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美文 情感文章 散文随笔 生活随笔 心情日记 现代诗歌 古词风韵 爱情故事 语录名句 微小说 影评 杂文 佳句
×取消主题

先婚后爱之惹上霸道总裁

发表时间:2019-04-26用户:温婉晴天阅读:415
  引言

  “我喜欢你,你敢不敢跟我结婚?”

  某一天夜晚,一个女人突然对着自己开口,并且当众调戏了自己。

  笑话他堂堂林氏集团的总裁,怎么能被一个女人欺负,于是他反客为主,却没想到那女人的唇香香甜甜,非常的柔软。

  很好,既然有一个送上门的,那么不要白不要。

  她又怎么会想到惹了他之后,就再也没有机会逃了。

  ——————————————————

  序

  美西会所3号VIP包厢

  郑美西怎么也没有想到,在自己的地盘上,会看到这样一副不堪入目的画面。

  宽阔的大床上,一男一女赤身相拥而眠,地上丢了一地的衣服,女的露出来心满意足的笑容。

  看着他们慢慢醒来,并且没有一丁点的羞耻心,郑美西的内心非常的难受,只是表面上装作镇定。

  “为什么?”

  只听郑美西问出口。她估计眼前的两人不是第一次背着她在一起了。

  “小西,我喜欢仕贤,你把他让给我好不好?”

  那个女人开口。郑美西心里想着,只怕你不是喜欢他,抢走他只是为了让我难受。

  “我真的很喜欢他。”

  没错,那个女人正是郑美西的闺蜜赵蕙兰。

  而真正让郑美西绝望的,是林仕贤说的话。

  “小西,如果你早点把自己给我,我也不会做这种事情。我觉得蕙兰很好,至少她不会一而再再而三的排斥我更深层的靠近。”

  “既然如此,那么我成全你们,希望你们的感情和和美美。”

  说完之后,郑美西掉头就走,没有一丝一毫的留恋。虽然心里难受,但她还不至于为了一个渣男而买醉。

  会所里的人看到郑美西从3号VIP包厢出来,而且整个人的脸色都不太好,所以提议一起玩一玩,输了的人要当众对一个来客表白。

  “好。”

  郑美西没有犹豫,尽管知道她的姐妹们在坑她,但她还是没有反对。玩一玩也好,可以忘记刚才看到的那一幕,归根结底她的心里还是有那么一点点的在意。

  大伙儿一起来玩掷塞子,猜大猜小。

  猜中了点数的人就算赢,而且有奖励。

  猜错了点数的人就算输,输了的人要惩罚,要对在场最帅的一位来客告白。

  不知道是不是今天运气不好,自己频繁猜错,郑美西默默地想着。

  “郑姐,你输了,要接受惩罚!”

  “好!”

  1

  就在这个时候,林仕良和他的哥儿们从门口进来,郑美西正好瞧见,于是落落大方的走到他面前。

  “我喜欢你,你敢不敢跟我结婚?”

  说完之后,郑美西试图把手搭在他的肩膀上。

  林仕良的脸直接黑了,还没有人敢当众调戏自己,这个女人是想找死吗?

  “良哥,美人当众求婚,您拒绝似乎不太好!”

  “郑姐,好样的,那位可是林氏集团的总裁呢!”

  没错,林家是整个虞城最富有的,林仕良可谓是公众人物,大部分人都认识他,包括郑美西。

  而郑美西这么做,也自然而然有自己的理由,想到林仕贤,既然不能报复他,那么调戏一下他的哥哥林仕良也是可以的。弟弟欠的债,理当由哥哥来还。

  当然,郑美西的这些想法,林仕良更是不知道的,如果他知道估计她会死的更惨。林仕良绝不允许别人把自己当枪使。

  “闭嘴,你想要嫁给我?”

  “是,我喜欢你,当然想嫁给你!”

  郑美西丝毫没有感觉到危险,而且又上前一步,离林仕良更近了。

  “你喜欢我,开玩笑吧!”

