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美文 情感文章 散文随笔 生活随笔 心情日记 现代诗歌 古词风韵 爱情故事 语录名句 微小说 影评 杂文 佳句
×取消主题

余生有你:公主,请留步

发表时间:2020-11-10用户:温婉晴天阅读:149
  引言
  如今我想告诉你,我喜欢你,你是我在这个世界上唯一心动的女孩,我的余生,不能没你。你是我不能失去的挚爱。
  ——————————————————
  序幕
  樱空释怎么也想不到,自己在火族的无间空间引爆了莲花金雕之后,灵魂还能回到刃雪城,回到自己身为罹天烬时期跟哥哥卡索在落樱坡比武的那个时候。如今拥有亿万年记忆和强大幻术的他,为了不让悲剧重演,只好附身于那个处于失忆状态下的罹天烬身上。
  “释,你怎么了?”
  卡索似乎发现了弟弟的不对劲,想开口说些什么。
  “闭嘴!”
  因为渊祭一直在控制这个身体,所以在附身后,樱空释的灵魂就一直都在跟渊祭对抗。
  “渊祭,你别想控制我,否则我让你灰飞烟灭。”
  渊祭的意识似乎发现了樱空释的不对劲,感觉到他的抵抗。
  “樱空释,既然你不想为你母亲报仇,那么就由我来。”
  说完之后,渊祭的意识附身在了卡索的身上。
  “你不是一直说樱空释是你最爱的弟弟吗,那么你是否愿意为了他付出你的生命?只有你死,罹天烬才能变回樱空释,他才能得到解脱。”
  而灵魂附体的樱空释也发现卡索的不对劲,这才知道原来渊祭的意识在卡索的身体里,只见卡索拿着剑准备自尽。
  “释,为了让你得到解脱,哥只能这样做。希望没有哥,你也能好好的生活。”
  说完之后,卡索趁着樱空释不注意,整个身体靠近了他的弑神剑,恍然之间罹天烬变回了樱空释,而梨落和岚裳也回到她们自己原本的身体。
  “哥,哥,你怎么样?”
  “答应哥,好好的生活下去,帮哥好好照顾梨落和岚裳。”
  樱空释流着泪点点头,他没有想到一切又重演了。而火燚突然之间来到他的身后,使出幻术让樱空释再次把弑神剑插入卡索的身体里。
  得知火燚的行为,樱空释更加恼怒,也不管之后艳炟会怎么想,为了避免自己看到艳炟第三次死在自己怀里的结果,因此毫不犹豫的就用弑神剑当场一剑就劈了火燚的头,让火燚从这个世上从此消失。
  艳炟看到这一切不敢置信,想说些什么,却又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艳炟,如果你想要为火燚报仇的话,随时都可以来刃雪城找我。”
  淡淡的抛下一句话,樱空释就立刻转身离开了,此时此刻的他需要一个人好好的静一静。
  回到自己本体的梨落和岚裳看到这一幕更是不可置信。
  同样的,艳炟想了想还是回到了浴火城,此时此刻浴火城已经成为了一座空城,她的父王已死,而她的哥哥们也被她的父王吸了元气,尽管她向先祖们献祭,祈求长明灯亮起来,可还是徒劳无功。
  樱空释独自在落樱坡静静的回想前世幻世以及在凡世的回忆内心矛盾,他想化作霰雪鸟撞击着炼泅石生出赤凝莲来让哥哥重生,可心里又放不下艳炟。
  “亿万年来,我一直欠你一个答案,那就是,我喜欢你。”
  这句话是当初在凡世,艳炟第二次死在他怀里魂飞魄散之后,他心里所想的话。如今,他不得不承认,看到艳炟好好的站在他面前,他内心是激动的,只不过刚才哥哥再一次死在他剑下的事情,影响到了他的心情。
  樱空释独自在落樱坡坐了很久,脑海中回忆起来曾经哥哥在凡世对自己说过的话,终于想开了。既然哥哥希望他能够好好的生活,那么他就好好的生活下去,帮他照顾好如今的梨落和岚裳,同样也好好的为自己活一次。
  1
  卡索不在了,冰族的人还是选择拥护樱空释为王,寻求他的庇护,毕竟他的灵力太过强大,有他的庇护应该没有人敢来找冰族的麻烦,而樱空释也没有拒绝,刃雪城是他生活了很多年的地方,相比较凡世而言,他还是更喜欢这里。
