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美文 情感文章 散文随笔 生活随笔 心情日记 现代诗歌 古词风韵 爱情故事 语录名句 微小说 影评 杂文 佳句
×取消主题

跨过千年来爱你之三

发表时间:2018-12-28用户:温婉晴天阅读:80
  【男装救妹:果敢】
  (1)
  刚从祥福宫回到四太子府,太后的赏赐便跟着来了,这次聊天,慕容枫篡改了越剧《拾玉镯》,改编成一个有趣的就好象发生在这个朝代的一个故事,听得太后心中高兴,慕容枫前脚刚进四太子府,后脚太后的赏赐就送进了四太子府。
  春柳的脸色不好,一脸孔的紧张,慕容枫把春桃送回了慕容王府,今天她去祥福宫的时候,并没有带着春柳,她觉得与其让春柳在那儿干站着等,不如留春柳在四太子府自由些。
  见春柳这样,慕容枫猜想一定有什么事情发生,待太后的人离开,她才问:“春柳,出了什么事?你这个表情。”并在院中石凳上坐下。
  “大小姐来过,她说有急事要寻您商量。”
  春柳迟疑的说:“好象和四小姐有关系,奴婢看着大小姐脸色很是不好,想必事情不小,否则大小姐也不会亲自赶来。听说小姐在太后娘娘那,便嘱咐奴婢,待小姐回来后,请小姐速速赶去大小姐那。”
  慕容枫一愣,慕容雪能有什么事发生呢?第一直觉,这件事一定和司马锐有关,以司马锐的性格,让他如此轻易放弃他一见钟情的慕容雪,才怪!由春柳陪着,慕容枫乘软轿到了大太子府。
  慕容芊早已等的不耐烦,见慕容枫进来,立刻支走所有的人,语速略快地说:“小妹出事了。”
  慕容枫略皱了一下眉头。
  “父亲今早来找我,说从昨晚开始就没再见过小妹。”慕容芊两眼盯着慕容枫,“你怎么看?”
  慕容枫面无表情,能从慕容王府把慕容雪“偷”走的人,绝非寻常人可做到,而且,除非脑筋有病,正常人也不会打这种念头。慕容青良乃当朝宰相,他的宝贝女儿,美貌传天下,连皇太子都不舍得让嫁,怎么会弄丢呢?除了司马锐,绝不做他人之想,前晚他临走前挥手取掉自己头上的喜帕,她便已知这个司马锐绝对俗人一个。这家伙虽然可恶,但确实有些本领!
  见慕容枫半天没有反应,慕容芊叹了口气,皱着眉,不耐烦的斥责道:“你怎么这么笨,能不能用脑子想想,什么人可以这么大逆不道。”
  “司马锐。”慕容枫眼皮也不眨一下,静静地说。
  慕容芊一愣:“你怎么知道?!”
  “猜!”慕容枫依然平静。
  “你二姐已经让吴蒙派人暗查,能够在慕容王府中把慕容雪劫走,除了司马锐,还真不会有别人。他武功高,又对小妹垂涎已久,父亲也怀疑他,你知道他现在在什么地方吗?”慕容芊紧皱眉头:“此事不宜惊动别人,否则小妹一生就毁了,而且还得快,不然,难保不会出事。”
  慕容枫摇了摇头。“你现在是司马锐的妻子,比任何人都有权找他。”慕容芊面色凝重地说。
  “我只答应试一下。”慕容枫安安静静的说:“别把所有希望都押在我一个人身上。”
  “我知道你在生家人的气,可小妹毕竟与你也是一母同胞的亲姐妹,现在是找人要紧,不是赌气的时候。”慕容芊正色而道。
  慕容枫失笑:“你以为司马锐的心上人是我呀,我一出马就可成功?况且这也不是急就能急来的事,你可知现在司马锐身在何处?我们又当从哪儿下手?你大可不必担心慕容雪,司马锐人虽荒唐,但绝不会傻到对慕容雪动粗或者用强,也算阅尽天下美色的一个男人,怎么会只对能否占有慕容雪的身体感兴趣?他要的定是一颗心,而非身体!”
  慕容芊大惊,慕容枫这丫头什么时候变得如此聪明冷静?
  “吴蒙今早派人捎信来,说,司马锐人在醉花楼,正陪着一个名妓饮酒取乐。”慕容芊咬着唇说:“你今日此时便去那儿寻他,想办法找到小妹,最好能够带她回来。”
  慕容枫一笑,说:“好歹我也是大兴王朝的四太子妃,慕容王府的三小姐。难不成大姐要让我泼妇一般闯入那眠花宿柳的温柔乡,把司马锐从一个青楼女子的床上拽起来?哭诉那青楼女子抢了我的夫君不成?亏你还是未来的皇后娘娘,不过这点事情就慌张成这个样子,让三妹笑话。你到说说,就算我找到了司马锐,你能有什么证据让他承认小妹在他那儿,是他从慕容王府把慕容雪劫走的?”
  “你!——”
  慕容芊有点恼羞成怒,但又强压了一下,是啊,慕容枫说得不错,就算她再怎么担心也解决不了问题,如此乱了分寸,不过让人看笑话而已。
  “那你打算如何处置?”