  林仕良不相信,他估计眼前的女人一定是受了什么刺激。

  郑美西见他还是一副不相信的样子,趁他不注意的时候吻上了他的唇,又趁他不注意的时候离开了他的唇。

  灯红酒绿的会所,所有人看到这一幕都吃惊的看着他们。

  “哇塞,林总居然被一个女人夺了初吻!”

  接着激情澎湃的歌曲瞬间响了起来。

  这句话让林仕良很不满,他堂堂林氏集团的总裁,怎么能被一个不知道名字的女人欺负?于是他反客为主,上前拉过了郑美西,她就紧紧被禁锢在他的怀里动弹不得。

  “调戏了我就想走,没有这么好的事情。你夺了我的初吻,自然而然要对我负责。”

  说着林仕良同样吻上她的唇,郑美西想要推开他却无能为力。而她唇香香甜甜,更是吸引他做更深一层的事情。

  “你的唇很甜,我很喜欢。不知道你的身体怎么样?”

  听到这句话,郑美西非常的生气,原来所谓的林总,也只不过是一个花花公子,见到一个女人就想上。果然是林仕贤同父同母的哥哥。

  “呵,可是现在我没兴趣陪你了,游戏结束了!”

  郑美西说完之后用尽全力推开他,跑了!

  看着她落荒而逃的背影,林仕良嘴角微微翘起。女人,这场游戏才刚刚开始,不是你说结束就结束的!

  2

  林仕良回到了自己的公司后,让人去调查郑美西的一切,这才知道原来之前她和自己的草包弟弟有过一段恋情,而她那天之所以调戏自己,也是因为他弟弟和她的闺蜜做出来了那种事。

  他还查出来了,那天兄弟拉着自己去的那家会所正是她开的。还查出来了,郑美西一天的日程表。

  原来,郑美西之前也是个大家千金,只是因为家庭落败了,父亲去世母亲是个盲人,所以她不得不承担起一切。因此她白天去打零工,晚上就去那家会所,陪她的姐妹们招揽生意。

  ……

  很好,看样子那女人是把自己当枪使了 ,自己绝不能轻易地放过她。

  林仕良默默地想着,他一下班就去了郑美西打零工的地方。

  看着她忙碌的身影突然有些心疼,想了想她也确实不太容易,他承认自己心软了,不过这并不代表他会放了她。

  郑美西工作的地方是一家西餐厅,而且她工作的西餐厅还是林氏集团名下的西餐厅,看着她认真的做着自己的职责,礼貌周到的为客人服务,林仕良突然计上心来,不知道她看到自己会是什么感受?

  就这样,林仕良大大方方的走进了郑美西工作的这家西餐厅,选择坐在了离她不远的地方。

  “服务员,点餐!”

  郑美西一转身就看到不远处坐着的林仕良,此时此刻正似笑非笑的向自己招手。由于西餐厅的服务宗旨是“顾客就是上帝,服务员要尽可能的满足顾客的需求。只要顾客的需求不违背伦理,服务员一概不得拒绝!”

  西餐厅布置的很舒适,室内的温度刚好合适,场景也非常的豪华,地板干干净净,桌椅板凳整整齐齐非常的规律。

  “林总,请问你有什么需求?”

  郑美西知道这家西餐厅是他公司门下,所以隐隐约约可以猜到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他不就是想报之前的调戏之仇吗?

  “跟我吃一顿饭你不能拒绝,如果你拒绝的话,我立刻让这里的经理炒了你。”

  “好,既然是林总的需求,我照办就是了。”

  说着让人点了几道西餐厅的招牌菜,有小牛肉、意大利餐、鲜蘑菇汤。其他在工作好几年的女服务员看到郑美西这位新来不久的服务员可以和餐厅的大boss一起吃饭,不免心生嫉妒。

  吃完饭后郑美西想要离开,林仕良却拉住了她的手。

  “我说过你可以离开了吗?”

  郑美西无奈,她已经可以感受到其他女同事那杀人的目光了。

  “请问一下,林总还有什么需求?”

