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美文 情感文章 散文随笔 生活随笔 心情日记 现代诗歌 古词风韵 爱情故事 语录名句 微小说 影评 杂文 佳句
×取消主题

第四章 迷藏•芙兰公主

发表时间:2018-06-02用户:樱浅宠诗阅读:387
  鸣幽看着大厅那头款款走来的黑发美人儿,用梦幻的语气说:“夜瑟琳家族的芙兰公主……”
  穿着星光闪烁的华美衣裙的芙兰公主似乎很喜欢成为众人瞩目的对象,她长长的黑发垂到腰间,烟蓝色的眸子明媚动人。
  “这就是爸爸即将结婚的对象!”星染在心里轻轻说。
  一
  晨曦来临。
  紫蓝色的花朵上带着晶莹剔透的晨露,微风吹来,花枝摇曳。
  星染听到了清脆的鸟叫声,她缓缓地睁开了双眼,觉得自己正在移动。她惊讶地坐起身来,发现自己坐在高高的金黄色的麦草堆上,而麦草堆放在一辆大大的车上,拉车的动物是长着鳄鱼皮的巨马。赶车少年的发色和衣服依稀熟悉。
  “鸣幽?”星染对着赶车的少年叫了起来。
  鸣幽抬起头来,脏兮兮的脸上是灿烂的微笑,碧色的眼睛里仿佛跳跃着阳光:“嗨,小染,睡得好吗?”
  星染摸了摸鼻子:“睡得还行。是你救了我吗?”不是说迷藏会杀人,并且将人的灵魂困住,变成迷藏的一部分吗?
  鸣幽摇头:“小染,是你救了我。我正被一群恶心巴拉的怨灵咬住的时候,你坠入了我的怀抱。然后我发现,那些怨灵没办法咬破我们身上覆盖着的白光。”
  星染想起昨夜的可怕经历,神色黯然:“不知道月紫夕他们怎么样。”鸣幽耸耸肩:“他们是魔法师,身上还有许多珍贵的魔法饰物,应该撑得住。”
  星染趴在麦草堆上问鸣幽:“你的同伴都死了,你看起来似乎不伤心。”鸣幽回答:“他们不是我的同伴,我帮他们修复了魔法器具,他们答应让我免费坐鲲去流云城。现在,我们只能坐巨马车去流云城了。”
  星染的肚子“咕咕”叫了两声:“离我们最近的城镇还有多远?”
  鸣幽从他鼓囊囊的包里拿出了纸包的肉脯,将肉脯抛给星染:“中午才能到,吃点儿肉脯垫垫肚子。”
  肉脯很有嚼劲,带着一丝腥甜。星染吃得很快。鸣幽的声音适时响起:“沼泽灰蛇的肉做的肉脯味道还不错吧?”
  星染的胃抽搐了几下,她默默地躺了回去,看着晶蓝色的天空,眼含热泪。
  星染突然觉得,自己来到星愿大陆寻找爸爸,似乎是一场无计划、无把握的行动。她很想回去,陪在妈妈身边,伴随她度过剩下的时光。只是,她找不到回家的路。这片天空比那片天空更美更蓝,她却显得那样孤单。妈妈,怎么办?爸爸要结婚了,和身世显赫的贵族美女结婚。画纸上,那个银色长发的男人笑得那样温柔,如今,他只对着他的贵族未婚妻微笑。
  正午的阳光照耀着星光城的每一个角落。这个繁华的小城因为城主的嗜好,种满了蓝紫色的星光花。星光花在白天沉睡,宛如还未绽放的花苞,到了夜晚就会盛开,星星点点的光芒令黑夜里的城市也浪漫动人。
  鸣幽和星染数了数身上的星币,选择了最便宜的旅店。
  旅店的旧走廊上,星染想起了腰包里白色大鸟的几根羽毛。也许这白色鸟羽能换点儿去流云城的路费。星染举着羽毛问鸣幽:“鸣幽,这种羽毛可不可以换钱?”
  鸣幽盯着星染手中的白色羽毛,眼中露出震惊的神色:“不可以!”
