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美文 情感文章 散文随笔 生活随笔 心情日记 现代诗歌 古词风韵 爱情故事 语录名句 微小说 影评 杂文 佳句
×取消主题

房客·安琪(二)

发表时间:2019-03-17用户:子非杨阅读:62
  6
  四月的南城已经开始步入持续的高温,仿佛发了高烧一般,烧着南城天边的云,烧着人们躁动的心。
  安琪把马尾辫高高盘起,穿着一袭白裙坐在阳台的水泥护栏上,望着楼下巷道口穿着背心下象棋的老大爷和一边嬉戏打闹的孩子发呆。我端着一盘瓜子边嗑边走过去,问安琪:“想什么呢。”
  安琪悠悠的抬头看向天边,语气十分落寞:“你知道吗,有时候等一个人等得时间长了,就不想再等了。可偏偏你等的那个人不出现,你就什么也做不了。”
  我朝巷道口努了努嘴:“喏,你等的人出现了。”
  马冬拎着一打啤酒哼着不知道的什么歌出现在了巷道口,安琪当即两眼放光,从阳台上跳下来朝楼下喊:“瘦猴,马冬回来了,麻将准备好了没?”说完迅速一手拎起一个小板凳一手扯着我往楼下走,嘴里念叨着:“打个麻将还要等半天这世道是怎么了……”
  打牌和打麻将是我们为数不多的娱乐方式之一,甚至很多问题都是在牌桌上解决的。
  马冬扔出一张二筒,说:“一会儿撸串儿去。”
  我:“二万。行。”
  安琪眼皮一翻:“四万。我得带上张弛。”
  瘦猴叹了口气:“你是腿短吗?喜欢就去追啊。幺鸡。我也带果子去。”
  马冬不同意:“虐狗挨雷劈。八筒。”
  出现分歧就得想办法解决,于是我说:“谁先胡谁说了算。六万。对了,果子是谁?”
  瘦猴眼睛一斜,冷笑一声:“胡了。你未来嫂子。”
  7
  华灯初上,白日间在高楼豪车里的人会出现在大商场、电影院、酒楼和各式各样的高级会所,而在同样的城市里,仍有那么一些地方,是他们知道,却从未踏足的,比如烧烤摊、大排档,甚至步行街。
  锅碗瓢盆叮铃哐啷相互碰撞,满脸青春痘的少年互相碰着酒瓶,胡子邋遢的大叔们高声讨论着经济和政治,油盐酱醋和各种食材混炒的气味刺鼻却让人嘴馋。这条步行街是周围的工人、学生、打工仔和现在的居民们的聚集地,白天大家匆匆而过惜时如金,晚上总要在这儿花上一两个小时。
  步行街的某个旮旯里有一个露天烧烤摊,烧烤摊的某个旮旯里,坐着我们六个人。
  瘦猴的女朋友果子是第一次出现在我们面前,不过我听说瘦猴曾自豪的用自己有女朋友的事实践踏过一条狗的尊严。果子是附近大学的学生,也是瘦猴的亲学妹,长发披肩一身运动服,表现得却也落落大方。
  瘦猴拿起几串肉串一一放在碳火上,果子就乖巧的往上面刷香油、撒孜然,果子的手离碳火太近了火苗窜起来,果子吓一跳,瘦猴连忙抓起果子的手问烫着没烫着没,果子一脸幸福的傻笑:“烫着啦。”这下可不得了,瘦猴直接把“心疼”俩字写在了脑门上。果子看到瘦猴关心的神情也心满意足了,手指一顶瘦猴的脑门:“傻不傻,骗你的。”
  画面太美我不想看,转头却看到马冬两眼喷火,牙齿咬得咯咯响。我生怕他棒打鸳鸯急忙递过去一根烤肠。另一边安琪倒是看得不亦乐乎,边看边默默点头,时不时用手拐一拐身边的张弛示意张弛一起看。张弛挺直了腰背,坐在那儿有些不知所措,茫然的打量着四周,当有人和他对视的时候,便挤出一个尴尬且难看的微笑,这副表情再配上一身的西装领带,以及规规矩矩放在膝盖上的双手和盘子里丝毫未动的烤串,使得他看起来和这里格格不入。
