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美文 情感文章 散文随笔 生活随笔 心情日记 现代诗歌 古词风韵 爱情故事 语录名句 微小说 影评 杂文 佳句
×取消主题

闲话家常(2)

发表时间:2019-03-12用户:景山少爷阅读:62
今天的日期,是2019年的1月30号,昨天29号的时候,我和母亲去了一趟苏州瑞华骨科医院,父亲在24号那天在厂里干活的时候,左手食指的肉被板子碰掉了一块,然后,父亲就在24号那天被厂里的老板先是送到了金家坝镇子里的医院,因要做手术治疗,所以,厂里的老板又开车将我的父亲送到在吴中区的瑞华骨科医院进行住院治疗。因是工伤事故,所以,父亲的手术住院费用,都是厂里的老板垫付的,厂里的老板在24号那天先是为我父亲的手术治疗垫付了五千块钱的费用,其后,等我的父亲出院的时候,厂里的老板再为我的父亲垫付剩余的费用。昨天下午,父亲出院了,在父亲出院的时候,我的哥哥打电话通知了厂里的老板到医院里结账,父亲的手机没有厂里老板的手机号码,厂里老板的手机号码在我哥哥的手机里存着,所以,就是由我的哥哥打电话通知厂里的老板到医院里结账的了。因为父亲前几天三番五次的给我母亲打电话,催促着我的母亲把他的身份证带到医院为父亲做手术的主治医生那里登记,所以,我和母亲就在昨天的时候去了一趟父亲住院手术治疗的瑞华骨科医院。父亲的身份证,被我的母亲保管着,母亲害怕身份证被我的父亲拿到以后就躲起来到别的厂里打工,所以,我的父亲的身份证就在我的母亲的手里保管着。
因为害怕父亲利用工伤事故的机会借机拿走他的身份证,母亲经过了几天的担心,终于找到了化解担心的方法,那就是,将父亲的身份证用手机拍下来给父亲的主治医生登记,如果给父亲主治的医生询问为何不带着我的父亲的身份证,我的母亲就谎称我父亲的身份证在八滩老家的民政局,因为我的父亲的年龄已经到了拿六十岁养老保险红本子的时间,所以,之前的时候,我的母亲就将我的父亲的身份证给了她在滨海的同学,让她在滨海的同学将我的父亲的身份证拿到八滩镇的民政局办理我父亲的六十岁养老保险的红本子。因为我的父亲的六十岁养老保险的红本子正在办理中,所以,她的同学好不容易将我的父亲的身份证从八滩镇民政局拿过来拍下照片发过来。这就是为什么前几天,她没有将我的父亲的身份证拿到医院的原因。母亲说,这一招叫做项庄舞剑。我仔细的想了一下,项庄舞剑意在沛公,所以,确切的说,应该是抵挡项庄舞剑。
昨天早晨六点多钟,我和母亲从同里镇邱舍出发,去往同里镇汽车站,母亲开着电瓶自行车,我骑着自行车,车上有行李,每次我和母亲去到什么地方,必须有行李,我已经习惯了“负重前行”。一路上,我小心翼翼,小心翼翼,生怕心里起了什么叫我恶心的强迫的念头,可不管我如何的小心翼翼,叫我恶心的强迫的念头还是在我不注意的时候就在瞬间侵袭到了我的脑海里,防不胜防。每当有路边的垃圾桶映入我的眼帘的时候,我就提心吊胆的;每当路旁有狗跑过的时候,我就害怕叫我恶心的强迫念头又在我的心里叫我感觉恶心了;当我看到路上的圆形井盖的时候,我害怕偶像的联想又在我的脑海里纠缠我。我的强迫症的问题,显而易见的体现有动作的迷信、方向的迷信、数字的迷信、字词的迷信、逻辑表达的迷信、将同一时间发生的不同的感官经历混为一起思考联想的迷信(我很是害怕恐惧这个类型的迷信),物体的迷信(某个物体就是某个物体,不能说某个物体是某个人,不能说某个物体是某件事。物体就是物体,人就是人,事情就是事情。一就是一,二就是二,若强行的把一说成二,把二说成一,那么受折磨痛苦的就是强行的把一说成二,把二说成一的人。)还有一些叫我感觉恶心的强迫的念头大多数和类似这些迷信类型的迷信内容有关。