  郑美西笑了笑。

  “跟我结婚!以后你母亲可以得到更好的照顾。”

  这下郑美西内心不淡定了,脸色也变了样,估计他已经把自己的底都调查出来了。

  “如果你不同意,那我只好让经理炒了你,毕竟这家西餐厅招聘员工的条件是,只收家世清白的员工。如果他们知道,其实你只是一个风尘女子,还开了一家会所,他们会怎么想?还有,说不定哪天,你母亲知道了这个事情……”

  “你不用说这么多,我知道其中的利与弊 。不过我不明白,就因为我那天调戏了你所以你就不愿意放过我,其实你可以不用介意的,你就当我那天抽疯了,你何必去和一个疯子计较,狗咬了你一口,难道你还要咬回来?你是天之骄子,而我只是一个寻常女子,根本入不了你的眼,无法胜任你的夫人,更何况娶了我,林家的地位……”

  郑美西也是豁出去了,为了不嫁给他,她宁愿把自己比作疯子或者狗,降低自己的身价。

  “郑小姐的话很有说服力。只是,我从来就不在意其他人的看法。正因为我是天之骄子,所以被人欺负了,我自然要狠狠欺负回去。所以无论你说什么,我都不会改变主意。你只有两个选择,嫁还是不嫁?再说,嫁给了我,你还可以打击一下我那草包弟弟和你的那位白莲花闺蜜。”

  林仕良想了想,其实借助她的力量来打击一下他的弟弟未尝不可。他实在是非常讨厌他的弟弟,整个人就一草包,拿着他的钱尽做些蠢事,而且还敢不把自己放在眼里,若非父母临终前让自己好好照顾这位弟弟,自己实在是不想理他。

  “好,我嫁,希望你不要忘记今天说的。”

  因为郑美西同意了,所以林仕良决定去拜访一下郑母,而郑美西也觉得自己即将要结婚的这件事情,有必要让自己的母亲知道。

  ……

  3

  林仕良和郑美西商量好了,第二天就去民政局领证了,一个星期后的婚礼非常的隆重,看的赵蕙兰是咬牙切齿。没想到一次失误,就让她一跃成为了林总的夫人,而这个林仕贤只不过是一个草包。

  林仕良看着在红地毯上,穿着婚纱的一步一步朝着自己走来的郑美西,他的脑海中有过一瞬间和她白头到老的念头。

  歌曲梦中的婚礼在教堂响起,郑美西走在红毯上,看着对面正在等着自己的男人,这一步一步仿佛就是一辈子。

  在众多人的祝福下,新郎接过了新娘的手,走到了神父的面前,宣誓着他们的一生。

  “新郎,你是否愿意娶你身旁的女人为妻,关心她爱护她,无论未来怎样都不会放开她的手?”

  “我愿意!”

  “新娘,你是否愿意嫁给你身旁的这个男人为妻,关心他爱护他,无论未来怎样都会对他不离不弃?”

  “我愿意!”

  “下面我宣布林仕良先生和郑美西女士两人正式结为夫妻,新郎可以吻新娘了!”

  林仕贤远远的望着穿着婚纱的郑美西,心里非常的不是滋味儿,他想不到穿上婚纱的她竟然如此的高贵美丽,如同一个不可亵渎的从天而降的公主。有点后悔,自己轻易就把她推给了其他人,而且那个人还是他从来不放在眼里却又敌不过的如同狐狸般的大哥。

  林仕贤还记得,在他听到两人即将要结婚的消息,也就是在他们结婚的前一天,他去林氏找过自己的大哥。看到自己的到来,大哥丝毫不感到意外。

  “哥,你怎么可以娶郑美西的那种女人,她可是我的前女友,你娶了她让其他人怎么看我们林家包括我们?”