  慕容枫摇摇头,眉头轻皱,淡淡地说:“走一步看一步,尽力而为。”
  慕容芊无语,垂下头。
  (2)
  “小姐,四小姐是不是出事了?”春柳轻声问。
  慕容枫面无表情,看着秋日下隐约的寂寞,闻着菊香,庭院里有几盆开得正娇艳的菊花。隐约间似有人正在看着她,慕容枫轻侧首,不足十米开外,站着司马哲,大约刚刚回来,恰巧与她们主仆二人走个对面,他面上带着几分疲惫,大约刚刚从朝上赶回来,身为大太子,未来的皇帝,司马哲很早便已随着父皇处理一些政事。
  “三妹,要走吗?”
  他语气很和气,也很温和,停下脚步,看着慕容枫,秋意中,慕容枫宛如清泉一泓。慕容枫淡淡的笑,笑容从容温和,仿佛暖到心里。
  “是。”
  两人交错而过,司马哲的眼光随着慕容枫的背影停留了好一会,心中竟然怅然若失,这个女子,从未在他眼中有过痕迹,他甚至未曾注意过她,却不知为什么,自那日在祖母那见过她一面后,心中就有了再也抹不去的牵挂,连他自己也不清楚是为着什么。
  一夜无事,慕容枫梳洗妥当,随小德子前去太后府,太后想见她,连早饭也请她去祥福宫吃。
  对于慕容雪的事,她好象完全不放在心上,反而是春柳更加担忧,早晨帮慕容枫梳洗时,几次欲语又止。
  慕容枫也全当未见,只字不提慕容雪的事,她听春柳说过,伺候四小姐的丫头叫瑞喜,与春柳情同姐妹,怕是春柳更担心随慕容雪一同失踪的瑞喜吧。
  与太后闲聊,谈至兴浓时,慕容枫忽而言道:“祖母,枫儿想求祖母一件事。”
  “什么事?”太后笑着问,她可是越来越喜欢这个慕容枫,性格平和,言语有趣,而且见多识广。
  慕容枫盈盈一拜,轻声说:“枫儿想回家一趟,枫儿自幼随外婆同住,外婆疼惜枫儿,枫儿如今已嫁为人妻,想亲自去为外婆上一烛香,告诉外婆一声。请祖母应允枫儿,给枫儿几日时间。”
  太后扶起慕容枫,见慕容枫面色略带忧伤,眼中隐有雾色,忍不住怜惜的说:“唉,原该锐儿陪你同去,只是这个逆子,日日宿于醉花楼,与那青楼女子纠缠不清——这样吧,枫儿,我送你一个金牌,大兴王朝有一枚金牌乃是开朝圣皇亲手所铸,赐于宫中德高位尊之嫔妃,现这枚金牌便在我手中,我现在就把它赐于你,有此金牌在手,你在大兴王朝可畅通无阻,就算是那锐儿,也不能为难你。”
  “多谢祖母。”
  慕容枫接过金牌,轻声言谢,对慕容枫而言,这到是个意外的收获。
  “枫儿,你可要早去早回呀。”太后心中不舍,虽才相处两日,但太后却真的喜她胜过自己的孙子孙女们:“要不,我把那逆子从醉花楼给你找回来,让他陪你同回?你单独一个,我确实有些不放心。”
  慕容枫轻轻一笑,“祖母不必担心,您可从宫中武艺出众、沉稳内敛的人手中为枫儿挑选两位随行。至于醉花楼,绝不可劳动祖母出面,家丑不可外扬,如果祖母介入传入市井人耳中,只是徒添烦恼,不过,枫儿却有心想去会会是怎样的一位女子,可让四太子留恋沉迷,瞧一瞧枫儿到底哪一点比她不上。”
  “嗯,好。”太后爽快的答应,低头想了想,说,“你这么一说,我到记起,原来我跟前就有一位武艺出众的护卫,他的一双儿女如今也是不俗,我这就差人去把他们二人叫来,陪你同去。”
  (3)
  醉花楼,歌舞升平,莺歌燕舞,热闹非凡。醉花楼头牌,月娇,独居月娇阁,上上下下谁都知道,这月娇阁是四太子亲自出资修建,虽是如此,月娇仍在醉花楼卖艺,因为这月娇极善歌舞,四太子并未因他修建了月娇阁就真的藏了月娇。
  月娇依时出面,偌大个醉花楼人满为患,正中的雅座中坐着一位年轻的素衣公子,看模样尚不足二十,眉清目秀,气质不俗,只静静的坐在那,就已经令其他看客黯然失色。
  月娇一眼瞧见,心中偷偷称赞:好一位公子哥。只是不知是哪家的王孙公子。
  那公子见月娇看他,唇角微扬,一丝笑意闪过,月娇面上一红,饶是她虽是个青楼女子,心中也忍不住一跳,连忙轻敛衣裙,向众人道了个万福,听耳畔音乐一起,正要起舞,却听得“啪”的一声,琴师面前的琴弦竟然断了一根,大家都愣在那。
  忽然,一阵笛声响起,清冽悦耳,月娇一抬头,那雅座中的素衣公子竹笛在手,那乐曲之声正是他吹出来的,月娇是个极善歌舞之人,听这笛声,便知此人造诣极高,虽然这乐曲她从未听过,可实在是动听,几节听下来,月娇长袖一甩,翩然起舞,众看客目不转睛,大呼过瘾。
  余音尚在,月娇再看去,雅座中已空无一人,隐约听得有人笑言:“月娇姑娘好舞艺,在下有事先行,改日再来捧场。”却只闻人声,不见人影。
  月娇怅然而立,刚刚那段舞真是人曲合一,痛快淋漓。再一抬眼,却见司马锐正冷冷的看着她,他脸色不太好,月娇心中一愣,怕是他前日带回来的小姑娘还在与他怄气吧。
  不理台下众人,月娇随即回到月娇阁,司马锐已早她一步回到了月娇阁,坐在桌前饮酒,一脸落寞。
  “慕容姑娘还是不肯与你讲话吗?”
