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美文 情感文章 散文随笔 生活随笔 心情日记 现代诗歌 古词风韵 爱情故事 语录名句 微小说 影评 杂文 佳句
×取消主题

王货郎子

发表时间:2018-09-02用户:文字君阅读:107
  文 / 风林海
  小伙伴们喊着跳着往家里跑,“王货郎子来了!王货郎子来了!”
  一位白胡子老头,从屯东头火红的太阳光润中走来,摇着拨浪鼓,一阵叮叮噹噹铃声响后,在屯子中间停下了,几声“碎铜烂铁马掌钉换钱了!”打破了小村的宁静,顺着丝丝缕缕金色的光线,我眼睛里闪着金星,用舌头下意识地舔了舔干裂的嘴唇,偷窥那货筐里花花绿绿诱人的糖块,津液直往肚子里咽,一股糖球的甜香顺着鼻咽沁入肺腑。我跑过去和小伙伴们把货郎子围个水泻不通,老头还是从伸着小脑袋瓜子的人群中一眼把我认出来,他从糖盒子里抓几块糖球,“给你,小子!”我顺嘴说:“不要!”手确先伸过去了,一只小手攥着七块糖,撒腿就往家跑,边跑边往嘴里塞一块糖,跑路使上下牙对齿,都把嘴里的糖嚼碎了,手心的汗水已经把糖的颜色印在了手心上,五颜六色的,就像一只蝴蝶落在手心上,当我找到一个半截的马掌钉,刚要反身走时,妈妈出现在我面前,妈妈早就从窗台上看个究竟,“你姥爷又给你糖了?姥爷也不容易,不能老要人家的东西。”妈妈笑着对我说,我脸通红地说,“不是我要的,是姥爷给我的!”当我反回时,一帮小媳妇又把老头围上了,挑选针头线脑,我把马掌钉递过去时,老人家又给我抓一大把糖,这时妈妈也尾随我来了,手里拿着一双棉花包鞋,让姥爷试穿,姥爷穿上新棉鞋,站在咯吱响声冰茬的地上,脸笑成了一朵核桃花。
  我渐渐长大之后,才知道那王货郎子是一位孤寡老人,没儿没女,与我家并没有血缘关系,每次来都给我一把糖,后来我真的管他老人家叫起了甜甜的姥爷,每次他都“唉!”地一声,看着我笑了笑,看得出来,一种幸福感油然而生,他也好像吃了糖块,甜到了心里,。
  那是上个世纪六十年代的一幕,夕阳的余辉里映着一位孤寂驮背的老人身影,他牵着一缕炊烟向村外走去,我嘴里含着甜蜜目送,那是我最后一次见姥爷,沧桑的画面凝固在我的脑海里,四十多年挥之不去。
分享到:
发表评论(文明上网,友善发言,匿名评论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还可以输入:400 个字符
评论列表0 条评论
暂无评论!
本文用户信息
用户昵称:文字君
文章总计:9639
个性签名:文字站官方账号,收录经典美文!
本栏近期热门
本栏最新文章
网站首页|关于本站|联系我们|网站地图|常见问题|手机客户端
文字站感谢每一位喜欢本站的人,欢迎将本站分享给你的朋友!最温暖的文字记录站 ─ 文字站!文学交流群:
本站部分内容来源于互联网,若无意侵犯您的权利,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蜀ICP备14019085号 Copyright © 2015 文字站 www.wenzizhan.com 版权所有
投稿
分享
导航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