  “仕贤,你倒是说说看为什么不能娶她?你也说了她是你的前女友,既然是这样,那说明你们已经是过去式了,她现在是单身,作为一个正常的男人,我有资格去追求一个我喜欢的女人,并且给她幸福,而且我也从来没有在乎过其他人的看法。”

  当时林仕良的眼神诚恳,林仕贤根本就看不出来他是否在演戏。听了他的话,林仕贤一时之间无话可说。

  “还有,郑美西是什么人我很清楚,用不着你来提醒我。她是你未来的嫂子,希望你对她放尊重点。如果你还想继续过衣食无忧的生活,不想我对你做什么的话,就不要破坏我们的婚礼。”

  这句话,林仕良郑重其事的说了出来,他不给林仕贤一点点警告,某人是不会懂得收敛的。

  “最后,至于你是否想和赵蕙兰在一起,我不会管。但请你告诉她,不要想打林家财产的主意。你要知道,林家能有如今的地位,你能过着花花公子的生活,依靠的都是我。我不允许一朵白莲花玷污了我们林家,你可以和她玩玩,但最好不要被她骗了。不要想着娶她进门,我是不会同意的。”

  说完之后,林仕良不再吭声。也正是因为他的这一些话,才让自己不敢在婚礼上做什么。毕竟,自己现在能够大手大脚的花钱,依靠的确实是他。

  4

  顺利的完成了婚礼仪式,林仕良和郑美西算是成为了夫妻。新婚之夜,一对红烛缓缓的燃烧着,直到睡觉的时候,林仕良才赶来。

  “你也辛苦了一天,睡觉吧!”

  郑美西看着林仕良,淡淡的开口。

  林仕良不得不承认,自己的新婚妻子郑美西真的很美,尤其是在烛光下的她,身上更是有一种神秘感,迫使他忍不住想要解开她身上所有的谜底。

  “不急,我觉得我们还有一些事情没有做,不如做完那些事情再睡觉吧!”

  “什么事?林先生,今天太晚了,明天我们都还要上班,所以我觉得……”

  郑美西装傻充愣。说实在的,她还不习惯把自己交给一个只见过两三次面的人。

  “我是总裁,偶尔翘班谁敢说?而你是总裁夫人,就算明天你不去西餐厅上班,也没有人敢给你摆脸色。我的员工,对上级必须绝对的尊重,而上级也必须要体恤员工,员工与员工必须和睦相处。”

  “你真霸道!但你知不知道,西餐厅那些女员工嫉妒的眼神会把我给杀了的,当着你的面她们不敢做什么,但是私底下……”

  郑美西继续找借口推脱着他的靠近,而他又怎么会不明白她的心思。

  “你会怕麻烦吗,如果你害怕,当初怎么会在大庭广众之下吻上我的唇?我觉得你只是找理由摆脱我的靠近,拜托我们是夫妻,做这些事很正常好不好!”

  “没错,我是在找借口摆脱你的靠近。但我感觉只有两情相悦的夫妻,做这种事才有激情。你也不会霸王硬上弓吧!如果婚后你可以得到我的心,我就把自己交给你。”

  “郑美西,很好,让我刮目相看。好,在得到你的心之前,我不会碰你,但你也要恪守林太太的本分,你开的那家会所,你就不用经常去了,我会让人替你看着的,想知道营业情况,你可以来问我。还有,作为林太太,林先生要和你同床共枕,在你这里休息,你不能反抗。”

  “明天我会列出一些作为林太太需要遵守的礼仪,你最好做到。至于你的母亲,我已经安排了最好的保姆去照顾她,你不用担心。”

  说完之后,林仕良关了关灯,闭眼躺在了床上,因为生气郑美西居然排斥自己的靠近,所以关灯后再也没有说过一句话,闭上眼睛不久后就睡着了。

  而郑美西生平第一次失眠了,望着这个霸道总裁,不知如何是好,或许自己当初就不应该去招惹他,如今还赔上了自己的一生。

  漫漫长夜,郑美西翻来覆去,整个人毫无睡意。直到快黎明才感到疲倦,闭眼睡了过去。

  婚后第二天林仕良睁开眼就发现郑美西眉头紧皱,但还是紧闭着双眼的样子,不禁在心里暗骂了一句,傻瓜。

  林仕良不明白,有多少女人想和他共度良宵他都不愿意,而他主动靠近这个女人,她居然表现得非常的排斥,他又不是什么病毒。不得不承认,他佩服她的勇气,也或许是因为她的与众不同,所以他才愿意和她结婚吧!

