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美文 情感文章 散文随笔 生活随笔 心情日记 现代诗歌 古词风韵 爱情故事 语录名句 微小说 影评 杂文 佳句
×取消主题

跨过千年来爱你之六

发表时间:2018-12-31用户:温婉晴天阅读:258
  【司马强归:心机】
  (1)
  早上,慕容枫醒来,阳光灿烂的照进房间,又是一个秋高气爽的好日子,古代的空气真是好,没有一丝一毫的污染,空气呼吸起来都有点甜甜的味道,有着树叶的清新,花草的甜蜜,实在是有利于身体的健康。小德子早早就赶来四太子府,一张脸笑得跟朵花似的,传太后的旨意,自然是太后娘娘想念四太子妃,早已在祥福宫准备了早膳,请四太子妃前去。猛的看到站在慕容枫身后不远处的司马锐,还真的吓了一大跳,这么早的时间,在四太子府可以看到司马锐,真有太阳打西边出来的效果。
  烟玉昨晚很晚了去祥福宫见了太后娘娘,说,四太子和四太子妃并没有发生大家预料中的争执,反而相处的挺和睦,还一起吃了饭。
  太后娘娘并不是特别相信,只以为是烟玉在宽她的心,所以早早的就让小德子来四太子府请慕容枫去她的府邸。
  正欲说话,一阵马车声从外面渐近又渐远,谁如此胆大,竟然敢在皇宫里如此放肆,大清早的让马车如此轰鸣而过?司马锐眉头一皱,想必定是老二回来啦。慕容枫跟着小德子去祥福宫,司马锐自然也是不肯闲着,想要跟着,小德子自是不敢说半个不字。两人走进祥福宫,看见太后正和一个年轻人说话,年轻人个子很高,皮肤黝黑,脸庞微方,浓眉大眼,透着一股子霸气,大有舍我其谁的傲气。
  太后面色和善,正与他攀谈,一眼瞧见慕容枫和司马锐,愣了愣,这两个人一起出现,确是在她意料之外,难道昨晚烟玉说的话确实是真的,并不是在宽自己的心?
  “你们两个来了,快快坐下。”
  太后开心的招呼,不论真的还是假的,看见他们两个一同出现,而且神色上还算愉快,仍是一件令她觉得非常开心的事情。
  “来,枫儿,过来见见你的二哥,强儿,这是你弟弟锐儿新纳的妃,慕容青良的三女儿慕容枫。”
  司马强回头,一眼看见站在那儿盈盈而笑的慕容枫,衣饰简单,却清新雅致,不似这宫中其他的脂粉那般做作,一张俏面也素素净净的,表情温暖中却透着几分淡淡的漠然,就如窗外的秋意,看着极是舒服。
  素来顽劣不堪的四太子竟然娶了这样一个出色的女子,听说慕容王府有一位小姐以美貌闻名天下,难道就是此女吗?可是听人谈论起时好象名字是慕容雪而非慕容枫呀?看来慕容王府家真的是个个皆美女呀。
  “二哥好。”
  慕容枫心中嘀咕,这皇宫中她还真的只是知道司马哲和司马锐,这个司马强是何方的神圣呀?司马强点了点头,眼睛在慕容枫身上停留了一会,客气的招呼了一声自己的弟弟司马锐。
  “四弟媳,你好。四弟,好久不见,原来都已经娶妻啦,二哥可要向你道声晚来的祝贺才好。”
  司马锐懒洋洋的瞧了瞧司马强,伸手拉着慕容枫的手腕在太后身旁坐下,不冷不热的说:“多谢。”
  傻瓜也可以看得出来,他们之间的关系不是很好,或者说根本就是不好。
  太后却忽略过去,笑着说:“强儿,你是先去看你娘呢,还是在祖母这吃过早饭再走。”
  “强儿还是先去看望母亲,再来陪祖母聊天。”司马强唇角有着一种冷冷的坚毅,说话的时候中气充沛:“否则,只怕有强儿在这,有人会吃不下饭的。强儿还是改日再来探望祖母吧。”
  慕容枫觉得司马锐的手猛的一紧,一股冷冷的感觉传遍她的全身,温暖的室内,慕容枫仍是觉得寒冷。抬头,看到司马强正在看着自己,说话的他虽然是对太后而言,但目光却一直都在自己身上,眼神里有一种玩味之意,好象战场之上发现了猎物,或者行进中突然发出了目标,虽然如此,到并不让慕容枫觉得不妥,目光中更多的是欣赏,似乎并没有什么非分的念头。眼底深处似乎还有隐约的笑意,看起来非常的亲切。
  “枫丫头,你花痴呀!”
