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美文 情感文章 散文随笔 生活随笔 心情日记 现代诗歌 古词风韵 爱情故事 语录名句 微小说 影评 杂文 佳句
×取消主题

有个女孩儿叫安然

发表时间:2018-05-31用户:顾灵曦阅读:253
  “安然小姐,请问你为什么这么能吃呢?”
  “因为这是我唯一的爱好……”
  “那你和猪有什么区别?”
  “我向往的是火锅烧烤麻辣烫,猪向往的可能是诗和远方。”

   01

   安然,今年22岁,性别女,是我的高中同学兼死党,永远都是白色T恤、蓝色牛仔裤、白色运动鞋、薄薄的齐刘海和马尾扎,偶尔配红色外套,做过最疯狂的事儿是离家出走,我们的共同爱好是零食和微博,连我们的相识都是由一堆零食牵的线搭的桥。

  2011年夏天,我被贴上了“高中生”的标签,并被制定了接下来三年的奋斗目标——高考。我想了想,觉得目标太单一生活会很乏味,于是为自己制定了“吃喝玩乐为主,学习锻炼为辅”的总方针,以指导接下来为期三年的学生生涯。
  第一次班会,我被安排坐在了最后一排靠窗的位置,班主任在讲台上口水横飞,我在后边埋头研究《鬼吹灯》。看到精彩的地方,头顶上幽幽的飘来一句话:“我叫安然,后排你叫啥?”我白眼一翻:“我叫金三顺。”三秒钟后一盒奥利奥出现在我眼前,于是——我一脸的阳光灿烂:“安然你好,我叫顾灵曦,以后多多关照!”

  奥利奥事件以后,虽然安然对我的人品有了一定程度的质疑,但我们还是成为了有零食就共享的好朋友,除了偶尔安然会怀疑我会不会为了零食而把她卖给人贩子之外,我们相处还是很融洽的。安然常常杵着脑袋跟我说:“以后如果上不了大学,就回家开一家小卖铺。如果上了大学,就等毕业以后再回家开一家很有文化的小卖铺,吃着零食就能养活自己啦!”我在旁边点头如捣蒜:“想想都激动。”其实我的内心深处是很怀疑她会不会把自己吃破产的。

  02

   2012年夏天,安然和我为了庆祝认识一周年,决定花一天的时间来吃遍小吃街附近的路边摊。这个目标总体上来说还是比较难实现的,毕竟我们尽了最大的努力也没能完成——才到中午十二点俩人就已经吃撑了。于是安然一再表示:“这个目标理论上是可以实现的,只是地球人的胃太小啦!”
  回到校门口的奶茶店,俩人都松了一口气。桌子对面是个小胖子,小胖子旁边是店里的留言墙,小胖子在墙上一笔一划写海子的诗和自己的名字,安然杵着脑袋,一字一顿念:“齐……木……木……”小胖子怪异地看安然一眼,竟瞬间红了脸。阳光照进来,打在安然的脸上,安然咯咯的笑,虽然笑得很白痴,却让人有一种那张笑脸在发光的错觉,原来笑容真的可以很灿烂。
  小胖子逃出奶茶店的时候,安然愣了愣,没头没脑的说了一句:“他……好像没付钱……”

   一周年纪念日之后不久,安然和我被班主任以“走得太近疑似有早恋迹象”的理由请进了年级组办公室,并由任课教师、班主任和年级组长轮番对我们分别进行了“教育”,直到我不得不对我的行为表示追悔莫及和深恶痛绝并做出深刻反省。走出办公室,我白眼一翻:“神经病……”安然在一旁笑得前俯后仰:“这说明连老师都看咱俩有夫妻相哈哈~”

  03

   早恋事件后第二天,小胖子跑到操场把我拉到一边,我白眼一翻:“你谁啊?”小胖子憋红了脸,半天憋出一句话:“那个……安然,真的是你女朋友吗?”我习惯性白他一眼:“你看我很像那么没眼光的人吗?”
  小胖子站那儿傻不拉几的凌乱。

   “安然,可能有个小胖子暗恋你。”顺手顺一片饼干扔嘴里。
  安然嘴巴咧到后脑勺:“小胖子是个啥玩意儿?”
  当天晚上,我在安然新发的微博下面看到一首似曾相识的诗,安然回复:“你是不是傻?”隔着屏幕我都感受到了某个人的凌乱。
  我想了想,对方可能是个刚受到安然万点伤害的文艺胖子,为了表示同情,我私信他:“你是那个奶茶店里的齐木木吗?”
  “是齐林……”
  我白眼一翻:“你是在说我和安然这样的人中龙凤不识字吗?”

