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美文 情感文章 散文随笔 生活随笔 心情日记 现代诗歌 古词风韵 爱情故事 语录名句 微小说 影评 杂文 佳句
×取消主题

归来的陌生人

发表时间:2018-09-16用户:文字君阅读:99
  文 / 风林海
  归来的陌生人
  村口有两颗老榆树,两棵树的距离约有一米左右,奇怪的是,在离地面三米高的地方,两棵树开始交叉拥抱,树叶和枝桠都长在了一起,枝繁叶茂,互相融合,不分你我。
  老榆树的躯干纵横斑驳,枝干上还留有当年打仗时子弹穿过的弹孔。每到春暖花开,老榆树张开怀抱,绿意绽放枝头,阳光穿过叶片,温暖着黝黑的泥土。
  鑫鑫食杂店就开在村口,紧挨着这两棵老榆树。
  我年纪大了,干不动农活了,孩子们也都出去打工,我开了这家食杂店,多多少少,还够维持生计。
  一天,村里驶来一辆黑色的小轿车。小村偏远,轿车极为罕见。
  吴奶奶家里多了一位客人。
  吴奶奶快到八十了,患有脑血栓,行动不便,出来进去的,都要靠轮椅。
  吴奶奶的丈夫去世多年,大儿子在城里打工,小儿子随船出海,身边只有女儿桂琴在照顾着。
  吴奶奶的院子里种了一棵紫丁香,花儿开的时候,香气浓郁,飘出院外。吴奶奶的很多时间,就是坐在轮椅上,看着丁香的叶子爬满枝头,看着花蕊一点点儿的绽放,看着残花落地,叶入泥土。
  有人猜测,吴奶奶家的客人是吴奶奶的亲戚,可村里人都知道,吴奶奶是村里的老户,从没有听说她有什么亲戚,而且还是这么有来头的亲戚。
  议论归议论,吴奶奶破天荒地走出了家门。
  确切地说,吴奶奶是坐在轮椅上,被人推出家门的。
  推着吴奶奶的是一个个子高高的男人。
  男人四方脸,宽额头,花白的头发,眼睛炯炯有神,略微有些发胖。
  吴奶奶坐在轮椅上,神态平静安详。
  他们来到榆树下,时而悄声细语,时而盯着榆树发呆,只是吴奶奶的脸色越来越红润,平日里异常干枯的眼神也有了光彩。
  每天吃过早饭,男人就推着轮椅,开始接受阳光的沐浴,每次,两人都要两三个时辰才回去。
  中午午睡后,轮椅又咿咿呀呀地推出来,男人很小心,不让轮椅碰到门边边。
  两个人都不大说话,但他们的一个眼神,一个动作,对方却都能明白。
  吴奶奶痴痴地看着老榆树,常常看着看着就打起了瞌睡,男人就拿起搭在自己臂上的衣服给吴奶奶披上。男人的动作非常地轻,生怕惊醒了吴奶奶。
  榆树下有几个长条凳,牢牢地钉在地上,日子久了,已经油漆斑驳。
  村里的青壮年都出去打工了,留守的老人侍候着不多的土地,闲暇时,就好往这榆树下聚。偶尔,也有人弄块儿纸壳,往屁股下一坐,或下棋,或甩甩扑克。
  时间久了,男人也和大伙儿熟稔起来。
  一天,榆树下没有旁人,吴奶奶枕着阳光,惬意地打着鼾声。我递给男人一支烟,和男人聊起来。
  男人告诉我,他叫许泽,也是这村人。
  我恍恍惚惚地记起,小时候,听人说,我们村出了个将军,槍法了得。当年,他带领着几名战士,被日本人包围了,他的子弹百发百中,打死了一个日本小队长,几个人安全地突围而去。老百姓都叫他神槍许。解放后听说他当了将军,对,就叫许泽。
  我神情激动:“你就是那个神槍许?”
  他有些儿羞涩,“都是老黄历了,还提那些干啥!”
  我没想到,这个满头白发普普通通的老人,竟是当年那个叱咤风云,令敌人闻风丧胆的将军。我肃然起敬。
  可这许多年过去了,没听说将军在这里有亲人呢?
  将军慈祥和蔼,他用手指轻轻地弹了弹烟灰,就打开了话匣子。
  我有过一个心上人,她叫紫儿。
  当年,在地主周扒皮家里,我是长工,她是丫环。
  紫儿命苦,她没有亲人,是从小被人卖到这里的。
  紫儿漂亮,心地也好。
  周扒皮苛待长工,我每天都吃不饱饭。
  紫儿常常只吃一点点儿,把她的那份留出来,一个窝头,或是一个红薯,偷偷地包好,藏在这棵老榆树的树洞里。
  这是我俩的秘密,没有人知道。
  本想着多攒点儿钱,好给紫儿赎身,我俩开开心心地过日子,可是祸起萧墙。
  一天晚上,周扒皮悄悄地溜进了紫儿的房间。
  我瞪着血红的眼珠子,去和那个坏蛋拼命,可惜,我的柴刀没有扎到他的要害,我被打得断了气,扔到了乱葬岗上。
  他们以为我死了,可老天爷可怜我,我又活了过来。我要报仇,可我个人的力量太渺小了,我踉踉跄跄,离开了这个地方,我投奔了抗联。
  解放后,我找到了紫儿。那个坏蛋把她玩弄后,把她嫁给了长工阿福,我找到紫儿的时候,紫儿已经有了两个孩子。
  紫儿扑到我怀里,泪水湿透了我的衣襟。我颤抖着,心儿一阵绞痛。
  我疯狂地踹着大树,树叶四处飘落。
  我走了,部队才是我的家。后来,我娶了妻,她是部队上的护士。
  这一晃儿,几十年都过去了,孩子们都成家立业,我老了,妻子也去世了。
  “那,吴奶奶就是紫儿?”
  “是啊,她就是紫儿。我知道,她心里有我,我也没有放下她,可造化弄人——”
  “我就想看看她——”将军的眼里闪着泪光。
  一个秋天的午后,一辆黑色的轿车接走了将军。
  将军是回去治病的,将军得了肺癌,是晚期。
  一年后,吴奶奶家的小院。
  紫丁香开得热烈,香气溢出墙外。
  丁香树下,一把轮椅,空空荡荡——
分享到:
发表评论(文明上网,友善发言,匿名评论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还可以输入:400 个字符
评论列表0 条评论
暂无评论!
本文用户信息
用户昵称:文字君
文章总计:9583
个性签名:文字站官方账号,收录经典美文!
本栏近期热门
本栏最新文章
网站首页|关于本站|联系我们|网站地图|常见问题|手机客户端
文字站感谢每一位喜欢本站的人,欢迎将本站分享给你的朋友!最温暖的文字记录站 ─ 文字站!文学交流群:
本站部分内容来源于互联网,若无意侵犯您的权利,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蜀ICP备14019085号 Copyright © 2015 文字站 www.wenzizhan.com 版权所有
投稿
分享
导航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