  月娇在司马锐对面坐下,轻声问。
  “小小年轻道理到不少,口口声声说什么,我已经娶了她的三姐,一定要对她三姐好。我凭什么要听她的!”
  司马锐恨恨的说,心中却突然闪过一个画面,新婚之夜,坐在喜床上的慕容枫用疲惫而无奈的声音麻烦他取下她头上的喜帕,并言及大家既然你无情我无意,那就干脆井水犯河水的语气,忍不住微微一笑,细想想,慕容枫那个小丫头到也挺可爱的。敢那样和他说话的女人她还真是头一个。
  月娇不知他心中所想,突见他一笑,笑容中竟然有一份神往,心中真真是一愣,低下头,不敢多语。
  那日,司马锐“劫”来慕容雪,她第一次见到名闻天下的美女慕容雪,心中确实羡慕,果真是国色天香,倾城倾国,难怪司马锐如此大胆,竟然敢把人从慕容王府劫持来,他是当朝四太子不错,可是他毕竟已娶了慕容雪的姐姐为妻,劫持小姨子,这算哪门子的事呀!
  “今天吹笛的那个人是谁呀?”
  司马锐懒洋洋的问,他是在那位素衣公子离开后才出现的,虽未见人,但听到了笛声,又听到人去音留的笑言,说实话,他心中实在是好奇,是什么人,能吹出如此动听的韵律。这首乐曲他从未听过,但实在是真的很好听,清冽如泉,悠扬如云,流畅如风,虽未见人,但想来绝非俗人,否则,也不配如此悠扬之声。
  月娇摇了摇头,“不知道是哪家的公子,看其穿戴举止,绝非寻常人家的公子。但,我也是第一次见这人。他笛子吹得极好,笛曲却是头次听到,很好听,却说不上名来。”
  司马锐点了点头,却什么也没说。
  一连三日,这素衣公子每日在月娇起舞之时必在,但那笛子却是再未吹起,人也只是静静的坐着,不吭不声,只是安静的坐着欣赏,偶尔喝口茶,舞停人即走。
  虽是如此,月娇仍是被他瞧得心如鹿撞,他眼神并不凌冽,反而很温和,很专注,并无杂念,却令月娇心猿意马,好几次险险出错。这一日,月娇起舞前,忽然遥对雅座中的素衣公子言道:“这位公子,可否能为小女子再吹奏一曲?小女子愿为公子舞一新曲。”
  素衣公子一笑,轻轻点了点头,说:“好啊,这几日在下正见月娇姑娘舞姿略显僵硬而不解,既然月娇姑娘想舞新曲,在下就送姑娘一曲以解姑娘心头之结。”
  月娇面色一红,他果然是个中高手,竟然可看得出她这几日舞姿僵硬,且听他言语,好象也知她有心病,他怎知她心中苦闷,那司马锐虽说人日日呆在月娇阁,可他用心讨好的却是被他劫持来的慕容雪,她也奇了怪了,这慕容雪丢了,慕容王府竟不着急吗?也不寻找?可是,谁会想到堂堂的慕容家四小姐会被人软禁在月娇阁呢?!
  笛声突起,宛如天籁,月娇忍不住翩然起舞,只舞得泪水纷飞,心头郁结也随着笛声痛痛快快的渲泻而出。忽然,笛声戛然而止,月娇一顿,却瞧见司马锐不知何时已坐在了素衣公子的旁边,冷冷瞧着吹笛的素衣公子,却不言语。
  素衣公子淡淡一笑,“月娇姑娘,实在抱歉,今日在下只能送你这半首曲子,改日再送你剩下的半首。”
  月娇只能垂下头,楼下各色看客有知道的,早已悄悄离开,这个司马锐自然是惹不起的,虽不知这吹笛之人是何方神圣,怕也不是好惹之辈,至于那些不知道的,也早已被伙计们悄悄拉到一边去了。
  一时之间,只剩下司马锐、素衣公子和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的月娇三人,气氛很是怪异。
  (4)
  素衣公子看着司马锐,微微一笑,语气甚是平和,“请你出来,真是不容易。”他喝了口杯中的水,看着司马锐。司马锐生得极是英俊,气质也很是高贵,生于帝王之家的他,纵然游戏江湖,也自有一份隐隐的王者之气,剑眉星目,鼻直口方,却又肤如凝脂,玉树临风,加上一双深情款款的桃花眼,难怪那么多女子为他痴情不改。
  司马锐轻轻一挑眉,凭他的身手,他知道面前虽只有这素衣公子一人,但在附近一定有高手保护着。这素衣公子说话甚为爽快,完全不加掩饰,到让他心中升起几分好奇。
  司马锐并非傻瓜,从第一天遇见这素衣公子,他便察觉,这人来看月娇跳舞一定另有目的,绝非仅仅只是倾慕月娇的舞艺,况且这醉花楼里的人都知道月娇是他四太子司马锐的人,根本没有人会傻到和他来争,就算这素衣公子不知道这件事,怕是连着三日出现也应该知晓些。
  “不过为一青楼女子,这位兄弟也太兴师动众了吧。”
  他懒洋洋的斜睨着素衣公子,这三日这素衣公子皆身着素衣,却不重复,让人看着,真是白衣雪,卓尔不俗。
  素衣公子依然浅笑,看了看远处依然呆站在台上的月娇,再看看司马锐,笑言:“月娇姑娘乃四太子的心爱之人,我可不存夺爱之意,到是为了得见四太子,却真是颇费了我三日功夫。”
  “你是何人?”