  星染万分失望:“不能换钱啊,那就丢了吧。”
  鸣幽小心翼翼地捧着星染拿羽毛的手:“轻点儿,轻点儿,这就是钱啊!很多很多的钱!”如果不是因为星染无意中救过他,他一定打劫星染再杀人灭口!
  鸣幽将星染拖入房间里,将门小心翼翼地关好:“你从哪里得来的寒羽鸟的羽毛?”
  星染双眼闪闪发亮:“从天上落下来的,这种羽毛很值钱吗?”
  鸣幽痛心地回答:“这是极其稀有的炼金材料,如果不是我囊中羞涩,我一定会向你买下来。”
  星染想到自己还有“极其稀有的炼金材料”好几枚,顿时心情愉快:“那我们赶紧去魔法店铺卖掉它,然后换一家有温泉的高级旅店,我们一人住一间。”
  鸣幽露出奸商的微笑:“最好是拿到魔法物品拍卖行拍卖。”
  “拍卖行有禁止窥探的魔法阵,所以不用戴面具。”鸣幽从鼓囊囊的包里抽出了两套黑色斗篷,“这个是居家旅行的必备道具,你穿上吧。”
  星染拿着斗篷,斗篷的质地和她偷的那个银发美人儿的斗篷一样,看来这黑斗篷的确是星愿大陆各国隐匿面容爱好者的基本配备。
  披上黑色斗篷,将脸藏在帽子的阴影里,鸣幽和星染离开了旅店,前往拍卖行。
  二
  午后的阳光温暖静谧,星染很喜欢这里的建筑风格,尖塔高耸、尖形拱门、大窗户及巨大的花窗玻璃。修长的束柱轻盈曼妙。建筑呈现着神秘哀婉的独特气息。
  星染瞬间觉得,自己只是出国旅行,站在异国他乡的美丽城镇,只需要拨通手机,就可以听到妈妈的声音。
  鸣幽牵着星染的手,将她扯到一个不起眼的拱门下,他和她的脚下,传送阵的光芒亮起。
  星染眨了眨眼,发现自己已经站在一间有着雪白墙面的屋子的门口,屋子上挂着青铜的牌子,写着:拍卖物品登记处。
  鸣幽推开门,登记处坐着的不是星染想象的邋遢长胡子魔法师,而是一个英俊的灰眼睛的男人。他懒洋洋地半趴在桌上,对于穿着黑斗篷的拜访者漠不关心。
  星染好奇地打量四周,完全没有身藏重宝者的沉重心情。鸣幽将他包里最贵的一个盒子奉献了出来,以衬托盒子里寒羽的珍贵。
  灰眼男人漫不经心地看了一眼盒子:“烟晶盒,一千星金币。”
  星染的眼中飞出利刃,鸣幽居然告诉她,他全身上下只有两枚星铜币。那么,这个烟晶盒是什么?
  鸣幽回答:“盒子是非卖品,盒子里面的东西会成为今晚拍卖的压轴拍卖品。”
  灰眼男人挑了挑眉,打开盒子,神色变得正经了起来,他的眼中有复杂的情绪闪现。惊讶、错愕、震惊、狂喜。
  星染忍不住赞叹:“你有一双很会说话的眼睛。”
  灰眼男人听到了星染的评价,愣了愣。他的眼中涌现出笑意:“保存完好,不带怨念的寒羽,起拍价十万星金币。今晚有流云城的贵族来我们拍卖会,价格可能会拍得出乎您意料地高。两位可以在我们的贵宾室参加拍卖,如果有喜欢的东西,也可以买下来。”
  星染对贵族心中有抵触。失踪的父亲本身就是流云城的贵族子弟,而他的未婚妻夜瑟琳·芙兰也是出身于古老的贵族世家。
  星染试探地问:“来的贵族是兰斯洛家族的还是夜瑟琳家族的子弟?”
