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美文 情感文章 散文随笔 生活随笔 心情日记 现代诗歌 古词风韵 爱情故事 语录名句 微小说 影评 杂文 佳句
×取消主题

第二章 白虎•紫眸美少年

发表时间:2018-06-02用户:樱浅宠诗阅读:69
  巨大的白虎小心地将“少年”星染压倒在地,却并没有撕咬。
  魔法店铺中,一个身材高挑的少年走了出来,戴着银色面具,露出线条优美的下颌与唇部,一双紫眸动人心魄,长长的黑发扎在脑后。
  “白虎,让你捉住想偷天马的小偷,不是让你和小偷撒娇。”
  一
  似乎清醒着,又似乎沉睡着。时间变得虚无,空间则像一口漫长的井,足够用一生的时间去坠落。
  星染的左手手掌处渐渐变得灼热起来,仿佛手掌里藏着一枚太阳的碎片。这热度令星染的心焦躁起来,她快要被这热量熔化了,化为光线、化为风,化为尘世间最微小的尘埃。
  她下意识地抬了抬手,黑暗中,一道白光划破了黑雾组成的茧壳,这光比第一次出现的时候更为明亮,它所到之处黑雾直接被灼烧得化为虚无。
  然后,星染听到了气急败坏的声音:“该死的!”
  巨大的近乎撕裂星染的疼痛传来,她咬牙忍受着这一切,她答应过妈妈,一定会把爸爸带回去。所以,在她找到爸爸之前,她不能死。
  仿佛在最近又最遥远的地方,星染听到了深雪微弱的声音:“星染……”
  星染伸出手,却触摸不到深雪的衣角。无尽的白光铺天盖地而来,世界只剩下了这些光,星染陷入了沉睡。她心中有了一丝恐慌,这一睡会不会醒来时已经过了一千年?
  黎明时分,萤火虫公国的西部山脉笼罩在金色的阳光里,树木翠绿,湖泊宁静。山巅融化的雪水蜿蜒而下,汇集成溪流,然后变为气势磅礴的瀑布,从高高的悬崖上坠落。有着蓝色尾羽、纯白色翅膀的红嘴萤鸟在山涧中跳跃,优雅地梳理着羽毛。
  悬崖陡峭的石壁上长着一棵枝繁叶茂的树,树下是一个大石台,石台上铺着厚厚的金黄色絮草,絮草上凌乱地放着一些发光的灰黑色的巨大卵石,以及星染。
  一滴晶莹剔透的露珠从嫩绿的树叶上滴落,露珠坠了下来,落在了树下昏迷不醒的星染的脸颊上。星染长长的眼睫毛颤抖了一下,又一下。她缓缓地睁开双眼,看着蔚蓝天空下碧绿的树梢,脑海里一片空白。
  星染全身酸痛,像是凝固了一样。她龇牙咧嘴地动了动手和脚,放下心来,她的手脚都没有断。星染缓慢地坐直了身子,环顾四周,她在心底哀号,这峭壁很深,云雾缭绕,抬头看去,除非重新投胎变成壁虎,否则是怎么也爬不上去的。
  星染叹息。深雪和她失散了,不知道深雪落到哪里去了。她缓缓地看了看四周的景象,不禁愣住了,远处是一片被蔓藤层层包裹的森林,沿途盛开着一朵朵巨大的矢车菊蓝的花朵。这瑰丽诡异的景象绝对不可能在地球上出现,倒与她在阁楼上看到的那些画纸上的情景很像。星染猜想自己可能被那奇异的魔法阵带到了星愿大陆。
  想到这儿,她的肚子突然“咕咕”叫了两声,星染捂着自己空荡荡的胃,发出更大的叹息声。不管怎样,先活下来才是最要紧的。她的视线瞄向了树上那些紫色的果实,那些宛如紫玛瑙一样晶莹的水果正散发着香甜的气息。星染吞了一口唾沫,只犹豫了一秒钟,就开始挽起袖子爬树!