  林仕良不知道,在郑美西的心里,自己比病毒还要危险,而她也不习惯和任何一个异性睡在一起。

  5

  大概到了下午郑美西才睡醒,身边没有一个异性,她感觉这一觉睡的好舒服。想到以后的日子每天都要和他同床共枕,整个人鸡皮疙瘩都起了。

  看到佣人对自己毕恭毕敬,郑美西非常的意外,想不到这些人素质都这么好。更没有想到,就因为一个小小的游戏,她会钓到一个总裁帅哥,而且还是自己前男友的哥哥,最后还糊里糊涂的成为了他的妻子。

  林仕良下班回家后,看到的就是一个穿着运动衫在看书的女人,而餐桌上做着几样家常小菜。第一次感觉,这里有了家的味道。

  “在看什么?”

  听到一个声音,郑美西抬头一看,林仕良已经站在了自己的面前。

  “微观经济学。”

  郑美西脱口而出,好像和林仕良聊天是非常自然的一件事。

  “那些菜,都是你做的?”

  “嗯!”

  “先去吃饭吧,等会儿我有事想和你说。”

  郑美西点点头,两人坐在了餐椅上,默默地吃着饭。不过,对于郑美西来说,和林仕良在一起吃饭,总感觉不太自在。

  因为林仕良吃完饭总是在盯着自己。

  “还是先说事情吧!”

  “你先吃吧,我不看你就是了。”

  “说吧,说完再吃。”

  “这是作为林太太需要遵守的条条款款,你先看一遍,然后在最下面签个字。”

  林仕良把这本《林太太需要遵守的二十二条》递给了郑美西。

  郑美西快速一看,果然有二十二条。她在心里忍不住吐槽,果然豪门就是规矩多。不禁有些后悔,自己怎么会招惹上他?这个腹黑、不可一世的霸道总裁。但她同样也知道,自己必须面对,因为她逃不出他的手心。

  “林仕良,你怎么那么霸道?我是不是也应该同样请你签一份协议,《林先生需要遵守的二十二条》”

  “我就是这样。郑美西你不知道吗,如果你知道,又为什么去招惹我?”

  郑美西无语,总不能说因为他帅吧!那样他就更得意了。

  “好,我会遵守的。可以不签字吗?”

  “不行,必须签字!一式两份。其中有什么不满的,你可以提出异议,但最终决定权归我所有。”

  “你~,那我不签,签了我就没自由了!”

  郑美西看着那张得意洋洋的笑脸,真想一拳揍上去。

  “不签,你更没自由。”

  “你~,你太过分了!我要离婚。”

  “可以,如果你不想再见你母亲了。”

  林仕良发现和她斗嘴,看到她气急败坏,他心里非常的高兴。

  “你把我母亲送哪里了?”

  “一年之后,我告诉你。”

  林仕良不相信,一年的时间还拿不下眼前的她。

  6

  “第一:作为林太太,不许直呼林先生的其姓名,不许称呼林先生为某人或者喂。”

  “第二:作为林太太,不许背着林先生和其他异性朋友见面,哪怕是小叔也不可以。”

  “第三:作为林太太,林氏集团总裁夫人,必要的场合需要配合林先生出席,不得有任何异议。”

  “第四:作为林太太,不许对林先生大呼小叫,不许对林先生有任何的不尊重。”

  看到第一条、第二条和第四条,郑美西表示非常的不满。

  “不许直呼你的姓名,不许称呼你某人或者喂,那你想要我称呼你什么?”

  “老公!”

  “对不起,我叫不出口。要不叫你仕良?”

  “没感情,我要你叫我阿良。”

  “好吧,阿良就阿良。”

  “你的占有欲太强了,难道我和普通的异性朋友见面也不可以吗?”

  “不可以,你太美了,难免有些人会动歪念,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郑美西继续看下去。

  “第五:作为林太太,林先生有难,你不能袖手旁观。”

  “第六:作为林太太,必须和林先生统一战线,一致对外。”

  “第七:林太太有义务协调好与林先生组成的这个家的安宁,不得无理取闹离家出走。”

  “第八:无论林太太是否钟情于林先生,都不能无视林先生的存在。”

  “我什么时候无视了你的存在?”