  灰眼男人盯着星染,眼神突然变得锐利,他依然微笑着:“我们从不透露客户的资料。”
  鸣幽接过灰眼男人手中的贵宾号牌,扯着星染离开了登记处。
  鸣幽的手修长有力,星染用力抽出自己的手:“干吗?”
  鸣幽压低了声音,他的身上有一股魔法制剂的草药味:“登记处的那个家伙很不简单,而且你的最后一个问题很可能猜对了。”
  鸣幽看着大厅那头款款走来的黑发美人儿,用梦幻的语气说:“夜瑟琳家族的芙兰公主……”
  星染披着黑斗篷站在阴暗的角落里,她用宛如火山爆发前一刻的平静压抑的声调重复鸣幽的话:“芙兰公主……”
  穿着星光闪烁的华美衣裙的芙兰公主似乎很喜欢成为众人瞩目的对象,她长长的黑发垂到腰间,烟蓝色的眸子明媚动人。
  星染用手指戳了戳鸣幽:“来这里不是应该隐匿行迹?芙兰公主怎么这么高调?”
  鸣幽用吟游诗人的腔调说:“月光一般美丽的芙兰公主,根本无所畏惧。你看她身边站着的一个大剑师及一个大魔法师,他们可不是摆设。”
  星染看着高贵美丽的芙兰公主,想着因为思念爸爸越来越憔悴的妈妈,她的心中,愤怒与忧伤在交织。芙兰公主似乎感觉到了星染的愤怒,她望向这边,看到的却是两个穿着斗篷遮住了面容的人。
  “雷鸣,注意那两个人。”芙兰微笑着侧过头,低声对身边的大剑师说。她不喜欢那样的眼神。
  雷鸣微微点头。
  鸣幽对星染说:“拍卖就要开始了,我们走吧。”
  星染艰难地挪动脚步,她失魂落魄地跟着鸣幽走进了贵宾室。
  鸣幽发现了星染的异样,他碧绿的眼睛里有着意味深长的笑意:“小染,你该不会是对美丽的芙兰公主一见钟情吧?”
  星染咬牙切齿:“你才对芙兰公主一见钟情,刚才你不是说她就像月光一样美丽吗?”
  鸣幽义正词严地回答:“身为初级炼金师,我把我的身心都献给了炼金术。而且我才十五岁,对娶公主没兴趣。”
  星染问鸣幽:“芙兰公主不是要嫁给兰斯洛·星瞳吗?她为什么会一个人来到星光城?”
  鸣幽耸耸肩:“星瞳有不定期发作的头痛症,星光花的露水能够缓解头痛。芙兰公主对她的未婚夫还真是柔情蜜意。”
  星染心中一紧,她垂下眼帘,掩饰眼底的情绪:“星瞳有头疼症?”
  鸣幽点头:“据说是在死亡之海受伤的后遗症。成熟有魅力的美男子有这样的病症,让贵族夫人们心痛得不得了。”
  星染握紧了双手。
  就在这个时候拍卖会开始了。魔法阵将拍卖品的幻影投放在半空中,美轮美奂。这是一个令人迷醉的午后,稀有的魔法材料,瑰丽的晶石,精美绝伦的魔法饰物,每一次竞拍都让人热血沸腾。鸣幽为星染拍下了空间魔法师制作的一枚空间戒指,容量极小,大概只能装下几套衣服,就这样也需要十万星金币。
  星染却心不在焉地坐在那里。她似乎从未了解过妈妈深爱的那个人。身为贵族嫡系次子的兰斯洛·星瞳当年到底为什么会从星愿大陆去了她生活了十四年的世界,他又为什么会离开?
  “寒羽”作为压轴拍卖品被展示了出来。
  穿着惹火晚礼服的女拍卖师声音激动:“极为罕有的九级魔兽寒羽鸟的羽毛,能够遮盖宝物的气息,也是魔导师梦寐以求的心灵镇定剂的主材料。起拍价十万星金币。”
  星染振作精神,听到外面的声音静止了几秒后,就爆发出争相竞价的声浪,寒羽的价格在极短的时间里就被喊到了三十万星金币。
  就在这个时候,一道迷人悦耳的女人的声音响起:“五十万星金币。”
  鸣幽心花怒放:“芙兰公主的声音真是宛如天籁,她口袋里的金币也真是充足。”
  星染心中一股怒气爆发:“六十万星金币!”
