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美文 情感文章 散文随笔 生活随笔 心情日记 现代诗歌 古词风韵 爱情故事 语录名句 微小说 影评 杂文 佳句
×取消主题

等待中逝去,悲怆中绝望

发表时间:2020-05-16用户:白荣阅读:434
  “曾经拥有的东西被夺走,并不代表就会回到原来没有那种东西的时候。”
  18年,足可以让幼儿长大成人,让惨烈战争结束,让一位将军告老归乡,而跨越18年的爱,只是我爱你,你却不认识我。19岁那年,一位女大学生拿着一朵白玫瑰从那位作家房里出来,满怀欣喜,从那以后,每年都会托花店给他送去一朵白玫瑰。27岁那一年,一位交际花头戴一朵白玫瑰从作家房中走出,满是黯淡,从那以后,便消失在了世界里。
  13岁那一年,阴差阳错,偏偏正好撞了个满怀,一句“Sorry”仿佛给她开启了新世界的大门,四合院里那间屋子是她梦寐以求想要进去的,里面却日日笙歌。那里面有很多很多书,还有烟草味,有一切她不熟知的味道,还有夜晚灯光下那位作家执毛笔写字的影子,似乎是为敏感内向的她注入些许新奇和崇拜。但整整六年之后,那位作家早已忘掉四合院里那位从未说过几句话的小女孩,可那位已经考入北平师范大学的青年女学生却仍然记得他,年年买回他的新书来读。可能,炮火轰炸北平的那一天是她人生的最开心的时光,那天之后的连续几天,他们有了一段独处时光,哪怕你忘记了我,但此刻,我拥有你,就够了。
  “我去山东一趟,回来后立马来找你。”他带着她的担心去了山东,几天后果真回来了,只是和六年前一样,搂着一个女郎踏进了家门,自己只能隔着窗户看到他的背影。时光又流走了八年,那位作家虽仍然风流,但却不再写书了,那位青年女大学生成为了一名交际花,为了生计,为了养活她的儿子,在和若即若离的男伴的舞会上,见到了她儿子的父亲。但他仍然不记得她了,她没有了当年的欣喜,却还是和他独处了一夜,第二天,他告诉她,要去张家口一趟,回来后立刻来找你,她知道这只是他的一个圈套,虽已不抱希望,但还是点头答应。
  临走时,他向她手套里塞了些钱,作为交际花的报酬,当她走下那家房子的台阶时,那位见证作家几年风流韵事的管家已白发苍苍,却满含泪水的望着她,她微笑着走过去,将钱放到管家手里,离开了那座四合院。四年后,一位交际花孤零零的死去了,因为她的儿子死于伤寒,那位作家也得到了一封没有署名没有地址的信。
  我整个的一生,都是属于你的,而你对我的一生,一无所知。不是所有的重逢都是偶然,也许有些人为了在最美的时光遇到你,她曾踏着虚妄的时光,走过千山,涉过万水,遥遥而来。她用一腔孤勇,倾慕你一生。她的爱可以感动所有人,但是却没有人愿意拥有她这样卑微的爱,哪怕只是从一次次的相逢中,渴求对方认出自己,哪怕最后用了白玫瑰作为暗示,可换来的,只是当成风尘女子般的金钱施舍。
  这是一个梦,梦里绽放着无数白玫瑰。爱情像首美妙的乐曲流淌在她生命里,她的爱看似狂热,却无私而坚定。她就像尖刀上跳舞的人鱼,散发着令人从容的光辉。



  ——《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
分享到:
发表评论(文明上网,友善发言,匿名评论无需登录)
还可以输入:400 个字符
评论列表0 条评论
暂无评论!
网站首页|关于本站|网站地图
文字站感谢每一位喜欢本站的人,欢迎将本站分享给你的朋友!最温暖的文字记录站 ─ 文字站!文学交流群:
本站部分内容来源于互联网,若无意侵犯您的权利,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蜀ICP备14019085号 Copyright © 2015 文字站 www.wenzizhan.com 版权所有
分享
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