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美文 情感文章 散文随笔 生活随笔 心情日记 现代诗歌 古词风韵 爱情故事 语录名句 微小说 影评 杂文 佳句
×取消主题

火星·玫瑰

发表时间:2019-05-04用户:云中飘舞阅读:429

十点半,夜色撩人。

月光湖畔,蓝紫和星期六在跳舞,彼此的眼中都有潮汐涌动,泪水和喜悦交织,对接的目光相吻着,他们终于跨越了漫长的思念之桥。

时光的虫洞一点点变小,一眨眼的功夫,他们被吸进了巨大的黑洞里。


若干年后的火星。

透过明亮的玻璃窗,一抹笑映入蓝紫的眼眸里。

“叶博士,院长让我来拿玫瑰计划的副本。”蓝紫欢快的声音响起。

“蓝姐稍等,这就给你拿。”

看着窗台上培育的新品种玫瑰,蓝紫忍不住俯身细嗅。

“呵呵!这是才培植的6号试验品,上周开始绽开了第一朵,今天,全开了。”

“真美!它们好像会笑。”蓝紫认真地端详着。

“快看!这朵怎么流血了?”蓝紫举起沾上血的手指头。

“啊?不会吧!怎么会这样?”


夜半,蓝紫莫名地口渴,拿起遥控器,一台香槟色的小冰箱从厨房走过来。

喝下一罐火龙果凉茶后,蓝紫快冒烟的嗓子滋润多了。困意袭来,一夜无梦。


周末的上午,蓝紫买了些水果,去看昌先生。

昌先生是蓝紫公司之前的高管,退休后闲居在家。他一直对蓝紫非常好,蓝紫对他也很亲,感觉他就像自己的爸爸。

三年前,蓝紫从一场梦里醒来,什么都不记得了,甚至不知道自己是谁,从哪里来?恍恍惚惚地在街上晕倒,幸好被路过的昌先生看到,把她送到了医院,检查后并无大碍,就是几天没有进食,人有些虚脱。

之后,无处可去的蓝紫被昌先生安排在他所在的生物研究院工作。

起初,蓝紫只是一名记录员,她所在的部门主要是植物类。每天的工作就是记录花花草草的生长周律。

蓝紫的工作非常出色,很快,她就被调到研究院的核心部门___植物研发中心,和年轻帅气,睿智低调的叶麟潇博士共事。


路过原点立交桥的时候,蓝紫看到了一个写生的少年。他在画一朵玫瑰,正好画到刺的部分,蓝紫心中猛地疼了一下,连她自己都感觉很奇怪,可能是视觉反射吧。

“小七,给你。”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女递给那少年一罐火龙果凉茶。

少年转过身对着女孩微微一笑,他的笑如此熟悉,蓝紫好像在哪里见过。

走进五街区的时候,忽然起风了,一些无名的沙粒扑上了蓝紫的脸,她躲避着,还是眯了眼。泪水滑落,都是风的错。


一只白猫跑向蓝紫,海洋一样的眼波里尽是喜悦的况味。

“阿朵!”昌先生唤着猫儿从门廊处走来。

“昌先生,你怎么跑出来了!外面风大,小心着凉。”

“蓝紫,你来了真好!还说你忙,都把我忘记了。”

“您就像我的爸爸,女儿一直牵挂着您呢。”

看着年迈的昌先生,蓝紫心中划过几许心疼,他把毕生的精力都奉献给了自己热爱的事业,垂垂老去的时候,却拖着孱弱的身体昏昏度日。他有严重的洁癖,拒绝请保姆来照顾他。

蓝紫心中有个疑问,一直想问昌先生,每次都是欲言又止,今天,蓝紫想彻底弄个明白。

“昌先生,关于我的身世,您知道些什么吗?公司有人传言,说我不是火星人。”

“孩子,不管你是不是火星人,你都是我的好女儿。”

看着蓝紫急切又无奈的表情,昌先生顿了顿,终于说出了真相。

“三年前,大概是四月的一个夜晚,火星情报局突然报警,声音很大,我刚好路过第三街区,看到你和一个男人晕倒在路边,他紧紧地拉着你的手。后来,基地来了一帮军人带走了他,我和随从把你送到了医院,你们是地球人,具体怎么来到火星,我真的不知道。”

此时,蓝紫的心中说不出是什么感觉,因为她失去了之前的记忆。

“那我怎么什么都想不起来了呢?”