  司马锐低声说,手上一紧。
  “看得眼睛都不错眼珠,拜托给你的夫婿留点面子成不成。你的夫婿我,可是最讨厌这小子,你能不能换个人花痴呀。”
  然后一扬声,看着司马强,皮笑肉不笑的说:“二哥呀,这可是你弟弟我的妃子,不是你战场上的敌人或猎物,你眼睛那么贼亮的盯着我妃子看什么呀,这丫头胆小,不经吓的,可别给我吓出个什么好歹来。”
  司马强略微一愣,似乎也发现自己有些失态,但也未做解释,并不理会司马锐的调侃,冲众人点了点头,转身离开。
  司马锐一转头,脸离慕容枫的脸不过寸余。
  “慕容枫,你给我好好的记住了,你会不会爱上我我可以不介意,但你是我司马锐的妃,能够爱的只能是我一个,就算不爱也只能守着我一个人,别做白日梦,期望在这皇宫里还会有别的艳遇,我可没有司马哲那般好说话。”
  说完,盯着慕容枫的眼睛,一双桃花眼里竟然有着莫名的担忧和伤痛,以及冷酷之色。
  “你们两个做什么的呀?眼里还有我这个老太婆吗。”太后笑着打趣。
  司马锐回头一笑,嘻皮笑脸的说:“我呀,在和我的妃子培养感情呢,看看能不能爱上这个丫头呀。是不是呀,慕容枫?”
  慕容枫微微一笑,脚下却狠狠的踩在司马锐的脚上,看着太后,口中温柔的说:“是的,你的孙儿说,他要试一试,看能不能接受枫儿。有祖母的懿旨在,他说他可不敢乱来,免得惹得祖母生气,定不会有好事。”
  司马锐未曾提防,被踩了个正着。
  这一下,慕容枫还真是使上了劲,心里头的恼火全都在这一脚上,司马锐不由自主的“唉哟!——”一声,转头看向慕容枫,刚要发火,却见慕容枫脸上全是恶作剧得逞后的快乐与得意的笑容,眼神如同孩童般澄净,竟是不忍,看得如同痴了一般,口里轻轻的叹息了一声,喃喃地轻声说:“慕容枫,能不能对我公平点呀。”
  慕容枫一愣,一时之间竟不知说些什么才好。
  “好啦,”太后一脸笑意瞧着他们二人,口里假意嗔怪道:“你们两个吃了饭别处打情骂俏去,别在这儿碍我的眼,成心气我是不是?”
  这话一出,司马锐与慕容枫通通红了脸,低垂下头。
  司马锐偷眼瞧了瞧慕容枫,见她一张俏脸早已经羞红了面颊,愈加显得人娇若花,气质胜兰,心里头暖暖的,莫名的觉得幸福起来。
  (2)
  慕容芊一夜都没睡好,很早就赶到暖玉阁。慕容雪的神情似乎并没有她想象中的那般不安,反而到显得精神很好,看见大姐来了,笑着迎上前去。
  “大姐,你这么早就来看雪儿啦。怎么?大姐的神情好象不算好,昨晚休息的不好吗?这暖玉阁真是好,外面秋凉如水,这儿却温暖如春,要不,姐姐你今晚过来陪我一夜?”
  话是无心,还透着天真和些许得意。
  慕容芊轻叹口气,这个傻丫头,她还真以为这暖玉阁是谁都能住得的吗?
