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美文 情感文章 散文随笔 生活随笔 心情日记 现代诗歌 古词风韵 爱情故事 语录名句 微小说 影评 杂文 佳句
×取消主题

【盗将行】愿予你听风红尘,直待我吹雪满坟

发表时间:2018-12-31用户:匿名阅读:286
宋徽宗二十年,遍野动荡,边疆不稳。军中将士却始终收不到粮饷,在这么耗下去,迟早要攻打进城,百姓们终日惶恐不安。
后来听闻一奇盗,盗取金银无数却从未失手,只是这大盗所盗之人皆是京中贪官,取官济民,百姓人人敬仰,却无人知道其真面目。
因边疆匪寇极其张狂,想在粮草上耗尽将士,逼的将士们弹尽粮绝。大盗听闻,一连劫了九重城关,想要快马加鞭送去军营。不成想一出城碰到一美貌温婉的女子。只这一眼大盗便沦陷了进去。
路过姑娘身边时,他扯下了姑娘绾发的一支铜簪顺便掀起了姑娘的一条裙边,遮住了姑娘的脸,他扬长而去,留下气急的姑娘,“登徒子……”因为裙边她没有看清他的脸。长发在风中摇曳,他早已消失不见。
她叫苏禾,是穷苦人家的女子,父母早已去世多年,她在深巷开了一家面馆。
这天来了一个很英俊的男人,他来了什么话也不说,只是点了一碗面,吃完就走了。
就这样,一连2个月过去了,她与他也熟了起来,她甚至开始期盼着他来。她从未问过他从哪里来,是做什么的。只知道他叫黎泫 ,她很喜欢他。他陪她一起在庭院里栽种了些许枇杷树,他说来年要一起吃枇杷。
这天他又来了,依旧要了一碗面,外面下雪了,面馆里没什么人。于是她坐下,看着他。
“你做的面,真好吃。”这是他这么多天来说过的最多的一句话,饶是如此她还是瞬间红了脸。
“我要走了。。等我回来”他看着她,目光炯炯。
“啊??去哪里??”她有一瞬间的惊慌。急忙站了起来,他,再也不来了吗?
“我会回来的,苏禾,我要去参军了,待天下太平,战乱平稳的时候,我回来娶你”他抱着泪眼婆娑的她。只是城外那一眼,他再也不想做大盗,他想足以配得上她。胸口是她的那枚铜簪,临走前,他亲了亲她的额头,她还在熟睡中。
三年来,他从小将一直爬到了将军的位置。与所有将士同吃同住,风餐露宿,没有帐篷就睡在雪地里,带领万千将士踏平了边疆,只剩下最后三道关口,他就可以回家了,他抚摸着胸口的铜簪,她,还好吗?
“报。将军,匪寇突袭,”
“有多少人?”
“足有5000精兵”
“哼。5000精兵,只怕这只是试探,城外10里之内必有大军驻扎,来的正好,正怕他们只防不攻呢,”他嘴角扬起了一抹诡谲的微笑
他带领了1000人将那5000匪寇灭掉大半,他只身上前,敌方首领的箭射中了他的心口,他砍掉了对方的首级。
“将军,你怎么样??”大帐中,副将军师担忧的看着自家将军。甚至很惊奇,为什么明明射中了,将军却……没事?
“是这个救了我一命”他从胸口摸出来一支铜簪,只是那铜簪,此刻已经断成了两截。他只是擦掉了一些皮。
“传令下去,就说我在这次突袭中深受重伤,昏迷不醒,危在旦夕。我们来个请君入瓮”
“将军,若此次胜利归朝,你最想干什么呢?皇上必定是封官加爵……”
“呵呵,三国时有云,得卧龙雏凤之一人者可得天下,你说,对于避世躬耕的卧龙和隐逸江畔的姜尚,这些值几两钱?”
“这,属下不明白…荣华富贵后世无忧这样不是每将士都梦寐以求的吗?”
“我原先是江湖上一个大盗,有一次偷完东西,策马扬鞭时在城外遇到了一个姑娘,我拔下了她头上铜簪,一见斯人误终身”他抚摸着已经断掉的铜簪。
“相较于她,这天下对我来说一文不值。”
他捏着那断掉的铜簪睡着了,他做了一个梦,梦里艳阳四天,他和她谈花饮酒赋诗,他取下腰间的明珠为她弹打山雀,她在枇杷树下翩翩起舞。梦醒时分,他睁开眼,身上的铠甲传来的寒意使他清醒了不少。她浅唱的身影还萦绕在他耳边。他捏紧了发簪,他想,必须要尽快回京了。
京城的大雨足足下了一个月,边疆尸横遍野,马革裹尸,他终是带领万千将士踏平了边疆,剿灭了匪寇,荣归故里,举国欢庆!
“黎泫,你为朕平叛边疆匪寇,朕封你为镇国大将军,赐将军府一座,赐良田百亩,锦缎千匹,黄金百两……如何?”
“臣谢过皇上,只不过此时天下太平,百姓安居乐业,臣无心为朝做官,只求皇上恩准,辞去军中一切职务,臣只想和自己所爱之人共度余生。”
“若是朕不准呢?”
“求皇上成全”
“罢了罢了,去吧,”
“臣叩谢皇上。”
黎泫 一路上骑马狂奔,他想快点见到苏禾,那个他心心念念最爱的人。
熟悉巷口熟悉的街道,饶是三年来变化许多,他还是很快就找到了那家面馆。黎泫 一个箭步冲进去“苏禾,我回来了”
柜台上正在算账的伙计看到冲进来的人吓了一跳,算盘掉在了地上。“公子,你找谁呀?”伙计小心翼翼的问道
“这家店的老板娘苏禾呢??”黎泫 急切的问道。
“你说这家店之前的老板娘?早在两年前就死了,听说是得了恶疾,不治而亡……”
“死了?怎么会这样?”黎泫 早已听不进后面的话。他握紧了手里皇上赏赐的明珠,恍惚间,他看到了庭院外的枇杷树,他走过去,抚摸着树干,一行细小的刻字印入眼帘“陌上花开,待君归。妻苏禾”他一瞬间泪如雨下。
“后来呢?后来那个大盗去了哪里??”有人好奇的问着面馆的老板。
“后来啊……”
自徽宗二十三年,此盗未曾出现。
至徽宗二十六年,此盗入南京王府,未取它物,仅盗走一玉簪,自此匿迹…
“客官,你的面”
“好嘞”
窗外依旧大雪纷飞,那面馆老板摸了摸腰间的明珠,立于庭前,浅浅微笑。
分享到:
发表评论(文明上网,友善发言,匿名评论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还可以输入:400 个字符
评论列表1 条评论
最遥远的距离2019-06-15 16:00回复
👍好文,赞!
本文用户信息
用户昵称:匿名
文章总计:35
个性签名:这里小匿,想做你最温柔的树洞,随时欢迎你~??
本栏近期热门
本栏最新文章
网站首页|关于本站|联系我们|网站地图|常见问题|手机客户端
文字站感谢每一位喜欢本站的人,欢迎将本站分享给你的朋友!最温暖的文字记录站 ─ 文字站!文学交流群:
本站部分内容来源于互联网,若无意侵犯您的权利,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蜀ICP备14019085号 Copyright © 2015 文字站 www.wenzizhan.com 版权所有
投稿
分享
导航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