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美文 情感文章 散文随笔 生活随笔 心情日记 现代诗歌 古词风韵 爱情故事 语录名句 微小说 影评 杂文 佳句
×取消主题

自诉

发表时间:2018-09-27用户:李春缘阅读:92
  自 诉
  文∕李春缘
  爱情是婚姻的基础,但爱情又是人类各种感情中最复杂、最微妙的一种。拥有爱情是人类幸福婚姻和安定家庭的基础,但我的婚姻却是一个例外,婚姻最忌讳没有爱情,要是她不能“投我以桃,报之以李”,也是一种巨大的伤痛。
  “日月不明,天不易也;山高而不见,地不易也。”
  “一成一败谓之一劫。”
  2007年腊月,她带着我们的女儿失踪了,一下打乱了我原本安逸平静的生活,回想结婚七八年来的恩恩怨怨、是是非非,我却心如刀割,郁郁寡欢,千思万虑尽如空,忧愁难解几多情。
  人生三十曰壮,该是娶亲室女过门的时候了,远在西夏的表舅给我母亲打来了电话,称其婆姨的同学人不错,首屈一指,出生公交公司司机家庭,又精明又能干,又闯天下又见过世面,本家是供销社职工家庭,本外甥又是教师,正匹配本家媳妇,邀我前去相亲面谈,相互了解认识一下。
  学校正放寒假,诸事宜安排罢,我便踏上了开往西夏的列车,千里迢迢从速赶赴。
  人们常说“浩淼黄河,古老西夏”,“天下黄河富宁夏”。我的想象中西夏一定是一个美丽富饶而又令人神奇向往、留连忘返的美丽的地方,我所要见的人也会同这地方一样倾城倾国。这也许是“临渊羡鱼”,“爱屋及乌”的缘故吧。“文若春花,诗若泉涌”,实际人的想象本身就比现实美,因为思维创新是一种幻觉。
  真正到了这个地方也不像我所想象的那样富有诗情画意。
  也不过就是“暖暖远人村,依依墟里烟”。“日暮苍山远,天寒白屋贫。”“方宅十余亩,草屋八九间。”“狗吠深巷中,鸡鸣桑树巅。”引用这些诗句来描述是最恰当不过了。
  表舅接我到他家,在路上再三叮嘱我面见回民一定要忌讳说一些回民所忌讳的话语,这是穆斯林伊斯兰教的教规,我们必须得遵守,我们也要遵守少数民族的风俗习惯。
  其实,《马克思主义哲学》、《民族宗教政策》我已经学过了,这一回我也想深入回族居民聚居的地方了解一下她们的民情民意。
  走进表舅的院里一眼就看到他们住着一间看是临时建筑的砖瓦质地结构椽檩房,院内有一口小井,井口安装一台抽水机,只要不停电,就可随时打水。此刻,我想这“富宁夏”不会是只富在水上吧?院内不很大的栅栏里养着几头奶牛,也为奶牛临时建筑了几间牛舍。
  又走进表舅的家里一看新建筑的砖瓦质地结构椽檩房并未装修,抬头透过椽檩缝隙还可以仰望蓝天,墙角挂着一个吊罐,地上生一不很旺的火炉取暖,两个孩子烂衣破衫爬在炕沿上读书写字。他们节衣缩食,粗茶淡饭,因陋就简。使我没有想到这就是我国正在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进程中大西部西夏的贫困回民家庭。表舅也算是回族招亲入赘的女婿,看他面黄肌瘦忧悒如像樵夫,忙前忙后,不遗余力,疑是佣人吧?看表舅妗子倚在火炉旁,神情惶惑,萎靡不振,“为伊销得人憔悴”。
  我这次赶赴西夏的目的是相亲,而不是旅游,我是想说明她们也还很穷。
  当天在表舅妗子的引荐下就与她相约见了一面,她“颜色憔悴,形容枯槁”。表舅妗子说,她是一个女人又操持家务,又承包两个温室大棚种菜,你想她容易吗?还不把她累乏累瘦?
