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美文 情感文章 散文随笔 生活随笔 心情日记 现代诗歌 古词风韵 爱情故事 语录名句 微小说 影评 杂文 佳句
×取消主题

月英(九)

发表时间:2019-02-11用户:茶园飘香阅读:161
  “你过来,我给你说。”杏儿帮着小五把打上来的一桶水放在井台边,解下三套环,放在辘轳上,然后贴着小五的耳朵,“我刚才路过村长家,见他家门口的大榆树长的很好。”
  “这个和面馍馍有啥关系?”小五不解。
  “小五啊,你不知道,山外边现在好多人家都在挖草根吃树皮啦。咱们这里虽说穷,但和山外边相比,还有陈年的老谷子冲饥荒。山外边地少,每年打下的粮食仅够当年吃。有时候,不会过日子的人家,还接续不上来年的新麦。这还是在平常年份,遇到灾荒年,山外边没有了收成,就只有逃荒了。”杏儿说着,环顾四周,见没人,又继续说,“听说豫东现在过蝗虫,很快就会蔓延但咱这儿。咱家人口多,咱们得早做打算。”
  “榆树皮能做面馍馍?”小五惊讶地看着四姐杏儿。
  “能做。听说,榆树皮做里边参一些黄面,做出来的馍馍还很好吃,和白面馍馍一样呢。”杏儿以前在公社的中学读过书,见多识广,现在嫁到了山外,对外边的情况比较了解,“榆树皮做的面熬成面汤,稠糊糊的,光滑滑的,很可口。”
  “四姐,你是说咱们去剥村长家的老榆树皮?”小五终于明白了四姐杏儿的意思。
  “对。”杏儿点头。
  “那,村长让剥吗?”小五疑惑。
  “那肯定不让。咱们想个办法:半夜里去剥。”杏儿信心十足。
  “姐,我有些害怕。”小五担心,也不很情愿。
  “小五,你别怕,四姐会想办法的。你以前在黄洼,黄家条件好,不缺吃不缺穿,没让你受过一点罪,。可是,现在不一样了。咱家姊妹多,吃的紧张。咱妈眼里只有儿子没闺女,她对咱们这几个闺女,恨不得立刻从家里赶出去。她总怕咱们把家里的粮食吃没了,她儿子没吃的。所以,你看每次吃饭时,咱妈都是让咱们喝稀面汤。”杏儿说着,眼圈红了,“咱妈重男轻女,做得很过分。你不知道,有一次,我过星期天,大老远地从学校跑回来,饿得不得了。进到灶火找吃的,见案板上放着一碗红薯面条,就端起来狼吞虎咽地吃了。可是,却没想到,咱妈回来不见了案板上的红薯面条,就问我红薯面条呢?我说我吃了。她立刻把我臭骂了一顿,说这是给投生留的,我是闺女家,不该吃。我当时听了,没在家里停留,哭着又跑回到了学校。”
  “四姐,别哭了,咱妈重男轻女,咱们又不是不知道。”小五安慰着杏儿。
  “咱家这种情况,咱们不能不早做打算。我们几个都出嫁了,可是,咱家还有你和妮儿。况且,家里如果没吃的,咱们一大家子人都得挨饿。二姐家的俩闺女还那么小。小五,我今天住下不走了。夜里,我喊你起床。咱们一起去,你如果害怕,就挎着篮子远远地站着。”
  “好吧。”小五迟迟疑疑地答应了。
  山区的春天,夜里也有些寒冷。
  半夜三更时分,杏儿悄悄起了床,在小五住的下厢房门口停了下来,轻轻敲了敲。
  “哎。”小五一骨碌从床上爬了起来,穿上鞋下了床。她怕冷,昨晚睡觉时穿着衣服睡的。
  杏儿和小五蹑手蹑脚地挎着篮子从家里溜了出来,见四周静悄悄漆黑一片,有些害怕。可是,一想到家里如果没吃的马上就要饿死人,她们立刻就壮起了胆。
  快到村长家大门口时,小五拉住杏儿的胳膊说:“四姐,我还是有些害怕。”
  “小五,别怕,有四姐呢。这周围的人家都没养狗,村长昨天去外地开会了,不在家。他媳妇胆小,夜里根本不敢出来。”
  “嗯。”小五答应着,稍微舒了口气。
  杏儿胆大心细,她拿着程母裁鞋底儿的裁刀,很麻利地爬上了大榆树。两只脚踩着树杈,左只手扶着榆树枝,半蹲下身子,右手握住裁刀,轻轻地在树干上划来一个口子,然后顺着纹理往下剥去。榆树皮疙里疙瘩的,并不十分好剥。杏儿剥下一块,就让小五从下边接住,放在篮子里。等篮子装满了,小五就轻手轻脚地送回家,然后再来。如此这番,到快天亮时,杏儿和小五把村长家的老榆树皮全部剥光了。
  第二天,杏儿回婆家了。小五送杏儿回去,路过村长家门口,看见那赤身裸体白光光的老榆树,就忍不住想乐。可是,却不敢乐。村长媳妇估计也发现了自家门口的老榆树给人给剥了皮,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却没声张。
  程母问了老榆树皮的来历,并没有责怪小五她们。她把老榆树皮放在院子里晒干,用石磨碾压成碎面,然后开始用老榆树面做汤、烙炳、蒸馍馍,一大家子人吃了好几天。不过,吃过之后,大家才发现,榆树面并不耐饥,吃过之后,没多长时间就又饿了。
  “暖儿,你婆家那里的情况怎样。”程母虽说重男轻女,但手心手背都是肉。灾荒年代,她对几个闺女还是很惦记的。暖儿带着几个儿女回来看望父母时,刚一进家门,程母就赶紧问。
  “妈,我家还好。婆婆过日子仔细,屋子里有些积存。”暖儿说,“那几年公社大炼钢铁,我婆婆偷偷地在红薯窨子里放了几大缸谷子,可是家里的大铁锅却被收走了。”
  “锅没了不妨事,再去打一个。听说,现在东西不值钱。城里没吃的,有人还用一块上海表来换烧饼。前几天,咱村在外边的缸头家还说要回来呢。”程母说着,连连叹气。
  “唉,外边没吃的,日子也不好过。还不如在咱家下,有块地种着,有野菜挖。最起码,饿不死人。”暖儿看着身边的儿女,也有些忧心。
  “野菜也快被挖没了。我前天去东乡,还见有人拿着苞谷芯在石磨上碾压呢。我问他家喂了几头牲口,还得碾压苞谷芯?那人说他家人都没啥吃的了,还喂养牲口?这是给他家自己的人吃的。”
分享到:
发表评论(文明上网,友善发言,匿名评论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还可以输入:400 个字符
评论列表0 条评论
暂无评论!
本文用户信息
用户昵称:茶园飘香
文章总计:18
个性签名:暂无
本文所属文集

来源:原创
标签:茶园飘香
文章数量:18 篇查看目录
本栏近期热门
本栏最新文章
网站首页|关于本站|联系我们|网站地图|常见问题|手机客户端
文字站感谢每一位喜欢本站的人,欢迎将本站分享给你的朋友!最温暖的文字记录站 ─ 文字站!文学交流群:
本站部分内容来源于互联网,若无意侵犯您的权利,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蜀ICP备14019085号 Copyright © 2015 文字站 www.wenzizhan.com 版权所有
投稿
分享
导航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