  星染摘下看起来格外可口的“紫玛瑙果实”,它捏起来柔软而富有弹性,如同硕大的紫樱桃。
  回到温暖的草甸,在中毒的猜想和饥饿的实际状态下,星染将紫玛瑙果子塞进了嘴里。甘甜的果子入口即化,她眨了眨眼,发现身体没有任何异样。于是,星染吃了很多紫玛瑙果实,最后瘫在草甸上幸福地躺着,睡意蒙眬。
  就在这个时候,她听到了什么东西裂开的声音,该不是她躺着的草甸要塌了吧?星染睁开眼睛,发现不远处的灰黑色卵石正在裂开。卵石大概有她那么高,像月球表面一样凹凸不平。
  星染心底纳闷,数秒间便看到一只硕大的鸟头从裂缝里钻了出来!它有着嫩黄色的鸟喙,长着灰色的鸟羽,那双带着金边的眼睛就这么直愣愣地看着星染,然后它大叫了起来,声音震耳欲聋:“咣咣咣——”
  星染捂着耳朵,皱眉看着灰鸟。这叫声和破锣声还真是差不多。
  灰鸟很快从巨大的卵壳里挣扎出来,它的羽毛湿漉漉的,它开始吞食那些碎裂的壳。星染所在的草甸靠着峭壁那一面,她很担心大鸟把自己也当作饭后小甜点。吃完碎裂的壳,灰鸟金色的眸子里映出了星染的影子,它发出热烈的“咣咣咣”的叫声,然后扑向了星染。
  星染躲避不及,就被灰鸟压住,身为惊恐万分的“饭后小甜点”,她已经握紧了小拳头,准备教训一下灰鸟。没想到,灰鸟侧着鸟头躺在她的怀中,一双眼睛惬意地半闭了起来,鸟嘴里还发出温柔的哼哼声。
  这是什么情况?星染闻着灰鸟身上湿漉漉的香气,缓缓将拳头松开,无可奈何地伸手轻抚灰鸟的头。她到底是被当作玩具还是被当作妈妈了呢?星染疑惑不已,然后叹了口气,管他的,反正都是一个工种。
  晨曦的阳光暖暖的,微风徐徐而来,一人一鸟在友好和谐的气氛中睡着了……
  一大片阴影遮住了阳光,寒气扑面而来,星染觉得冷,睁开了眼睛,她看到一只足足有三个人高的长着雪白羽翼的大鸟正低头俯视着自己!“啊啊啊……”星染尖叫了起来。星愿大陆的物种怎么这么超常规?白色大鸟的身量都快赶上小型战斗机了。
  星染的尖叫声惊醒了沉睡的灰鸟,它睁开眼睛,抬起头来,有些困惑地看了看白色大鸟又看了看星染。
  灰鸟的举动令白色大鸟愤怒地叫了起来。“咣咣咣!咣咣咣!”
  奇怪的是,星染发现自己居然听懂了鸟语,那些紫玛瑙果子化作暖流涌入了她的脑部,衍生出奇异的能力。白色大鸟在质问她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星染缩了缩脖子,捂着耳朵,愁眉苦脸地看着白色大鸟。她实在没办法发出非人类的“咣咣”声和白色大鸟说话。
  白色大鸟吐出了白雾,那白雾令草甸开始结冰。星染冷得哆嗦起来,她的左手掌心一麻,身体里仿佛涌出了一股暖流。
  “咣咣!”灰鸟勇敢地挡在了星染的面前,瞪着白色大鸟。它喜欢星染身上纯净的气息,作势要保护柔弱的星染。
  白色大鸟散发出的精神压力如山一般压制着星染,她觉得自己就像面对巨大冰山的一束小火苗,随时会被冰山的寒气绞杀。空气仿似凝固,星染不敢动弹,看着别人母子相残,心中思绪万千。终于,灰鸟用眼泪保护了星染,星染最后成了鸟巢中被允许活着的异类。
  二
  三天后,星染已经接受了自己到了传说中的星愿大陆这个事实,因为吃不惯鸟食,她的腰包里被塞满几颗拳头大小的水晶石,然后被白色大鸟打包带出了原始森林,扔到了城外。
  望着白色大鸟翱翔天际的身影,热泪盈眶的星染伸手接住了它散落的几片如同水晶一般美丽的白羽毛,顺手放进了包里。树木清新,不知名的野花散发着幽香,星染看着不远处的古城,心中悸动,现在她不确定何时能回到原来的世界,但既然来到星愿大陆,她决定为了妈妈找到那个人——兰斯洛·星瞳,那是她在画纸的一角看到的爸爸的名字。