  一看这一条,郑美西就非常的不满。

  “昨晚,我们的新婚之夜。”

  说这句话的时候,林仕良竟然暗含着一丝丝的委屈,郑美西看了他一眼,他就是故意的!

  “第九:作为林太太,要维护林先生的面子,不能随意给林先生取外号,不能随意在其他人面前说林先生的坏话。”

  “第十:林先生和林太太之间的任何事情,都不允许透露给其他人。”

  “这是我们之间共同需要的遵守的一条,我不喜欢听别人议论我们的家事。”

  “喂喂喂,你以为我是那种多嘴多舌的人吗?”

  “我有名字,请不要称呼我为喂。还有,你忘记第一条了。”

  “下次会注意。”

  郑美西感觉林仕良就是自己的克星,自己的好脾气都是因为他而消失殆尽。

  “第十一:作为林太太,有必要满足林先生的基本需求,例如一日三餐,拥抱亲吻。”

  “第十二:作为林太太,晚上必须在家乖乖等着林先生回来,若有特殊情况发生,需打电话给林先生报备。”

  “你当我是什么?”

  “林太太啊!上面不是写着吗?我是为了你的安全考虑。”

  “不要,总是呆在家里很闷。”

  “要么待在家里,要么我派几个保镖跟着你,保护你的人身安全,或者你也可以到林氏来,做我的贴身秘书,三选一。”

  “算了,那我还是待在家里。做你的贴身秘书,我才不要,尴尬死了!而且我也不习惯不喜欢被人过度保护。”

  对于郑美西的话,林仕良又想笑,又有点生气。夫妻之间待在一起,有什么尴尬的?他一定要让她习惯自己的存在。

  “第十三条:作为林太太,可无偿动用林先生的财产,只是在动用林先生的财产之前,需要提前和林先生打个招呼。”

  “这是作为林太太的好处。若是其他女人,早就欢呼雀跃了吧!不过你的与众不同,也是我最欣赏的。”

  “你把我当金丝雀来养吗?我想靠我自己。”

  “林太太,林先生给你的,你只要无条件接受就好了,而这些东西我只给你一个人。”

  “……”

  郑美西无言以对,第一次发现林仕良的脸皮挺厚的,她比不过。

  无视他盯着自己那灼热的眼神,郑美西继续看下去。

  ……

  “第二十二条:作为林太太,无论与林先生产生多大的误会,都不能提出离婚。”

  “本份《林太太需要遵守的二十二条》将永远生效,只要林太太哪里做的不够好,林先生有权修改条款,林太太不得有任何不满。”

  “签字吧,林太太!”

  林仕良完成了一个小心愿,暂时把她绑到了自己的身边,心里非常的得意洋洋。

  看着眼前霸道却又做出如此幼稚行为的林先生,郑美西无语至极,无可奈何的在右下角处签下了自己的大名。

  “这下,你满意了吧!”

  “嗯,非常满意,谢谢林太太的配合,条款内容从现在开始生效,有效期永远。”

  ……

  7

  自从签了那什么莫名其妙的条款之后,郑美西就感觉自己一直都被林仕良掌控在手心里,不过久而久之她也习惯了他的霸道,习惯了被他捧在手心里当成宝贝的感觉。

  林仕良带给她的是幸福,她承认久而久之他的真心和热情治愈了自己那颗受伤的心,她承认他就是一个天使,让自己对爱情重拾信心。

  六个月过后的第二天,郑美西决定向林仕良表白,只是听说这一天他出差了,没有他在的晚上,她辗转反侧难以入眠。习惯了他身上薄荷的香味,习惯了他和他相拥而眠,看着他满足的眼神,自己也是满满的幸福。

  只是没有想到,一连几天都没有见到林仕良,她承认现在的她很想见到他。林仕贤的到来,让她原本不太好的心情变得更加的糟糕,一见到他就非常的反感。

  “嫂子,看你的表情似乎很不愿意见到我呢!听说你最近过的不错,我哥把你照顾的很好。”

  这样的林仕贤让郑美西感到有些陌生,以往的他总是那么的玩世不恭,而现在他却多了分正经。但尽管如此,她依然反感他,或许是因为曾经他和自己的闺蜜做过那样的事,背叛了自己吧!