  司马锐轻声而严厉的问,他很不喜欢目前这种感觉,对方好像完全知道他的底细,他却不知对方是何方人士。
  素衣公子轻轻一笑,为司马锐倒了杯茶水,说:“来,四太子,这儿的茶不错,喝一杯润润嗓子,何必动气,不就是奇怪我是何方人士吗?你喝着茶,我慢慢告诉你也就是啦。”
  司马锐一笑:“有趣,我司马锐难得碰到你这般有趣的人,好,我就一边喝茶,一边听你慢慢道来。”
  “这样才好嘛。”素衣公子依然面带笑意,瞧着便如沭春风。
  司马锐看着,心想:怕是再怎么不可思议的事由这人说出来也不会令人觉得不妥吧。
  素衣公子端着茶杯,欣赏着茶叶在杯中起起伏伏,眼神纯净如水,语气也平和沉静,“你可叫我白敏。”忽然,抬眸看向司马锐,微笑着,继续说:“四太子是否可割舍一爱?”
  司马锐再一挑眉,神色有些恍惚,他刚才看着这个自称叫白敏的素衣公子,只觉得这个白敏举手投足间自有一份悠闲洒脱,尤其是那眼神,观之令人怦然心动,饶是他阅尽天下美色,也不得不承认,幸亏这个白敏是个男人,否则一定迷惑尽天下众生。“什么?”白敏也微微一挑眉,看着司马锐,和声细语的说:“白敏想向四太子讨一个人,不知四太子肯否?”
  “月娇?”司马锐回头看了看还傻站在那的月娇,又看了看白敏,问。
  白敏轻轻摇了摇头,微笑着一字一句的说:“白敏说过不对月娇姑娘做任何他想,白敏想要的人,是,慕——容——雪。”
  司马锐一口水差点呛在嗓子里,他盯着白敏,目光变得凶狠,好象要吃了对方一般。
  “你到底是什么人?”
  “我是白敏呀。”白敏不以为然的回答:“刚刚你已经问过了。——我知道你有许多的问题要问,你来自何处?为何要过问慕容雪的事?等等。”
  白敏轻轻一笑,接着说:“不过,想要知道这些问题的答案,可要付出些代价。”
  司马锐一皱眉:“代价?什么代价?应该是白兄弟付出代价吧!”
  白敏依然面带笑意,好象熟悉的朋友在闲聊,远处的月娇实在看不透他们二人在做什么,只看着素衣公子一脸恬淡的笑意,反而司马锐的表情不断在变换,时而平和时而愤怒,时而安静时而暴躁。
  “如果这样,四太子可就真的不知道白敏是何许人士,来自何方,为何与慕容雪有关这类的问题的答案啦。白敏知道四太子实在是好奇很呢。”白敏温和的说。
  司马锐盯着白敏,心中有些犹豫,这个白敏确实令他非常的好奇,敢和他四太子做对的人好象还没生出来呢,他到要看看这个白敏能生出什么花招来。
  “什么代价?说来我考虑考虑。”
  “请我吃饭。”白敏笑咪咪的回答。
  司马锐眼睛睁得老大,心说:不是这个白敏脑筋有毛病,就是他的耳朵出了毛病!”
  “何必如此反应。”白敏看着司马锐,一脸无辜的表情:“不就是请我吃顿饭嘛,堂堂大兴王朝的四太子,不会连请人吃顿饭的钱都没有吧?我可是听人说过,这儿最有名的饮香楼的主厨只为四太子做他的拿手菜,平常人想要吃也只能想想,我想请四太子请我吃顿只能请四太子品尝的拿手好菜。俗话说:吃人的嘴短,拿人的手短。我吃了你的饭,自然会嘴短,你想要知道什么我自然会痛快的说出来。多么简单的道理,四太子何必吃惊成如此模样。”
  这么“滑稽”的要求,由白敏如此郑重其事的说出来,司马锐还真没好意思笑出来,虽然他心中已经笑的乐开了花,但表面上还是正经的不得了,因为白敏提出如此“滑稽”要求的时候,脸上的表情就是一本正经。
  白敏说的饮香楼的主厨确实只为他四太子一个人做其拿手的好菜,而且这个主厨也确实做的一手好菜,比那宫中的御厨都强上百倍,因为年纪大了,已经不再做主厨,但因为功劳大,又有着饮香楼的股份,所以一直呆在饮香楼里。
  “好。”司马锐点头。白敏轻轻一笑:“那就明天中午饮香楼再见。”见司马锐似有阻拦之意,白敏再一笑,言道:“何必,白敏既然已经答应你,就麻烦四太子耐心等到明日中午再问。”
  司马锐突然问:“你不怕慕容雪出事?”