  同样的艳炟也做了火族的女王,既是为了实现自己曾经的心愿,也是为了守护好自己的家园。她知道自己的幻术不如樱空释,也决定放下对樱空释的感情,更是明白她父王的死只能是她父王咎由自取。毕竟在凡世的时候,她第二次死在樱空释怀里的时候,她记得自己说过,她不等樱空释的答案了,趁着樱空释不知道自己重生了,她要离他远远的,越远越好。
  为了火族的兴旺,大臣们自然是希望和建议女王早日延续后代,艳炟不忍拒绝大臣们的一片好心点了点头,她正好也想从三界之中挑一个比樱空释还要俊美的男子作为她的王夫,她不信在这三界之中的男子就是樱空释最美了。
  于是,艳炟让手下在三界之中散播了火族女王要广纳王夫的消息,各族美男都能够前来赴宴,选王夫的这一天,正好也是圣火宴举办的这一天。
  同样的,冰族的大臣也请求樱空释早日选出王后。
  为了艳炟,樱空释一直都不愿意听从大臣们的意见纳其他神族的女子为王后,不过在听说了艳炟要广纳王夫的消息后,他的心中还是大为恼怒。
  艳炟,你真的说不等就不等了吗?
  圣火宴举办的那一天,浴火城热闹非凡,三界之中很多神族前去参加,浴火城内灯火通明,将军和武士们在台上比武,下面的观看者在台下欢呼雀跃,艳炟坐在女王的宝座上默默地看着。
  “艳炟女王,圣火宴果然热闹非凡,在下花子衿,花族王子。”
  花子衿看着眼前娇俏的火族女王,心砰砰砰的跳了起来。
  “花族王子客气了,欢迎来到浴火城做客。”
  “子衿对艳炟女王一见钟情,听闻艳炟女王想要广纳王夫,子衿认为,子衿足以与女王相配。”
  艳炟有些意外,这花族的王子还真是很直爽,有什么说什么。相比较樱空释而言,他也算看得过去。只是还不等她说什么,风族的王子同样也站了出来。
  “在下风族王子风耀,很荣幸能够结识女王。我觉得您这么出色,只有同样出色的男子才能与您相配。”
  艳炟点点头,的确,她那么优秀,当然要找一个优秀的男子和她在一起。她就不信了,这个世界上,就只有樱空释是最优秀的男子。
  “风族王子言之有理,既然这样,本女王倒是有个法子。想做王夫的王子,你们来场比武,本女王不喜欢弱男子,最后胜利者自然而然能够成为本女王的王夫。而其他的失败者,只能成为本女王的男宠,等着本女王去宠幸。哈哈哈!”
  艳炟哈哈一笑,忽然间一阵冷风传来,冻得她直哆嗦,接着一个白衣男子拿着一把剑出现在了大家的面前。
  没错,来人正是樱空释,看着围绕在艳炟身边的众多男子,他的内心十分恼怒,但是表面依然平静,说话的语气不冷不热。
  “公主,好久不见了!不知道我有这个荣幸参加王夫的比武选拔吗?”
  艳炟一愣,想不通樱空释怎么会来浴火城,他不是不喜欢她吗,那么她选择谁做她的王夫跟他有何关系?
  “樱空释,不要忘了,你口口声声把我当仇敌,既然我们是仇敌的关系,那么我选择谁做你的王夫自然跟你无关。”
  大家听到来人是樱空释,内心都十分惊讶,谁都知道这樱空释灵力强大,且是老冰王之子前任冰王最疼爱的弟弟,更重要的是他是上古神族冰焰族现存唯一的真神,跟他打,明显的自不量力。
  “你真这么想?”
  樱空释当着大家的面,不顾艳炟怎么想,把她搂在了自己的怀里,同时也收好了弑神剑。没有人知道,听到艳炟刚才的话,他内心酝酿着多大的怒气,几乎一触即发,但是他还是理智的控制住了。
  “我们是不是仇敌,你说了不算。艳炟,你听着,你是我樱空释定下的王后。如果你敢纳什么王夫、找什么男宠,或者收什么其他男人做你的奴隶,我看到一个便杀一个,不信的话,你可以试试。”
  樱空释眼神清冷坚定,搂着艳炟怎么也不愿意松手,艳炟感觉此刻的他是认真的,他说的话让她一惊。樱空释不是不喜欢自己么,怎么他还要插手她选谁做王夫的这件事?
