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美文 情感文章 散文随笔 生活随笔 心情日记 现代诗歌 古词风韵 爱情故事 语录名句 微小说 影评 杂文 佳句
×取消主题

画中人

发表时间:2018-10-01用户:鶍颜阅读:58
  雨下得随便而又敷衍,是过去在追随着现在,还是现在已忘记了过去。谁能说得清,谁又道得明呢?
  可能时光本就这样,总是在不停的改变着。却也存在着一些亘古不变的东西,那就是已成历史且被往世定格下来的东西。
  …………
  “此画,真美!!”麟迹堂对站画前深情凝视似入其境的微叹一句。
  画现为一位窈窕女子微露侧脸,手拂画扇,独坐阁亭。昏黄天色,泛黄零星。传言此乃明代画家唐寅为缅怀其思念之女子独在相思夜所作。浅谈传言,无需刻证虚实,真实虚伪,何必在意。
  麟迹堂浅思,此画若入寒舍,岂不妙哉!又做再思,此等做法,实为不妥。喜好书画并其爱好收藏之者,定然知其一道理:己之物非送乃不为趣,他之物非用乃不容动。
  甚或又一道理:公有之物,切勿妄占其己有,如若不然,其味已不如本质。
  青葱岁月,他亦曾识交一爱人知己,似此画中女子,耐人寻味。可故往已成故往,时光亦是时光,去无倒流。所留之物,只此幸励与挽叹。
  多顷,麟迹堂已身处此地良久,时近黄昏,馆主已有闭馆之意。他深知不宜再作久留,浅表不舍之意,立于归家之途,途之怡景,已是浮云,他之脑海,满是画境。
  至家后,睡意尚浅,突发其感欲提笔作画一幅,浅思确名为《画中人》。
  笔墨砚宣纸平铺四角压,提笔意画一女,微醉之情态。笔尖点水墨粉彩紮,持伞靠柱侧站阁楼胭脂风雨中。
  构思整局,起笔落笔,始作此画,先一概轮廓,大致临摹线条,再提笔落笔,轻重之与急缓。
  此乃简室一间,堂之住所一阁楼,亦属他之一私人空间,对窗凌空一山脉,葱绿之树林,无际之山脉,阁楼前设有一游泳池,昔日他有此爱好,却独喜一人。
  俗之言:艺术家亦乃疯子,总做异于常人之事,然并非所以然,只存作己兴与好之事,仅此而已。
  此画中女,似他之爱妻,前久,爱妻因病而故,下无子女,兄妹不存,父母早年已故。今已过半百,浅思只此平淡,亦知足矣。
  约莫十刻之时,了无声色,只注于画笔,一年前,磨墨旁有人,相谈甚亦欢。今,偌大居所,只此一人,独自过活。
  画已临近尾,只待题款,堂想,题款待后来而为之,就此半成品今日所存。
  时已不早,浅洗画笔,微步离阁楼,少顷,入眠。
  梦悠远,幽远…
  …………
  遥远天际,婆娑景逸,波楼庭阁,拂袖花期女子,侧坐阁亭中。头衔金笔玉钗,扎起镂影皖空,眼如若曦铜镜,眼神中壁气生嬅,微醉惬意,半遮半掩,镂空净妆,拂伞微扇。
  汝不醉吾吾自醉,情不醉心心已醉。
  侧面拂扇微坐庭,吾之心已随之动。
  堂(麟迹堂)入其梦己作十七八青年,见此一女,心之亦随之而动。其羞涩之心智,使之亦存些许懦怯。只远远观之,随那女动而动,静而静。
  梦已入,难再出,深知潜,陌难箤。
  堂已入梦许久,尽皆侧入其境。婉酿酌情,以提勇气。羞涩之举,不怡再取之而妄动。若与之相识,必先得熠厚其皮。此经他已酌之两杯,借劲鼓气,近女旁。
  微微一笑,磁性声起。只见姑娘仍是低头不语,一动不动。似旁无他人,沉浸己界,使得堂甚是烦恼。可谓是:眼见方可语,不见莫可叨。顷刻之间,茫然逾越于心头,自是很闷,却无以感知,实为难。
  隐隐之感,只可自知,旁亦无人,女亦沉思。微恐寂寞,欲与相识,了无眼神,自觉无趣。与之一女相识,先必与之眼神交会,略做示意,方可下叙有文。不可急而躁,学做舒而缓。
  堂凭厚脸之皮,自是与那女有一言语。得之姓名,姓姬名娅,姬娅来自于遥远他乡,今独自一人身居此处,自小离乡,兜兜转转已成家常之举。
  所存之一缺陷于自小不爱言辞,处之茫茫人海,理亏之事自是承受亦多。
  相识即缘分,堂与姬娅相谈甚欢,可谓无话不言,奈何好景亦总如此短暂。
  梦已醒,故事难再续。情如此,自宜就此然。堂略显失落,却无以奈何。
  …………
  一场梦境,一场空。身处世间,你我不也如此吗?梦中人,只是梦中人,他乡客总是他乡客。时间是总在向着前方行走的,而作为时间的顾客,我们也不能甘于落后。

  ——2018年5月25日
分享到:
发表评论(文明上网,友善发言,匿名评论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还可以输入:400 个字符
评论列表0 条评论
暂无评论!
读者推荐
本文用户信息
用户昵称:鶍颜
文章总计:6
个性签名:暂无
本栏近期热门
本栏最新文章
网站首页|关于本站|联系我们|网站地图|常见问题|手机客户端
文字站感谢每一位喜欢本站的人,欢迎将本站分享给你的朋友!最温暖的文字记录站 ─ 文字站!文学交流群:
本站部分内容来源于互联网,若无意侵犯您的权利,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蜀ICP备14019085号 Copyright © 2015 文字站 www.wenzizhan.com 版权所有
投稿
分享
导航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