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美文 情感文章 散文随笔 生活随笔 心情日记 现代诗歌 古词风韵 爱情故事 语录名句 微小说 影评 杂文 佳句
×取消主题

无题之二

发表时间:2018-12-31用户:匿名阅读:129
三月份的临安城越发不太平,街上到处都是官兵,据说是军中混入了奸细,泄露了军情,大将军公仪萧身受重伤,掉落悬崖,不知所踪,皇上大怒,到处贴告示,势必要找回大将军,抓住奸细,城内人心惶惶。
“阿爹,咱们库存药材不多了,我去城外的村子里找村民们在收购一些”
“晓冉,最近城中不太平,你注意安全,早些回来啊”
“知道了阿爹,不要担心”
“唉……”看着背着药筐远去何晓冉,何父叹了一口气,小冉的阿娘去世的早,如今在这乱世之中,看着小冉一天天长大,也算对得起她死去的阿娘了吧。
天气还不算太冷,有些许微风很是惬意,出了城翻过两座山就到了城外的药村,这里的人皆以种植草药为生,只是地处偏僻,来这里收购药材的人并不多。
何晓冉他们家在临安城开了一家药材铺,所以13岁便跟随阿爹一起来这里收购草药,如今何晓冉已经15岁长成一个亭亭玉立的大姑娘,也可以独自一人来收购草药了。一来二去,这里的村民和何晓冉都熟络了起来,大家都会给她最好的草药以相对便宜的价格卖给她。
因地处偏僻,何晓冉终于赶在午时到达了药村,村民们看到她都很高兴,纷纷跟她打起了招呼
“晓冉啊。你来了,快进来喝口水吧”村口的张大婶亲切的招呼到
“晓冉,你好长一段时间没来了呢”
“是啊晓冉,跑了这么长路,快坐下歇会”
“晓冉你阿爹还好吧。”
村民们七嘴八舌,热情的让晓冉有些不好意思。
“谢谢各位乡亲,我和阿爹都挺好,只是前段时间偶感风寒,所以才耽误了许久呢。”她没有告诉他们城中的混乱,怕他们恐慌和担心
收购完草药已经申时了。何晓冉没有多做停留,她必须赶在城门关闭前赶回去,城中不太平,关门的时辰比以往早了两个时辰,想到这何晓冉加快了速度。
何晓冉选择了一条“小路”,很久以前和阿爹一起走过,只是后来草木遮住了那条路,就再也没走过了,没想到今天她居然又找到了。
途径一片桃花林,春风吹过阵阵花香,何晓冉心情很愉快,小时候来还没有这样多呢,这里都是天然生成的野桃林,真美啊。
“哼……嗯……”一阵细微痛苦的闷哼声让何晓冉吓了一条,天快黑了,不会有鬼吧?何晓冉停下脚步,又仔细分辨了声音的方向,慢慢走过去。
“哼……”树下的草丛中躺着一个满脸满身都是鲜血的人。何晓冉蹲下身,发现他左胸口中了一箭,假如在偏离就要射中心脏了,许是因为草丛中过于潮湿,伤口已经恶化了,不行得赶快给他弄回去才行。
何晓冉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将他扛起来,在山脚下遇到拉粪车回来的山伯才将他们二人送回了药铺。
“晓冉,他是???”何父看到晓冉拖着个浑身是血的人进来时吓了一跳,那人身上的衣服破烂不堪,左胸口还插着一把箭。
“我也不知道,我回来的时候在草丛里捡的。阿爹,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你看他还有救嘛?我给他简单上了些止血的药。”何晓冉气喘吁吁的说到。
“当下要把他身上这把箭拔出来,晓冉拿剪刀来。”虽然拔出来了箭,但由于他的伤口受了潮气导致恶化,当夜他就由低烧变成了高烧。
何晓冉父女一直不停照顾了他一夜,到丑时才退去了高烧。何晓冉让父亲去睡觉,她一个人守着这里。旁边是滚滚的药炉,床边是呼呼睡去的晓冉,她实在是太困了。
“啊……”一声惊呼吵醒了睡在床边的晓冉,猛的抬起头,看到床上的男人晓冉吓了一跳,后来才想起昨夜的事情,呼,他还没醒,看来是做了噩梦。
“啊……”这一声是何晓冉自己的,她她她她她居然睡着了,药炉里的药此时已经成了渣,浪费了好多名贵药材。还差点烧了药炉,她七手八脚的处理着。
“你是谁……”冷硬的声音让何晓冉打了个冷颤,她转过身,对上了一双冷清的眸子
“呃……你醒了?”擦干净脸上的血还蛮帅的好像。。何晓冉吐了吐舌头
“我叫何晓冉,这是我家药材铺,昨天我在山里的草丛中把你捡回来的,你叫什么名字啊?”