  安琪问张弛:“你想吃啥,我给你烤呀。”张弛纠结的看了一眼盘子里的肉串,半天憋出一句:“我不饿。”果子和瘦猴秀恩爱的同时也不忘给我们烤串,果子把烤好的肉串往安琪手里一塞,瘦猴又放了新的上去接着烤。
  安琪拿着烤串嘿嘿的笑,露出一口的大白牙,顺手往张弛手里塞一根,张弛拿着肉串不知所措,想了想又放下了。安琪神经大条,又往张弛手里塞了两根串,张弛统统放在盘子里,拿出一张纸巾擦了擦手指,站起来尴尬的笑:“不好意思已经很晚了,我得回去了。”说完头也不回往外走。安琪愣了愣,追了出去。
  张弛就是白天在高楼豪车里的人,虽然高楼豪车都不是属于他的。
  马冬叹了口气,默默的把张弛和安琪盘子里的串全收进了自己盘里,瘦猴和果子愣了愣,迅速恢复了状态,继续着他们的表演。
  8
  安琪回来的时候,马冬正心满意足的剔着牙,我正在努力打包,安琪袖子一捋:“怎么没撑死你俩?!”马冬剔完牙,牙签一丢,理直气壮:“单身狗食量大。”安琪看着我手里的两大盒,摸了摸肚皮:“算你有良心。”我抹了抹嘴,拿起外套边走边说:“这是留给狗子的。”
  瘦猴送果子回学校,到家的时候我和马冬正在就张弛的事情批斗安琪,并试图说服安琪认识到自己的错误,然后希望她声泪俱下的给我们道歉并主动承包我们下一个星期的伙食费。可是我和马冬明显低估了安琪的承受能力,半个小时,安琪只是冷笑着重复一句话:“哼,两只单身狗。”我和马冬感觉自己受到了深深的伤害,直到瘦猴进门淡定的换了鞋后发出一声更冷的冷笑:“明明是三只。”旁边的狗子“腾”的跳起来:“汪汪汪!”瘦猴朝安琪大手一指,对狗子说:“这次没说你。”狗子大摇大摆的走了,空气突然冷到了极点。
  瘦猴问安琪:“你知道你和猪的区别是什么吗?”
  安琪问:“是什么?”
  瘦猴说:“猪饿了会哼哼。”
  安琪一脸茫然:“啥意思?”
  瘦猴说得语重心长:“猪都知道表达自己的感受,你连表白都没有。”
  安琪若有所思:“哦。”我和马冬后背一凉:“三思!”
  9
  安琪经过深思熟虑,觉得瘦猴说到了问题的关键。再上头的暧昧毕竟都不是爱情,一场只有成功没有失败的告白才是一场甜蜜爱情的开场白。于是安琪针对她人生的第一场告白,召开了一场告白计划研讨会。
  果子怯怯的举手,弱弱的问:“我能发表意见吗?”
  安琪用锤子往桌上一敲:“当然可以,大家畅所欲言。接下来请果子女士发言。”
  啪啪啪啪,全体热烈鼓掌。
  “我觉得,你俩不合适……”
  啪啪啪啪,马冬一个人热烈鼓掌。
  安琪说:“意见驳回。单身马冬扰乱治安,沉默一回合。”
  马冬理直气壮:“你和那个男人都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先不说你俩在一起能不能长久,光告白这事儿它就不可能成。”
  瘦猴悠悠的说:“没试过怎么知道不能成?大家同住地球村怎么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了?”
  马冬冷笑:“上次撸串儿那事儿忘了?咱这在社会上要划分的话,那就叫‘底层’,人那叫‘中层’,那是社会进步的贡献者,咱就是那后腿,懂吗?后腿!”
