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美文 情感文章 散文随笔 生活随笔 心情日记 现代诗歌 古词风韵 爱情故事 语录名句 微小说 影评 杂文 佳句
×取消主题

到你心里躲一躲

发表时间:2018-08-07用户:知心.阅读:148
  文/汤汤


  那时候木零七岁。
  到了被大人们派往傻路路山包取宝贝的年龄。
  那一年,从年初开始,大人们就教他说四句话:
  “我很冷,我全身都在发抖,我的胳膊好像都要抖下来了,我可以在你家的衣柜里躲一躲吗?”
  “我很冷,我的牙齿一直在打战,我可以在你家的炉火前待一会儿吗?”
  “我还是冷,晚上的时候,我可以钻进你的被窝儿里吗?”
  “我还是冷,我可以到你的心里躲一躲吗?”
  就这四句话,木零从春天背到夏天,从夏天背到秋天,从秋天背到冬天,终于背会了。
  在这个叫作底底的村庄里,木零一直是一个很不出众的孩子。
  离底底村不远,有个小小的山包,那就是傻路路山包。
  傻路路是什么呢?是一些很傻很傻的鬼。
  傻到怎么样的程度呢?其实谁也说不清楚。
  大人们有时嫌自己的小孩不够聪明,就会这样骂:“简直就是傻路路一个!”
  可是傻路路们那么傻,大人们却谁也不敢靠近那个小小的山包。因为,傻路路不喜欢任何一个大人,听说他们见到大人的时候,会发怒,会做出一些可怕的事情。
  傻路路们只喜欢孩子,任何一个孩子!
  那最神秘最珍贵的宝贝就在傻路路们的心上,大人们说,每一个傻路路的心上,都有一颗圆溜溜、亮晶晶的珠子。
  那珠子,很值钱哟。
  冬天里,木零要被大人们派往傻路路山包去了。临去前的头一个晚上,他显得很害怕:“傻路路会吃人吗?”
  “当然不会,他们只吃大萝卜。”大人们笑着说。
  “可是,为什么你们不自己去呢?”
  “因为,傻路路们讨厌所有的大人,喜欢所有的孩子。”大人们尽量耐心地回答。
  “为什么讨厌大人,喜欢孩子呢?”
  “哪有这么多为什么,讨厌就是讨厌了,喜欢就是喜欢了。”大人们有些不耐烦了。
  天明了,木零还是磨磨蹭蹭地不肯走:“如果,我取不回来宝贝怎么办呢?”
  “哦,绝对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所有的孩子,都能取回来的,年年如此。”
  “可是,如果我取不回来呢?”
  “如果取不回来,那就只能证明,你很没用。我们会很失望。也许,会把你送到很远很远的地方。”
  冬天,太阳总是很懒的,迟迟不肯露面。木零在浓浓的雾气里向傻路路们的山包走去。他浑身颤抖得厉害,按照大人们的意思,他只穿了一身单衣,而且还光着脚。
  木零很冷。因为哆嗦得过于厉害,骨头似乎都要散架了。
  木零很怕。会被抓住吗?会被吃掉吗?
  木零也很好奇。傻路路们,长什么样子呢?
  他哆嗦着爬上山包,哆嗦着走进傻路路的村庄,就像冬天的风一样,穿行在房屋和房屋的间隙里。
  村庄里很安静,傻路路们都还在暖烘烘的被窝儿里吗?
  他不知道应该敲响哪扇门,他犹犹豫豫地在这扇门前停一停,在那扇门前顿一顿。终于,一对金色的门环吸引了他,他不由自主地走过去,伸手摸了摸,又拍了拍。门环发出了“当当”的脆响,门“咯吱”一声便开了。
  站在木零面前的是傻路路吗?
  他长得和人差不多,比自己的爸爸还高,穿长长的灰袍子,那袍子看起来塞着满满的棉花,整个人鼓鼓囊囊的,显出几分滑稽。
  啊,一点儿都不可怕!
  并且,木零立即喜欢上了这个傻路路的眼睛。
  他从来没有见到过这样光芒四射的眼睛,好像远远城市里的霓虹灯一样璀璨。很明亮,含着愉快而温和的笑。
  哦,光芒。木零在心里给他取了名字。
  “你这个孩子,怎么穿这么少呢?呀,还光着脚,会冻坏的呀。”光芒一把抱起木零,扯开灰袍子,裹进自己的怀里。他的怀里好温暖,木零真愿意一直这样被他搂着。
  可是他想起了爸爸教过的话。
  “我很冷,我全身都在发抖,我的胳膊好像都要抖下来了,我可以在你家的衣柜里躲一躲吗?”