“……”那男子沉默不言,只是低头看了看只着底裤和身缠绷带的自己,皱了皱眉头,他抬起头看着眼前的少女。意思很明显,我衣服呢??
“呃……咳咳……那个,你衣服已经破的不成样子了,而且浑身是血,所以……”所以你不要想歪了行不行,医者仁心,我啥没见过啊,不就光个膀子嘛有什么好看的。呃,肌肉还挺发达的。
“姑娘……”凌厉的眼神扫过
“呃……咳咳……那个,我重新给你煎药”奇了怪了,我脸红什么呀。何晓冉深吸一口气拍了拍自己的脸,镇静的去煎药了。
“赶快喝吧。喝完过来吃点心我自己做的噢”
“多谢姑娘救命之恩,我……”
“怎么?你想报答我啊?”
“在下身无分文,你想怎么报答?”
“不如……以身相许吧?”
“…姑娘莫要开玩笑。你还小终身大
事岂可儿戏…”
“…那你就留下吧,我们铺里缺个跑堂…”
“好…”
“……”这就答应了?她不过随口一说?
10天以后。
“哎我说……你都来我家小半个月了,我都不知道你姓甚名谁,家在哪里呢。”何晓冉看着穿着“伙计服”在他家忙前忙后跑腿的某人,无聊的开口。
“我没名字,也没家。”依旧淡淡的语气
“那……我给你起个名字吧。好不好”
“……”
“那我就当你默认啦,予安,以后叫你予安好了。。”予安,予你心安。
何晓冉蹦蹦跳跳去帮他捣鼓药材了
他没有理她,脑中盘算着一些事情。。修养了半个月,计划也进行的差不多了,他该走了,只是……他低下头看着眼前这个叽叽喳喳的姑娘。
“予安,我跟你说,这个药材……”
“予安,你中午想吃什么?”
“予安我下午要跟我爹去义诊”
“予安,我……”
“我要走了…”他打断了她。
“哦你要走…啊?…”猛的抬起头?额头撞上了的她下巴,疼的她当场掉了两滴眼泪
“你说什么???”
“我要走了,小冉”
“哦……走就走呗……”转过身眼泪漱漱的往下掉。
“晓冉……”予安不知道该说什么。他喜欢这个单纯善良的姑娘,只是他不能说也不能做任何承诺,更不能留下来,他有更重要的事情。他看着她抽搐的背影,叹了口气,终是转身离去。
“走啊。走了,就不要回来了……”何晓冉对着离去的背影大声说到,她看到那个身影一顿,终是没有停下来,消失了。
“将军,你总算回来了”街角的凌风等候多时,他家将军为了救他们掉落悬崖,他真是心急如焚。他整整搜寻了三天,都不见踪影,他以为他家将军被敌军抓走了。没想到他家将军主动给他传信,还让他放出他重伤的消息。
“将军,你的伤?”
“已经没事了,我们走吧。是时候做个了断了”伤口…公仪萧不自觉抚了抚胸口,那个丫头,是哭了吧。。
“将军……”凌风欲言又止
“抓到奸细了?”公仪萧
“是……”
[军营中]
“为什么?”公仪萧淡淡的开口
“将军对不起……”
“砰……”公仪萧没有说话,凌风飞起就是一脚“凌溯,若不是将军收留,我们早就饿死在了雪地里,他待我们不薄,他是为了救我们两个才掉下悬崖的,你为什么……”抓到奸细的时候他真的是一脸的不可置信,他不相信啊,他们幼年被将军收留,三个人也算一起长大,名字也是将军所赐,怎么就成这样了?