  安琪小锤子一敲:“今天只讨论方案,告白势在必行。”
  果子说:“去看爱情电影吧,浪漫的情节,万一他心动了告白不就成了吗?”
  我关掉手机百度,说:“鲜花、蜡烛、巧克力?”
  瘦猴想了想:“基本就这套路。”
  马冬也点头:“别忘了送房卡。”
  最后安琪一锤子定乾坤:“这样吧,我先约他看电影,快要结束的时候你们在电影院门口准备鲜花和蜡烛,还要有块好看的板子,板子上给我写字,还要有礼物。果子、瘦猴,你俩负责鲜花、蜡烛和礼物,马冬和小兔崽子你俩负责弄块板子,时间紧任务重,成败在此一举。”顿了顿,安琪补充说:“你们的电影票我包了。”
  10
  能走在一起的人,大概上辈子就是情人吧。上天给了你们生生世世的缘分,所以你们才会相遇相爱。可是,一辈子那么长,你是不是我现在的缘分呢?
  电影剧情很无聊,男主女主感情之路磕磕碰碰,男主外遇,女主无条件包容并智斗小三。剧情放到深情部分响起了主题歌,安琪和张弛坐在前排,安琪慢慢斜过身,把头轻轻放在张弛肩膀上,那样子真的像极了情侣。
  我问马冬:“带烟没?”马冬点点头,朝放映厅门口努了努嘴。
  马冬整个人往抽烟区的沙发上一躺,掏出烟和打火机扔给我:“平时没见你抽烟啊。”
  “你怎么看他俩?”
  马冬叹了口气:“我觉得悬。社会就是物质和有阶级的,爱情也不是靠勇气就可以维系的。这姑娘太傻,让她碰一碰南墙也好。”
  瘦猴和果子跑过来,拉着我和马冬往外走:“电影快结束了。”
  电影散场,陆陆续续有人围了过来。学着电影里的套路,一圈蜡烛围个心,我和马冬抬个板子,板子上是安琪亲手写的“张弛,请你和我在一起”,我和马冬用小彩灯把字粘出来,闪闪发光。
  安琪拉着张弛走过来,我和马冬抬着板子晃啊晃,瘦猴和果子捧着鲜花一脸期待,拍照的路人闪光灯一闪一闪,这个很土的告白场景此刻居然刺激到了我的泪腺,我深吸一口气,说:“安琪,开始吧。”
  依旧是她第一次见到张弛时的白裙,依旧是那时的长发飘飘。安琪走进蜡烛围成的心里,转身对张弛说:“张弛,请你和我在一起。”瘦猴和果子把鲜花递给安琪,安琪伸出双手把花递给张弛,喊:“张弛,请你,和我在一起!”仿佛用完了全身的力气。我和马冬边晃着板子边声嘶力竭的喊:“在一起!在一起!”观众跟着喊:“在一起!在一起!”
  张弛嘴巴动了动,却没有接过安琪手里的花。喊声越来越低,安琪的手也越放越低。果子问张弛:“你刚刚说什么?”
  “我觉得我们不合适。”
  我想我们上辈子是情人吧,所以上天给了我们这辈子的缘分来相遇。又或许我出现的时间不对吧,没有出现在你会爱我的时候。但愿下次我对你说“请你和我在一起”的时候,你会对我说“你就是我的余生”。
分享到:
发表评论(文明上网,友善发言,匿名评论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还可以输入:400 个字符
评论列表0 条评论
暂无评论!
本文用户信息
用户昵称:子非杨
文章总计:6
个性签名:暂无
本栏近期热门
本栏最新文章
网站首页|关于本站|联系我们|网站地图|常见问题|手机客户端
文字站感谢每一位喜欢本站的人,欢迎将本站分享给你的朋友!最温暖的文字记录站 ─ 文字站!文学交流群:
本站部分内容来源于互联网,若无意侵犯您的权利,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蜀ICP备14019085号 Copyright © 2015 文字站 www.wenzizhan.com 版权所有
投稿
分享
导航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