  鸣幽目瞪口呆,然后兴奋莫名:“你是在帮我们的拍卖品抬高价格吗?真看不出你那么狡猾。”
  芙兰公主的声音依然平静悦耳:“七十万星金币!”
  星染的声音清澈,带着说不出的魅力:“一百万星金币!”她才不想让那个女人再从她身边带走什么东西。
  鸣幽颤声说:“你喊价也喊得太跳跃了,小染就不怕最后没人竞价吗?”这样的话,他和小染只能在拍卖会上被当作奴隶拍卖,来还拍卖行的手续费……
  四周安静如墓地,鸣幽心跳如擂鼓。
  芙兰公主的声音柔和如春风:“一百一十万星金币,这位朋友,我买寒羽是为了给我的未婚夫治疗头痛症,希望您高抬贵手,芙兰欠您一个人情。”她没想到会在星光城遇到寒羽,手上带着的资金只有一百一十万星金币。
  星染没有再竞价。芙兰公主的未婚夫有头痛症?也就是说……
  三
  黄昏来临。天空中的云霞绚烂,夕阳的光笼罩着精美绝伦的古城,暖暖的色调令星染想起了爸爸留下的那些画卷。
  披着黑斗篷的星染和鸣幽离开了拍卖行,他们在隐蔽处将黑斗篷丢掉,若无其事地混入了人群。星染左手无名指上不起眼的空间戒指里多了一张紫色的星卡,和月紫夕在魔法公会买票的卡一模一样。这张卡的最低额度是一百万星金币。空间戒指的角落里还放着星染的腰包。
  星染喃喃自语:“月紫夕果然是有钱人,随随便便一张卡里就有一百万星金币。”
  鸣幽笑得宛如狐狸,碧色的眼睛里流光溢彩,居然有一种妖娆的美:“我们是去吃豪华晚餐呢,还是去成衣店把衣服换下来?”
  星染回答:“我想用最快的速度去流云城。”
  鸣幽为难地说:“已经黄昏了,星光城和流云城之间的迷藏即将出现,最快也要到明天早晨才能消散,我们乘坐三头鸟去流云城。三头鸟短距离冲刺比鲲要快得多。”
  黄昏的街道上,银发碧眼的少年和黑发黑眼的少年一边交谈一边漫步,星染根本不知道即使穿着蓝色仆人装,她依然那么耀眼。
  一个少女红着脸将一朵星光花递给星染,然后飞快地跑开。星染拿着蓝紫色的星光花,目送着少女宛如小鹿一般轻捷的身影消失在远处。
  星染狐疑地侧过头望向鸣幽:“这是怎么回事?”
  鸣幽艳慕地回答:“她是在向你表达她的心意。”
  星染心情复杂:“我……真的那么帅?”这也太可悲了。
  鸣幽哀怨地回答:“黑发黑眼本来就罕见,有一种神秘感。”其实他觉得,小染就像毛茸茸的某种温暖可爱的动物,让人很想欺负他。
  星染想起了芙兰公主:“芙兰公主的头发也是黑色的。”
  鸣幽说:“夜瑟琳家族的嫡系都是黑发,那代表着他们血统的高贵。至于你,你要么出生在一个拥有古老血统的隐世贵族里,要么就是变异。”
  星染耸耸肩:“很显然是变异。”
  一辆天马拉着的豪华马车飞过不远处的天空。暗金色的马车雍容美丽。
  鸣幽认出了马车侧面的家族徽记:“芙兰公主还真是奢侈,用天马来拉车。她应该是去城主府参加城主大人特意为她准备的晚宴。”
  鸣幽咽了咽口水:“城主府的晚宴上一定有许多好吃的食物,还有美酒。”
  悦耳低沉的男声响起:“我有这个荣幸邀请二位和我一起去城主府的晚宴吗?”