  林仕贤看着眼前的郑美西,她比从前更美了,但两个人之间的距离却也更远了。

  “是,他把我照顾的很好,你来有什么事?如果没什么事请你离开,我觉得和你站在一起是一种耻辱。”

  “看来你还是忘不了当初我和赵蕙兰做的事。”

  “是,我忘不了,毕竟那是一段情殇。那一次的伤害,提醒着找男人的标准,提醒着我应该要找一个什么样的男人共度余生。”

  郑美西淡淡的开口,只听见她继续说着。

  “但我并不会因此恨你,因为恨一个人太累,而且我还要感谢你,若不是你的离开,我也不会遇到阿良,更不会和他手牵手一起步入婚姻的殿堂。”

  这些话,无疑让林仕贤崩溃。也更加坚定了让林仕良死的决心,他感觉只有他那亲爱的哥哥死了,郑美西才能回到他的身边,同时才能够梦寐以求的林氏集团,成为总裁。

  “虽然你不恨我,但我还是想请你帮我演一场戏。”

  说完林仕贤出手蒙住了郑美西的嘴和鼻子,郑美西一会儿就没有了意识。

  “对不起了,只要我完成了心愿,以后我会好好弥补你的,美西。”

  抱着昏迷不醒的郑美西,开着私人飞机离开了。

  8

  而此时此刻的林仕良正在国外和一家跨国公司谈合作的事情,他丝毫不知道自己一直惦记的小女人被自己的弟弟给绑走了。也是后来,林仕贤主动发了条短信给他,林仕良才意识到危机。

  “哥哥,我们谈谈吧!如果你不来,那么你可能会后悔呢。”

  看完林仕贤的短信,林仕良意识到一定是那个小女人被绑走了。匆匆忙忙结束了和合伙人的谈判,立刻就让人定了回国的机票。他感觉,自己的弟弟一定在策划着一场阴谋。

  按照短信发来的地址,林仕良很快就赶到了林氏集团的地下室,只见地下室一片狼藉,给人一种阴森森的感觉,林仕贤坐在一张凳子上,离角落里的郑美西不远。

  林仕贤看了一下自己的哥哥,又看了看角落里被绑着却又昏迷不醒的郑美西,意味深长的笑了笑。

  摆在林仕良面前的是一份林氏集团的股权让渡书。

  “签字吧,把你在林氏集团的股权转让给我,你就可以带着你心爱的小妻子离开了!”

  “我凭什么相信你,林仕贤!”

  既然已经翻脸,那么也就没有什么兄弟之情,更何况两人早已经没有了兄弟之情了。

  林仕贤示意自己的两个手下解开郑美西的绳子。

  “这样你相信吗?林仕良,我要林氏集团总裁的位置。如果你给我,说不定心情好的我还会顾及我们是兄弟,放你一条生路。”

  “林仕贤,你倒是让我刮目相看,原来你之前那副花花公子的模样是装出来的。”

  “对啊,要不然怎么瞒天过海,怎么进行我的计划。林仕良,你知不知道我非常的讨厌你,讨厌你高高在上,讨厌你从小遮盖了我的光芒……”

  “原来你不是草包,而是一只白眼狼。”

  兄弟俩的争吵声让昏迷的郑美西渐渐的醒来,四处看了看这才知道自己的处境。原来,她被林仕贤绑架了,借此威胁林仕良交出林氏总裁的位置。

  “要想当上林氏集团的总裁,凭的是努力,靠的是实力。你从小不务正业,只知道歪门邪道,当然比不过我。如果你真想当上林氏集团的总裁,看在我们是同胞兄弟的份上,我给你三年的时间改邪归正,提升自己的实力。”

  林仕良瞥见郑美西已经醒来,正在慢慢自个儿动手解掉绳子,于是开口试图拖延时间。

  林仕贤也发现了哪里不对劲,眼神朝郑美西那边看去,只见她利用碎片已经割掉了绳子。

  “哥哥,你是说真的?”