“你的记忆被火星情报局处理过,如果遇到外来者,他们都会注射一针清空针,有价值的人会留下来为火星的建设服务,没有价值的人,会送回黑洞里,禁止入内,火星人也是以善良为本,不伤害无辜的。”

告别昌先生,蓝紫又走进了风中,沙土肆虐,一种繁复的心情涌上心头。


“六号试验品各项指标都正常,玫瑰计划即将正式启动。”院长话音刚一落,全场掌声雷动。

走出会议室,蓝紫感觉头很晕,眼看着就要跌倒,被后面的叶博士一把扶住。

“蓝紫,你没事吧,又没有吃早餐?”

“谢谢叶博士!没关系,可能是低血糖犯了。”

喝了一罐火龙果凉茶,蓝紫感觉好多了。

蓝紫的记忆里,她一直在喝这种凉茶,几乎不怎么吃饭,这凉茶里似乎有能量,喝下去就不会饿,而市面上也只卖这一种凉茶。

之前,食物是怎样的,蓝紫没有见过,反正火星的食物真的好难吃。

看着仙人掌和土豆泥混合的料理,蓝紫难以下咽,一直以来,她都没有真正品尝过其中的滋味。


下班后,蓝紫又遇到了那个写生少年,他也看到了蓝紫。

“你好!我们是不是见过?看着你好面熟。”

“是呀!前几天我路过原点立交桥,看到你在画画。”

“哦!原来是这样,我叫小七。”

“我叫蓝紫”。

“有时间,下次一起玩!”

“好的!”

夕光洒在小七的背影上,一圈圈金色的光真好看。好心情在遇见的路上飘舞着。


“昌先生昨晚去世了,走的很安详。”

听到叶博士的话,蓝紫泪如雨下。在这个星球上,她失去了唯一的亲人。

葬礼很安静,人们在沉默中送走了这位伟大的奉献者。墓碑旁开满白色的蝴蝶花,它们也很安静,只有路过的风呜咽着,腔调拉得很长,蔓延了整个火星。

午夜,风敲打着轩窗,雨落下,打湿了时光。


寂静的森林里,蓝紫走了很长的路,从清晨到日暮,都没有找到出口。

夜幕让森林暗下来,一些声音在蓝紫的背后萦绕着,她跑过了一段路,那声音依然在耳畔。

猛然,一张面目狰狞的脸出现在蓝紫眼前,它张开血盆大口,呲出青色的獠牙,嘴角的血滴在微弱的月光下却那么清晰。

它的嘴正要咬向蓝紫的时候,突然,一声枪响,怪物应声倒地,蓝紫也瘫软在地。

抬起头,一个男人走向她,明亮的眼睛灿若星辰。他抱起蓝紫的那一刻,她嗅到了某种花香,如此的熟悉又如此的陌生,她愿意一直在他的怀抱里,不想离开……

云雀的呐喊响起,小机器人的报时声吵醒了梦中的蓝紫,她的眼角挂着一串串清泪。


大规模地种植玫瑰,确实是一项大工程,火星竟然特派了部队。

院长特别强调,土星人想掠夺火星生物研究院研发的成果,所以,大家要格外小心,要保护好玫瑰计划的顺利实施。

火星生物研究院的人全员上阵,雪白的制服方阵浩浩荡荡。

“云儿,云儿!”人群中一个好听的声音在呼唤着。

“我是燕子,云儿,才多久不见啊!你不认识我了?原来你早就来火星了。”

蓝紫看着眼前这个温婉美丽的女人,确实不认识。

燕子失望地瑶瑶头,然后对着人群里招招手,“环环快来!”

又一个漂亮的女人来到蓝紫面前,上来就拥抱她,蓝紫被动地伸出双臂接受这份陌生的温暖,她从来没有这样和别人如此亲近过,难道她真是她们的朋友?只是自己的记忆被洗过,之前的事全忘了。

虽然不用亲自翻土栽种,但指导操作方法和纠正错误也让蓝紫很疲惫,一切也许源于这阵子离奇的境遇,蓝紫不是怕劳累,她甚至是个任劳任怨的人。

八点钟的夜色很柔软,三个女人相约来到了一街区的火种酒吧,蓝紫想突围自己寂寞的城,所以,开心地加入突来的闺蜜团。


三个女人走进酒吧的那一刻,所有的目光都被吸引过来。

“她们都好美,肯定是地球人,火星可没有这么好看的女人。”两个中年男人交头接耳着。

“来三杯火星龙舌兰!环环冲着服务生说道。”

看着旁边有人舔着手背,吃着火红的辣椒,喝着龙舌兰,燕子好奇的目光久久撤不回来。

“燕子,你也来点盐粒和辣椒吧,让疲劳的身体发发汗。”

看着蓝紫和环环都在佐辣椒和盐粒,燕子摇摇头说:“我怕辣。”

环环笑了,“亏你还是湖南人,你辣妹子的风格在哪?”