“…对不起…”凌溯除了对不起依旧是沉默。他要怎么说?能怎么说??
“你说话啊。”凌风红了眼眶
“将军,我知道我说什么都没用。不过看到你没事就太好了,就算去了九泉之下我也好放心了,我……”
“你走吧……”公仪萧什么都没说,这是他的选择,他只好成全。他早就知道了一切,凌溯和凌风不一样,凌风是实实在在的孤儿,凌溯却是被家人卖掉的,他原本有个妹妹,被家人分开卖掉,他一直私下打听,只是没想到他的妹妹却成了敌国的细作,他只不过顺水推舟罢了。给了一份假的作战图,受伤也是苦肉计,他中了箭,她的妹妹却搭上了性命。
“将军……”凌溯抬头,看到将军为救他掉落悬崖的那一刻,他真的后悔了,妹妹死了他也更加心如死灰,他向着背对他的公仪萧重重磕了三个头,离开了。
那一战,大获全胜,敌军以为公仪萧重伤已死,放松警惕在军营里举杯换盏,公仪萧和凌风分头带领人马将敌军粮草烧尽,敌军遭到重创,撤兵。
[临安城]
“听说了嘛?公仪将军打了胜仗呢”
“是嘛?不是说他重伤嘛?”
“什么呀,他根本没中箭,那是苦肉计…”
“这样啊……公仪将军威武”
“听说今日就能赶回来临安城了”
“啊?那我们不是可以看见了??”
何晓冉跟随父亲义诊,街上议论纷纷,都是关于大将军打胜仗的消息。
“公仪萧?中箭?受伤?”何晓冉心中有了思量,难道是予安?可是他说他没有名字没有家啊?何晓冉心乱如麻。
“啊……是公仪将军回来了……”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声,远处不断传来马蹄声。
何晓冉和父亲也停下了脚步抬头张望,随着马蹄声越来越近,何晓冉心怦怦跳个不停,会是他吗??
在看到公仪萧的脸时,何晓冉呆了,呼吸都慢了半拍,予安?真的是他?只是此时的他身穿铠甲,看起来更加威严了一些。
策马奔驰的他忽然回过头看了人群中的何晓冉一眼,很快就撇开,那眼神极其冷漠,像是看一个陌生人。
不,他怎么可能是予安呢?予安怎么会有这样的眼神看着我。何晓冉难过的蹲了下来,眼泪不自觉的掉了下来,何父叹了口气。带着她回去了。
[两年后]
再见她时,两军对垒,她一身红衣似火,越发美丽动人,脸上是妩媚的笑容,只是此刻的她,坐在敌军将领的怀中,巧笑嫣然,看着公仪萧眼底净是戏谑。
公仪萧握紧了双手。
“小冉……”公仪萧当夜独自一人潜入敌军阵营内,看到她那一刻,他真的疯了。两年来,无时无刻不在想她不在找她,可她…
“公仪将军……”那女子顿了顿
“小女子名叫花颜,将军莫不是认错了人”他是疯了吗?这可是敌营
“小冉……”公仪萧吻上了何晓冉的唇
“你放开我,你在不走,我喊人了……”何晓冉微怒。
他嘴角流血鲜血,苦笑一声,消失在了黑夜中。
“予安,我知道你不愿认我的原因,你要守护天下百姓,我又怎能拖累你?你放心,你的目的,我一定帮你达到。”何晓冉看着远方那人消失的方向,一夜未眠。
那场战火又持续了三个月,双方均是两败俱伤,敌军将领的箭射中了公仪萧的心脏,而他的心脏,插着何晓冉刺进去的刀。
“花颜……”敌方将领忽然就笑了。
“我叫何晓冉……”
“我知道,我也知道你的目的,只是我想赌一把,我想知道我陪伴了你两年。在你心里,究竟是我重要还是他重要,是我太高估自己了。”
“你……”何晓冉有些震惊
“咳咳……花颜,我希望你自由的活着,”
“对不起……”何晓冉咬紧了嘴唇。
“花颜,看到你内疚,我很开心,这样……你就一辈子都会记得我了…………”
“我……”她看着怀里的人,心微微有些揪痛。
“我嫉妒你心里装着另外一个人,花颜,我希望你快乐……”
那场长达多年的战火结束了,何晓冉没有去追问公仪萧的事情,因为第一次救他的时候,何晓冉就知道他与旁人不同,他的心脏长在了右边。所以公仪萧虽然受了严重的伤却没有致命,敌军没有将何晓冉如何,因为他们的将军早已交代好了一切。甚至亲自护送何晓冉回到了临安。
[法华寺]
“姑娘,你真的要出家?”