  闲聊片刻,夜色已晚,送她出门,在朦胧月光的映照下,她圆圆的眼睛盯着我,看她那面容又好似柔中有刚,但也有几分女性的姿色。
  表舅又声称他的老岳父在此地颇有声望,也曾担任过中国共产党支部书记,更受人们所敬重,要想说其媳妇过门非得他老岳父出面说媒不可。
  于是我们还是首先前去重礼拜见了表舅的老岳父。
  表舅的老岳父又声称其本家媳妇的父亲是中国驻地新疆部队军人复员,受过共产党的栽培、军队教育,也曾在公交公司开过车,是个粗莽子,在家全凭其婆姨出谋划策,其两个儿子也在县里、市里开车。其公交公司走上私营化之路之后,私家养了几年车,没赚了钱,连车轮子也卖了,回家后和丫子一起租赁温室大棚种菜维持着生活。其也曾说过“女大当婚,男大当家”,丫子也是该出聘的时候了,这丫子又是和你表舅妗子同学,俩人打小就相处得不错,看了你表舅子,也想从你们内蒙古找个合适的对象,这次你也过来了,我看你文若其人,人也长得挺帅气,这正是不谋而合呢,我便去说说。
  第二天我们按照当地民俗规矩带着白糖、茉莉花茶、水果之类等礼品顺着平原田径小路来到她们所租赁的温室大棚向她父母亲提亲并向她敬献“茶礼”,也不知她能否“受茶”,缔结婚约。
  走进温室栅栏扎圈地,一眼就看到土坯椽檩房和塑料温室大棚连在一起,供照料棚室之暂时居住。远远就瞭见她父亲一个劲地蹬着她们的电动三轮摩托车。当我们走进温室时,她们礼让我们进了屋。
  走进土坯椽檩房,只见一铺可睡俩三人的土炕,靠墙叠放着很破烂的被子,但也很整洁。炕上铺着棉布,炕中心放着一张四方桌子,桌子上放着陶瓷茶具,颇具朴素古代民俗之风。
  她们礼让我们上炕饮茶,这饮茶是回民尚待客人之佳品,茶盅里饮茶配方有白糖、冰糖、大枣、枸杞等主要原料,具有解渴、润肺、化痰、止咳、滋补身体之功效。这种待客方式是与蒙族和汉族烈酒清茶有所不同的一点,手端起茶盅轻轻揭开茶盅盖子,欣忭喝一口茶水也清醇芳馨。
  当初见面的情景仍然历历在目,她领我到她所租赁的两个温室大棚里转转看看。一走进温室就看到她栽种的是小柿子之类的作物,只见柿子架上结满了红红的小柿子,她摘下小柿子递给我,接过小柿子时看到她长的是一双金黄厚实粗糙的大手,不像是人之初恋时“手如柔荑”“纤纤擢素手”,倒像是孩子她母亲的饱经风霜的大手,但又一想她就是栽培小柿子的主人,她一定能像我母亲一样操持家务,领家过日子。她的母亲招呼她对开我在后台嘀咕了一番言语。
  对于我们的婚事,她也没有表明她的态度,也没有说同意与否,只是说她租赁温室大棚有一笔债务,看我能否帮她还清。她的父亲又口口声声说是:“《邓小平理论》概述,‘特色的社会主义社会,是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她的母亲也曾对表舅说过,为了还清租赁温室大棚债务,没有30000元重彩礼她们是不会把丫子嫁给我的。
  人们常说“千尺深海看得透,一寸人心摸不清”。我又不知她们的底细,“人心难满,欲壑难填”。为人一生的婚姻大事我还是得慎重考虑,“三思而后行”。