三个女人的笑声顷刻间被一支歌的音波淹没。

酒吧的一角,几个彩色头发的男人唱着火星摇滚,五弦琴弹奏出来的乐章总感觉少点啥。

“还以为火星比咱地球发达很多呢,原来还停留在我们的90年代,快看!杀马特,连乐器都这么古怪。”环环坏坏地对燕子低语着。

“小声点,人家听见不好。”燕子捂着环环的嘴制止她不要再说。

“这一杯一杯要酒真麻烦!服务生,来一整瓶龙舌兰,辣椒上大盘。”环环对着吧台喊着。

“看那边三个女人,仗着有几分姿色,那么嚣张,以为自己是来炸场的。”一个妖艳的女人对旁边的男人说道。

男人笑笑说;“这是自由的国度,只要不出格,那都是别人的事。”

“哼!你还向着她们,今天你不是和我约会吗?快哄我高兴。”

男人幽深的眼眸里释放出无可奈何的神情,“喝酒!”

一个醉汉走到蓝紫后面,一把抱住了她。

“快放开!”蓝紫挣扎着,环环和燕子上来想拉开那个醉汉,没想到又来了两个醉汉的同伴,他们起着哄,同时对环环和燕子动手动脚。

微醉的蓝紫被无赖的醉汉抱着不放手,一股口臭让她心中泛起阵阵恶心。

蓝紫顺手抄起桌上的酒瓶,对着醉汉的头砸下去。

刚跑到门口的三个女人被五六个壮汉围住。“打了我们的老大,还想跑。”

被打翻在地的男人被同伴扶了起来,冲着门口的几个人说:“抓住她们,带走!”

“我看今天谁敢带走她们!”一个俊朗的男人走了过来,他身后跟着一个俗气妖艳的女人。

“星期六,别管闲事。”

“今天,我还管定了,马琦,先送冬嫚回家。”

“六哥,你一个人能摆平吗?”

“放心吧!没问题。”

星期六走到门口,一脚踹倒抱蓝紫的那个男人,对着其他几个人说“不怕的,一起上!”

门口的两个男人同时扑向星期六,想把他打倒在地,却架不住他重拳出击,两脚飞踹,那俩人都狼狈倒地,痛苦哀嚎。

人群中有人认出了星期六。

“这不是火星基地的首席教官吗?他们还和他打呢,不是找死嘛!”

星期六还想再接着打,门口几个人看着这架势,纷纷落荒而逃。

蓝紫触到星期六的眼睛时,脸上不由地泛起了红晕。

“先生,谢谢您出手相救!”蓝紫礼貌地致谢。

“我叫星期六,在火星基地工作。以后出门在外少喝点酒,照顾好自己。”

“我叫蓝紫,在火星生物研究院工作。”

“谢谢先生!”环环和燕子几乎异口同声地道谢着。

“这是我朋友,环环和燕子,她们都是火星招募者,为玫瑰计划服务。”

“我送送你们吧!不用了,谢谢星期六先生。”


走出酒吧,三个女人都哈哈大笑。

“今天真刺激,那个星期六帅极了!太酷了!哐哐几脚,撂倒一大片。”环环开心地说着。


子夜,蓝紫还没有睡意,窗外的月亮如此遥远,就像她浅尝辄止的梦,难以形容的经纬,触摸不到的岸。

她是个没有故乡的人,一直以为火星就是自己的归属地,原来她并不属于这里。

对于地球,她没有概念,她很想找回丢失的记忆,可是,从哪里入手呢?她没有一点头绪。头痛欲裂的她昏昏沉沉睡去。

幽蓝色的湖畔,圆月高悬。蓝紫和一个男人共舞着。晚风拂面,还有他深情的目光……

“亲爱的,抱紧我,带你去流浪,带你去疯狂!”

“哈哈!你真坏!”蓝紫轻捶着星期六,随着他翩翩起舞……

梦醒时分,蓝紫环顾着空荡荡的房间,回味着梦中的探戈,那么美妙,星期六,怎么会是他呢?太奇怪了!难道我们之前认识?还那么亲密?


