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美文 情感文章 散文随笔 生活随笔 心情日记 现代诗歌 古词风韵 爱情故事 语录名句 微小说 影评 杂文 佳句
×取消主题

深宵冰冷情人你在何地

发表时间:2020-08-11用户:白荣阅读:135
  那晚,气愤、不安和委屈填满了黎耀辉的胸口,何宝荣轻佻的表情和他做出的事情时刻在脑内放映,看着对面小镜子中的自己,黎耀辉一拳打了上去以泻心头之愤。
  “给我来一个面包,别太贵。”
  “哦?不太贵的?这个应该可以。”
  “Ok,多谢。”
  黎耀辉将钱放在柜台上,从对面男子手中拿来了面包,头也不回地走出了商店,那位男子明显还在说些什么,可是语言不通,黎耀辉也没有理睬,可能又是一些戏弄的话吧。
  “辉——你电话,来了好几个!”从酒吧走出一位侍者朝黎耀辉不耐烦地说道。
  匆匆咬了一口面包,就穿过跳舞的男女,拿起了电话。
  是何宝荣!
  “你找我干嘛!”
  “黎耀辉~你来啊。”
  “你又想做什么呀!”
  “来嘛~来了你就明白咯。”
  何宝荣性感的嗓音和故意拉长的尾音透过话筒直击黎耀辉的神经,使脑内的欲火禁不住被挑起,根本不用去,黎耀辉也知道何宝荣想做什么。
  自己的电话被挂断后,何宝荣叼起一支烟,半躺在床上,接着看起了电影。偌大的宾馆里,颓废的烟味和电影麻痹着何宝荣的大脑,他不敢保证黎耀辉一定会来。影片里传出来的男声一直回响在房间里,等到电影结束,期待的敲门声还是没有出现,索性就整理一下,换好衣服出了门。
  空荡的过道里,何宝荣拉上门,点起一支烟,将手插进裤兜便下了楼梯。
  挂断电话后,黎耀辉便回了家,他怕何宝荣再与他来一次酒吧偶遇。自己煮了一碗清汤挂面,坐在桌前边吃边看电视。播报的新闻声中夹杂着碗勺的碰撞声还有瀑布灯水流的声音,这是这间小屋子能听到的为数不多的动静,也只有这声音,才能让外人知道,这间屋子里有生命活动的迹象。
  “动来动去怎么拍啊!”
  “笑嘛!”
  黎耀辉拿着相机用蹩脚的国语指挥着面前这群像麻雀一样的女人们,最后不耐烦地骂了一句把相机塞到一个女人手里走开了。
  一打开洗手间的门,看到的是何宝荣,他在叼着烟对着镜子摆弄自己的耳环,黎耀辉暗暗深吸一口气,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走了进去,接着反锁好门慌张又镇定地等待着。何宝荣看着黎耀辉从自己身后经过,望了一眼自己,就像木头一样进去了,但眼神是不会骗人的。何宝荣在外面摆弄了很久耳环和头发,才带着一丝得意地走了出去。
  “唔!”何宝荣雀跃地跳到洋人男友面前,从他兜里拿出了一支烟。
  “怎么这么久?的士!”
  “给我火。”看着洋人男友没动静,何宝荣又笑着重复了一遍,洋人男友才笑着给何宝荣点上了烟,而何宝荣脸上是藏不住的兴奋和得意。
  一辆的士停了下来,洋人男友打开车门,何宝荣上了车,两人才离开。
  等到走廊没脚步声,洗手间也没动静了,黎耀辉才慢慢探出头来,确认何宝荣已经走了,才从洗手间里出来,点着了支烟,慢慢走在大街上。
  楼下看更的老男人非常后悔纠缠上这群像鸡一样的女人们,整日围在他身边要账要钱提要求,现在想从一群女人的嚷声里接一个电话是何其的难。
  “辉——电话!”黎耀辉从楼梯上跑下来拿起了电话。
  “喂?”因为周围环境太乱的缘故,黎耀辉不得不捂起一个耳朵来听电话。
  “喂?是我,听得见吗?”又是何宝荣!
  “你怎么知道我电话的啊?”
  “你别管!”
  “你不要总是打电话了!”
  “来cosmos酒店二楼最左边的那间找我来啊~”
  说完,何宝荣那边挂断了电话,黎耀辉仍然举着电话,踌躇不定。