  “当然!你认为如果我说假话,我还会留你这条命吗?尽管我讨厌你这个草包弟弟,但我们毕竟是一母同胞血脉相连。”

  林仕良一边开口,一边用手枪指着林仕贤的头。林仕贤这下终于知道害怕了,他还不想死。

  “哥哥,我错了我错了,我真的真的错了!”

  林仕贤的手下看着这一幕不知如何是好,他们早已经被林仕良的人给扣住了。

  “给他一次机会吧,他毕竟是你弟弟。”

  郑美西知道自己不应该求情,可是不忍心看到他将来后悔。

  林仕良也没有真想杀了自己的弟弟,只是吓唬吓唬他而已,看看他以后还敢不敢和自己作对。但是郑美西的求情还是让他非常的不高兴,尽管他知道她并不喜欢他个草包弟弟。

  “你和他没有关系,用得着你去求情吗?我只是吓唬吓唬他,你担心什么。”

  “嘿嘿,我只是怕你将来后悔嘛!毕竟他是你弟弟。”

  “这种不知道感恩的白眼狼外加草包,留在这个世界上也是浪费粮食。”

  “哎呀哎呀,阿良,你就不要斤斤计较了,我们今天好不容易重聚,就不要为了一些没必要的事情烦恼了。”

  郑美西这话中暗含撒娇卖萌的意味,林仕良看出来她似乎有话要对自己说。

  “你是不是有什么话想说?”

  “阿良,回家再说好不好?”

  “好。”

  夫妻携手离去,林仕贤瘫坐在地上,还好林仕良没有开枪,要不然自己这条命就真的完了。他不知道,林仕良的那把枪是一把仿真枪,再怎么样也不会出人命。

  9

  林仕良和郑美西夫妻俩回到了家,郑美西洗了个澡去去霉运。

  两人在床头靠着,诉说着对彼此的情意。

  “阿良,我爱你,谢谢你让我知道了什么是幸福!”

  “傻瓜,我也爱你,或许在你调戏我的时候,我就对你有感觉了。只是那时候,我不太明白什么是爱。既然你已经开口说爱我,是不是应该把你自己完完全全交给我。”

  郑美西能够听出来林仕良的暗示,虽然她也不反感,但是她就是不愿意让他轻易地得逞。

  “人家还没有准备好。”

  “我都等你那么久了,你还没有准备好吗?”

  “没有就是没有,我也没有办法。”

  “你不同意,我就只好霸王硬上弓了,反正你是知道的,我这个人就是霸道。”

  “诶,你~”

  在郑美西即将说出其他反抗的话,林仕良堵住了她的嘴。

  一夜缠绵,情意永远!

  ……

  (完)
分享到:
发表评论(文明上网,友善发言,匿名评论无需登录)
还可以输入:400 个字符
评论列表4 条评论
温婉晴天2019-06-07 13:51回复
[//@颓废少年?]谢谢!😊
颓废少年?2019-06-06 12:52回复
♥喜欢本文!
温婉晴天2019-04-27 14:44回复
[//@星空下的眼泪]谢谢点赞!😊
星空下的眼泪2019-04-27 14:35回复
👍好文,赞!
本文用户信息
用户昵称:温婉晴天
文章总计:601
个性签名:温婉一笑,晴天自来。
本文所属文集

来源:原创
标签:小说故事
文章数量:48 篇查看目录
本栏近期热门
本栏最新文章
网站首页|关于本站|网站地图
文字站感谢每一位喜欢本站的人,欢迎将本站分享给你的朋友!最温暖的文字记录站 ─ 文字站!文学交流群:
本站部分内容来源于互联网,若无意侵犯您的权利,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蜀ICP备14019085号 Copyright © 2015 文字站 www.wenzizhan.com 版权所有
分享
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