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美文 情感文章 散文随笔 生活随笔 心情日记 现代诗歌 古词风韵 爱情故事 语录名句 微小说 影评 杂文 佳句
×取消主题

《偷心》第十八章

发表时间:2020-09-08用户:白荣阅读:118
  他现在从椅子上站起来了,慢慢地在房间内踱步,嘴边带着一丝笑意,仿佛又看到当年趴在长凳上任父亲抽打的自己,当时的惊恐惨状,经过几年的沉淀,如今再想起,当真是重回首往事堪嗟,不禁感叹当初的自傲顽劣。
  那件事情之后,赵嘉便不想去见莫家的任何人了,不为别的,只为面子,看到莫伯琼,他就会想起自己被父亲毒打,而莫伯琼必然也知道,一定会笑话自己。也有一个原因,他不想承认自己错了,他从没认为自己做错了,只是大人们觉得不对而已,因为莫伯琼是受害者,所以错误便由胜利的自己来承担,所以,这个世界想要弱肉强食时又往往会被礼节道德所束缚。
  砚茹并没有扯进这件事情里去,赵嘉和莫伯琼两人不知怎地都心有灵犀在为她开脱,莫伯琼开始说是与砚茹分开后他才偶遇的赵嘉,而赵嘉也说他并没有见到砚茹,嗬!当真是个幸运的人!这样,三家人也就信了,毕竟茫茫人海中,谁会去管她有没有观战,巷子里发生的事情是真是假没那么重要,莫家想要的只是把从莫伯琼那里丢失的尊严要回来,赵家希望的只是莫家人能宽恕小儿子的莽撞,其他人,他们只不过是凑着热闹看看而已,无关他们的利益,散场过瘾后,各奔西东。
  在屋内呆得好没意思,就如同一只缩头乌龟一样,赵嘉双眼四处寻找着,瞄到了桌面上被许多书压着的一个本子,抽出来一看,原来是砚茹的日记本,这个是姑妈去年给自己的,也不知道为什么,只是说砚茹的日记本有许多,便找了一个送给了自己,反正她也不会察觉。“哼,定又是妈搞的主意,让我瞧瞧砚茹的文笔有多好?让我学学她?我怎么就接过来了呢?”赵嘉边抚摸着本子的封面边想着,看了一会儿,把书放回了原处就平躺在床上了。
  最近,砚茹染上了一个癖好——抽烟。但是没有人知道,只有在夜深人静时,她才把烟从床下拿出来靠在窗边默默吸着。烟雾缭绕的视线中,看着外面月疏星稀,烟味可以暂时忘掉苦闷,忘掉忧愁,看着烟圈从嘴里慢慢吐出,胡思乱想,排遣寂寞,或者一阵烟雾从嘴里喷出来,就好像所有的事情都消失不见了,大脑和神经只剩下烟给予的快感。那种轻飘飘的感觉,颓堕萎靡,梦死醉生,所有人都在说吸烟不好,但四肢无力地靠在窗边,砚茹只觉得这一刻她是真正属于自己的,这是一种满足感。
  她染上烟瘾并没有多长时间,只是几个星期前,她见过莫伯琼一面。
  他是穿着运动服刚下车的装扮,没戴帽子只是手中拿着一顶,左边脸不起眼的地方有一小块伤疤,右手夹着一颗烟,身材高瘦的模样。
  “刚听说你从德国回来啦?砚茹,亏我还是你发小呢。”莫伯琼抽了一口烟对砚茹说道。
  “没必要跟你说,”砚茹低下头用脚画着圈勉强微笑着,“你去家里坐坐嘛?”
  “不用喽,过几天我们就又来了,我爸要来,这次我呢,事先给你透露一下。”
  “什么?”
  “我们要回上海了,我们的老家。”莫伯琼眉飞色舞地说道。
  砚茹听到这个消息,不禁心中咯噔一坠,有些失落,长大后,身边的朋友都要离开了,她从没想过的,原来长大还要承受着一个个朋友的道别。只好微笑了一下:“哦,知道了。”
  莫伯琼看出砚茹的不对劲了,便没再说下去,将手中的烟递给了砚茹:“喏,试试?”
  砚茹惊愕地睁大了眼,摇了摇头表示不要,但是莫伯琼把烟塞到了砚茹两个指头的中间叫她夹了起来,“吸吸嘛,谁说女孩子不可以抽了?林徽因还吸烟呢。”
  砚茹难为情地将烟送到了嘴里,心有顾虑地吸了一口,又小心翼翼地吐了出来,莫伯琼笑了笑,只见又猛吸了一次,便俏皮地冲着莫伯琼的脸吐了出去,但这倒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莫伯琼倒是闪开了,自己却被呛到,咳嗽了好一阵。