  已经走到门口的白敏头也不回。
  “司马锐,你毕竟不是个卑鄙小人,放荡不羁,游戏江湖,也算阅尽天下美色的一个人,怎么会只对慕容雪的身体感兴趣,如果不是为了赌口气,怎么会如此煞费苦心,不过求慕容雪一颗心归属于你。我怎会担心,由你照顾她,绝对不差于慕容青良的呵护。哈哈哈——”
  随着一声清脆的笑声,白敏已经消失在司马锐的眼光之中,只留下司马锐一个人傻傻的坐在桌前,无语。
  (5)
  第二日,司马锐很早就到了饮香楼,提前订下要吃的饭菜。在这儿,他有自己固定的雅间,位置在饮香楼的顶层,窗外就是长流不息的一条大河,临窗而坐,可见千帆过尽,白鹭飞翔。
  说实话,司马锐对昨日所见到的白敏真是非常感兴趣,因为今日的约定,他昨夜一夜竟然期盼难眠。临近中午的时候,白敏准时出现,依然是一身素衣,依然是一个人,洁净利索,脸上的表面无波无澜,一点也看不出来,今日他来此的目的是要和四太子讨人,从四太子手中将慕容雪带走,反而像是前来赴朋友之约,悠闲自在的很。
  他似乎完全不知道四太子司马锐并不是一个好说话的人,尤其是要从其手中将其一心想要掳获的慕容雪带走。白敏一进来,饭菜就开始上桌,饮香楼的主厨手艺确实是一流,每盘菜都是色香味俱全,看着就有食欲。白敏也不客气,在司马锐对面坐下,两人稍一侧目就可以看到窗外几乎同样的风景,秋风吹入,感觉神清气爽,舒服的很。
  “白兄弟来得很准时呀。”
  司马锐微微一笑,对于今天要面对的事情他似乎也不是那么在意,难得他有如此好的心情和一个陌生人对坐饮酒,他甚至忽略掉了,这个陌生人是向他前来讨要慕容雪的,而慕容雪是他从慕容王府“劫持”而来的心爱之人。
  白敏微微一笑:“四太子夸奖,我只是说今日中午时分,只要是不过今日中午吃饭的时间,我来得都是准时的。”
  “你直接称呼我司马锐,四太子这三个字我已经听得耳朵起茧,最是无趣的三个字。你既然知道我是四太子,自然也就晓得我的身份,既是如此,我们就不必虚加客套。”司马锐眉头微皱,有点不太耐烦的说,瞧了瞧白敏,忽然又怪怪的笑着,继续说道:“我看白兄弟也不是什么官场中人物,怕是心里正一声声骂着我,何必面上这般恭敬。”
  白敏失笑,看着司马锐。
  “好吧,司马锐是三个字,四太子是三个字,既然你觉得前三个字听起来顺耳,那我就称呼你司马锐,与我无碍,反正哪三个字,对我来说都只是一声称呼,无关恭敬之礼。好吧,司马锐,昨日我的提议你考虑的如何啦?”
  “慕容雪吗?”
  司马锐懒洋洋的吃了口菜,瞧了瞧窗外正好飞过的一行白鹭。
  “说个理由我听听,为什么你一定要得到她,是否也是英雄难过美人关?我听说慕容雪的爱慕者可是将慕容王府的门槛都磨平了,白兄弟是不是也是想赢得美人归呀?”
  白敏无所谓的一笑。
  “慕容雪确实国色天香,是不可多得的美丽女子,但对我白敏来说,亦不过如此而已,司马锐,你对此大可放心,我对你的心爱之人,全无异想。我只不过因也是慕容王府的人——其实你也不是没见过我,只是你眼中只有慕容雪一人,偌大的慕容王府你眼中也只存慕容雪一人罢啦——所以我要带走慕容雪,无关其他,只是不得不为之。”
  “慕容青良手下竟然有你如此有趣的人儿,我竟然不知道,真是可惜,看来我得向宰相讨了你做我的随从。”司马锐笑着说:“好吧,你到是说说,你有什么理由可以证明慕容雪在我这儿,说得通到还罢啦,说不通的话,我可要治你一个诋毁犯上的罪!”
  “猜呀。”白敏漫不经心的回答,喝了口茶水,说:“说过了,我也是慕容王府的人,只是你对我没有任何印象而已,但我却对你和慕容雪之间的绯闻有所耳闻。”
  说到这,白敏一笑,眼神中有几分调侃,看着司马锐,笑嘻嘻地接着说:“慕容青良五十岁寿辰那一天,你陪着大太子夫妇二人,也就是你大哥司马哲和大太子妃慕容芊二人,一同去为慕容青良祝寿。想必那日你正是无聊的很,否则那种场合要想请你参加怕是难的很。那一日你在寿宴之上看到了盛装而出的慕容雪,一见之下惊为天人,这慕容雪原本就是以美貌闻名于大兴王朝,兼之通诗书精琴棋,当真是个不可多得的美丽女子,恰巧皇后一直催婚于你,毕竟适婚的太子当中,你是唯一一个纵情声色却唯一未娶妻纳妾的,各种机缘之下,你就决定,既然一定要成家,那就选这个慕容雪吧,才貌可谓天下无双,配你司马锐到也相当。可惜,你虽贵为当朝的四太子,却未入慕容青良的眼,他深宠此女,所以用慕容枫替换了慕容雪,且因大太子和大太子妃从中斡旋,竟得皇上恩准赐婚。你对慕容枫根本全无好感,怎会咽得下这般窝囊气?以你性情,从慕容王府劫走慕容雪,并令她爱上你,毫不奇怪。”
  “哈哈——”
  司马锐一口饮下杯中酒,他菜吃得很少,听白敏讲话的时候,他一直在饮酒,此时,脸色已微微泛红,眼神却凌厉而残酷。
  “白兄弟,好聪明,我确实劫了慕容雪,她现在人就在月娇阁,我也确实有意让慕容雪取代慕容枫,我可负天下人,却不许天下人负我。哼,就那个慕容青良,竟然敢和我玩这种花招,我原本也不一定非要娶了慕容雪,可如今我却是非娶不可。”
  白敏摇了摇头,“你自然不是真的爱慕容雪,只不过是咽不下这口气,亦不过是得而未得不甘心罢啦。凡此种种,与慕容枫何干?既然如此,当初就该咬紧了牙关不娶,慕容枫尚知长跪雨中求其父收回成命。你呢?你呀,当真是害人不浅。”
  司马锐一声冷笑。
  “那你可知慕容枫为何不肯嫁我?慕容雪心中又是何人在徘徊?”