  就在这时候还有王芳和杨双艺两位姑娘相继对我产生了爱慕之心,也找上门来与我求婚谈恋爱,也与她俩各自相处了几天,特别是王芳的一片芳心打动了我,人又漂亮,又有才气,曾是保险公司销售部经理,她俩都说愿意同我一起回内蒙古生活。尤其王芳执意要同我回内蒙古走一回,即使不成,也想回内蒙古看看,要我给她一次机会,但是她俩的父母亲认为女方是回族,我是汉族,恐怕在生活中有诸多不便。表舅妗子也打搅说杨双艺是为了诈骗钱财,王芳自负清高,又是粘稠神经质的人,心理一受到刺激,就很容易犯神经过敏。
  我还是“慨当以慨,忧思难忘”。
  “却看妻子愁何在,漫卷诗书喜欲狂。”
  由于同在一个小镇上的队里居住,她很快就得知我同别人相处,便又主动找上门来称愿意和我回内蒙古一起生活。“男人一动情就变得愚蠢,女人一动情就变得聪明。”又面对她态度突然的转变,使我又不得不多了戒备的心理。为了以防“万劫不复”,我向她提出了3个条件:在国家民政部门办理结婚登记手续;在国家公安机关办理随婚迁移户口手续到男方居住地;经济负担不能太重。可她说这户口不能随迁,其原因是她所上的是城镇户口,她又是回民,凭此能享受国家和当地政府规定的少数民族城市居民的优惠政策。但这婚姻又不得不缔结,于是在表舅老岳父的督促下于2006年1月在当地所属民政部门办理了结婚登记手续。同时我又给付女方贵重彩礼,临近过年的时节即到,心想可以带她回家过年了。
  然而,她又口是心非找各种理由推拖,不愿意回内蒙古生活,又是温室大棚没有料理好,又是据回民教规规定我还没有入教,新成婚的汉民女婿必须得经学习《古兰经》经阿訇考核合格后,才方可“结发同枕席”。
  于是乎我又三天三夜苦读《古兰经》和《穆斯林必读》,又随同表舅上清真寺院礼拜、礼洗,于年前顺利通过阿訇考核,给付阿訇礼金,并与会参加了入教仪式正式入教。
  事已如此,她也不必处心积虑了吧?
  年关忧悒,事不能虚与委蛇,在众人苦口婆心的劝说下,我也应许了她的一些要求,终于将她还是接回了内蒙古老家。
  “无情不似多情苦,多情却被无情恼。”
  娶亲过门,高堂拜舅姑。按照我们汉族的民族婚礼风俗习惯,结婚都要举办婚宴喜事,设筵席,大宴宾客,敬请菲酌。
  翻阅《奇门遁甲新述》等书籍,择日定于丙戌年公历二月七日在县城一家饭店举办此婚事。
  可在二月五日老天下了一场大雪,积雪堆山三尺深,堵塞交通,为了赶赴县城设喜宴,我们也就只能爬雪山,长途跋涉徒步行进。
  漫天飞雪昨雪飞,任凭深山雪更深。
  天地无情我亦情,历尽艰辛总不悔。
  踏进雪山向天笑,改天换地志为坚。
  翻山越岭雪山出,只争朝夕雪后春。
  但我没有预料到她竟然在婚宴上表现异常,没有拜天地,拜舅姑,也不是打破婚俗常规,我也只能文过饰非。婚宴当天的事情,至今我还耿耿于怀,当赴宴的亲朋好友为我们祝福的时候,她却一个人站在饭店门口,不愿意进去与大家见面。在所有亲戚和彬彬有礼的服务员的好言相劝下,她才走进席地勉强与会与大家见面,也拒绝向宾客敬酒。这也可能是她不能适应汉族的婚俗习惯所致吧,但回族和汉族婚俗又不能相互移风易俗,又不能打破常规。
  “昭君自有千秋在,胡汉和亲识见高。”可这回族和汉族缔结婚缘的见识又为何不能像“胡汉和亲识见高”呢?又为何不和呢?