  活该受一万点伤害。关机,睡觉。

  第二天才知道,小胖子道歉到凌晨一点多。虽然我并不知道他哪儿错了。
  安然听说以后又把嘴巴咧到后脑勺笑了一整天,并表示一定要见一见这么可爱的小胖子。

  04

   小胖子捧着一大束从学校花园里偷来的不知道名字的花,傻不拉几的站在安然和我的教室门口,看着睡成死猪的安然,小胖子嘴角抽了抽。
  除了搞好学习以外我们还应该搞好精神建设,这道理我是懂的,于是秉着学雷锋做好事的精神,我拉起安然主动朝小胖子那儿去。就在还有一步之遥的时候,小胖子居然拔腿就跑。我这暴脾气张口就想喊:“关键时刻你怂个屁!”话还没出口,就见班主任从我前方十公分处朝着小胖子飞过去……好吧,勉强让他怂一回也没关系。安然揉了揉眼睛,一副没睡醒的表情:“刚飞过去两坨肉……”
  那天全校都知道了有位小胖子被某个班主任追了两栋楼,原因不详……
  当然原因我和安然心知肚明。安然杵着脑袋说:“灵曦,你说小胖子咋能跑那么快呢?”
  “嗯……估计是用滚的吧……”

   第一次告白失败后,小胖子并没有放弃,他反而吸取经验展开了接二连三的攻势,并且都巧妙地躲开了班主任,在轻松愉快的氛围里小胖子坚持不懈的告白着,安然也轻松愉快而且坚持不懈地拒绝着。起码在我看来是轻松愉快的。
  我问安然:“你为啥拒绝呀?”
  “因为我嫌贫爱富呀!”
  “你为啥拒绝呀?”
  “因为他没车没房呀!”
  “你为啥拒绝呀?”
  “因为我讨厌肥肉呐!”
  ……
  小胖子在安然一波又一波上万点伤害的攻击下,逐渐练就了金钟罩铁布衫,也就是我们俗称的厚脸皮。那时候我总觉得,安然不是不想去爱,只是还不敢爱。

  05

  2014年夏天,高考结束,我们各回各家,各找各妈,我就想做一条不翻身的咸鱼晾在家里。假期生活无比平静,平静得让人有种不祥的感觉,好像所有的美好都会消失一样。
  两周后,安然打来电话,我第一次听到那个每天嘴巴咧到后脑勺的女孩儿哭,哭得撕心裂肺。安然在电话里说,爷爷奶奶先后离世,爸爸妈妈开始闹离婚,短短两周,一个圆满的家庭突然就要面临着支离破碎的命运。
  然后安然的父母真的离婚了,谁也不愿意带走安然。
  再然后,安然失踪了,杳无音信。
  这个城市从此少了一户人家,却依旧车水马龙。
  小胖子红着眼睛找到我:“安然在哪儿安然在哪儿安然在哪儿安然在哪儿……”
  小胖子牌的复读机就那么呆呆的坐着,两眼无光。我说:“木木,你其实也不指望我能告诉你答案的。”
  “安然在哪儿安然在哪儿安然在哪儿……”
  我说:“我不知道。”
  “安然在哪儿……安然在哪儿……安然在哪儿……”
  我说:“你告诉我你为什么喜欢安然我就告诉你安然在哪儿。”
  “因为她杵着脑袋叫我齐木木,因为阳光打在她脸上她会笑,因为我就是喜欢她啊哪儿需要什么理由……”木木说哭了天,我也陪着他一起哭,每说一个字都在哭。
  完了,累了,雨停了,木木问:“安然在哪儿。”
  我说,不知道。

   木木也走了。小胖子一声不吭离家出走了。
  木木家人找到我家里来闹,责骂我这个狐朋狗友毁了木木。那之后的整个假期,我一言不发。有时候呆呆望着天,看久了就看到安然杵着脑袋看着我,阳光打在她脸上,她就傻傻的笑。
  那个夏天雨水特别多,我感觉特别累。浑浑噩噩等来了大学的开学。我到安然的QQ空间留言:累了回来歇一歇。
  我要重新开始成熟一些。
  我有新的选择和生活。就像安然和小胖子一样。
  那一年,我们都是18岁。