  星染转过头,看到了在拍卖行登记处遇到的灰眼男人:“我们……”
  “我们当然很乐意。”鸣幽笑眯眯地回答。
  灰眼男人右手微抬,一辆马车从他的身后不远处驶了过来:“请上车。”深蓝色的马车低调内敛,车厢里却舒适而奢华。
  星染吃着紫玛瑙一般的葡萄,想起了在森林深处的小灰鸟,可爱的小灰鸟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唔唔唔,葡萄真甜美多汁。
  灰眼男人看着星染吃葡萄的样子,眼底闪过一丝笑意:“我叫夜西斯。”鸣幽热情地说:“夜西斯大哥,我叫鸣幽,他是小染。”夜西斯身上有一种从小接受良好贵族训练的气质,他绝对不仅仅是拍卖行的工作人员。
  夜西斯轻笑,斜斜靠着车厢里的织锦软垫,尽显风流倜傥:“如果还有罕有的魔法材料,请鸣幽和小染一定记得联络我。”
  鸣幽微微点头:“我和小染明天早晨就要出发去流云城,不知道该怎么联系夜西斯大哥。”
  夜西斯眯眼一笑,将一枚巴掌大小的青铜徽章递给了鸣幽:“流云城也有我们紫渊拍卖行,只要你出示这枚徽章,说要找我,拍卖行会有办法通知到我。”
  他的视线落在小染的身上,声音温和:“小染,我们先去一趟紫渊的成衣店好吗?”
  星染也觉得自己穿着仆人装去赴晚宴不妥,尤其是她很可能遇到芙兰公主:“谢谢夜西斯大哥。”
  再度听到星染清亮的声音叫自己“夜西斯大哥”,夜西斯心情愉悦地说:“我一直想有个像小染这样可爱的弟弟。今天终于得偿所愿。”
  星染眨了眨眼,她只是学鸣幽叫夜西斯大哥,可是看到夜西斯眼底温暖喜悦的神色,她什么也说不出口。
  夜西斯修长的手指抚过星染的发梢:“小染真可爱。”呆呆的样子令人的心都变得柔软了许多。紫渊成衣店并不热闹,它开在偏僻的街道,幽静而美丽。星光花随意地种在屋角,紫色的花藤攀爬在白墙上。
  将马车停在了前院拐角处的树阴下,夜西斯带着星染和鸣幽走进了屋子里,这里不像是成衣店,更像是贵族的别院。
  气质高雅的女店主若雅穿着紫罗兰色的长裙,气质高雅成熟。听完了夜西斯的讲述,她眼神柔和地打量着鸣幽和星染:“店里正好有非常适合鸣幽和小染气质的衣服,只需要根据鸣幽和小染的尺寸稍微改动就可以了。”两个少年虽然穿着普通,却气质出众。尤其是黑发黑眼的小染,她觉得那套黑色的骑士礼服非常适合小染,能够衬托出他神秘却水晶般剔透的气质。
  四
  暮色微染。
  夜西斯的马车驶离紫渊成衣店,前往城主府。城主府的侍卫认出了马车的特别之处,马车长驱直入城主府,停在了晚宴大厅外。
  夜西斯大人和两位陌生的少年走下了车。那是两位令人印象深刻的美少年。银发碧眼的少年穿着不羁的白色长袍,风一样的少年。黑发黑眼的少年穿着黑色的骑士礼服,高贵神秘,宛如夜神之子。
  管家吉玛走了上来,尊敬地行礼,脸上是亲切的微笑:“夜西斯大人,城主一定很高兴您能来赴约。”
  夜西斯漫不经心地笑着:“不好意思,我们来晚了。”
  吉玛的微笑恰到好处:“芙兰公主还在城主大人的宝库里选择喜欢的礼物,所以,一点儿也不晚。夜西斯大人,不知道您身后的两位贵宾是?”