  她的反常反态让我对她的警觉性越来越强了。偶然间,发现她有偷写日记的习惯,我也偷看了她写得日记,日记中也曾写道:“和他在一起生活我感觉是一种痛苦和折磨,原本不高兴却要强颜欢笑……”她也发现我偷看了她写得日记,便把日记随即撕毁了。
  我与她结婚不到两三个月,她说是在这地方生活穷山恶水,黑山黑沟,粗茶淡饭,食不甘味,又不服水土,好像历史又倒转了一千八百年,向我提出要求索性要回娘家居住,我们莞尔而笑婉言相劝。
  随后她便提出各种理由刁难家人。我们所居住的地方是属穷乡僻壤,倒也很贫瘠,距离县城较远,很难吃上新鲜的蔬菜。在此期间,她提出要求天天要吃新鲜的蔬菜和水果。
  对此,北方新报社记者王宇婷老师也曾在采访中问及“她是如何刁难你的?”
  我也引用“一骑红尘妃子笑,无人知是荔枝来”的诗句叙述。
  当时她又提出要我回县城为她买来鲜荔枝,然而偌大个县城就没有新鲜的荔枝出卖,就只好为她买来荔枝罐头宠欢。我也戏称:“你呀还要比杨贵妃受我宠爱。”
  记者老师抿嘴而笑:“你是唐明皇李隆基?”
  我不是玄宗李隆基,假如是那可就好了。
  家里的情况是老父亲身患心肌梗塞多年,还得在家疗养,又全凭母亲来操持家务。
  而我还得寒来暑往奔走邻村本乡所属几所公办学校任教。又面对她的刁钻古怪和冷若冰霜,无奈之下,一家人还得唯命是从,只好强人所难徒步涉足县城为她买新鲜的蔬菜和水果。
  2006年10月我们的女儿出生了。
  就在这一年,乡教委裁减人员并把我裁减。
  为了维持这个家,也为了给我们出生的女儿带来幸福的生活,我只好舍近求远远涉他乡谋生。
  2008年元月她从家里打来了电话称娘家几次三番发来信息说西夏发生水灾,要她速回照料温室大棚之事宜,我又不能推延,只好随其便。
  这时候她带着刚满1周岁的女儿回到了西夏。
  当她回娘家没几日又打来了电话称事又有突变她母亲病重在永宁县医院住院需她陪床,她又不能回家过年了,还有一事说来怕我不能接受。
  “嗷,事有蹊跷,元芳,查查看。”
  为了接她们娘儿俩回家过年,我也来到了西夏,也看看她母亲如何病重?还有个什么东西不能接受?
  当我又一次来到了西夏她的娘家,一个16岁的男孩站在我面前,这个男孩竟然管她叫“妈妈”。面对这一切她并没有向我做过多的解释,也只是说这是她与前夫所生的孩子。
  嗷,不是说没有结过婚吗?这究竟又是怎么一回事?难道自己被她们骗了?
  为了挽救这个家庭,我也愿意接受她的私生子。
  然而,其间,她又多次找借口去银川、吴忠说谎有要事办理,显得有些神出鬼没,神差鬼使……
  我还是得催促她们回家过年,返回途中,她带着我的女儿在她的私生子的掩护下走失在火车站的人群中……
  “痛定思痛,痛何加哉!”
  这没有爱情的婚姻伤痕如同我手指上的伤痕一样,永生难以化瘀,排除毒素,也难以消除……
  “状难写之景如在目前,含不尽之意见于言外。”
  人生如梦,我也像是做了一场婚梦。
分享到:
发表评论(文明上网,友善发言,匿名评论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还可以输入:400 个字符
评论列表0 条评论
暂无评论!
本文用户信息
用户昵称:李春缘
文章总计:8
个性签名:暂无
本栏近期热门
本栏最新文章
网站首页|关于本站|联系我们|网站地图|常见问题|手机客户端
文字站感谢每一位喜欢本站的人,欢迎将本站分享给你的朋友!最温暖的文字记录站 ─ 文字站!文学交流群:
本站部分内容来源于互联网,若无意侵犯您的权利,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蜀ICP备14019085号 Copyright © 2015 文字站 www.wenzizhan.com 版权所有
投稿
分享
导航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