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美文 情感文章 散文随笔 生活随笔 心情日记 现代诗歌 古词风韵 爱情故事 语录名句 微小说 影评 杂文 佳句
×取消主题

消失的女儿国

发表时间:2020-11-29用户:牵挂你的人阅读:470
                  消失的女儿国


               文/杨永春



     一说女儿国,许多人肯定会想起西游记里的女儿国,可现实中,在青海,确实存在过从兴盛到衰落只有短短三十几年的“女儿国”。她就是建在海东市平安县的青海棉纺织厂,由于里面工作的工人90%是女性,所以被大家戏称为西北高原的“女儿国”。

        如今“女儿国”早已破产,已不存在,但我一直念念不忘,因为,那里曾经留下了我无数的快乐,幸福,以及收获的爱情。


  其实,认识她已好几年了,当时她只是湟源牧校劳动服务公司的一名待业青年,那时电视全县只有少数人家有,做为二十出头的年轻人来说,晚上最开心的活动就是几个好友相约去看电影,当时的电影票虽然只有五角至一元钱,可对于每月只有二三百元收入的小青年来说,几角钱的电影票钱还是有点贵,当时湟源县只有县电影院和牧校电影院,而牧校电影院恰好归牧校劳动服务公司管,每晚放电影都是她们服务公司的待业青年守门查票。自从认识她们后我很少买票,还过足了看电影的瘾……

 

  可好景不长,1987年她参加了青海棉纺织厂在湟源县的招工考试,想不到她很荣幸的被录取了,送她走的那天,我心里空荡荡的,有种生离死别的感觉。别后的日子,才明白她已在我的心里生了根,但我明白,从此我和她只能是美好的回忆,我们永远也无法跨越六十几公里的距离。


  后来由于工作关系,我时常去海东出差,每次,也抽空去看看她,当时她们住的是集体宿舍,每次看她都必须在门卫登记,经门卫进行严格的身份审核后,才准需见上一面,每次都弄的我很不自在。时间一长她在我心里就发了芽,随着和她交往的次数增加,我们的感情也不断升温,也许是爱屋及乌的原因,我逐渐喜欢上了她所在的这个“女儿国”。


            
        后来才知道,青海棉纺厂是国家上世纪60年代西部投资的纺织企业,从1971年成立到1999年负债破产,曾连续数年成为全省的纳税大户,可终因种种原因将一个经历了辉煌成就的国企断送了,一夜间,让上万人失去了生活的依靠,留下几代青棉人痛心的记忆。


       (二)艰苦年代时的“青棉人”



(1)早期的“青棉人”


       1967那个年代,一个“靠山隐蔽”把一个劳动密集型企业,特别是女职工占绝大多数的厂子,建在了平安这个光秃荒凉的山头上。


      其实这里还有一个鲜为人知故事。1958年大跃进的那个年代,青海就想建一个棉纺厂,而且是10万錠的厂子。一是为了发展地方经济,二是解决大量就业问题,厂址就选在西宁市彭家寨(现在的海湖新区湟水河森林公园北面)。当时的青海省农林厅接受了一个任务,在青海试种植棉花,解决10万錠厂生产原料的可行性研究,结果棉花是种出来了,也报了喜,但是成本太高。到了1960年,建厂的事也就下马了。到了1967年又重新开张,“靠山隐蔽”到平安县西南的那个山头。


     无数的“青棉人”在那个艰苦的环境里,坚守着,努力拼搏着。大家还记得拉水车 一到家属区,拼命枪水的场景吗?为了买到节日供应的那点大肉,整天排队的情景吗?为了去一次西宁,挡车工变成了站在马路上搭车的挡车工吗?这些在当时的“青棉人”眼里都算不了什么。



        青海棉纺厂建厂初期,从各处调来了不少老师傅、文化大革命时期毕业的大学生、青海工业学校历届毕业生以及大量的老三届毕业生,可以说当时的青海棉纺厂是个人才集聚的地方,是全国纺织企业中职工素质最高的企业之一。



  1987年, 三万锭生产车间正在建设中,

        1988年, 三万锭车间已全部封顶。后来又扩建了两万锭生产线。

      1988 年 企 业 下 放 , 隶 属 于 西 宁 市 , 全 厂 有 20 个 科 室 和 部 门 , 产 品 除 满 足 本 省 需 求 外 , 长 期 供 应 上 海 外 贸 单 位 , 打 入 了 国 际 市 场 , 工 业 产 值 由1974 年 的 2155 万 元 增 加 到 1986 年 的 2922 万 元 , 利 润 由 63 万 元 增 加 到 251 万 元 , 其 它 各 项 经 济 指 标 达 到 和 接 近 同 行 业 先 进 水 平 , 经 济 体 制 改 革 之 花 结 出 了 丰 硕 成 果 。 至 1990 年 实 现 总 投 资 2400 万 元, 完 成 棉 纱 5300吨 , 棉 布 2100 万 米 , 总 产 值 3650 万 元 , 实 现 利 润 462 万 , 上 交 税 金292 · 96 万 元 , 建 厂 后 的 累 计 利 润 3298 · 56 万 元 , 上 交 税 金 4248 .7 万 元 ,年内 职 工 4300 人 , 各 种 专 业 技 术 人 员 400 人 , 其 名 称 变 为 青 海 棉 纺 织 总 厂,总 厂 下 辖 第 一 纺 纱 厂 、 第 二 纺 纱 厂 、 第 一 织 布 厂 、 绒 线 厂 、 实 验 厂、 机 动厂 ,包 装 织 物 厂 、 西 宁 针 织 厂 、 西 宁 木 器 厂 , 拥 有 固 定 资 产 8267 .41 万 元 , 自 有 流 动 资 金 567 · 68 万 元 , 置 有 大 小 汽 车 46 辆 , 职 工 俱 乐 部 1 座 , 职 工 住 宅 31 栋 , 各 种 机 床 1000 台 , 纱 绽 60000 枚 , 实 现 了 棉 纺 厂 设 计 要 求 , 是 该 厂 发 展 历 程 中 的 顶 峰 时 期 。 1988 年 至 1999 年 连 续 十 年 被 省 人 民 政 府 命 名 为 青 海 省 上 缴 利 税 贡 献 大 户 , 百 元 产 值 创 利 率 等 居 全 国 同 行 业 先 进 水 平 ,1995 年 获 全 国 政 治 思 想 先 进 单 位 , 并 被 青 海 省 评 为 先 进 企 业 。