  “司马哲。”
  白敏淡淡而言。司马锐愣在当地,忽而长笑一声,饮尽杯中酒,眼中竟有隐约的悲哀之意,看着白敏,竟不能转睛。“你还知道什么?”白敏心中叹息一声,司马锐眼底的忍耐让他心有不忍之意,犹豫一下,慢慢地说:“慕容枫自幼随外婆居住在外,回到王府时已是十四岁,听闻与你有关的内容全都是你的劣迹,却偏偏有一个德智体全面发展的优良姐夫,换了你,你肯吗?而慕容雪,一直最受慕容青良宠爱,与慕容芊关系最好,因而可以经常出入大太子府,面对一个未来的大兴王朝的一国之君,一个人皆敬仰之人,而且是父亲最最欣赏的男子,她心有所许实在正常的很,她总不可能对你,一个在她眼中顽劣不堪的四太子,劣迹斑斑的人,心生爱慕之意吧。怕是换做是你,你也会舍司马锐而取司马哲的,何必心生忿忿之意。”
  司马锐无语,低头一杯一杯的喝闷酒,虽是恼火,却反驳不得。白敏止住不说,看了看司马锐,心想:是不是自己的言词太过直接苛刻?
  顿了一下,又继续说:“你如何处置慕容枫,随你,没有感情,到也不必累人累己,休也好,取而代之也好,想来慕容枫都不会在意。我现在只是想带走慕容雪,你若致意要娶她为妻,也可稍后再去王府提亲,亦随你,但现在必须让她回家。如若事情传开,或许慕容青良会不得不将女儿嫁于你,但以他在朝中的权势,难免不生是非,怕是太后和皇后再怎么宠爱你也是无补,最后也只是无趣一场。”
  司马锐看了看白敏:“好啊,我可以放慕容雪回家,但我要把话放在前头,纵然她心中已属意司马哲,我照样可以让她心甘情愿嫁给我,至于慕容枫那丫头,只能算她倒霉,我司马锐不是个有情之人,不必期望我会爱上她,休她也是早晚的事。但是——”只听他怪异的一笑,“如此让你把人带走岂不是太没面子了,我却与你赌上一赌,从现在开始,三日为限,你什么时候找得到慕容雪,你便可什么时候把她带走。可否?”
  白敏亦是一笑,想也不想,“好的,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司马锐看着白敏,脱口而出,“白兄弟,认识你实在高兴,可惜你是个男子,否则我到宁愿花心思追追你。”
  “哈哈。”
  白敏摇摇头,笑笑,未语。
  (6)
  饮香楼一别,白敏就好象从世界上消失了一般,司马锐派人去慕容王府悄悄打听,却没有哪个人认识或听说过一个叫白敏的人。
  司马锐只能猜测这人是慕容青良花重金请来的杀手,否则怎么可能慕容王府没人认识却熟知慕容王府的一些事情呢?而且白敏也没有再在醉花楼出现。司马锐竟然有隐约的失望,后悔自己把慕容雪藏的太隐秘了,以至于白敏找不到,潜意识里,他是很想再见到这个叫白敏的素衣公子的。临近下午,秋雨突然缠缠绵绵的下起来。今天是第三天的最后一天,白敏还没有出现的意思,司马锐坐在庭院的小亭子里,呆呆的看着水中流动的鱼,是啊,把慕容雪藏在这里,又岂是平常人物找得到的呢?
  四太子府岂是寻常人物可以出入的地方?!
  烟玉轻轻走过来,司马锐的样子颓废的吓人,回到四太子府已经快三天了,就没见过他露过笑模样,他最常呆的书房也不许外人踏入一步,甚至连仆人去打扫都被免除了,一日三餐到是准时放在门外,他到也是常常呆在里面,可好象总是心事重的。
  四太子妃慕容枫外出也已有六七天的时间,因为有太后的旨意,到也不用她操心,她看得出来,太后很喜欢这个四太子妃,甚至有点宠爱,只是可惜这个四太子妃不讨四太子的欢心,其实慕容枫在她看来,一点也不差于慕容雪,尤其是温婉平和的气质,淡然雅致的举止,便不是一般人学得来的,说起来,她到觉得,这个慕容枫到是这个后宫里最最招人喜欢的妃子。
  “四太子,大太子妃来啦,好象有事要见您。”
  烟玉走近司马锐,轻声说。
  “四太子妃已于几日前回其外婆那为外婆上香去了,现在还没有回来。”
  烟玉轻声说,唉,到现在才想起慕容枫。
  “噢,本事到不小,谁准她离开这儿的?”司马锐不高兴地问。
  “太后娘娘。”烟玉依然轻声细语,她原是太后身边的丫头,自然是晓得这个司马锐的性格脾气,能够不招惹最好不要招惹他。
  司马锐一挑眉,这到有点出乎他的意料之外,太后会准慕容枫离开四太子府?祖母是如何知道慕容枫想要外出的?难道他不在的这几日,发生了一些什么事不成?