  “你们来参加火族圣火宴,我没意见,若是想要和平,就不要打火族女王的主意,否则我不介意大开杀戒。”
  樱空释恐吓这些围绕在艳炟身旁的男子,有些男子知道他的冷酷,于是自觉性的拉开了和艳炟的距离,而也有些男子不信,依然痴痴的看着艳炟,譬如说花族王子花子衿以及风族王子风耀,不得不说艳炟的娇俏打动他们的内心。
  “樱空释,听说你是三界中最厉害的,本王子不信,火族女王魅力四射,人人有追求她的权力。放开火族女王,本王子要和你打一场。”
  “花族王子勇气可嘉,我同样欣赏火族女王,既然如此,那我也来为此一战。”
  2
  艳炟有些担忧,樱空释的幻术有多强大,她心里是知道的,于是忍不住开口了。
  “樱空释,我希望你点到为止,我不希望在我火族闹出什么人命。”
  “你是在担心他们?”
  樱空释表情冷漠,内心不满,不满艳炟关心那两个挑衅他的王子。
  “女王,放心,我们会帮你打败他的。”
  风族王子风耀开口,艳炟愣了愣,内心感动于他对自己的关心,于是朝着他点了个头。这不禁让她回想起了曾经的云飞,在熊族也是这样为她出头。
  “谢谢你,不过风耀,你们打不过他的。”
  樱空释也回想起来了,自己身为云飞在熊族为艳炟出头的那个时候。
  “云飞,你打不过他的。”
  如今,看到艳炟对风耀的友好,樱空释内心苦笑,那个时候的情形和这时候的情景何其相似,他也明白,是自己的冷漠,一步一步把艳炟推开的。想着想着,他放开了艳炟,和花族王子花子衿以及风族王子风耀两人立刻就打了起来。
  一招一招,尽管没有拿出弑神剑,可花族王子花子衿以及风族王子风耀依然不是樱空释的对手。看着倒地的两位王子,其他人呼了口气,而艳炟有些过意不去。
  “还有谁想要比武吗?”
  樱空释看了看其他人,语气虽然是淡淡的,但其他人还是都自觉的避开他那冷酷的目光,他们承认自己可招惹不起这位杀神。
  艳炟却站了出来,脸色很不好看。
  “樱空释,你在我浴火城内打伤了其他人,是不把我这个火族女王放在眼里吗?”
  “公主,你永远都是云飞的公主,所以云飞一直都是把公主放在心里,而不只是眼里。”
  “我现在是火族女王,而你也只是樱空释。”
  “好,既然这样,那么艳炟,跟我回刃雪城。”
  “凭什么!我不去。”
  两人就这样看着对方,完全无视了周围的旁观者。
  “艳炟,我是樱空释没错,但我也是云飞,你是我的王后,这一点不会因为任何人而改变。你现在可以不跟我回去刃雪城,我可以给你点时间考虑清楚,但是有我在一天,你休想纳什么王夫。”
  说完之后,樱空释化作一阵黑雾,毫不犹豫的离开了浴火城,而举办的圣火宴也因此提前匆匆忙忙的结束,因为艳炟此时此刻已经没有了庆祝的心情。
  回到刃雪城的樱空释,回想起之前艳炟对他的态度,不满的同时也非常的失落,心情不好的他只好靠着练剑来发泄,脑海中闪过曾经和艳炟相处的一幕幕。
  “你看什么看,没见过这么漂亮的公主吗?”
  前世两人初见时,那个时候他刚刚长大。
  “喂,你不会是个哑巴吧?”
  “你才是哑巴,我叫云飞。”
  为了哥哥,自己留在火族当卧底,因此同意了给她当奴隶。
  “我问你,你有没有见过,跟本公主一样美丽的女人。”
  “见过。”
  “那她跟本公主相比又如何?”
  “公主跟她根本就比不了。”
  “你告诉我,她是谁,我要去杀了她!”