  星染趴在树林边缘看着远处偶尔经过的行人,她发现自己这身衣服和星愿大陆的衣着风格相差甚远。为了避免被人抓起来当作异类,星染做了一个艰难的决定——偷衣服。
  淡紫色的月亮升起来了。深蓝的天幕上,星星密密麻麻,璀璨而美丽。树林深处的温泉水冒着热气。静谧的树林里只有低低的昆虫鸣唱的声音。
  轻微的水声响起,温泉里有人正在沐浴。温泉一侧,有一株花树靠着温泉盛放,雪白的花瓣在夜风里飘落,坠入温泉中,飘荡着丝丝缕缕的香气。
  星染悄悄靠近。她看到岩石上散乱放着的黑色斗篷,眼睛一亮。悄无声息地将黑色斗篷穿上,星染无意中看到了温泉里正在沐浴的银发美女的背影。她长长的银发在月光下宛如世上最精美的丝缎。
  想象了一下银发美女那美丽的容颜,星染转身离开,她走得有些急,还没离开多远就踩到了一截枯木,发出了声响。
  水中沐浴的银发美人转过身来,警觉地望向了星染离开的方向。他并不是星染想象的美女,而是一名美丽的少年。少年误以为星染是小偷,转动右手食指上的一枚红宝石戒指,戒指里有黑色的烟雾涌出,追向了星染离开的方向。
  黑雾翻滚着,它途经的地面,青草瞬间就枯萎了。星染发现身后的异状,吓得魂飞魄散,一路狂奔。月夜下,黑色烟雾离星染越来越近,然后将她整个人都淹没了。
  烟雾蠕动着,星染被浓浓的烟雾呛得无法呼吸,这时一阵白色的光划破了翻滚的烟雾,狼狈的星染毫发无损地从烟雾中跑了出来,继续逃命。被白光灼伤的烟雾渐渐失去了力量,最后被夜风吹散。这已经是星染第二次被手心里发出的白光拯救了,她惊魂未定地躲入了一棵枯树的树洞里。这个树洞很隐蔽,洞口在高高的树杈处,星染爬进了树洞,蜷缩着身子等待着天明。不知不觉间,她睡着了,梦到了柔软的床和美味的饭菜。她的挎包里,白色大鸟的羽毛发出微弱的白光,笼罩着她,像是在守护着她。
  在星愿大陆,白色大鸟叫作寒羽鸟,它的羽毛能够将人所有的气息都隐藏起来,不被人发现。这也是星染能够接近温泉拿走斗篷的原因。这一夜,发现烟雾被摧毁的银发少年用魔法在树林里搜索了很久,却一无所获。他不明白为什么窃贼只是拿走了普通的斗篷,却没有偷走其他珍宝。
  晨曦来临,萤火虫公国的绿城在露水中醒来。裹着黑斗篷的星染在街道上漫步,俨然一名俊美的少年。绿城里到处都是参天大树,有些人的屋子就修建在树上或树干里。天空中不时有巨大的萤火虫飞过,它们的灯笼是绚丽的七彩色。
  饥肠辘辘的星染看着小贩售卖的面包,吞咽着口水。小贩说的话类似于一种古希腊语言,神奇的是,星染也能听懂小贩的话,小贩在说:“美好的面包果烤制的面包哟,一枚星铜币两个面包哟。”
  “星铜币”就是这个世界的货币吗?星染知道自己的腰包里根本没有一枚星币。
  也许是星染看着面包的眼神太炽热,小贩望向星染:“您要吃面包吗?”眼前的少年披着斗篷,眼睛明亮而美丽。
  星染抿了抿唇,心想在陌生的地方,扮演少年比较安全,压低了声线,声音听起来充满中性的清亮:“我……我没有星币。”她最开始的发音还有些古怪,之后却越来越流利。被白色大鸟守护着的紫玛瑙果实似乎能让人听懂任何语言,并且说出来。
  小贩露出大大的微笑,将一个面包递给了星染:“没关系,你若喜欢的话,就尝一个吧。”
  “谢谢你。”星染接过面包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香甜的面包让星染差点儿把自己的舌头也吞了进去,“真是太好吃了!”自己必须想办法挣星币,不然,还没找到爸爸就已经饿死他乡了。
  小贩充满善意地看着星染:“欢迎下次光临。”眼前少年的黑眼睛真是少见,就像传说里深海中最难寻的黑珍珠。
  星染迟疑了几秒,终于问出了口:“请问,阴月王朝的流云城离这里远吗?”