  “哼,谁又多嘴把她的事说给祖母啦?”
  烟玉摇了摇头。
  “四太子妃第二日去给太后娘娘和皇后娘娘奉茶的时候,太后娘娘就很喜欢你的太子妃了,连着两日早上让德公公来请四太子妃前去陪着。太后还下了懿旨,”烟玉说到这,微微顿了顿,看了看司马锐的脸色,犹豫了一下,继续说道:“懿旨在四太子妃手中,太后懿旨言明,四太子您不可强迫四太子妃顺从于你。奴婢并非多言,烟玉到瞧着您的太子妃真是一个可人的人儿,能够让太后娘娘喜欢的后宫妃子,怕是也独独您的太子妃这一个。”
  司马锐知道烟玉的身份,虽然在四太子府做奴婢,可毕竟是祖母指派过来的人,说话还是有一定分量。听烟玉如此夸奖慕容枫,司马锐心中到真是添了几分疑惑,这个慕容枫竟然能讨得祖母欢心?而且还能得到烟玉几乎不加掩饰的夸赞?确实意外。
  “我们去见见你们太子妃的姐姐吧。”司马锐突然转开话题,站起身来,率先向前厅走去。心中暗自思忖,慕容芊此次来,一定与慕容雪有关,慕容雪已经失踪六七日啦,慕容青良大概也知此事与他司马锐有关,所以又寄希望于他这个做了大太子妃的女儿从中斡旋了。
  大嫂,好。”司马锐懒洋洋打声招呼,在椅子上坐下。慕容芊已经见怪不怪,对于这个顽劣的四太子,她一直都是尽可能敬而远之。也不知道慕容枫搞得什么鬼名堂,三日前让人送来一封书信,嘱她今日亲自送到四太子府交给司马锐,且让来人言明,如果她私拆信件,就不要再奢望慕容雪安然无恙,如果她听话,定保慕容雪无事。
  慕容芊虽然对于信件内容十分好奇,却也没敢真的拆开来看,来人说话的神情绝对让她不敢怀疑慕容枫的传话,她倒也奇怪,送信来的时候刚好是司马锐回四太子府的时间,慕容枫怎知司马锐回来了呢?同时,她也很怀疑,单凭一封信,就能解决慕容雪的事情吗?她照着慕容枫的吩咐,把信从桌面上推给司马锐。
  司马锐先是一愣,不知慕容芊是何意,接过信,漫不经心的拆开,眼睛立刻睁得老大,信封里是一张饮香楼专用的素笺,平常客人饮酒时偶得佳句会索取用来记下。一行清俊的字:君子之言,驷马难追。与君三日,还雪归府。
  “他现在是否还在慕容王府?”
  司马锐心头一阵惊喜,原来白敏仍在慕容王府。
  “为何他本人不来见我,却要托函于你?”
  慕容芊微皱了一下眉头。
  “我听这儿的烟玉说,她这几日去了外婆那上香去了,并没有在慕容王府,大约仍在路上,所以不能亲自送信过来。”
  她的心中恼怒,你自己的妃子当问你自己才对,问我做甚。
  “我没说慕容-枫。”司马锐不耐烦地说,“我问的是白敏。”
  “白敏?什么白敏?我不认识。”
  慕容芊一脸困惑。司马锐紧盯着慕容芊,脑子里纷乱复杂的闪回着各种画面,内心中混和着期盼与茫然:“那这封信是怎么回事?”
  “信是三妹托人捎来让我转交的。”
  慕容芊见司马锐的反应不似平常,虽然知道司马锐是个喜形于色的家伙,可他今日的反应似乎也有点太不似平常了,不就是一封信吗?哪里来的白敏?白敏又是何许人呢?心下生疑,慕容枫信中到底写了些什么?怎么司马锐的反应会如此迫不及待?到底和慕容雪的获救有没有关系?
  司马锐一愣:“慕容枫?!信是她托人交给你的?送信之人是谁?又说了些什么?”
  迟疑一下,慕容芊说:“信是三日前三妹让春柳送来给我的,让我今日此时亲手转交于你,别的没说,只是春柳很郑重的一再告诫我说,是我的三妹一再申明绝对不可以拆开信,否则后果自负,仅此而已。信中都说了些什么?”
  慕容芊心中暗自思忖:要如何提及到慕容雪的事呢?
  慕容枫?白敏?白敏?慕容枫?
  司马锐脑子里转了几转,还是不太明白。也许白敏是慕容枫的朋友,听他言语间对慕容枫有坦护之意,应该是关系不错的朋友,没想到木讷的慕容枫竟然有如此有趣的朋友,难道白敏真正喜欢的人是慕容枫?但是——好象有什么地方不对,他好象说他也是慕容王府的人,可是为什么慕容芊不认识呢?