  “公主见不到她的,她是我母亲。”
  “我为什么见不到她,难道她已经死了?对啊,我听说凡间的人老的快,死的也快。”
  “诶,你什么意思啊,你居然拿本公主跟凡间的老女人相比,你——”
  那个时候的他,对火族公主是没什么感觉的,直到看到她在树林里挥鞭发泄。
  “我讨厌你们,从小到大,你们只知道欺负我。第一页冰晶明明是我拿到的,我没有失败。总有一天,我会比你们所有人都强,让你们这几个只知道守着十层塔的十个哥哥再也不可能瞧不起我。”
  “我是火族唯一的女战士,我也将会成为火族的第一个女王!”
  看着当初的艳炟挥鞭发泄,自己居然有些心疼。
  “要想拿到解药,除非你能想到杀死那个黑毛怪还不牵连到我头上的好办法,否则,你这辈子都别想拿到解药。”
  为此自己感觉当时的她很吵,为此自己无意间找到了辽溅,在和辽溅聊天的过程中,知道了黑风的弱点,也因此熊族比武擂台上,用一串风铃草,不动声色的就赢了黑风。
  只不过后来还是为了她,在辽溅和众多熊族士兵面前,主动使出了冰族的幻术,也因此曝光了自己冰族王子的身份。
  “你真是——”
  “我早就告诉你,我是冰族王子樱空释。”
  自然而然,因为身份曝光了,所以自己和她分道扬镳。虽然有些不舍,但理智告诉他,两个人不能做朋友。
  “你居然是樱空释,你居然变成这个样子骗了我这么久。”
  “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但我是无心骗你的。”
  “亏我还把你当真心朋友,我真是瞎了眼。”
  “两族交战,我们根本不可能成为成为朋友,冰族的神有恩必报,你救过我一命,我理应还你一命,从此以后我们互不相欠。”
  “樱空释,你够狠,下次见面我一定会用熊熊烈火将你烧烬。”
  当时的自己看着艳炟伤心的转身离去,虽然不舍,可理智告诉他,不能挽留她,不能挽留她,只是自己从没有想到过,火族攻打冰族,她会在幻影天等着自己。
  “你怎么会在这里?”
  “现在整个刃雪城都被我们占领了,你的幻影天我想什么时候来就什么时候来。我问你,你跟那个人鱼公主是什么关系。”
  “跟你无关。”
  当时自己并没有多想,毕竟他与火族公主没什么关系,自己想做什么事从来都不需要征求他人的意见。
  只是没有想到,后来她会因为自己的冷漠气的三番两次用鞭子抽他。
  “啊啊——”
  “樱空释,看来我今天真的要好好教训教训你!”
  一鞭又一鞭,自己就任由她。
  而自己即使被弑神剑控制了,也不忍心伤害她。
  “不行,你不能伤害她!”
  更让自己没有想到的是,她会在火族战败后再次潜入刃雪城。
  “樱空释,你告诉我,我在你心里到底是什么!”
  “仇敌!”
  “不可能,那你为什么一次又一次的救我?”
  “我救你,那是因为你曾经真心对待过我,而我骗了你,利用你对我的信任。”
  那时候无奈她的一片真心,自己只能把心里的话说出口。
  “不可能,你现在也在骗我,对不对?”
  ……
  想到这里,樱空释的情绪越来越激动,原来被喜欢的人忽视是这种感觉,于是剑招也越来越猛烈。
  “释,你心情不好吗?”
  这个时候,梨落来到了樱空释的旁边,樱空释只好佯装微笑。
  “嫂子,你不用担心,我没事。”
  “我和卡索都希望你能够开心的生活。因为艳炟女王要纳王夫,你是因为这个不开心吗?”
  “没有。”
  樱空释口是心非,梨落叹了口气。
  “释,相比较对待其他女子,你对待艳炟女王是不一样的,这一点大家都看在眼里。如果你喜欢她,就应该要把握机会,不要错过幸福。烈女怕缠郎——”
  梨落说完之后就离开了。在梨落走后,浴火城方向忽然闪现出了烟花,樱空释看着烟花,终于收了弑神剑,心情也平复了许多。
  想了想,还是决定回去浴火城看看。
  3
  此时在浴火城的艳炟,心情也不是很好,因此只能靠着放烟花来让自己开心起来。圣火宴提前结束,大多数神族已经离开了,只剩下花子衿以及风耀两位王子。
  “女王,你还好吧?”