  夜西斯轻飘飘地回答:“是我的两个弟弟,今晚带他们来见识见识。”
  眼前的一切都宛如美梦,星染跟着夜西斯走进大厅,看着被魔法水晶灯照亮的一切,一切美得令人心醉。
  鸣幽的视线一直在餐桌附近徘徊。美味的火鸡翅膀、香甜的蓝莓蛋糕、香醇的葡萄酒……
  夜西斯带着星染和鸣幽来到了餐桌旁,雪白的餐桌布上摆满精致的美食。他拿起古董瓷盘,为自己选择了一些水果:“小染、鸣幽,你们也随意。我去见见一些老朋友。”他刚才就听到了小染咽口水的声音。
  星染和鸣幽开开心心地用盘子盛放好他们喜欢的食物,尽量在狼吞虎咽的同时保持礼仪。星染发现,鸣幽虽然吃东西的速度极快,却依然优雅,这是从小受到训练,刻入了骨髓的贵族礼仪。难道鸣幽也是贵族之后?
  两个人吃得心满意足,完全忘记自己是在城主大人的宴会上,直到讨厌的声音宛如苍蝇一般在星染的耳边嗡嗡响起。
  身穿绣着金线的初级魔法师服的金发少年鄙夷地打量着星染和鸣幽:“城主大人的宴会怎么混进来两个下等人?”
  星染抬头看了金发少年一眼,低下头继续吃着细腻香滑的鹅肝。
  金发少年发现自己根本不被两个下等吃货看在眼中,心中越发不满。他出身于帝国贵族家庭,十五岁就成为初级魔法师,被夸赞是家族的荣耀,未来的大魔法师。
  金发少年的声音带着变声期特有的尖锐:“喂,我在说你们两个吃货呢!”
  鸣幽抬头对星染说:“你尝尝这个阿斯达拉的樱桃,非常新鲜清甜。”
  星染毫不客气地叉起鸣幽盘子里红艳艳的樱桃:“是吗?我尝尝。”
  金发少年因为被无视,怒火中烧,他看着品尝樱桃的星染,不怀好意地笑着:“你是哪家贵族圈养的美人儿?也许我可以向你的主人购买你。”眼前的黑发少年美丽高贵,带着说不出的神秘气质,也许他真的应该买下他,把他当作自己的魔法奴仆。
  星染抬眼盯着金发少年,她的眼睛明亮如猫科动物,微微一笑。
  就在金发少年因为她的微笑呆住的刹那,她动作快如闪电,将金发少年扑倒,她的叉子冰凉,贴着金发少年的脖子滑动:“我听说这里有一根血管,一刺破的话,血就会像喷泉一样涌出,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金发少年看着依然微笑的星染,全身都在发抖:“我……我只是开个玩笑。”他的右手手指不动声色地开始凝聚魔力,他一定要让这个黑发的下等人后悔。
  星染的声音清亮悦耳:“可是,你说的话一点儿也不好笑。”
  金发少年凝聚出了足够的魔力,他笑了:“我要让你因为今天的行为付出惨重的代价。”
  他的指尖有火焰绽放,狠狠地按向星染的身上,他得意地笑着,这火焰完全可以把黑发小子烧成灰烬。
  火焰包围住了星染,星染皱了皱眉,发现这火焰一点儿温度也没有,她有些莫名其妙:“这个就是惨重的代价?”
  毫不犹豫地送了两只熊猫眼给金发少年后,星染站起身来。
  鸣幽看着毫发无损的星染,结结巴巴地说:“你你你……”
  星染的黑发微微有些凌乱,仿佛高贵的猫科动物:“我我我……怎么了?”
  鸣幽大叫:“小心!”星染的身后,摇摇晃晃站起来的金发少年正用魔法杖对准了星染,他魔法杖顶端的红宝石里喷出了白色的火光。
  白色的火焰鸟冲出了魔法杖,缠绕在星染的身上,星染的脑海里闪过爸爸驾驭火龙的画面。她的手指轻抚着火焰鸟美丽的头冠,心中仿佛能够感受到火焰鸟蓬勃的生命力。
  宴会一角无比寂静,周围的人都愣住了。被火焰鸟围绕着的黑发黑眼的少年并没有变成燃烧的火炬,他安然无恙,甚至悠闲地逗弄着性情狂躁的火焰鸟。
  鸣幽双眼闪闪发光地看着星染。难道星染身上还有罕有的宝物,能够令她对火系魔法免疫?