  小贩的眼睛碧绿晶莹:“这里是和阴月王朝交界的萤火虫公国,流云城很远,就算那些贵族坐上鲲也要飞行十天十夜。如果骑马的话,大概要三个月。”
  星染内心无比悲凉,她原本还打算徒步去流云城。
  小贩劝说星染:“听说阴月王朝的镇国神器出了问题,每当日落后,在许多城镇外就会出现阴暗迷藏,凡是来不及进入城中的人都会被迷藏吞噬。那么危险的地方,你还是暂时不要去的好。”
  突然,一阵喧哗声传来,星染转过身,看到天空中有一匹雪白的天马降落在地,它的羽翼洁白,隐隐流动着一层白光,天马之上,穿着白袍,十四五岁的少女美丽得令人屏住呼吸。
  黑发蓝眼的少女宛如众神钟爱的宠儿,天马驮着她降落在不远处的神恩大街,然后,少女走进了一家画着魔法阵符号的店铺。
  “那是天马?”星染在爸爸的画作中见到过,那个原本存在于画纸上的世界无比真实地出现在了她的面前,让她的视线无法移开。
  小贩也呆呆地看着那雪白的天马:“我也没见过。那个店铺是魔法店铺,里面任何一样东西都是我一辈子赚的钱也买不起的。”星染想起了白色大鸟给她的那些水晶石和羽毛,她眼睛一亮:“魔法店铺除了卖东西,收不收东西?”
  小贩茫然地摇头。
  星染鼓起勇气走向了魔法店铺。她的视线和天马的视线交错,雪白的天马凝视着星染,眼波温柔如水。她情不自禁伸出了手,摸向天马的脖子:“嗨,你好。”
  天马温驯地望着星染,星染的手掌抚摸着天马那丝缎一般柔滑的鬃毛,马儿轻轻地嘶鸣,靠向了星染。
  就在这个时候,浓重的危机感袭向星染。她回过头,发现一只长满黑色斑纹的白虎闪电一般狂奔而来,瞬间就将她扑倒!
  死亡近在咫尺,星染根本无法挣扎,她看着白虎那金色的眸子里惊慌的自己,根本无法思考。白虎低下了头,星染闭紧了眼。然后,白虎用鼻子亲昵地蹭了蹭她的脸颊。
  痛楚并没有传来,星染睁开双眼,发现白虎就好像深雪家的虎斑猫一样正在献媚地蹭着自己。星染并不知道自己已经成为他人眼中的美丽画面。
  巨大的白虎小心地将穿着黑斗篷的“少年”星染压倒在地,并没有撕咬,因为跌倒,少年的帽子垂在了一旁,露出了他令人惊艳的面容,深黑的短发,宛如夜空一般的黑色眼睛,微尖的下巴,樱花一般的唇。
  三
  魔法店铺中,一个身材高挑的少年走了出来,戴着银色面具,露出线条优美的下颌与唇部,一双紫眸动人心魄,长长的黑发扎在脑后。
  “白虎,让你捉住想偷天马的小偷,不是让你和小偷撒娇。”紫眸少年的声音微微有些低沉不悦。星染压低声线辩解:“我没有要偷天马,我只是觉得它很美,想摸摸它。”
  紫眸少年笑了笑:“是吗?你难道不知道,没经过主人允许,他人是绝对不能触碰宠兽的吗?白虎,给我起来。”很久没看到白虎对陌生人这么亲昵了。就连衣梨那高傲的天马似乎对黑发黑眼的少年也很有好感。星染爬了起来,心有余悸地退后了好几步:“抱歉,我不知道。我第一次看到这么美的马和这么爱撒娇的大猫。”
  “大猫……”紫眸少年笑了。
  “月紫夕,算了吧,他不是小偷,只是不知道规矩。”白袍少女从魔法店铺走了出来,湛蓝的眼睛明媚温柔。她有些好奇地打量着黑发黑眼的星染,这样细致的美少年看起来不像是平民。
  月紫夕勾了勾手指,白虎回到了他的身旁,慵懒地趴在地上,一双明媚的金色眼睛依然盯着星染。
  “衣梨,你找到合用的光明石了吗?”