  风耀的关心让艳炟感觉温暖,艳炟朝他点了点头。
  “风族王子、花族王子,你们没事吧?”
  “没事。”
  “谢谢女王关心,一点小伤而已,我们没事。”
  花子衿笑了笑开口。
  “不知道我们有没有机会跟您做朋友,留在浴火城住一段时间。”
  “当然可以。”
  艳炟点点头,接着回了自己的寝居。结果眼前却浮现出了一个和她长得一模一样的女子,那自然而然是她的前世,火族的先祖-焰主。
  没错,当初在凡世的时候,虽然被弑神剑伤了两次,但焰主还是剩下一丝丝元气。赤凝莲逆转时空,她也回到了幻世。
  一开始,艳炟知道焰主没有死,心里也是意外的,但是现在两人共用一个躯体,谁也离不开谁,谁也不能控制谁,为了火族的未来,不说一统三界,单凭复兴火族,她们也只能和平共处。
  “艳炟,樱空释来阻止你广纳王夫,看来他是喜欢你的,当初被弑神剑剑灵带到剑内,本先祖可是清楚的听到他在心里默默地回答了你的那个问题,怎么如今你好像不太高兴?还真是出乎本先祖的意料之外呢!”
  焰主坐在一旁盯着艳炟,不得不说樱空释的举动确实让她意外,但更让她意外的是艳炟的态度,她不是放不下樱空释吗,怎么还会对他如此冷淡,莫非是因为他杀了火燚?
  “难道是因为他当着你的面杀了火燚?”
  “先祖,就算樱空释当时不杀我的父王,您也不会留他一条命的,不是吗?我对他那么冷淡,只是因为我曾经在凡世对他说过,我不等了。”
  “你真的能放下他吗,艳炟,本先祖不信!”
  “先祖,你能放下霰雪,我就能放下樱空释。没什么难的。”
  焰主没有再说,在这个世界上,她最亏欠的,应该就是霰雪了,她可以放下她一统三界的野心,却唯独很难放下霰雪。感受到周围陌生的气息,她回到了艳炟的身体里。
  “女王,外面有人找。”
  听到侍女的声音,艳炟来到了寝居外,却发现是樱空释。
  “你又来浴火城干什么?”
  “为了避免我的王后跑路,我只能亲自来接你回刃雪城了。”
  樱空释笑着开口,没有人知道,当他回到浴火城看到风族王子和花族王子依然还在,心里是多么的恼怒以及害怕,恼怒他们赖在浴火城不走,害怕艳炟会喜欢上除他以外的人。
  “我也说过了,我不会跟你回刃雪城。”
  艳炟坚定的开口,为了樱空释,她已经付出了太多,时间、自尊和骄傲,还有生命,好不容易有机会重生,她也要好好的为自己活一次,而且更是打算收回自己之前对他的感情。
  “好啊,随你。他们可以留在浴火城,那我应该也可以吧!”
  樱空释有一丝丝的懊恼,但是想起梨落的话,又重新振作起来,好不容易重生,好不容易有了重新开始的机会,他怎么能让他的公主再离开他的身边?
  4
  俗话说三个女人一台戏,而如今在艳炟眼里,却是三个男人一台戏。
  自从樱空释留在了浴火城,艳炟的生活就没有清静可言,她宁愿他如同之前一样对自己无心无情,也不愿意他时时刻刻缠着自己。
  女王没有纳王夫,而是被一个美男缠住,这令许多的火族大臣都十分不满,可他们不满也不敢随意议论,毕竟缠着他们女王是当今冰焰族真神唯一的后代,论幻术他们自知自己不是这位真神的对手。感受到大臣们异样的眼光,艳炟感到非常的郁闷。
  “你什么时候回刃雪城?我的浴火城不欢迎你的到来。”
  “我说了,你什么时候跟我回刃雪城,我就什么时候回刃雪城。”
  樱空释的固执让艳炟十分头疼。
  “我还有事要忙,你实在要待在浴火城我也没办法,随你。”
  说完之后艳炟消失在樱空释面前,去自己的寝居处理事情。原以为这下可以清静点,却又听说风族王子、花族王子两人又和樱空释打了起来,原因自然而然还是因为她。
  跟着侍女来到火族的比武擂台,这次依然是风族王子和花族王子倒在了擂台下,且受了内伤。
  “樱空释,我竟是不知,你什么时候变得那么喜欢比武了?”