  光芒笑着说:“当然可以,为什么不可以呢?”
  他一把把木零送进衣柜里,衣柜里很多厚实的衣服,裹住木零冰凉的身子。木零在衣柜里过了半天。
  中午,光芒给木零送来了午餐,是一个小萝卜。
  “你叫什么名字?”
  “木零。”
  “哦,木零,吃午饭了。”
  吃了午饭以后,木零说:“我很冷,我的牙齿一直在打战,我可以在你家的炉火前待一会儿吗?”“当然可以,为什么不可以呢?”他伸出长长的手臂,一把将木零从衣柜里抱到火炉前。木零的脸一下子被烤暖了。
  这个下午,他们都在火炉前坐着。他们一起在火炉前吃萝卜,光芒吃大萝卜,木零吃小萝卜,光芒发出很大的“咂吧”声,木零发出很小的“咂吧”声。
  晚上,光芒困了,他离开火炉,躺到床上。木零说:“我还是冷,晚上的时候,我可以钻进你的被窝儿里吗?”
  “当然可以,为什么不可以呢?”光芒笑着下了床,一下把他抱到床上,塞进热烘烘的被窝儿里。
  他们睡得很香,光芒流了好大一摊口水在枕头上,木零也是。
  吃了早餐以后,木零说了大人们教的第四句话:“我还是冷,我可以到你的心里躲一躲吗?”
  这句话,木零说得很轻。
  光芒略略犹豫了一下,眯一眯眼睛说:“当然可以,为什么不可以呢?”
  他一把把木零抱到胸前,那是他心脏的位置。“底码米拉去心里,你就进去了;底码米拉快出来,你就出来了。”他温和地对木零说。
  “底码米拉去心里。”木零轻轻念道。其实这句咒语他早就知道。一瞬间,铺天盖地的柔软和温暖把他包围了。木零真的到了光芒的心里,他看到了一颗圆溜溜、亮晶晶的像鸡蛋那么大的珠子。他用双手捧起它,说道:“底码米拉回家里。”
  木零回家了,手心里捧着圆溜溜、亮晶晶的像鸡蛋那么大的珠子。
  爸爸妈妈大喜过望。他们说:“好大呀!我们小时候从来没有采到过这样大的珠子呢。木零,你真是太棒了!”木零的心里,本来有一种说不出的闷闷的感觉,立即被骄傲替代了。
  然后,爸爸妈妈拿上珠子,迫不及待、马不停蹄地去很远的地方。
  那个冬天木零一个人在家里,很冷,很冷。
  春天差不多来到的时候,爸爸妈妈回家了,带回很大一箱子钱。
  底底村的孩子,从七岁开始一直到十一岁,都要去傻路路山包取宝贝的。木零又被爸爸妈妈派去取傻路路心里的珠子。
  木零刚走进傻路路山包的时候,就遇到了光芒。
  怎么办呢?木零一下子着了慌,他想逃跑,但是被光芒一把搂进了怀里。
  “这么冷的冬天,怎么穿这么少呢?唉,还光着脚,会冻坏的呀。”光芒的怀里好温暖,木零真愿意一直被他抱着。
  “你叫什么名字?”光芒问。
  “木零。”
  “哦,木零。”他说。原来,他不认得了,压根儿不认得这个去年冬天偷了他珠子的孩子了,木零暗暗松了一口气。他忍不住去看光芒的眼睛,他发现,那双眼睛里的光芒,好像减少了很多很多。
  “我很冷,我全身都在发抖,我的胳膊好像都要抖下来了,我可以在你家的衣柜里躲一躲吗?”
  “当然可以,为什么不可以呢?”
  光芒把木零一把抱进衣柜里。
  “我很冷,我的牙齿一直在打战,我可以在你家的炉火前待一会儿吗?”
  “当然可以,为什么不可以呢?”
  他一把将他从衣柜里抱到火炉前。
  “我还是冷,晚上的时候,我可以钻进你的被窝儿里吗?”
  “当然可以,为什么不可以呢?”
  光芒把木零一下抱进被窝儿里。
  “我还是冷,我可以到你的心里躲一躲吗?”
  光芒犹豫了一下说:“这话听起来有几分耳熟。
  哦,当然可以,为什么不可以呢?”