  “小妹,你以为这个暖玉阁是姐姐能住的地方吗?这儿本来是皇上的皇后和爱妃们过些日子天凉了避寒之所,姐姐还没有这个资格,你姐夫虽然贵为大太子,可也只能远远瞧着。你倒是住得安心,也不晓得家人有多么为你担心。”
  “雪儿知道。”慕容雪面上一红,不好意思的低下头,轻声说:“昨晚皇上来过,带着张太医一同过来替雪儿诊了脉,配了些休养的药剂,张太医对皇上说,‘可能慕容姑娘前些日子受了惊,感了风寒,如今配些压惊舒神的药慢慢调剂一下,不过几日就可无事’。皇上亲口对雪儿说,虽说这儿是皇后和他的爱妃才可住的地方,但雪儿情况特殊,雪儿的父亲又对朝廷忠心不贰,所以住着无妨。皇上说,暖玉阁的房间颇多,待天寒之时,也可住的开。雪儿见皇上这样说,实在不知要如何推辞。”
  “姐姐莫为雪儿担心,在这儿也没什么不好,至少可以避开司马锐那个可恶的家伙,有皇上的照应,过上几日,雪儿自然会向皇上提出来回府之事,现在皇上如此热心,雪儿只怕提出告辞之意,皇上也不会答应。”
  慕容雪看着大姐,静静的说,温柔的皇上总没有司马锐那般令她觉得害怕,万人之上的皇上对她这般呵护,真让她感动。
  慕容芊长叹一声,眼底尽是悲哀之意,难道真让三妹说中了,这慕容雪并不觉得和皇上在一起有什么不好?!但愿父母能够快一点寻到合适的人家,替小妹订了人家,也可让皇上和司马锐统统都死心。
  皇上驾到!”
  外面高公公的声音传来,尖细绵长。慕容芊心中噗通一跳,皇上竟然才下早朝就赶了过来。急忙和慕容雪一起跪下,听见皇上一步步走了进来。
  “雪儿,快快起来,你身子弱,就不必行此大礼了。”声音很温柔,而且还亲自上前搀扶起慕容雪,再看到慕容芊,声音中添了几分威严之意:“你也起吧。”
  慕容雪面色一红,道不尽的娇羞,说不尽的温柔。
  “谢谢皇上关心,雪儿只是大病初愈,到让皇上操心了,雪儿真是惭愧。”
  皇上瞧着,满脸皆是笑意,眼中也只有这个大兴王朝的第一美女的存在,虽然慕容芊就站在一边,也竟然是视而不见。对着慕容雪,眼中全都是疼惜和不加隐藏的欲望,还有几分努力克制的迫不及待。这怎么能怪得了他呢,这般鲜活美丽的一个女子,如此娇羞温顺的站在那,满眼满脸都是对他的崇敬和膜拜,他又怎么可能不动心呢?看惯了身边的皇后和爱妃的面容,有这么美丽动人的一张面孔,充满新鲜感的婀娜身体,又怎么可能不让他萌发占为己有的欲望呢!
  如果,不是因为慕容雪年纪尚不足十六,还不到大兴王朝规定的出阁的年纪,怕是他早已经宠幸于她,红绫帐内度春宵啦。这到要多谢慕容青良当时的坚持,如果真是允了锐儿的请求,将慕容雪许给他,怕是自己就没有这朵鲜花可摘了。
  想至此,眼前忽然出现了另外一张面孔,慕容枫的面容,说来也是奇怪,那个慕容枫就让他有心怯之意,不敢有任何非分之想,且不说她是自己四子的妃,就算是未嫁之女,皇上也觉得,如果有些许他意都似是亵渎。
  那也真是一个绝色的女子,仔细论起来,似乎还略胜慕容雪几分,到不是容颜上如何,而是那份由内及外自然而出的气质,却是慕容雪不曾有的,如此说来,自己那个顽劣的四子也还真有些福气。
  “雪儿,朕来时,见翠栊苑的菊花开得正艳,如果你此时身子尚是舒服,朕就陪你去赏赏菊花如何?”
