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美文 情感文章 散文随笔 生活随笔 心情日记 现代诗歌 古词风韵 爱情故事 语录名句 微小说 影评 杂文 佳句
×取消主题

第一章 距离

发表时间:2019-02-01用户:嗯哼阅读:244
  来到这个城市已经快一年了,最初的陌生与新鲜早已消散。融入?大概吧,各方面来说似乎都已经适应的有条不紊。忙碌的人群,拥挤的车辆以及一成不变的生活。哪个地方都一样,生活基调的本身并没有任何变化。

  跟着社会的节奏,附合别人的脚印,仅此而已。连唯一一点初到之时怎么也无法适应的交通现在都转变成了一种日常。大概,这也是所谓的大都市体现节奏的一种方式吧?就像大坝突然崩塌而出的洪水,一齐汹涌而至,交错的电车,黑压压的人群,连呼吸都开始变得压抑,所谓的上下班的高峰时期,大抵这种感觉。

  从公司到所租的公寓,要转三趟电车,抛开其它,至少要一个半小时,也就是说每天必须要体验近三个小时的电车高峰,最初就像是一场噩梦,加上刚从事新的工作,很长一段时间里都感觉身体脱离了正常状态,也曾考虑过搬家,不过综合经济与其它方面的因素,最后还是不了了之。好在现在已经进入了正轨,就算是噩梦也能把它当做普通的日常来看待了。

  “亚也,准备下班了吗?”

  提前半小时做好下班的准备已经成为了一种惯例,在这之前检查有没有遗漏的工作,今天必须完成的事以及明天的工作安排。

  “嗯,有什么事?”

  “这里有两份需要修改的资料,原始数据已经发在邮箱里面,客户加急。可以的话尽量今天给到我,拜托了。”

  嘛,偶尔这样的突发状态也是有的。

  好在工作早已上手,应对起来也游刃有余。

  “好的。”

  重复的风景,楼道,街道,人群。电车疾使而过的尘土飞扬,黄昏的残影,日落西斜,一切的一切。陌生却又习以为常着。

  尽管以最快的速度完成了工作,还是比平常晚了半个小时。

  万家灯火照耀,穿过熟悉的街角,居住的小区近在眼前,在这陌生的城市莫名的有了一丝温馨。

  八点整,明亮的灯光充斥整个屋子。

  “我回来了。”

  卸下疲惫的身体,一整天处于忙碌工作的精神状态终于在这个不大甚至可以称得上狭碍的屋子里得到缓解。

  哪怕是一个人的生活,晚餐的准备也不想以随随便便的心态去应付。二菜一汤,基乎已经成为了一种虔诚的执着。

  择菜,炒菜,油渍的翻滚,烟雾在视线里不断氤氲成团又渐渐消散。

  从准备工作的完成到解决肚子的温饱用了不到一个小时。

  静,出奇地静,没有了锅碗瓢盆的交织曲,一切似乎都有种梦幻的恍惚。除了手机还在孜不倦的发扬它的敬业精神,绿光不断闪烁。

  打开,“亚也,最近过得好吗?”陈亚也皱了皱眉,不明为什么这个人还会发来信息。想了想,还是直接删除掉。

  “叮叮咚咚叮叮咚……”

  好像有电话进来了,看了一眼来电显示,还是那个电话号码,陈亚也不太想接,将手机直接扔到床上,好不容易等它消停了结果又开始锲而不舍的低声吟唱。

  很烦,陈亚也想着。连喜欢的手机铃声都好像变成了一种诅咒。

  还是直接摁掉好了……终于狭小的屋子里再次恢复了宁静。

  陈亚也有些出神的盯着天花板,灯光略微有些刺眼,雪白的墙壁让人产生一种无限延绵的错觉,拉长的视觉效果莫名的打了个冷颤。

  “叮叮咚咚叮叮咚……”

  又来了,真的很烦,陈亚也想,她应该考虑去换一个电话号码了。

  不过出乎意料来电显示赫然是老妈两个大字,差点就被整得神经崩溃。揉了揉已经乱糟糟的脑袋,有些犹豫的接起。

  “妈……”

  “亚也……”

  每次听到这个熟悉的声音心里总会涌过一股暖流与温馨,可是随着时间的迁移,另外一种名为恐慌与焦躁的心情也随之而来。

  ……

  “我知道了。”

  也许是几分钟,也许是十几分钟,但是对于陈亚也来说都是一种漫长的煎熬,已经不再是那种有什么就说什么的年纪了,哪怕是面对曾经无话不谈的家人,在有些话题上她也开始有意识的选择沉默。

  不想让家人担心,可是事实却是老是在做着让他们担心的事,很矛盾却又无可奈何。

  随着年纪越大,结婚的话题就总是若有若无的从家人嘴里提出,虽然知道这是不可避免的事情,可是私心里她还并不想那么快就进入婚姻的世界,对未知的恐惧和迷茫让她没办法和一个陌生人共处一生。

  可是这些顾虑却又没办法好好跟家人说,对于他们的担心她只能选择沉默。

  然而有的时候,沉默或许在他人眼里就是默认。

  某一天突然就开始措手不及,母亲的温笑,父亲的期盼让她连拒绝都无法说出口,只能僵硬的选择的接受,也许这就是为了生活的妥协,妥协这一切在别人眼里看来是理所当然的事。

  相亲,对方是长相也还可以工作也过得去的人,双方父母也都很谈得来,然而陈亚也坐在那里却连保持笑容都开始变得困难,空气越来越压抑,内心焦灼而苦涩,未来会变成什么样呢?