  “底码米拉去心里。”木零进去了,拿走他心上的珠子,然后“底码米拉回家里”了。
  九岁的冬天,十岁的冬天,十一岁的冬天,木零遇见的都是他。大人们说过,不要找同一个傻路路。可是木零转来转去,每一次遇见的都是他。
  每一次,光芒都不认得木零。
  “你叫什么名字?”“木零。”
  “哦,木零。”
  每一次,他都给他吃小萝卜。
  他穿着灰灰的长袍,眼睛里的光芒一年比一年小。
  木零手心里的珠子也越来越小。
  木零记得,他最后一次去光芒的心里,采下的珠子只有芝麻那么大了。那时,木零突然打了个寒噤,然后有一颗泪水,从他的脸上滑落下来。他想,傻路路真的很傻呀。可是为什么这么傻呢?十一岁之后,木零的心总是冰凉冰凉的,有的时候,非得用个暖手袋焐着才舒服。
  虽然,一颗心总是冰凉的,但木零还是一天一天地长大了,成年了。
  木零也有了自己的孩子,那孩子转眼到了七岁。
  很快地,木零将派他去傻路路的山包了。从年初开始,他就教他的孩子怎样和傻路路说话。“我很冷,我全身都在发抖,我的胳膊好像都要抖下来了,我可以在你家的衣柜里躲一躲吗?”
  “我很冷,我的牙齿一直在打战,我可以在你家的炉火前待一会儿吗?”
  “我还是冷,晚上的时候,我可以钻进你的被窝儿里吗?”
  “我还是冷,我可以到你的心里躲一躲吗?”
  就这四句话,他的孩子从春天背到夏天,从夏天背到秋天,从秋天背到冬天,终于背会了。
  当然还有那句“底码米拉回家里”的咒语。就在木零要送孩子去傻路路山包的前一个晚上,有人敲门。
  一开门,木零就看见了光芒——他小时候,去过他的心里,怎么会忘记呢。
  霎时木零被深深的不安包围了。傻路路从来不会来的,是的,从来没有发生过这样的事情。他们讨厌所有的大人,怎么可能来到人住的村庄呢?
  但是在这个呵口气就结成冰碴儿的深夜,光芒竟然来了。他来干什么?
  木零和光芒差不多高,一个在门里,一个在门外,愣愣地站了好一会儿。
  光芒穿着灰灰的袍子,睁着一双很大的眼睛,眼神空洞,一点儿光泽都没有,好像两口已经干涸了许久的深潭,绝望而茫然。
  木零想起第一次见到光芒的时候,那是一双多么璀璨的眼睛啊。有一两秒的时间,他的心仿佛从很尖利的东西上划过。
  “你……你来干什么?”
  光芒说:“我很冷,我全身都在发抖,我的胳膊好像都要抖下来了,我可以在你家的衣柜里躲一躲吗?”就好像小时候木零对他说的那样,几乎一字不差,这话听起来多像一个阴谋哇。
  木零稍稍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他想知道,光芒到底要干什么。
  光芒进了木零的衣柜,他个儿太大了,把衣柜里好多衣服都挤了出来。
  很快地,衣柜里传出了他的声音:“我很冷,我的牙齿一直在打战,我可以在你家的炉火前待一会儿吗?”
  木零说:“当然可以,为什么不可以?”他有点儿想笑了。他们坐在火炉前,木零家里没有萝卜,他找到一个地瓜递给光芒,光芒摆摆手。
  光芒抖得不像刚才那么厉害了。他说,今天晚上,他敲了很多户人家的门,那些门,“咯吱”开了,马上,“咯吱”关了。谁都没有让他进去。
  他说,外面的风好大呀,吹得鼻涕都吸溜吸溜的,吸溜得不快,就成了冰柱子。
  他说,傻路路们要搬家了。因为,小山包上的日子,不知道为什么,越过越不幸福,越来越糟糕。他们要搬到一个很远的地方去,翻过山头,越过大河还要穿过沙漠、草原和戈壁。
  木零想,傻路路们搬家了,底底村的生活会发生怎样的变化呢?
  他说,他的心里留着一样东西,十几年了,不知道是谁留在那里的,在搬家之前,想要还给他……
  夜那么深了,木零钻进被窝儿。
  “我还是冷,晚上的时候,我可以钻进你的被窝儿里吗?”光芒说。木零忍不住笑起来:“当然可以,为什么不可以?”他又说,“接下来,你会这样说吧——我还是冷,我可以到你的心里躲一躲吗?”
  “是呀,你怎么知道的?我还是冷,我可以到你的心里躲一躲吗?”光芒说。
  这真的越来越像一场阴谋了,和底底村的人们所擅长的一模一样!
  我能让他进到我的心里吗?木零想,当然不能。可是为什么不能呢?
  “我的心冰凉冰凉的,并不是取暖的好地方。”
  木零说。
  “其实,我是想到你的心里去看看,可以吗?”
