出的气息在空气里凝结成白雾,互相交织在一起。
  天色越来越亮了,本是雪白的大地此时添了一道微弱的阳光,显得更加刺眼寒冷,蓝天白云,皑皑大雪地,雪地瓦屋里的我和弟弟,同在不远处的母亲以及远处的狼母子,雪地中间的一人一狼,整幅图足以震撼得流泪。天穹之下,是莽莽荒原和冰雪覆盖的远山。
  我的父亲背心冒着冷汗,我的母亲在距离父亲约一米的地方目不转睛地注视着。时间仿佛被冻结了,一分一秒都是那么缓慢,那头狼只需一探头,就能够到父亲的身体,太可怕了!
  突然,我看到灰狼迅速跳起,仅在一瞬间,根本就是一眨眼的功夫,伸头叼起父亲手上铁锨里的公鸡,掉头走到狼母子面前,互相抵一下头,似乎说了什么,然后一起望向还在雪地里的惊魂未定的我的父亲母亲,发出“嗷呜”的狼啸,向远处走了。
  我的父亲硬生生在雪地里站着,直看着那三头狼走进房前的丛林,再也看不见踪影,才回过头来,和母亲一起拿钥匙开门、回家,看被锁在屋里的惊呆了的我和弟弟。
  父亲出门前准备的雷管和炸药并没有派上用场,他再一次仔细地从衣服里拿出来,存放在阁楼上。
  之后的一整天,我们一家四口都围坐在火炉旁,吃饭做饭都在一起。除了安慰我们姐弟不要害怕,父亲还说,当时和那头狼的对峙,从狼的眼神里他竟读出一种莫名的情感,仿佛带着惧怕,又有某种威胁,同时渴望接近的感觉,他说他和狼有对话:“你想告诉我什么呢?几十年来我们如邻居一样在这片土地共存,我们互不伤害,各自生活。家家有枪火,但是,大家从来没有把枪口对准你。所以,请回吧,我的狼朋友!带上这点儿食物,再去别的地方找吃的。”
  阳光再次沐浴大地,雪后的空气无比清新。我看到在无比危难的关头,父亲努力保护家人,镇静地面对眼前的困境:大地,在他的脚下;狼群,在他的面前。我们终于从危险中走了出来,从生与死的考验中走了出来。父亲,时刻用自己的勇敢和坚强,给我们筑起了一个坚实的家庭港湾!
分享到:
发表评论(文明上网,友善发言,匿名评论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还可以输入:400 个字符
评论列表0 条评论
暂无评论!
本文用户信息
用户昵称:文字君
文章总计:8900
个性签名:文字站官方账号,收录经典美文!
本栏近期热门
本栏最新文章
网站首页|关于本站|联系我们|网站地图|常见问题|手机客户端
文字站感谢每一位喜欢本站的人,欢迎将本站分享给你的朋友!最温暖的文字记录站 ─ 文字站!文学交流群:
本站部分内容来源于互联网,若无意侵犯您的权利,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蜀ICP备14019085号 Copyright © 2015 文字站 www.wenzizhan.com 版权所有
投稿
分享
导航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