玫瑰计划在紧锣密鼓地进行着。蓝紫抹去额前的汗珠,回过头,一望无际的玫瑰田让她很是欢心。

午餐时间,蓝紫如往常一样没有去餐厅,她喝着火龙果凉茶,心绪异常的平和。种玫瑰似乎是她生命中至高的信仰,有一种神秘的力量驱使她去奉献,且无怨无悔。

看着办公桌上的新品种6号玫瑰,蓝紫的心也在绽放,研发这个项目,叶博士和她熬了多少个日日夜夜,她深深体会到所谓成功就是辛劳过后的欣慰。

叶麟潇从餐厅回来,路过蓝紫的办公室时,看到她正对着盛开的红玫瑰发呆。

“蓝紫,在想什么呢?那么投入。”

“哈哈!什么也没想,只是发呆玩。”

“哈哈哈!你还是那么幽默。”

蓝紫突然觉得这句话有问题。自己什么时候幽默过啊!一直以来她都是忧郁的。

叶麟潇好像觉得自己说错话了,赶快岔开话题。“6号玫瑰还不错吧,你仔细闻闻它们的味道。”

“是呀!好像我真的没有仔细观察过它们。”

叶麟潇坐在蓝紫的对面,看着她对着一朵玫瑰很沉迷的样子。

“嗯!真是特别的好闻,很像是三月的微风,清冽怡人,又像是处子的笑,莞尔迷人,散发着初乳的香甜。在它的芬芳中让人仿佛漫步在青青草原,最初的馥郁滚滚而来……。”

清脆的掌声响起来,叶麟潇伸出大拇指,“蓝姐说的真好!”

蓝紫像是陶醉在自己的心境中,忍不住去抚摸玫瑰的刺。心中升腾起一种异样的情愫,蓝紫用食指去顶犀利的刺。

这次,玫瑰没有流血。温热的血从蓝紫的指头冒出来,血珠慢慢变丰满,宛若一朵怒放的玫瑰。

蓝紫感觉脑子里被一种力量冲击着,全身的血液在燃烧,瞬间,天旋地转。

“蓝姐,快醒醒!”

“小叶叶,”醒过来的蓝紫这样称呼着叶麟潇。

“太好了!云姐,你恢复记忆了。”


今天是个大日子,火星玫瑰计划顺利完成!

庆祝会的晚宴上,蓝紫看到了盛装的环环和燕子。三个人开心地拥抱着,耳语着闺蜜间的小贴心。

“太好了!云儿终于恢复记忆了。”环环惊喜地说道。

“走,让你们去见一个老朋友。”

“叶子,哇!太好了!你也在火星啊!”环环和燕子同时跑向叶麟潇,亲热的上前拥抱。

“叶子是云儿的爱豆,也是我们的爱豆,叶博士,以后我们跟你混。”

“哈哈!好说,好说!”叶麟潇打趣地应道。

“云儿,快看!地球承包商,还有,穿蓝裙子的那个女孩不是湘湘嘛!他们也来火星了。”燕子惊奇地说着。

英俊的地球承包商在众星捧月中巡视着大厅,他的目光像一台搜索仪器,看似360度地游离,又似乎有着目标性。

一袭宝蓝色长裙的湘湘紧跟其后。一分钟前,湘湘还挽着地球承包商的胳膊,不经意间,被拥挤的记者和崇拜者挤到了后面。

地球承包商突然好像看到了什么,他推开面前的一张脸。

惊喜地叫到:“云儿,环环……”她们几个也同时走向他。

云儿说:“球球,湘湘,我们相聚在火星真好!从来没有想过,缘分是这样的奇妙。”

“你怎么也来火星了?”环环看着地球承包商问道。

“云儿不是失踪了嘛!玫瑰园一直没人打理,都快荒了,后来还好,很多志愿者都开始种玫瑰,可能是种子好,玫瑰一直在时间里盛开着。”

蓝紫感动得热泪盈眶,她恨不得现在就回到地球,回到自己的土地上。

“我这次来火星是收到了邀请,他们想让我分享承包商的心得,说实话呀!我哪有什么心得啊!一天忙成狗了,也就是我人缘还不错,身后有几个宇宙大财团支持。”

“球球过谦了!你的能力和才华大家都是有目共睹的,好好分享,来都来了,也为火星贡献一回,这个星球的人真的不错。”燕子说道。

共举杯庆祝的那一刻,院长热泪盈眶。

“首先感谢基地部队的坚强守护!感谢诸位同仁的辛劳和坚持!感谢昌先生的奉献精神,是他的精神一直引领着我们向前。”

热烈的掌声响起来的时候,蓝紫已泪目。


得知环环和地球承包商他们下个月初就要回地球,蓝紫和叶麟潇心急如焚。

“丫头一直在北京等我,我回去就娶他。”叶麟潇坚定地说着,脸上洋溢着幸福。

“小叶叶,祝福你们!”