  艳炟看看风耀和花子衿,再看看樱空释。
  “艳炟,是他们挑衅我再先,既然这样,那么他们就要做好被打的思想准备。”
  樱空释脸不红心不跳的睁着眼睛说着瞎话,他在浴火城看见他们就不高兴,且艳炟对他们两个人的态度都比对自己好,这更让他不能忍受。没有打死他们,已经是他的仁慈了。
  风耀看着眼前的他一肚子气,你脸皮还能再厚点吗?
  花子衿内心也是气极,瞪了樱空释一眼,那意思很明显:编,继续编!
  艳炟无奈,想了想开口。
  “樱空释,如果你再在我浴火城伤人,那么就给我离开。”
  “风耀、花子衿,你们好好休息一下吧!”
  待到风耀和花子衿离开艳炟的视线范围之内,樱空释默默地看着她,拉着她的手阻止她离开。
  “艳炟~”
  樱空释还没说完,就被艳炟给打断了。
  “樱空释,既然我们是仇敌,那么我想我要和谁在一起,纳谁为王夫,跟你没关系。你已经给我的生活造成了困扰,我希望你能够回去刃雪城,做好你自己身为三界之王应该做的事。”
  “艳炟,我也说了,我们是不是仇敌,不是你说了算的。现在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在我心里,你不是我的仇敌,曾经你是我最好的朋友,因为避免你因为我而受到伤害,所以我对你冷漠,可我还是没有想到,你还是在无意间因为我的冷漠而被我伤到了。可是在你真正离开我之后,我才发现,我很喜欢你,很喜欢喜欢你。之前,让你伤心,我很抱歉。但是,请你给我一个机会,让我们重新开始。”
  “哈哈哈!樱空释,有些人,错过了就是错过了。在凡世,我已经跟你说过,我不等了。”
  艳炟苦笑,不明白为什么樱空释说不喜欢就不喜欢,说喜欢就喜欢,他把她当什么了。
  “不,我们还有机会。请你再相信我一次好不好?”
  “机会,哪里来的机会?如果说,我不是艳炟,而是焰主,你也会接受我吗?”
  “焰主?”
  樱空释一听十分意外,忽然之间想到了什么。
  “你没死?”
  “你都没死,我怎么舍得死,好歹我也陪了你两千年,不是吗?艳炟太过心软,她的元神本来就属于我,自然而然我不能让她再因为你受伤,现在我与她依然是合为一体,你杀了我就等于杀了她。樱空释,你看着办吧!当然,如果你愿意离开浴火城,那是最好不过。艳炟,她不需要你的补偿。若不是全心全意,你还是远离她为好。”
  说完之后艳炟离开了,身体内的焰主则是在为艳炟鼓掌,很好,这才配当她的转世。
  5
  樱空释失落的回到了刃雪城,他没有想到艳炟居然也重生了,且拥有前世以及凡世的记忆,更想不到焰主依然还在这个世界上,而艳炟默默看着他从浴火城离开松了口气。
  “舍不得樱空释吗?”