  皇上和颜悦色的瞧着慕容雪,自从扶她起来,皇上的手就没有松开过,一直握着慕容雪柔若无骨的小手,神情也是千般的怜惜万般的疼爱。
  “外面的风也暖暖的,出去散散步,对你的身体恢复更是有益。”
  慕容雪含羞垂首,心中如同装了数不清的小鼓,一直敲啊敲,那双大手紧紧握着她的,除了父亲,尚未有人如此贴近于她,而现在握着她手的可是大兴王朝的一国之君,她心里的感觉是如此的奇妙,人也飘飘然的如坐云端,完全没有看到一旁自己的姐姐一脸的悲悯之意,随着皇上缓步走出了暖玉阁,只留下慕容芊呆呆立在当地,满心都是萧瑟。
  千辛万苦躲过了顽劣的四太子,牺牲了三妹的一生幸福为代价,却落得如今这个场景,也许真的要如三妹所言,再过些日子,自己真的要跪下迎接自己这个最疼爱的妹妹啦。苦笑一下,大兴王朝,真让慕容家的女儿占尽了风光,可怜的父亲,这般疼爱的女儿却还是要送入皇宫。既然如此,当时何必牺牲三妹的一生,还不如就干脆由慕容雪自己嫁给司马锐得了,真是躲得了虎避不过了狼!那一直握着慕容雪手的皇上的手看得慕容芊心如刀绞。
  司马强一进翠栊苑,就看到皇上正与一个妙龄女子站在一起,手牵着手,甜甜蜜蜜的看着盛开的菊花,想到寂寞的母亲,司马强心头就生出一股无名之火。去看望母亲的时候,听母亲说起,皇上将慕容家名满天下的美女慕容雪‘藏’进了暖玉阁,只是因着慕容雪尚未年满十六,不能出闺,所以一时之间还不能占为己有。对于此事,皇后和吴妃都只能默默忍受,毕竟皇上是一国之君,他一定要这样,别人又能耐他如何?只是,这慕容雪本是大太子妃和四太子妃的小妹,亦是皇上宠妃吴妃亲侄子吴蒙的小姨子,原本都是皇后和吴妃以及自己母亲的小辈,如果真纳了为妃,只怕是难免被天下百姓笑话。可,现在皇上又听得进谁的话呢,他甚至不顾及慕容青良在朝廷的权势可能带来的危险。
  慕容青良一门四女,如今细数来,真是个个都是占尽了风光。
  (3)
  司马强冷笑一声,朗声而言:“儿臣司马强参见父皇!”他此言一出,把皇上和慕容雪吓了一跳,正在一旁侍候的高公公也吓了一跳,回头看到司马强一脸的怒气,忙低下头,不敢做声。这个司马强是所有太子中性格最为暴躁的,一直镇守边关,和司马哲一文一武,相得益彰,是皇上最得力、最信赖的左膀右臂。他本是皇上宠妃刘妃所生,刘妃与吴妃同为朝中武将之女,这司马强更是得了外公真传,不仅武艺高强,用兵布局更是个中高手,所以皇上将事关国家安危的边关交给他,吴蒙就是他手下的大将,两人亦是生死之交。只是因着一些旧事,与皇后所生的两位皇子,也就是大太子司马哲和四太子司马锐的关系一直不算太好。
  “是强儿呀,什么时候回来的?”皇上见到二儿子,心中十分高兴,这个儿子镇守边关真是省了他不少的事,因他战功卓著所以有权自由往返于边关和京城之间,也就是说,他可以随时来随时走,并不受自己这个皇上的限制。司马强冷冷看了一眼慕容雪,秋阳之下,盛装、饰金,风流婉转,确实是个不可多得的美女。慕容家的四个丫头他也算是全都见过了。大小姐慕容芊,嫁给了司马哲为妃;二小姐慕容瑜,是他自己部下大将军吴蒙的妻子;三小姐慕容枫,今日见过,已嫁于司马锐为妃,给他的印象最为深刻;至于四小姐慕容雪,现在正站在自己面前,与自己的父亲并身而立,而父亲正有意将其纳为己妃。
  每一个都是人中凤,花之冠,这慕容青良真是生了四个不错的女儿。
  “今日刚刚回来。”司马强沉声而言:“前良关大捷,乌蒙国已交了降书,并将乌蒙国公主雅丽公主送来大兴王朝献于父皇。”
  “好!”皇上有些漫不经心,一边听儿子汇报战况,一边温柔的瞧着身边的的慕容雪:“强儿又立了大功,那雅丽公主就赐给你吧。”
  司马强压下怒火,冷声言道:“这原本是儿臣的本分。如果父皇想要赏赐儿子,那儿臣到还真想向皇上讨要一人。”
  “何人?”
  皇上抬起头来瞧着司马强。
  “慕容雪!”
