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美文 情感文章 散文随笔 生活随笔 心情日记 现代诗歌 古词风韵 爱情故事 语录名句 微小说 影评 杂文 佳句
×取消主题

月英(四)

发表时间:2019-02-02用户:茶园飘香阅读:127
  1948年的二月,春寒料峭。
  河边的冰还没有完全融化,山边崖头上,已经有迎春花在开放了。大地刚刚复苏,正是农人们忙碌的季节。
  一大清早,程父就抗着锄头下地干活了。不过,和往常不一样的是,他显得的心神不宁。程父锄一会儿地,停下锄头抬头望望程家大院,似乎希望能听到什么动静。可是,除了邻居家大黄狗的狂吠,他什么也没听到。程家的院子上空,有炊烟袅袅升起。程父见东山口上的日头才刚刚露出半个笑脸,知道还不到早饭时间。于是,他又弯腰锄起了地。
  “爹,您快回家吧,俺妈打算把小五给扔了。”
  程父正俯下身子去拾捡地上的料浆石头,忽然听见三女桃儿带哭腔的声音。程父急忙放下手中的活儿,直起身子:“桃儿,你别哭,怎么啦?”桃儿又把刚才的话重复了一遍。程父听罢,二话不说,抗起锄头,拉着桃儿就往家赶去。
  一路上,程父也不说话,但脸色却很不好看。他想起可怜的小五从出生到现在一直都是病怏怏的,不由得落下了泪。
  程父急急忙忙地往家赶,但是,他不知道,不到三岁的小五已经被程母用草席卷起来放在了大门口。
  说实话,这也不能全怪程母。
  小五已经快三岁了,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总是三天两头地生病。往常,程母按照村医狼子给的药方给小五熬一些草药,小五喝了也就好了。可是这次,已经六天了,还不见好转。开始,小五还会哭闹。到了后来,小五干脆闭着眼睛不吭声了。程母打发紫玉又去请了村医狼子,狼子来了,一看小五的样子,什么也不说,摇了摇头,提着药箱就走了。
  “小五这是不行了?”程母伸手到小五鼻子下边探了探,感觉不到任何气息,有些心慌:那俩小闺女殁了的时候也是这个样子。看来,小五真的不行了。她悄悄用衣襟擦了擦泪,把小五放在草席上裹了起来。
  “小五,妈也是没办法了。妈把你先放在大门口,等你爹回来再送你走。你可别埋怨妈,是咱家条件不好,给你看不起病,耽误了你。”程母知道,按照豫西的风俗,小孩子夭折了,再放在屋子里,对家人不好。
  当程父快到家门口时,看见大门口有一卷草席。他脑子里“轰”地一下,显些晕倒。程父定住心神,弯腰展开草席,见里边裹着的正是小五。程父伸手到小五的鼻子下试探了一下,忽然感觉到小五还有微弱的气息。程父二话不说,伸手就把小五抱在了怀里。程父抱着小五走进了窑洞,把小五放在了屋子里的床上,用被子盖好。然后,叮嘱了程母几句,让程母在屋子里好好照看着小五,自己就快步走出大门,到南边山里去请老中医了。
  南边山里的老中医,在这一带名气非常大。这个名医已经快八十岁了,听说前几年开始就已经不出诊了。不过,有人到他家里去问医,他还是会说出治疗方法的。程父去到老中医家,正巧老中医在堂屋门口晒太阳。他听了程父的叙说,沉思了一会儿,说:“小丫头这病不难治,是炎症引起的。你让家人给她烫碗开水鸡蛋茶,茶里再放一些香油和蜂蜜,直接喝下去。每天喝两次,每次喝一碗。这样喝上七、八天就好了。”
  “丫头的炎症这么厉害?”程父有些不解。
  “炎症也不是什么大病。但是,你家这个小丫头,体质不好,再加上营养不良,抵抗力弱,就成了现在这个样子。”老中医缓缓地说着,“不过,也不要紧。如果你不放心,我再给你开一些祛痰的药,服用三天就绝对没问题了。”
  程父提着药回到家的时候,小五已经从昏迷中醒了过来。程母正坐在小五身边,一小勺一小勺地给她喂面汤。
  程父把中药放在了八仙桌子上,让桃儿去厨房取了砂锅,先把药泡上。然后,他才把老中医的话给程母又说了一遍。
  程母叹了口气,说:“小五这病,可是个富贵病。咱们家这么穷,按照老中医的说法,也养活不起啊。”
  “闺女家,也是个命,养不起也得养,总不能眼看着这孩子给饿死。”程父看着程母旁边熟睡的才几个月的小儿子投生,叹了口气。
  “唉,本想着暖儿和银儿都出嫁了,咱家境况会好一些。可是,没想到咱妈去年又不在了。家里办了这几场事,老底都被掏空了。”程母说着,用手巾轻轻擦着小五嘴角的面汤,“都是我身上掉下的肉,哪个孩子出了差错,我心里都不好受。苍虎子他爹,咱得想个办法。”
  “什么办法?”
  “前几天苍虎子回来,我听他说黄洼有个教书先生,成亲好几年了,屋里的女人也没给他生个一儿半女的。他家打算抱养一个孩子,闺女小子都行。”
  “他家条件怎样?”程父看着面黄肌瘦、眼窝深陷的小五,有意无意地问。
  “我听苍虎子说,他家以前是个大财主,家底很殷实。”
  “不知道他家为人怎样?”程父沉思了一下,慢条斯理地问。
  “听说这家人很不错。这个教书先生的父亲是大财主,娶了三房老婆。教书先生的母亲是大老婆,但不受财主爱见。二老婆没有生育。和大老婆一样,三老婆也给财主生了一个大胖小子。财主偏爱小老婆,整天把小老婆生的儿子像宝贝一样捧着。可是,天有不测风云,就在他小儿子两岁时,正在家门口玩,不小心被自家的一头疯牛给踩死了。小老婆伤心过度,没多久就死了。解放时,政府只让留一个老婆,二老婆因为没有生育,就改嫁走了。现在,他家里只剩下了教书先生两口子和他父母。”
  “苍虎子他爹,你看,咱家现在孩子这么多,紫玉也有喜了,我怕照顾不过来小五。”程母看着程父,有些迟疑地说。
  “那你说咋办?”程父看着小五瘦小的样子,心烦意乱。
  “我想让小五讨个活命。”程母说。
  “你的意思是把小五抱养给人家?”
  “嗯。我觉得黄洼这个教书先生家里条件不错,又没孩子,正巧他家想抱养。咱让苍虎子托人给他家说说,把小五给他家养。”程母说出了自己的想法,看着程父,等程父拿主意。
  “等苍虎子回来再说吧。”程父取出来长烟袋,使劲抽了一口,走出了窑洞。
分享到:
发表评论(文明上网,友善发言,匿名评论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还可以输入:400 个字符
评论列表0 条评论
暂无评论!
本文用户信息
用户昵称:茶园飘香
文章总计:18
个性签名:暂无
本文所属文集

来源:原创
标签:茶园飘香
文章数量:18 篇查看目录
本栏近期热门
本栏最新文章
网站首页|关于本站|联系我们|网站地图|常见问题|手机客户端
文字站感谢每一位喜欢本站的人,欢迎将本站分享给你的朋友!最温暖的文字记录站 ─ 文字站!文学交流群:
本站部分内容来源于互联网,若无意侵犯您的权利,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蜀ICP备14019085号 Copyright © 2015 文字站 www.wenzizhan.com 版权所有
投稿
分享
导航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