  光芒微微笑着请求。
  “我的心里能躲进去一个人吗?”
  “能的,我是鬼呀。”
  木零想,那就躲进去看一看吧,我的心里,除了冰凉,难道还有什么宝贝吗?
  “底码米拉去心里。”他念道。话音刚落,他不见了。他真的进入木零的心了,木零的心,顿时沉甸甸的。
  木零坐在火炉前,等他出来。
  他等了很多天,也没有等到。
  光芒不出来了吗?
  更有可能的是,他也像木零小时候那样,从他心里取走某种东西,不说一声再见便悄悄溜走了。
  可是木零的心里,到底有什么呢?
  大概过了七八天吧。木零听到一声“底码米拉快出来”,光芒站在了他面前。
  一双眼睛很亮很亮,像远方城市里的霓虹灯那样璀璨。
  “你在我心里待了这么久哇,”看到光芒,木零抑制不住地高兴,“我的心里有什么呢?你的眼睛看起来,光芒四射。”
  “有一颗珠子,圆溜溜,亮晶晶的,有鸡蛋那么大。”
  啊?木零不由得惊诧。
  “那颗珠子上,充满着你的记忆,从小到大。”
  记忆?木零依旧张着嘴巴,有些傻傻的样子。“在你心里的珠子上,看到了我。”
  木零的脸“腾”地红起来。
  “你叫木零吧。”
  “你曾经到我家里去过吧。”
  “你拿走了我心里的五颗珠子,一颗比一颗小,对吧。”
  “我抱过你,对吧。”
  “我还给你吃过小萝卜吧。”
  “…………”
  这些都在我心里存着吗?木零想。确实的,这些事情,他从来没有忘记过。他不由得埋低了他的脑袋。“每一个鬼的心上,都有一颗珠子,你们人也是的。每一颗珠子,凝着快乐的、悲伤的、平常的、不平常的记忆。你小的时候,拿走的,就是我的记忆呀。难怪我的心里总是那么空洞,总是那么茫然。”
  木零把脑袋埋得更低了。
  “我看到你在心里把我叫作光芒,对吧。我喜欢这个名字,谢谢你!”
  因为这一声“谢谢”,木零把脑袋略微抬起了一些:“你恨我吗?”
  “恨过,是你偷走了我的记忆,怎么会不恨呢?”光芒说,“但是,现在,我很高兴,因为我找回了它们。更重要的是,我知道,我心里留着的东西是什么了。”
  “是什么?”
  “是一滴眼泪。”
  “眼泪?”
  “而且我知道是谁留的了。”“谁?”
  “你!你最后一次到我心里,留下过一滴眼泪,留在我心里的,就是它——你的眼泪呀。”
  木零的眼里,“呼”地又涌出泪来。
  “我决定不还给你了,这滴眼泪,我很喜欢。我可以带走它吗?”光芒眨着熠熠发亮的眼睛恳求道。
  “可以的。”木零愉快起来,“当然可以,为什么不可以呢?”
  天亮的时候,光芒走了,傻路路们的搬家行动从这个早上开始。木零,再见!
  光芒,再见!
  也许,永不能再见了。
  但是就在那个很冷的夜晚,木零的心找回了温暖的感觉。
分享到:
发表评论(文明上网,友善发言,匿名评论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还可以输入:400 个字符
评论列表6 条评论
温婉晴天2018-08-08 16:31回复
很有创意,作者的想象力丰富。
温婉晴天2018-08-08 16:30回复
👍好文,赞!
那丝伤心的回眸2018-08-08 12:52回复
没有怎么看懂,不过还是好啊,毕竟是作者的心血嘛,点赞
沫琪2018-08-08 11:24回复
[//@倏忽·晓镜]如果此文的话,我认为是那颗珠子作为线索
倏忽·晓镜2018-08-08 07:15回复
是什么作为线索呢? 如果续写,是不是将眼泪作为线索呀
白雨莲2018-08-07 22:28回复
👍好文,赞!
本文用户信息
用户昵称:知心.
文章总计:32
个性签名:我们仰望着同一片天空却看着不同的地方。
本栏近期热门
本栏最新文章
网站首页|关于本站|联系我们|网站地图|常见问题|手机客户端
文字站感谢每一位喜欢本站的人,欢迎将本站分享给你的朋友!最温暖的文字记录站 ─ 文字站!文学交流群:
本站部分内容来源于互联网,若无意侵犯您的权利,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蜀ICP备14019085号 Copyright © 2015 文字站 www.wenzizhan.com 版权所有
投稿
分享
导航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