  司马强根本不看就站在自己不远处的慕容雪,冷若冰霜的表情,字字如铁。
  “我听天下百姓都传闻,慕容宰相生有四女,尚未出嫁的慕容雪是个貌美无双的女子,当之无愧是我大兴王朝的第一美女。父皇也知儿臣除了红玉,一直没有纳妾,但红玉一直没能为儿臣添得一男半女,所以想请皇上做主把慕容雪赐于儿臣,随儿臣一同前往边关,也可让儿臣再无后顾之忧。望父皇看在儿臣一直力保边关无忧的情形下成全儿臣这唯一俗念。”
  慕容雪看着阳光下高大伟猛的司马强,心中生出恐惧之意。
  皇上一窒,不知说些什么才好,这个司马强话中软硬兼带,略有几分威胁之意。如果不同意,他也许就可以不让边关安稳,而让皇上不得不分心,破费财力以保边关无忧,如果同意,自己是万万舍不得慕容雪。沉吟一会,说:“你且下去吧,让为父想想。慕容雪本是宰相的爱女,只怕是宰相不舍得女儿远嫁边关,还是让为父为你另选一位美貌女子吧。”
  “儿臣不做他选,还请父皇三思,为儿臣做主。至于宰相那边,我自会亲自登门提亲,请求宰相同意。几日后儿臣就要返回边关,到时希望可以带走慕容雪。儿臣还有事,就不打搅父皇与这位美人一同赏菊的闲情逸致,先告辞啦。”
  说着,司马强恭身而退,头也不回。
  皇上看了看阳光下有些不安的慕容雪,心想:这个丫头美丽的还真是招人。先是自己的四子非要娶她为妻,再是自己的二子一定要讨了她去,而自己却是有心要册她为妃。如何是好?
  “皇上,请为雪儿做主。”
  慕容雪颤微微的盈盈跪在地上,泪眼朦胧的瞧着皇上。
  “雪儿绝对无意于二太子,也不想招惹那个四太子。雪儿只想安安稳稳的过自己的日子,皇上一定为雪儿解忧。”
  皇上低头瞧着跪在地上的慕容雪,一双杏眼饱含泪水,长长的睫毛微微颤动,小小的樱唇微微张启,玉齿如贝,轻轻咬和,那无助的表情就象一阵暖暖的风一般痒痒的划过皇上的心,那真是难受,皇上此刻真想就立刻带着她到那无人的地方尽情缠绵,稍加犹豫,将慕容雪搀扶起来,揽在怀中,软语安慰:“雪儿不怕,有朕在此,没人敢拿你如何。况且锐儿已经娶了你的姐姐,至于强儿,朕不会舍得让你随他边关奔波,那可真是糟蹋了美人。呵呵,不怕,不怕,朕陪你继续看菊花。”
  慕容雪伏在皇上怀中,一张脸红得如霞,手脚都软软的,想要站稳身子都是困难,而且皇上的怀抱竟是如此坚实厚重,仿佛给了她一个无人可比的天地。
  皇上半抱半搀的领着慕容雪在花丛间慢慢走着,慕容雪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做些什么,只是觉得整个人晕晕乎乎。高公公悄无声息的跟在两人后面,大气也不敢喘,心里头七上八下的难受的很。
  皇上正在兴头上,他走也不是留也不是,本是个奴才,自然是要侍候着皇上,可,眼见皇上和慕容雪的情形越来越暧昧,可真是宁愿自己瞎了的好,慕容雪这丫头可真是个惹事的主。四太子的事尚未解决,又招惹了一个二太子,还有这么个皇上掺乎着。唉!——
  这一逛就是一个多时辰,太监和奴婢们一直远远的跟着。
  “皇上,”高公公轻声唤了一声,“刑部的魏大人说有要事来奏。”皇上回头看看高公公,远远的还看见刑部的魏爱卿站着正向这边观望。
  “吩咐人好生的送慕容姑娘回暖玉阁。雪儿,朕还要政事要处理,你先回暖玉阁歇着,待朕处理完政事,再去找你。”
  慕容雪乖巧的点了点头,随着几个奴婢离开。皇上恢复了冷漠沉静的表情,在近处的亭子里坐下,示意高公公让魏大人过来说话。
  ……
  【未完待续】
分享到:
发表评论(文明上网,友善发言,匿名评论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还可以输入:400 个字符
评论列表0 条评论
暂无评论!
本文用户信息
用户昵称:温婉晴天
文章总计:549
个性签名:温婉一笑,晴天自来。
本文所属文集

来源:转载/原作者:秋夜雨寒
文章数量:11 篇查看目录
本栏近期热门
本栏最新文章
网站首页|关于本站|联系我们|网站地图|常见问题|手机客户端
文字站感谢每一位喜欢本站的人,欢迎将本站分享给你的朋友!最温暖的文字记录站 ─ 文字站!文学交流群:
本站部分内容来源于互联网,若无意侵犯您的权利,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蜀ICP备14019085号 Copyright © 2015 文字站 www.wenzizhan.com 版权所有
投稿
分享
导航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