  “那好,烦你转告你那个三妹,信中之事我自然会照办,如果合适,请她的朋友白敏约个地方,烦她告诉她的这位朋友,我请客。”
  慕容芊听得一头雾水,什么三妹的朋友,什么白敏?!信中到底说了些什么?可与小妹有关?母亲思念小妹已经患病在床,三丫头却带着随从去了外婆家,说是要去给外婆上香,到也怪不得她,毕竟自幼随外婆一起生活,念着外婆也是应该的,可,小妹应该怎么办呢?
  慕容枫曾经答应她试一试,除了这丫头,还真找不出别的人插手此事,司马锐毕竟是当朝的四太子,现在虽然劫了慕容雪,可是没有真凭实据,只凭猜测,如果他来个抵死不认,谁又能奈何得了他。如果传扬出去,怕是小妹一生的清白名声全都毁在这个人手里。
  “你看我做甚。我说过我会照信中所言来办,如果有什么好奇怪的,就等你那个三妹回来你问她好了。大嫂,我累了,如果你没事,就请离开吧。”司马锐根本不顾及慕容芊的感受,似乎完全无视慕容芊眼中的焦虑,就这么不冷不热的下了逐客令。
  送走慕容芊,司马锐立刻兑现了诺言,把慕容雪送回了慕容王府,他既然有本事从慕容青良的眼皮底下把人劫走,自然也就有办法神不知鬼不觉的把人送回去。
  慕容雪原本已抱了必死之心与司马锐僵持下去,绝对不肯成全司马锐的念头,但突然间司马锐竟然把她送回了慕容王府,她一时之间实在是不敢相信。其实,六、七天的相处中,司马锐并没有对她用强,到是非常的迁就与呵护,一直都是温言细语的,甚是注意讨她的欢心,不论是在月娇阁还是在四太子府的书房,他似乎都没有令她难堪,感觉上她觉得司马锐和传闻中的人有很大的差别。
  “小雪,”司马锐一直这样称呼她。这个只有父母与哥哥姐姐才可用的称呼,不论她是如何的反对,他照喊不误,慕容雪实在拿他没有办法,也只得听而不应,而且他也真够大胆的,把她送回慕容王府,呆在她自己的闺房里,竟然还有闲心与她攀谈,并不急于离去。
  “什么事?”
  慕容雪故作冷淡的问,自己的奴婢瑞喜一直被关在月娇阁,不晓得现在如何了。
  “我的奴婢瑞喜呢?”
  “那个丫头呀,人也太倔强,大约还在月娇阁关着呢,估计过会就会给你送回来。”
  司马锐漫不经心地回答,既而又问。
  “你和你三姐的关系如何?”
  “我三姐?”
  慕容雪愣了一下,心中思忖,怎么这个时候突然问起了慕容枫?
  “很好呀,我们是姐妹,所以你要好好的对待——”
  “那你认识一个叫白敏的男子吗?”
  司马锐不耐烦的打断她的话,一听她在哪儿说教他就烦,小小年纪怎么和她大姐一个样呀,动不动就摆出一副大人模样,晕!心想,如果白敏所言不假,他说自己也是慕容王府的人,那般出色的一个人,慕容枫认识,他也知道慕容雪的种种,虽然慕容芊不认识,估计是因为慕容芊嫁入皇宫,所以不知,慕容雪应该认识吧。
  “白敏?我没说过,也没见过。”
  慕容雪冷冷的回答,像司马锐这般无耻之徒,怎配自己和颜悦色待他,现在只要她大喊一声,只怕他便会被擒获当场,可——如果这样,只怕毁了自己一生清白名声,想必这也是父亲没有明目张胆救她的原因。
  是啊,谁会想到,堂堂的当朝四太子会劫持了自己的小姨子呢,而且是在他与自己的姐姐成亲后。
  司马锐非常困惑,这白敏究竟是何许人呢?!看来也只得等慕容枫回来后再问她啦。好似一阵微风吹过,慕容雪再抬起头,眼前已经空无一人,她知道这一刻开始她又重新获得了安全,又回到了自己的家,也再也没有一双坏坏的眼睛老围着她转啦,想到此,口中竟隐隐一声叹息,把她自己吓了一跳,好好的,叹什么气呀?
  ……
  【未完待续】
分享到:
发表评论(文明上网,友善发言,匿名评论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还可以输入:400 个字符
评论列表4 条评论
温婉晴天2018-12-28 16:03回复
[//@昌海壹笑]写这部小说的作者确实厉害。
温婉晴天2018-12-28 16:02回复
[//@昌海壹笑]谢谢点赞!
昌海壹笑2018-12-28 15:35回复
厉害啊。
昌海壹笑2018-12-28 15:35回复
♥喜欢本文!
本文用户信息
用户昵称:温婉晴天
文章总计:514
个性签名:温婉一笑,晴天自来。
本文所属文集

来源:转载/原作者:秋夜雨寒
文章数量:9 篇查看目录
本栏近期热门
本栏最新文章
网站首页|关于本站|联系我们|网站地图|常见问题|手机客户端
文字站感谢每一位喜欢本站的人,欢迎将本站分享给你的朋友!最温暖的文字记录站 ─ 文字站!文学交流群:
本站部分内容来源于互联网,若无意侵犯您的权利,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蜀ICP备14019085号 Copyright © 2015 文字站 www.wenzizhan.com 版权所有
投稿
分享
导航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