  06

  2016年夏天。
  接到安然电话的时候,我在给学校的黑天鹅拍照。安然说,自己过得很好。安然说,文艺小胖子和她在一起。安然说,自己从来不相信爱情,但总得为别人为自己的付出买一次单。安然说,现在才知道,成熟,是知道自己有什么,而不是自己想要什么。安然说,你定会有似锦的前程……
  我平静得出奇,没有一丁点儿想象中久别重逢的惊喜。我甚至没有问安然在哪儿,过着什么样的生活。我原以为,再听到安然的声音,我会害怕听到她被生活撕碎希望的声音。可是我很平静,因为我更相信,安然会一直是阳光明媚的安然。
  傻傻的文艺胖子又开始更新微博:今天吃了啥,昨天买了啥,这个月省钱了上个月健身了……偶尔还给我发来照片,告诉我,小胖子已经不是小胖子啦,该改名叫小壮子啦……

  07

  再见到安然和木木,是去年7月。考完大学的最后一门期末考试,安然的电话也随之而至。
  安然还是那个阳光灿烂的安然,短袖白T恤,蓝色牛仔裤,白色运动鞋,齐刘海,马尾扎,嘴巴咧到后脑勺。木木已经不是那个小胖子牌的木木,一米九的个头,比照片上还要匀称的身材,留了板寸,一身已经褪色了的休闲西服,一张明明只有二十多岁却像极了三十岁的脸。
  “看来岁月的杀猪刀只在木木的脸上留下痕迹哇!”我一如既往的不正经。
   “对哇,你俩一点儿也没变。”

  饭桌上安然叽叽喳喳讲着离家出走这几年的经历,边讲边咯咯的笑。看着安然,我也笑,好像安然离开的这几年从来都没有存在过。木木在一边也笑,很苦涩的笑。
  无依无靠的生活很难支撑吧,我当然知道。只是我不敢想,阳光打在脸上都会笑的安然,怎么能够承受那么多。

  安然在湖边跑跑跳跳,右边一个自拍,左边一个自拍,看到黑天鹅便尖叫着蹦过去要合照。黑天鹅不愿意,安然嘴一噘就追着黑天鹅满世界跑。
  木木说,离家出走三年,我用了一年的时间找安然,两年的时间陪安然,灵曦,安然说她接受我,只是因为她欠我一些东西。
  我说,那你呢?
  木木说,经历了生活的起起落落,有悔恨,也有淡然。你不会懂的。我不想再去想有些付出值不值得,我怕我发现自己并没有那么喜欢安然。
  我说,对于我,迟早都会经历的事情,我不必早早去懂。齐林,安然不欠你的。
  木木苦笑:灵曦,你和安然很像,真的。

  安然终于如愿以偿,和一脸不情愿的黑天鹅完成了合照。我坐到安然身边,安然捧着手机给我看,木木远远的望着。
  我说,安然,木木可能要离开你了。
  安然又咯咯的笑:灵曦,我知道哇。我们之间从来都没有爱情,我只想为别人对自己的付出买一次单。他要离开,说明我已经不欠他啦。
  安然转过头去面朝着阳光,阳光打在她脸上,阳光竟湿了。
  可是你从来都不欠谁的啊……
  安然咧咧嘴:灵曦,你总问为什么阳光打在我脸上我会笑,因为我要笑得足够灿烂才有理由面对阳光哪。

  08

  2017年9月,安然和木木再次离开。只是这一次,他们没有再一起。安然只身去了苏州,木木只身去了深圳。
  走之前,安然杵着脑袋跟我说,灵曦,不管到哪儿我都会记得你。灵曦,你该把我们的故事写下来。灵曦,等我有钱啦就回来开我的小卖铺。灵曦,木木的心太小了容不下我。灵曦,我以为我会舍不得……

  满世界漂泊的人,哪儿还有什么是真正舍不得的。若真的舍不得,又何必走。

  经历了起起落落,生活终于还是归于平静。至于那个带着阳光生活的女孩儿,不管到哪儿,世界都应该是一片灿烂。
分享到:
发表评论(文明上网,友善发言,匿名评论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还可以输入:400 个字符
评论列表5 条评论
顾灵曦2018-06-11 00:16回复
[//@温婉晴天]谢谢!
顾灵曦2018-06-11 00:15回复
[//@白雨莲]谢谢你!
温婉晴天2018-06-01 06:48回复
👍好文,赞!
白雨莲2018-05-31 20:26回复
祝好
白雨莲2018-05-31 20:25回复
👍好文,赞!
本文用户信息
用户昵称:顾灵曦
文章总计:4
个性签名:暂无
本栏近期热门
本栏最新文章
网站首页|关于本站|联系我们|网站地图|常见问题|手机客户端
文字站感谢每一位喜欢本站的人,欢迎将本站分享给你的朋友!最温暖的文字记录站 ─ 文字站!文学交流群:
本站部分内容来源于互联网,若无意侵犯您的权利,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蜀ICP备14019085号 Copyright © 2015 文字站 www.wenzizhan.com 版权所有
投稿
分享
导航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