  他不想去找何宝荣,他想要好好工作挣了钱回香港,可是有一股力量一直在推着他让他去找何宝荣,他接受不了何宝荣一次又一次无休止的骚扰,纵使自己极力克制,但在酒精的作用下他还是来到了那间酒店里。
  “开门呐何宝荣,开门呐!”黎耀辉用力地敲着房门,几声过后,门被缓缓打开了。
  何宝荣那张似醉非醉的面孔随着门的打开愈来愈清晰,他用最魅惑的眼睛,最性感的嗓音,最妖的动作看着黎耀辉轻轻滑出一句话:“怎么啦,黎耀辉~”
  “何宝荣!”黎耀辉不敢看何宝荣的眼睛,只敢借助酒劲儿壮胆和何宝荣说话。
  “来呀~”
  “你要我来我就来呀!”
  “我有话跟你说~”
  “要说在这里说!”
  “有要紧事同你讲的,要进来的!”何宝荣一把把门外的黎耀辉拉进屋里,关好了门。
  “有话快点讲啊!”
  这是他们分开这么多日子以来第一次有这么近距离的接触,黎耀辉表面上气势汹汹地看着靠在柜子上的何宝荣,而何宝荣贪恋着黎耀辉散发的酒精味道。
  突然,何宝荣一下吻了上去,像兽一样的一种侵犯的,义无反顾的吻,但又是一种撒娇的,极其渴求的表情,他想要黎耀辉,他发了疯地想要黎耀辉。
  “干嘛呀你!”黎耀辉还是挣脱了,朝何宝荣嚷道。
  “说完咯,没有啦,走哇,走啊!”何宝荣一边漫不经心地无力说着,一边用手顺势轻轻推搡着黎耀辉。
  “你别推我啊,推我我扁你的!”黎耀辉压抑着怒火对何宝荣说。
  “扁我……”何宝荣还是轻哼了一声用手推了黎耀辉的脸,黎耀辉一下子和何宝荣打了起来,从房门一直掐到了床上。
  “你捏死我,你捏死我,够胆你捏死我!”何宝荣被黎耀辉压在床上叫喊着。
  黎耀辉突然狠狠地咬了何宝荣的脖子,随着何宝荣一声撕心裂肺地叫骂声便被推下了床,衣衫不齐的何宝荣就在床上捂着脖子痛苦地呻吟着翻来覆去。
  “贱人!”黎耀辉歇斯底里地骂着,用力地踢着身旁的柜子。
  “你贱得过你?啊?晚安晚安请进请进……你怎么不去做鸭啊?”何宝荣学着黎耀辉招呼客人时的样子在床上扭动着向黎耀辉还嘴。
  “你不理我啊!我不像你,有鬼佬罩!”
  “去你的!”
  “我什么也没有啊!钱给你花光!我还要回香港的!没有钱怎么回去?我也不想做啊。”何宝荣从床上爬起来拿了支烟半倚在床头上看着黎耀辉继续发泄。
  等到黎耀辉慢慢静了下来,何宝荣睁开眼看着他问了一句:“你有没有后悔同我一起?”
  “我真他妈后悔的啊我!没见你之前,我一点都不后悔的,现在我真他妈后悔啊!”黎耀辉看着躺在床上的何宝荣叼着烟望着他,再次怒火中烧,“干嘛呀?!示威呀?!奚落啊?!告诉我你混的很好啊?你混的好干我鸟事啊?你叫我来干嘛呀!你叫我来干嘛呀!”黎耀辉用力踢着何宝荣的床,向他再次咆哮道。
  “我说想你陪我一下,我好想你陪我一下。”何宝荣摸了摸鼻子可怜地哀求着。黎耀辉用酒瓶砸向何宝荣大骂了一声便跑出了酒店。
  酒店里,又剩下何宝荣一个人像犯了错的执拗孩童一样在床上蜷缩在一角瑟瑟发抖地哭泣着,黎耀辉则发了疯的一样奔回旅馆。
分享到:
发表评论(文明上网,友善发言,匿名评论无需登录)
还可以输入:400 个字符
评论列表0 条评论
暂无评论!
本文用户信息
用户昵称:白荣
文章总计:36
个性签名:蝴蝶死在路上,云边藏着念想
本文所属文集

来源:原创
文章数量:9 篇查看目录
本栏近期热门
本栏最新文章
网站首页|关于本站|网站地图
文字站感谢每一位喜欢本站的人,欢迎将本站分享给你的朋友!最温暖的文字记录站 ─ 文字站!文学交流群:
本站部分内容来源于互联网,若无意侵犯您的权利,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蜀ICP备14019085号 Copyright © 2015 文字站 www.wenzizhan.com 版权所有
分享
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