“是的,小女子自知罪孽深重,后半生甘愿再次青灯古佛修行赎罪,求大师成全”
“阿弥陀佛。贫尼赐施主发号忘尘,入了佛门,前尘往事,就都忘却了吧。”
“是,忘尘谨记”

“将军,你醒了?谢天谢地”凌风惊喜的大叫
“我睡了多久?”公仪萧问
“一个多月了,你要是在不醒……”
“小冉呢??”
“她是谁啊?。”从未听说过啊,凌风纳闷。
“去找……”公仪萧大怒,她为什么不来找他?还是,她恨他不认她?这一次,说什么他也不会放开她了。
“将军,已经打听到了,她……”
“她怎么了?说”难道出了什么意外?公仪萧突然觉得不安。
“她……出家了…”凌风已经打听到了那个姑娘的所有行踪,原来她就是救了自家将军的那个姑娘。
“出家了……”公仪萧眯起了眼睛
法华寺]
“晓冉,跟我回去吧。。”
“将军,这里没有你要找的人,请回去吧”
“何晓冉……”公仪萧咬牙切齿。
“将军,贫尼法号忘尘,施主莫要叫错了,一入佛门前尘往事再无瓜葛,请回吧。”
“你一定要这样跟我说话吗?晓冉,若你执意如此,那我……”
“予安……”何晓冉开口,看来有些话,必须要说清楚了,她欠他一个解释,也欠自己一个结果。
“晓冉,你终于……”公仪萧眼睛亮了起来
“予安,有些人有些债,是注定要欠着的。我不能背着这些债,心安理得的去和你过一辈子,我爱你,但是他说的对,我永远也忘不了他了,我没有办法背负着一条命接受你了,你也不可能不介意我心中永远装着别人吧。”
“我不介意,晓冉,我愿意用一辈子和你一起直到你放下心结,我可以……”
“我介意……予安,这两年,我在他的庇护下,才能在安全的见到你,我真的很开心,只是他死了,我再也无法心安了,我愿意用一辈子,来赎这份罪孽。”对不起,我还爱着你。可是我却不能心安理得的和你在一起。
“晓冉,若这样你能开心,那,我成全你……”

“那后来呢,后来那个将军去了哪里啊?”一群稚嫩的孩童围着一个白发老人问到。
“后来啊……”那白发老人睡着了,脚边放着两个酒壶,风吹过,吹开了老人的衣领,隐约可见两条长长的疤痕…
分享到:
发表评论(文明上网,友善发言,匿名评论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还可以输入:400 个字符
评论列表0 条评论
暂无评论!
本文用户信息
用户昵称:匿名
文章总计:35
个性签名:这里小匿,想做你最温柔的树洞,随时欢迎你~??
本栏近期热门
本栏最新文章
网站首页|关于本站|联系我们|网站地图|常见问题|手机客户端
文字站感谢每一位喜欢本站的人,欢迎将本站分享给你的朋友!最温暖的文字记录站 ─ 文字站!文学交流群:
本站部分内容来源于互联网,若无意侵犯您的权利,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蜀ICP备14019085号 Copyright © 2015 文字站 www.wenzizhan.com 版权所有
投稿
分享
导航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