  衣梨叹息着摇头:“绿城太小了,最近没有收购到光明石,只能付钱给魔法公会才能乘坐鲲去流云城。”如果不能交纳光明石给绿城的魔法公会,就需要支付巨额的星币,才能乘坐鲲。
  星染的眼睛亮了,眼前的两个人也要去流云城,而且是乘坐鲲!她露出最招牌的亲切微笑:“不知道你们需不需要照顾你们生活起居的仆人?”在星愿大陆,她的职业选择还真是少。她的武力值和这些拥有各种宠兽的贵族少爷小姐们相比,简直是零。她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技能。
  月紫夕的眸子里闪过古怪的光:“你?仆人?仔细想想,我和衣梨倒真是缺一个照顾天马和白虎的仆人。你对薪水有什么要求?”
  星染笑得越发灿烂:“那个,其实我想去流云城……”“哦,现在待在流云城的人都想离开,你却想去那里?”月紫夕意味深长地笑了起来。
  星染只差没摇尾巴,已经完全进入了仆人的角色:“少爷,我很需要这份工作。呜呜,肚子还是好饿。”
  “月紫夕,我们不能……”衣梨眼中有着为难。多一个人乘坐鲲,需要花费不菲的星币。
  月紫夕轻笑:“你叫什么名字?”
  星染愣了愣,可爱地笑着:“少爷,我叫小染。”
  月紫夕深深地望进星染的黑眼睛里:“我雇用你了。”他听到了星染的肚子里发出一阵咕咕的声响,扬了扬眉,嘴角微弯。
  星染耳朵有些发红,尴尬地说:“我这三天只吃了一个面包。”
  月紫夕拉过星染的手,将一枚星银币放进了她的掌心:“去买点儿吃的吧,我和衣梨在魔法店铺里等你。”小染的手掌白皙而纤细,不太像平民,更像是逃家的贵族小少爷。
  星染热泪盈眶地握紧了星银币:“少爷,您真是大好人!”她毫不犹豫地转身直奔小贩的面包摊。
  看着星染绝尘而去的身影,月紫夕眼底的笑意变深。
  他对衣梨说:“我们再去魔法店铺里看一看他们的收藏品,也许会有惊喜。”
  衣梨柔顺地点头,心中想,月紫夕似乎对黑发黑眼的少年很有好感,也许那只是他一时的兴趣。月紫夕是王族,金钱对他来说没有意义,一切都只凭兴趣。
  星染跑到小贩的面前,把星银币递给了小贩,眼睛明亮,微笑动人:“小哥,麻烦您给我三个面包。这钱够吗?”
  小贩笑了:“这枚星银币可以买一千个面包。”没想到被斗篷的帽子遮住了脸的星染居然有着那么罕有的黑发黑眼,他也许是贵族呢。刚才看到星染被白虎扑倒,他很是担心了一阵。
  星染眯眼笑着:“我刚才找了一份可以去流云城的工作。”
  小贩嘱咐星染:“能够拥有天马和白虎的贵族都是一些大贵族,你千万要小心。我听说大贵族们的脾气都很古怪。”
  小贩看了看四周,压低了声音:“萤火虫公国的女公爵因为一个村子的人阻止她纵马践踏麦地,就杀死了整整一个村子的人。”
  星染心中一紧:“没有人惩罚那位女公爵吗?”
