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美文 情感文章 散文随笔 生活随笔 心情日记 现代诗歌 古词风韵 爱情故事 语录名句 微小说 影评 杂文 佳句
×取消主题

我读庄子(一)

发表时间:2018-06-07用户:倏忽·晓镜阅读:81
  《我读庄子·逍遥游·北冥有鱼》
  北冥有鱼,其名为鲲。鲲之大,不知其几千里也;化而为鸟,其名为鹏。鹏之背,不知其几千里也;怒而飞,其翼若垂天之云。是鸟也,海运则将徙于南冥,——南冥者,天池也。

  按语;此文初为巨旷,昭之北冥之鲲,其之大,不知也,忽然为鸟,此为造化毓秀也。

  《齐谐》者,志怪者也。《谐》之言曰:“鹏之徙于南冥也,水击三千里,抟扶摇而上者九万里,去以六月息者也。”野马也,尘埃也,生物之以息相吹也。天之苍苍,其正色邪?其远而无所至极邪?其视下也,亦若是则已矣。

  按语:文中所述,可见鲲鹏欲以徙南冥,须水击三千里,谓之借力;扶摇而上,谓之借形;以六月息,谓之借时。见天下莫大于此,然须待自然之道。例如我欲将行千里,则必备钱粮辎重;我欲将纳贤才,则必备封邑勋田;我欲将平天下,则必备身修国治,其斯之谓与!

  且言寰球宇宙四处,所见仿佛皆为同,实于众生之感官,未必苟同:或有轻视外物者,或有重视外物者;或有入乎其内者,或有出乎其外者。然世人仅之己所见者,盲人摸象,或一言以蔽之,或巧言而令色使之,若百家之言,其未必诚然。故自身感官,谓之适己者也。

  且夫水之积也不厚,则其负大舟也无力。覆杯水于坳堂之上,则芥为之舟,置杯焉则胶,水浅而舟大也。风之积也不厚,则其负大翼也无力。故九万里,则风斯在下矣,而后乃今培风;背负青天,而莫之夭阏者,而后乃今将图南。

  按语:王国维谓;“自然中之物,相互关系,相互限制”,此定然也。若云从龙、风从虎、生灵从自然也。譬如鲲鹏迁徙于南冥,所待势、粮、力等,缺一不可,而自然万物更甚——生灵无世,则必死焉;世无生灵,则必颓焉。生灵与世存,则同荣;亡,则同湮,其有互损互利,相互关系。天地人,谓之三,老氏曰:“三生万物”,天为一时,则地为二,人谓之完全生命,则为三;天地为一,生灵为二,则生灵所生言语、礼、法等则为三;且独以人而论,人丁丁伐木之时,损之自然,人汗汗耕田时,扬之自然;自然引洪浪、雷电时,损之生灵,自然降甘露、暖阳时,扬之生灵。故生灵谓之自然,自然谓之生灵,其斯之谓与!

  蜩与学鸠笑之曰:“我决起而飞,抢榆枋而止,时则不至,而控于地而已矣,奚以之九万里而南为?”适莽苍者,三餐而反,腹犹果然;适百里者,宿舂粮;适千里者,三月聚粮。之二虫又何知!

  按语:小虫短见无能,力不足而讥笑力足者,且不知其所凭借,惟随所遇而得其安,安则无向,此我等应当戒之。

  或曰:“有备无患”,其言可也,鲲鹏之飞,赖以饱腹而时机至,当今如天时、地利、人和,设以时机,我等若有备有待,则全然必得也。

  小知不及大知,小年不及大年。奚以知其然也?朝菌不知晦朔,蟪蛄不知春秋,此小年也。楚之南有冥灵者,以五百岁为春,五百岁为秋;上古有大椿者,以八千岁为春,八千岁为秋,此大年也。而彭祖乃今以久特闻,众人匹之,不亦悲乎!

  汤之问棘也是已。穷发之北,有冥海者,天池也。有鱼焉,其广数千里,未有知其修者,其名为鲲。有鸟焉,其名为鹏,背若泰山,翼若垂天之云,抟扶摇羊角而上者九万里,绝云气,负青天,然后图南,且适南冥也。斥鴳笑之曰:“彼且奚适也?我腾跃而上,不过数仞而下,翱翔蓬蒿之间,此亦飞之至也。而彼且奚适也?”此小大之辩也。

  按语:王国维谓:“境界有大小,不以是分优劣。”其何谓也?

  鲲鹏虽大,犹待舂粮;鷃虫虽微,犹凭腾跃。然鲲鹏顺势瞬时,非哀矜,谓自知之明,其为无知者所揣摩讥讽邪?然寻其本,鲲鹏与虫,虽境界有大小,然皆有所待,是故不分优劣。

  另曹操诗曰:“神龟虽寿,犹有竟时;腾蛇乘雾,终为土灰”,而朝菌、寒蝉、冥灵、大椿、彭祖等,虽境界有大小,寿命有长短,终究归于湛然常寂,然《齐物论》言:“天下莫大于秋毫之末,而泰山为小;莫寿于殇子,而彭祖为夭”,其所言,谓之其之初始与终结,皆为同也。

  ——

  小大之辩,其谓之何也?

  小大之辨,为雅郑、美丑、贵贱、高低、大小、抑扬之别也,其相辅相成,互损互利,同于生命、自然之关系:无郑则无雅,无雅则无郑;无大则无小,无小则无大;无贵则无贱,无贱则无贵。而至雅中必然有郑,若之《红楼梦》、《金瓶梅》;至大中必然有小,若之宇宙星河中繁星尘埃;至贵中必然有贱,若金与钻石虽异彩,然无所用,此谓贱也。老氏曰:“贵以贱为本,高以下为基”,此中真意,不须复言矣。

  故夫知效一官,行比一乡,德合一君,而征一国者,其自视也,亦若此矣。而宋荣子犹然笑之。且举世誉之而不加劝,举世非之而不加沮,定乎内外之分,辩乎荣辱之境,斯已矣。彼其于世,未数数然也。虽然,犹有未树也。

  夫列子御风而行,泠然善也,旬有五日而后反。彼于致福者,未数数然也。此虽免乎行,犹有所待者也。若夫乘天地之正,而御六气之辩,以游无穷者,彼且恶乎待哉?故曰:至人无己,神人无功,圣人无名。

  按语:尔若执水,须用之,尔何如,尔为攘臂而扔之?为饮之?为辄之?然尔未必以其为外物,处心积虑,然不如无为也。此尔所执,限制于尔。

  顺应自然,谓之应天时、地利、人和,非唯独善其身或随波逐流,须随心随势,持清静超脱,不为名利功己所执,此谓之真人。

  或有言曰:百尺竿头更进一步。其斯之谓与!

  日
分享到:
发表评论(文明上网,友善发言,匿名评论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还可以输入:400 个字符
评论列表0 条评论
暂无评论!
网站首页|关于本站|联系我们|网站地图|常见问题|手机客户端
文字站感谢每一位喜欢本站的人,欢迎将本站分享给你的朋友!最温暖的文字记录站 ─ 文字站!文学交流群:
本站部分内容来源于互联网,若无意侵犯您的权利,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蜀ICP备14019085号 Copyright © 2015 文字站 www.wenzizhan.com 版权所有
投稿
分享
导航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