  金发少年没想到火焰鸟都烧不死星染,他心中有些害怕,视线落在了突然出现的芙兰公主的身上。
  金发少年眼前一亮:“芙兰表姐,我居然被一个下等人欺负,你快点儿找人杀了他!”
  芙兰公主穿着白色的纱裙,纱裙上缀满了透明的宝石,她长长的黑发盘在了脑后,优雅复古,烟蓝色的眸子在灯光下迷蒙美丽如森林里的湖泊。她看到了星染,眼神微微一变。眼前的少年像是在哪里见过。
  芙兰公主的声音悦耳动听:“小宁,不要胡说八道。城主的宴会上都是有身份的贵族。”宁伯爵家在帝都也有一些势力,贵族世家之间盘根错节,她算得上是宁熙的远房表姐。
  宁熙指着星染和鸣幽:“那两个家伙一点儿也不像贵族。”不会有贵族好像三天三夜没吃饭一样,在那里胡吃海喝。
  鸣幽似笑非笑地看着宁熙,手中还拿着一杯美酒。星染用雪白的餐巾擦拭着自己的拳头,似乎揍宁熙让她脏了手。
  芙兰公主身旁穿着精致白袍的中年男人不动声色地打量着星染和鸣幽:“不知道两位是?”城主大人月之影一向谨慎,也看得出眼前两位少年的衣着优雅,举止高贵,也许长得美丽的少年,即使不顾礼仪大吃大喝,也只会让人觉得率直可爱。
  星染耸耸肩,眼神极其无辜:“从头到尾都是他在欺负我,一会儿说要向我的主人买下我,一会儿又想用火焰烧死我。我真是太可怜、太委屈了。”如果不是火焰鸟还盘旋在星染的手上,她的话会更有说服力一些。
  鸣幽优雅地轻晃酒杯,嗅着葡萄酒的香气:“我是初级炼金师鸣幽。怎么现在初级魔法师都这么嚣张?”初级炼金师比初级魔法师要难考多了,炼金术本身就是超级烧钱的职业,除非能够顺利晋级到高级炼金师。
  宁熙气得发抖,他舞动魔法杖,但是他好不容易从高级魔法师那里拿到的火焰鸟根本不理会他的召唤。
  夜西斯从人群中走出,优雅地向芙兰公主行礼:“芙兰公主,是我的两个弟弟冒犯了您的表弟。小染,把宁熙的火焰鸟还给他。”
  芙兰微微一笑,高贵大方:“原来是夜西斯大人,只是误会而已。”
  她看着星染,眼中异彩连连:“没想到还有精通火系魔法的年轻骑士。”星染亲吻盘旋在手上的火焰鸟:“乖,回去吧。”火焰鸟依依不舍地回到了宁熙的魔法杖里。
  在芙兰公主的目光下,星染依然沉静自若:“我不会火系魔法,也不是骑士。我就是你们口中的下等人。我之前的工作是照顾宠兽。”
分享到:
发表评论(文明上网,友善发言,匿名评论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还可以输入:400 个字符
评论列表0 条评论
暂无评论!
本文用户信息
用户昵称:樱浅宠诗
文章总计:270
个性签名:再耀眼又有什么用?纵然被千万人仰望,也不在那个人的眼中。
本文所属文集

来源:转载/原作者:彭柳蓉
标签:小说冒险
文章数量:5 篇查看目录
本栏近期热门
本栏最新文章
网站首页|关于本站|联系我们|网站地图|常见问题|手机客户端
文字站感谢每一位喜欢本站的人,欢迎将本站分享给你的朋友!最温暖的文字记录站 ─ 文字站!文学交流群:
本站部分内容来源于互联网,若无意侵犯您的权利,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蜀ICP备14019085号 Copyright © 2015 文字站 www.wenzizhan.com 版权所有
投稿
分享
导航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