  她真的要连自己最后一点坚持也抛弃吗?

  是不是从此连自己都要失去?突然之间就开始感到恐慌,以及越来越没有办法开口拒绝的心情。

  也许她做错了一件事,在后来的某一天,发生的某一件事,陈亚也一直以来努力维持的心情突然临面崩塌。

  已经没办法再继续进行下去了,那是第一次跟父母明确的说出自己的拒绝,母亲只是点了点头,父亲始终保持沉默。

  陈亚也想自己可能再一次让父母失望了。

  没办法继续面对的心情让她选择了逃避。

  也许,陌生的城市,陌生的人会不会更好一点?

  ……

  回忆似乎一恍而过,窗外折射出来的剪影如此鲜明透彻,那里也许他和她正在谱写一曲浪漫的g调,也许他和她正在为生活继续忙碌而奔波,谁正在享受着糜乱与激情,谁又正在静静的哭泣。

  陈亚也看着倒映在玻璃上自己的脸,熟悉却又带着陌生的麻木。

  这个城市有着人群固有的冷淡与疏离,人与人之间就像隔着一层窗户,看似透明其实却牢固的坚不可摧。

  人情冷漠,几乎所有人都为此打上这个标签。

  可是,那又如何呢,对于亚也来说,这样子的距离刚刚好,谁也不会彼此窥探,来来往往,络绎不绝的行人中,彼此互不相识,你有什么样的过去,正在做着什么,谁也不会在意,难得的轻松惬意。

  登录熟悉的游戏界面,悠扬的曲调倾泄而出。这个游戏还是前段时间放假闲着无聊随便下载来玩玩的,没想到刚玩上就被里面别致的风景精美的人物好听的音乐给俘虏,

  系统提示“亲爱的北风玩家您已被任命为新的盟主”

  屏幕中间有头像不断跳动。

  点开,狂乱的战士:“兄弟,不好意思,有点私事这个游戏不玩了,盟里就靠你了哈,攒的装备和碎片私信你了,不谢。”

  陈亚也有点意外。

  这个狂乱的战士是最初跟她一起玩的,当初盟里人不多,盟里的等级设施基本就是靠他们俩累积起来的,没想到对方突然就说不玩了,有些唏嘘。

  看着屏幕里威风凛凛的小人儿,面如冠玉,乌黑的长发用簪子挽起,一袭长袍,潇洒恣意。因为图方便所以她玩的是个男号,游戏还有这点更令人赞誉,谁也不会在意现实生活中的身份与差距,在这里不管是谁都可以尽情的放任自己。

  倾城又倾辰:“矮油,狂乱走啦,惊倒……新盟主哥哥。求安慰(vv)

  木落有致:“啧,把脸捡起来啊(够!!!

  倾城又倾辰:“哟,羡慕嫉妒恨???”

  木落有致:“爷是懒得搭理……”

  倾城又倾辰:“那姐可谢谢你”

  又是一年花好月:“想说很久了,你俩能不要一上来就秀恩爱么么么!!!”

  倾城又倾辰:“……”

  木落有致:“……”

  北风:“……”

  北风:“狂乱留了点东西放在仓库里,有需要的申请。”

  倾城又倾辰:“嘤嘤嘤,好银人啊。姐看中了那个法杖。”

  木落有致:“没贡献值,砍……”

  倾城又倾辰:“等着!!!姐这就去攒。”

  又是一年花好月:“喂喂,我这是被无视了么……”

  见见贱:“真相帝!!!”

  木落有致:“……”

  木落有致:“兄弟们,谁上副本?”

  又是一年花好月:“1”

  见见贱:“1”

  倾城又倾辰:“==”

  木落有致:“还差一个,北风呢?”

  又是一年花好月:“呼叫盟主大人!!!”

  狂乱留下来的东西很多,陈亚也自己挑了几件趁手的,其余的都放在了仓库,弄好之后转眼看了一下盟里的频道,差点被呼叫盟主大人刷频。

  北风:“???”

  见见贱:“上副本。”

  系统提示:“玩家木落有致邀请您加入队伍。”

  亚也看了眼右下角的时间,快十一点了,想了想,点了否。

  北风:“改天吧,准备下了。”

  见见贱:“……好吧。”

  木落有致:“8888888888。”
分享到:
发表评论(文明上网,友善发言,匿名评论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还可以输入:400 个字符
评论列表0 条评论
暂无评论!
本文用户信息
用户昵称:嗯哼
文章总计:5
个性签名:完整版资源联系 V:XS798460388
本栏近期热门
本栏最新文章
网站首页|关于本站|联系我们|网站地图|常见问题|手机客户端
文字站感谢每一位喜欢本站的人,欢迎将本站分享给你的朋友!最温暖的文字记录站 ─ 文字站!文学交流群:
本站部分内容来源于互联网,若无意侵犯您的权利,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蜀ICP备14019085号 Copyright © 2015 文字站 www.wenzizhan.com 版权所有
投稿
分享
导航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