  小贩低低地叹气:“贵族杀死一千个平民也不会有罪,除非他杀死了比他爵位更高的贵族。”
  星染安慰小贩:“放心吧,我会注意的。小哥,这枚星银币就给你了,谢谢你给我面包吃。”
  小贩微笑着摇头:“不用了,你要当贵族的仆人最好留一点儿钱在身上。一切小心哦。”眼前的少年令人从心底喜欢。
  狼吞虎咽地吃完了面包,喝掉小哥给她的山泉水,星染恢复了活力。她收好了小哥还给她的钱,腰包里塞了两个面包做干粮,就回到了魔法店铺外。
  白虎疾风一般扑了过来,星染利落地一闪身,用最快的速度冲进了店铺。
  魔法店铺虽然表面看起来只有一个小小的门面,里面却大得不可思议,利用空间魔法拓展出了更多的空间。密密麻麻的架子上摆满了闪亮的各色晶石、各类魔法书籍、生活化的魔法器具、绣着魔法阵的华丽衣服、闪闪发光的美丽首饰。
  星染最喜欢的是一个能够吹出凉风的魔法盘,这完全是魔法版的空调。能够自动凝结水并加热的魔法壶也挺有意思。星染从这些琳琅满目的器具看出,星愿大陆的底层平民过着朴实自然的生活,贵族们则花着大把的星币购买魔法器具过着精致舒适的日子。
  月紫夕看着穿着黑色斗篷,笑眯眯地走进魔法店铺的星染,对魔法店铺的老板说:“给他弄一身清爽的仆人衣服,他要负责给天马和白虎洗澡以及喂食。”
  胖胖的魔法店铺老板恭敬地答应了,将衣架上挂着的一套蓝色衣服递给了星染:“这套衣服绣着复合魔法阵,防风防水防尘,你换上吧。”
  星染接过衣服,去了魔法店铺的更衣室。她含泪用斗篷上剪下来的布条勒紧了胸部,她现在的身份是照顾宠兽的仆人,男生的身份更便捷安全。穿上了类似骑装的仆人衣服,星染打量着镜子里的自己。镜子里的少年黑发柔顺,双眼明亮,合身的衣服勾勒出他纤长的线条,微高的领口遮住了他喉结的位置。衣服的领口和袖口都绣着魔法阵。星染在此刻看起来像是十三四岁的俊朗美少年。
  星染细细检查了一遍,觉得自己看起来完全不像衣梨那样柔弱美丽的少女。她的脑海里是跆拳道社的师弟们走路的姿态,她试着走了几步,露出师弟甲那种邪气的微笑。呃,看起来像是嘴在抽搐。星染又试了试师弟乙那种说唱音乐家的走路方式,总感觉像脊柱受伤、两条腿都骨折过。
  她反复练习着,在更衣室里走来走去,她把腰包系在腰间,掩饰她纤细的腰,腰包里,白色的鸟羽散发着微不可见的光芒,覆盖住了那些透明的晶石,隔绝了它们的气息。
分享到:
发表评论(文明上网,友善发言,匿名评论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还可以输入:400 个字符
评论列表0 条评论
暂无评论!
本文用户信息
用户昵称:樱浅宠诗
文章总计:175
个性签名:再耀眼又有什么用?纵被千万人仰望,也不在那个人的眼中。
本文所属文集

来源:转载/原作者:彭柳蓉
标签:小说冒险
文章数量:5 篇查看目录
本栏近期热门
本栏最新文章
网站首页|关于本站|联系我们|网站地图|常见问题|手机客户端
文字站感谢每一位喜欢本站的人,欢迎将本站分享给你的朋友!最温暖的文字记录站 ─ 文字站!文学交流群:
本站部分内容来源于互联网,若无意侵犯您的权利,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蜀ICP备14019085号 Copyright © 2015 文字站 www.wenzizhan.com 版权所有
投稿
分享
导航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