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美文 情感文章 散文随笔 生活随笔 心情日记 现代诗歌 古词风韵 爱情故事 语录名句 微小说 影评 杂文 佳句
×取消主题

月英(十一)

发表时间:2019-02-15用户:茶园飘香阅读:160
  二丫头和慧敏一起出麻疹,二丫头因为照顾不周,结果被房山墙处的溜溜风吹着了,疹子出不来,没几天就殁了。程母让投生把二丫头用草席卷了,埋在了后山上。投生出去后,程母把银儿家的大丫头霞儿搂在怀里,不住地擦眼泪:“乖,你爹妈和爷奶都不在了,以后,这儿就是你的家。你住在外婆家,外婆把你养大。你放心,无论多难,外婆都会尽心尽力,有外婆一口饭吃,就有你一口饭吃。”
  五岁多的霞儿比她妹妹二丫头也只大一岁,对于生死并不理解,但却能听懂外婆的话。她使劲点了点头,紧紧依偎在程母怀里。
  这次大饥荒,河南饿死了很多人。也不知道从哪里流传过来了这样一首民谣“旱三年,涝三年,蚂蚱过来吃人年。人吃人,犬吃犬,老鼠饿的啃焦砖。河里水草上称卖,姑娘只值俩鸡蛋。”村子里有人唱,外边来讨饭的也有人唱。听着外边大门口不断有讨饭的敲碗声,程父整天愁眉不展。
  申洼程家在饥荒中,依靠着家里积存的一大囤陈年老谷子和各种野菜、树皮、苞谷芯等活了下来。但是,家里的孩子们却瘦得皮包骨头。
  “这日子,何时是个头啊?”看着山上稀稀拉拉的庄稼,一向乐观的程父也不由得连连叹息。
  三年自然灾害,到处都是逃荒要饭的和饿死的。饿殍遍野,自然引起了上边的重视。
  一九六二年,中央召开七千人大会,对国民经济进行了调整,提出“调整、巩固、充实、提高”的八字方针,国民经济渐渐得到了恢复和发展。“大跃进”不再搞了,不过,人民公社却保留了下来。每隔一段时间,公社就会召开全公社的社员大会,进行政治或生产动员。通往公社的道路的沿途房屋的墙壁上,到处都是“鼓足干劲,力争上游,多快好省地建设社会主义。”的大红标语。
  小五和村子里的闺女们跟着大人们到公社开会,看见沿途有不少人赶着骡马,也不稀罕。因为,很多村子都在山里,村民们出一趟门不容易。他们到公社开会,顺便捎带一些生活用品。小五一边走一边嬉闹着,走到十字路口,却见一个城里人向她们问路。
  “姑娘,请问往申洼去的路怎么走?”
  几个闺女瞬间脸红了,其中一个闺女对那人啐了一口,气哼哼地说:“不知道,回家问你老娘去。”
  那人被怼,有些莫名其妙,看着路边的大红标语,摇了摇头,又去问别人了。
  小五觉得奇怪,惊讶地看着小姐妹们。那位怼人的小姐妹说:“小五,咱们都是还没出嫁,他却说咱们是娘们。”
  “哼,该骂!”大家附和着。
  “闺女们,你们理解错了。城里人把闺女叫姑娘,这是现在的新名词,他不是在骂你们。”旁边一个过路人笑着解释。
  “啊?”几个闺女先是目瞪口呆,随后便是哈哈大笑,腰都直不起来了。
  俗话说,家里有苗不愁长。十七岁的小五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黄夫人给程家带过话说,让程家托媒人给小五找婆家,别把小五给耽搁了。快过年的时候,程母给小五的几个姐姐们说了,要她们留心小五的婚事,几个姐姐都很爽快地答应了。年后,杏儿回来取红薯苗,和程母闲聊中提起了她婆家村子有个能人。
  “能人?”程母有些吃惊,“他有什么能耐?”
  “他会打珠算,还会画画儿。”杏儿和程母在院子的苗池里捡红薯苗,“妈,您不知道,他画的画儿可好看了。他经常给村里的人画像。”
  “嗯?还有这奇事?”
  “妈,这人您见过的。您记得我出嫁时咱家人去瞧我的事不?”杏儿笑着,“那次,咱们正在屋子里吃饭,有个半大小伙子来咱家借绳子,说他家要卖猪。”
  “我记得。当时,我还在想:他家可真有本事,还能养猪?”程母说着,把一大把红薯苗放进了荆条篮子里。
  “是啊,他家和别人家不一样。这小伙子会画像,公社食堂的大师傅请他给画过像,一来二去就熟了。这样,大师傅就让他爹去拉泔水了。”
  “我说呢,他家咋有东西喂猪?”程母坐在小凳子上,直起身来舒了口气。
  “妈,他家条件好,这小伙子能干,他爹妈也很明事理,我想给咱家小五提一下。”杏儿看着程母,迟疑着说。
  “杏儿,你是小五的四姐,你给小五说媒不合适。”
  “为啥?”杏儿不解。
  “咱们是一家人,不好说成亲的事。”
  “嗯。妈,我明白了。我找个人给小五说。”
  杏儿说的这个小伙子,名字叫马大柱,是杏儿婆家的邻居,在村子里当会计。小伙子浓眉大眼,人高马大,很有精神。杏儿托人给小五和大柱提亲,俩人都很愿意。
  “没想到,小五的命这么好,找的婆家条件比你们几个都强。”程母感叹着。
  “妈,咱家小五性子好,又识字,长得也不错,也该有个好婆家了。”杏儿很为小五高兴。
  黄夫人听说小五找到了婆家,也很开心。程母让苍虎子把黄夫人接到了程家,大家一起又到大柱家看了看,都很满意。
  大柱他妈是很开朗,见俩孩子愿意,就托媒人说订亲和成亲的事。程家问了小五,小五低着头害羞地说:“爹妈觉得好,那就可以。”
  小五的婚事放在了年底。因为,大柱家说,腊月天冷,酒菜能放住。程父程母也觉得放在年底好,可以有时间给小五准备嫁妆。虽然小五的嫁妆黄夫人都准备得差不多了,但程家还要给小五陪送一床被子和一身新嫁衣。这些东西不算什么,但对于日子过得很清苦的程家来说,已经很不容易,需要再花费上大半年的时间来准备了。
  小五依旧睡在破旧的下厢房。不过,闲暇时,她也悄悄地跟着程母学一些针线。程母说,女孩子家,要学会过日子,要懂得“头等茶饭,二等磨碾。”,否则,到婆家会受苦的。小五感激地看着程母,心里暖暖的。
分享到:
发表评论(文明上网,友善发言,匿名评论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还可以输入:400 个字符
评论列表0 条评论
暂无评论!
本文用户信息
用户昵称:茶园飘香
文章总计:18
个性签名:暂无
本文所属文集

来源:原创
标签:茶园飘香
文章数量:18 篇查看目录
本栏近期热门
本栏最新文章
网站首页|关于本站|联系我们|网站地图|常见问题|手机客户端
文字站感谢每一位喜欢本站的人,欢迎将本站分享给你的朋友!最温暖的文字记录站 ─ 文字站!文学交流群:
本站部分内容来源于互联网,若无意侵犯您的权利,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蜀ICP备14019085号 Copyright © 2015 文字站 www.wenzizhan.com 版权所有
投稿
分享
导航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