  “没有。”
  “方才我已经对他说的很清楚了,他知道先祖你还活着,而且我们已经合为一体了,想必也不会来浴火城了。”
  焰主笑了笑,那可不一定,她有一种预感,樱空释一定会再来刃雪城。通过她对霰雪的了解以及之前在凡世和樱空释相处的那段时间,她知道樱空释做出的决定,不会因为谁而改变。
  “艳炟,你未免太过自信了。樱空释会不会来浴火城,不是由你说了算的,而是由他说了算的,就如同他之前说的一样,你们是不是仇敌,同样也不是你说了算的。”
  听着这些话,艳炟没有反驳,他来也好,不来也罢,总之她是一定要收回对他的感情。因此她决定与花族王子花子衿为王夫,两人择日在浴火城成亲,而作为朋友的风耀虽然遗憾火族女王选择的不是自己,但还是送上真诚的祝福。
  艳炟和花子衿成亲的那天,浴火城十分喜庆,各族都去参加,自然而然樱空释不想知道都难。为了避免艳炟成为他人的新娘,樱空释拿着弑神剑火速的就去了。
  “一拜天地。”
  就在这个时候,又是一阵冷风,樱空释再一次出现了浴火城,出现在了艳炟的面前。
  樱空释不得不承认,穿上新娘服的艳炟很美,妖娆动人,魅力四射。他的心因为见到了她,砰砰砰的跳个不停。
  艳炟也很意外,想不到焰主的话居然灵验了,在知道焰主还活着,在知道她与先祖合为一体后,樱空释还会再来浴火城。
  “樱空释,我们已经是过去了。再说,你就不怕我是火族先祖-焰主……”
  艳炟淡淡开口,内心叹了口气,不得不说她动摇了。
  “艳炟,我相信你就是我的艳炟,你不用假装焰主让我离开,我也不可能因为你的几句话离开。花子衿他不能保护你,所以你不能和他成亲。对不起,曾经的我让你等了太久,所以之前你冷落我,我不怪你。欠你的我之后还给你……”
  樱空释的话未曾说完,就被艳炟给打断了。
  “我并不想要你的补偿,我们已经是过去了。”
  同样的,花子衿看着樱空释来阻止自己和火族女王成亲非常的不爽。
  “冰王,如今我和女王两厢情愿,一个愿娶一个愿嫁,你没有资格阻止我们在一起。”
  “花子衿,如果你不想牵连花族的话,最好离开这里。两厢情愿,我和艳炟才是两厢情愿。”
  樱空释看着花子衿淡淡开口,然后看向艳炟。
  “还记得吗,曾经,你两次死在我怀里的时候问我的那个问题吗?你问我,问我有没有喜欢过你。如今我想告诉你,我喜欢你,你是我在这个世界上唯一心动的女孩。我的余生,不能没你。你是我不能失去的挚爱。”
  花子衿愣愣的看着眼前的状况不知如何是好。他喜欢火族女王,而他也知道火族女王心里有一个爱着的人,毕竟这场成亲只是在做戏,是火族女王特意前来找他帮忙,只是他不知道,她爱的人就是樱空释。
  樱空释想了想,看了看花子衿。
  “花子衿,谢谢你前段时间对艳炟的照顾,不过我希望你有自知之明,艳炟我是绝对不会让出来给你的。你要是不满,这一次我任你打,绝不还手,如何?”
  “好,这可是你说的。只要你给我揍一顿,让我出出气,我就主动退出。”
  说着,花子衿朝着樱空释动起了手,揍了一顿后,终于解气了。
  “女王,看来我们还是有缘无份。我把你还给樱空释,希望你们好好把握。”
  艳炟默默地看着这一切的发展,而樱空释一直看着眼前的艳炟,无论怎样,她依然是他的公主,所以说什么他也要努力把他的公主给哄回家,不能让她跑路了。
  想到这里,樱空释豁然开朗,管她是艳炟还是焰主,她对自己而言都是独一无二的,因此他痴痴的看着自己心爱的公主,急忙把她搂住,在她耳边温柔的开口,声音不大但是足以让现场所有人听到。
  “公主,跟我回家,可好?相信我,这一次云不会飞了,你的云飞会一直守护在你的身边,不会再让你伤心了,他永远都不会再离开你。”
  艳炟挣脱不了他那强有力的胸膛,听着他温柔的话,终于卸下自己原来伪装的冷漠,彻底的被他打动了。
  “好。”
  ……
  温婉晴天有话说
  本篇故事关联电视剧《幻城》以及电视剧《幻城凡世》,相比较百度贴吧上所写的故事,文笔有待提高,可能有些胡扯,喜欢的朋友可以点个赞,谢谢!

  (完)
分享到:
发表评论(文明上网,友善发言,匿名评论无需登录)
还可以输入:400 个字符
评论列表0 条评论
暂无评论!
本文用户信息
用户昵称:温婉晴天
文章总计:751
个性签名:温婉一笑,晴天自来。
本文所属文集

来源:原创
标签:小说故事
文章数量:63 篇查看目录
本栏近期热门
本栏最新文章
网站首页|关于本站|网站地图
文字站感谢每一位喜欢本站的人,欢迎将本站分享给你的朋友!最温暖的文字记录站 ─ 文字站!文学交流群:
本站部分内容来源于互联网,若无意侵犯您的权利,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蜀ICP备14019085号 Copyright © 2015 文字站 www.wenzizhan.com 版权所有
分享
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