  “行了,把烟给我,一会儿给我吸没了,”莫伯琼一边拍打着砚茹的后背一边把烟拿了回来,“我就说嘛,闲暇欢愉时抽烟是很好玩的。”
  闲暇欢愉时抽烟是很好玩的,莫伯琼说得没错。砚茹静静地想着,看着残月投下来的一束月光渐渐被云彩遮住,就像盖在了自己的心上。望着黑魆魆的窗外,倒想起一句诗: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时间退回几千年前,茫茫天地间,茕茕孑立,形影相吊,月亮,李白及他的影子在宇宙的某个地方吟酌。经过几千年岁月的游走,烟圈,自己与凉风在这里想到了当年的他,那该怎样说呢?举烟邀清风,对月独自愁。砚茹轻哼了一下,笑自己的作诗能力,对月独自愁,可是月在哪呢?
  眼看着烟的火星一点点变弱,变暗,直至完全熄灭,砚茹反感地将烟扔了下去,把窗户留下一个小缝,窗帘做做样子地拉起来,便闻着房间里的烟味睡下了。
  此后几天,没有人再提起赵宁两家订婚结婚的事情,但是砚茹能感受到,他们虽然没有开口,但是所有动作都在隐隐向某一个可怕的深渊引导着。
  “小姐,下楼吃饭了。”周妈敲了敲砚幺的门,见没有人应答,只好又敲了几次,“可能是睡的太深了吧,小姐一贯这样。”这样想着,她便走开了。
  等到所有人都在饭桌前坐好后,周妈才又去敲砚幺的门,但依旧,没有动静,她愕然地呆了几秒,直到下面宁老爷的叫声喊醒了她。
  “周妈,叫幺儿快些下楼。”
  “老爷,三小姐…她…没有动静。”说完,只听见楼下一声椅子推开的震声,老爷上来了!哦!谢天谢地,幸亏老爷来了,她不用自己来推开小姐的门。清清楚楚地记得一次,她没有经过小姐同意就打开了她的门,然后那一口水啐在脸上的感觉实在让人难堪,好在小姐觉得这样子倒很好玩,也就被逗笑了。
  老爷来到砚幺的门口,轻轻地敲着门,用他那粗犷但温柔宠溺的语气说着:“幺儿,起床啦,周妈给你现磨的咖啡已经放在桌上了。”里面果真没动静,旁边的周妈也是一脸担忧地看着面前的门,只见老爷毫不迟疑地开了门,朝里面望过去,里面空无一人!
  “振德——”宁夫人如同反弹一般从椅子上坐了起来,“砚幺…在里面吗?”其他两个人也都放下手中的筷子紧张地对视了一眼。
  等家里能找到的地方都找完一遍后,他们才意识到,这不是砚幺的恶作剧,她是真的不见了!平平常常的早饭就这样被一个小女孩搅得鸡犬不宁。
  “打!打——打电话!给你姐她们打电话,”宁老爷紧皱着眉头闭眼指着宁夫人说,得到指令之后,宁夫人像饿狼一般扑到电话旁,用颤抖地手拨着电话。
  “嘟——嘟——嘟”几声过后,仿佛已经过了几个世纪般,但这几个世纪的等待却换来一片虚无,电话那头并没有人接!宁夫人像失了魂一般撂下话筒,呼吸声里带着重重的颤抖。
  这时,砚茴已经换好衣服从楼上下来了。
  “我去找砚幺,肯定自己跑出去完了,她贪玩。”砚茴虽然让自己故作镇定,但是她的眼睛却眨得异常快。
  戴好手套,刚刚打开门,砚茴就毫无防备地被门口的画面吓了一跳,所有人都顺着砚茴的惊吓声朝门口看,那颗吊着的心终于坠了下来。
分享到:
发表评论(文明上网,友善发言,匿名评论无需登录)
还可以输入:400 个字符
评论列表0 条评论
暂无评论!
本文用户信息
用户昵称:白荣
文章总计:36
个性签名:蝴蝶死在路上,云边藏着念想
本文所属文集

来源:原创
标签:爱情青岛
文章数量:18 篇查看目录
本栏近期热门
本栏最新文章
网站首页|关于本站|网站地图
文字站感谢每一位喜欢本站的人,欢迎将本站分享给你的朋友!最温暖的文字记录站 ─ 文字站!文学交流群:
本站部分内容来源于互联网,若无意侵犯您的权利,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蜀ICP备14019085号 Copyright © 2015 文字站 www.wenzizhan.com 版权所有
分享
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