到了同里汽车站以后,我和母亲将车停放在同里汽车站的车棚里,然后,我和母亲就带着行李在同里汽车站乘坐725路公交车,待725路公交车开到半途的时候,母亲突然想起电瓶自行车的钥匙还在电瓶车上,于是,我和母亲就在吴江中西医结合医院公交站台下车乘坐返回同里汽车站的725路公交车。返回到同里汽车站以后,母亲将电瓶自行车的钥匙拿了过来,然后,我和母亲就又乘坐725路公交车去往4号线同里地铁站。到了4号线同里地铁站以后,我打了两张去往文溪路站台的地铁票,然后,我和母亲乘坐地铁到达红庄站转乘去往木里站的4号线地铁到达文溪路站台下车。在文溪路站台下车以后,我和母亲出了地铁口,之后,我和母亲就来到了瑞华骨科医院。然后,母亲询问了一下医院住院部的相关工作人员,得知,病人办理出院的时候不必一定非要说要身份证。然后,我和母亲就到了医院的9楼,母亲询问了为我父亲做手术的主治医生,得知,需要身份证复印件放到病历本里去,后来,母亲又询问,得知,我的哥哥已经将我的父亲以前的身份证拿到为我父亲做手术的主治医生的办公室去过了。之后,我和母亲就来到父亲在8楼的住院病房里,父亲的左手缠着纱布,当我和母亲到达父亲的病房里的时候,父亲已快吃完午饭了。嫂子也在我父亲的病房里,几岁的侄女也在我父亲的病房里,哥哥不一会端着两盒泡面走进父亲的病房。母亲质问我的父亲,问我父亲为何已经让我哥哥把身份证送到主治医生那里办理了和身份证相关的事情了还向她要他的身份证,父亲气急败坏的大声的对我的母亲喊着说话,母亲没有很大声的对我父亲说话。嫂子说了几句相劝的话,我的哥哥一声不吭的坐在旁边的病床的床边。我一声不吭的站着。父亲出去到病房外一会之后,又回到病房,父亲对我的母亲说话的声音明显小了些。之后,我和母亲准备乘坐地铁返回同里。后来,我因为想要上厕所,所以,我和母亲就又返回到医院,我在医院一楼的厕所上厕所,上完厕所以后,我和母亲就在医院住院部的一楼等待我的父亲出院。两点钟左右的时候,母亲到我父亲的病房里探听探听厂里的老板什么时候到医院为我的父亲结掉剩余的七千多块钱的医疗费用。厂里的老板那时已经到医院为我的父亲结剩余的医疗费用了。
之后,我和母亲离开医院,我和母亲乘坐4号线地铁到红庄站转乘去往同里地铁站的4号线地铁。在地铁到达流虹路站的时候,我和母亲下车。流虹路站台附近没有超市,所以,我和母亲就沿着流虹路向东走过去。路边有一个药店,母亲去药店买了一袋板蓝根,一盒阿莫斯林消炎药。离药店不远的地方,有一个超市,母亲去超市里买了一些零食。吃了一些零食以后,我和亲就在旁边的公交站台乘坐707路去往4号线同里地铁站的公交车,我和母亲在三里桥公交车站台下车。在三里桥公交车站台下车以后,母亲到旁边的手机店里买了一个充电器,我的手机充电器充不了手机的电,所以,我就叫母亲买一个充电器。之后,我和母亲乘坐733路公交车到达同里汽车站。到达同里汽车站以后,我和母亲将行李放到电瓶自行车和自行车上,然后,我和母亲就一路回到同里镇的邱舍了。回到租住的房子里的时候,母亲发现锁电瓶自行车和自行车的链条忘在同里汽车站的车棚里了,所以,母亲就开着电瓶自行车去同里汽车站的车棚拿回锁电瓶自行车和自行车的链条。母亲一个人开着电瓶自行车去同里汽车站拿回锁电瓶自行车和自行车的链条,我就待在租住的家里休息了。然后,母亲就把锁电瓶自行车和自行车的链条拿回来了。母亲回来的时候买了一些馍。
更多交流,可以添加我的微信号:1327835231
分享到:
发表评论(文明上网,友善发言,匿名评论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还可以输入:400 个字符
评论列表0 条评论
暂无评论!
本文用户信息
用户昵称:景山少爷
文章总计:162
个性签名:更多交流,可以添加我的微信1327835231
本栏近期热门
本栏最新文章
网站首页|关于本站|联系我们|网站地图|常见问题|手机客户端
文字站感谢每一位喜欢本站的人,欢迎将本站分享给你的朋友!最温暖的文字记录站 ─ 文字站!文学交流群:
本站部分内容来源于互联网,若无意侵犯您的权利,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蜀ICP备14019085号 Copyright © 2015 文字站 www.wenzizhan.com 版权所有
投稿
分享
导航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