推开院长办公室门的那一刻,院长似乎知道了他们的来意。他起身打开一个文件柜,拿出一个文件袋。

“这是你们的合约,今天刚好到期。具体怎么签订的,我只是执行者。谢谢你们的合作,同时也感谢你们为玫瑰计划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走出生物研究院,蓝紫和叶麟潇都有些恋恋不舍。

“小七,花雨心!你们怎么也在火星?”小七跑上前狠狠地拥抱着叶麟潇。

“姐姐,又见到你了。”小七看着蓝紫说。

“小七,姐姐的记忆回来了,你呢?”

“真好!我也找回记忆了。前天,我和花雨心在铁塔餐厅吃午餐,被仙人掌的刺扎了舌头,竟然恢复了记忆,真是好神奇。”

叶麟潇说:“我们过几天就回地球,一起吧。”

“好的,我们去申请订票。”

花雨心拉着蓝紫有些不舍的样子。片刻,几个人分别在黄昏的街头。


八点半,夜色从窗外走过。

放松心情的蓝紫想起了星期六,想起了曾经的相恋,不知道他恢复记忆了吗?

蓝紫知道,他们之间有跨越不了的时空,不管是在地球还是火星。她只是默默地想念他,并不需要什么结果。她的记忆里有一些文字在复读……

就让时光不说话,往事开成花。

又是四月,花香弥漫……

一些往事在时光中搁浅,又被这铺天盖地的芬芳激活,宛若一棵根芽的舒张。

昨夜的一场雨似春的变奏曲,在丝丝缕缕的飘洒中,平添了春愁。

你给的花香伫立在记忆的中央,途径经年的雨雪,沾满黄昏的夕光,在午夜梦回的窗前凝结成霜。

总是会回望,心中的热爱被时光渐渐淹没。再也触不到那片湖的温润,再也听不到灵魂的共鸣。有些风已过境,心还在原地等待那深入骨髓的颜色。

可能我不适宜这春光,怕被残忍的繁华割伤阅历。总是会流泪,感动于花开的震撼,怜惜落英缤纷的凄美。

风依然很大,被挡在一座城中,我在厚厚的墙里,聆听你走来的声音。

一个人的兵荒马乱谁能说的清楚?风筝飞远了,我还攥着那根线,心疼,大过于手。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的心中变成了一片荒原,我燃尽所有的冬草,却换不来一个春天。

走在季节的春天里,我拾捡你遗落的足音,某些声音从远方传来,恍惚中的臆想。

还是会留意一些消息,只是我不再去答复,一些伏笔并不真实,无意中的开篇总让我续写根由。

那些难忘的、美好的,是短暂的烟花,也是生命中的春天,入心,总是从遇见你说起。

又想起海子的那首诗“你来人间一趟,你要看看太阳,和你的心上人,一起走在街上……”

此时的天空布满阴翳,南北的路口架不起一座桥梁,我在北方的春天里,缅怀一个死去的冬天。

梨花落,丁香开,那些美好的记忆在凋谢,化作丁香花里的馥郁,缓缓流淌开来,像是一个故事的眼睛,我走进故事里,以一个游客的身份,转身,走进春天里……

默念着这些文字像是复习着一些旧心情。他爱她,却远离她。她恨他,又想他。世间的很多相遇都无法解释,就像他们又在火星遇见,他却不认识她。


火红的五月,火红的玫瑰。蓝紫和她的朋友们登上宇宙飞船的那一刻,泪洒在火星上。


渡口还在

只是我的船在别处

风向没有约定

就像你神秘的背影


牧人走了

我去和春天约会

用路途和怀念

浇灌时间的玫瑰


一个周末的晚上,火星发来消息:云儿,我想你……
分享到:
发表评论(文明上网,友善发言,匿名评论无需登录)
还可以输入:400 个字符
评论列表0 条评论
暂无评论!
本文用户信息
用户昵称:云中飘舞
文章总计:35
个性签名:一只吃花的猫??
本文所属文集

来源:原创
文章数量:23 篇查看目录
本栏近期热门
本栏最新文章
网站首页|关于本站|网站地图
文字站感谢每一位喜欢本站的人,欢迎将本站分享给你的朋友!最温暖的文字记录站 ─ 文字站!文学交流群:
本站部分内容来源于互联网,若无意侵犯您的权利,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蜀ICP备14019085号 Copyright © 2015 文字站 www.wenzizhan.com 版权所有
分享
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