        1988 年 经 国 家 批 准 立 项 , 企 业 上 了 一 项 两 万 锭 棉 纺 扩 建 项 目 , 经 过 3 年 的 建 设 , 于 1991 年 正 式 投 产 , 通 过 填 平 补 齐 , 成 为 全 省 唯 一 的 拥 有 六 万 枚 棉 纺 纱 锭 , 八 百 枚 毛 纺 纱 锭 , 近 千 台 织 机 集 棉 纺 织 、 毛 纺 、 化 纤 纺 、 无 纺 布 、漂 染 、 针 织 等 为 一 体 的 纺 织 联 合 企 业 。 后 通 过 技 术 改 造 , 增 加 了 纺 厂 、 地 毯 厂 、 牛 绒 衫 厂 、 牛 仔 布 厂 、 装 饰 布 厂 , 使 企 业 从 单 一 的 小 型 企 业 发 展 成 一个 国 家 大 型 企 业 , 为 周 边 市 、 县 解 决 劳 动 就 业 岗 位 数 千 个 , 带 动 了 周 边 地 区 的 经 济 发 展 , 职 工 有 民 和 、 乐 都 、 大 通 、 湟 中 、 湟 源 、 互 助 等 地 区 的 初 高 中 应 届 毕 业 生 , 也 有 厂 矿 子 弟 技 校 的 毕 业 生 等 。1989 年 青 棉 纺 织 厂 产 品 成 本 节 约 5 4.59 万 元 , 流 动 资 金 周 转 较 上 年 加 快 3 天 。 棉 纱 、 棉 布 质 量 达 到 部 颁 一 档 生 产 水 平 , 当 年 荣 获 纺 织 工 业 部 财 务 先 进 单 位 。1990 年 , 物 料 消 耗 比 上 年 降 低 6. 03 万 元 , 在 原 棉 紧 缺 和 质 次 的 情 况 下 , 棉 纱 一 等 一 级 品 率 较 承 包 前 提 高0 . 92 % , 棉 布 人 库 一 等 品 率 较 承 包 前 提 供 1.86%,产 值、利 税 率 达 23.86% 高 于 全 国 平 均 9. 08% 的 水 平。在 内 部 分 配 制 度 上 先 后 试 行 计分 计 奖,浮 动 工 资,车 间 工 资 总 额 承 包,效 益 工 资 和  岗 位 工 资 相 结 合 的 二 级 计 件 工 资 等 多 种 形 式 分 配 方 法。



       曾经的棉纺织厂规模庞大,涉及纺织,度假,房地产开发。除生产、技术、供销之外,还有后勤、保卫、党政工团、广播站、电视站、俱乐部、职工医院、职工食堂,有托儿所、幼儿园、子弟学校,高中生去平安一中上学还坐通勤车接送,



        职工全是四班倒,三个班,分早、中、夜轮着上班,一个班轮休,每班女工休息时车队都会派十几辆公交车,浩浩荡荡地将休息的女工们送到西宁等地。


        1984年,在厂区后山修建起一个西海度假园,人工湖、民俗村、游泳馆、万里长城等各类建筑设施,一应俱全。每个山头都有木栈道、休闲长廊、凉亭等应有尽有。

        九十年代西海度假村的规模很大,门票都得二三块钱,由于建筑风格独特,环境优美,设施齐全,美女如云,由专业表演的艺术团,再加度假村集观光、旅游、休闲度假为一体,而红极一时。全省的招商引资、各种会议、甚至高考改卷,都曾在这里进行。



        每次去“女儿国”,厂区路边,俱乐部门口,小买部旁、宿舍楼附近等,到处都有打扮的非常漂亮,且楚楚动人,美丽可爱的美女,她们或走、或站、或坐着,边打毛衣边聊天,当你从她们中间走过时,她们还会对你大声的评头论足,有胆大的还对你吹口哨,还有的会说:“哟,帅哥,过来聊会呗。”  

      “别去啦,你对象早跟人家走啦,还不如过来,跟我们聊一会儿吧。”  

       “找谁去呀?别去了,你找的人在这呢。”

      如果你相信了她们的话,转过头去寻找想见的人,那你就中了他们的圈套。她们会更加放肆的嘲笑你,戏弄你。常常会弄得你脸红脖子粗,而下不了台。

        如果你胆大妄为和她们接上话头,或站在女人堆里有事没事的乱聊天。那你就彻底完蛋了。此时,早有认识你的好事者,就会主动跑去给你的对象或者是媳妇儿吹风报信。甚至还会添油加醋地乱说一通,其结果就是你的对象或者是媳妇与你翻脸。甚至几天都不理你。弄得你必须花百倍的时间和精力去解释。此时此刻,你才真正的明白,在《西游记》女儿国中,待了几天后猪八戒不愿意离开的原因了。

        说真的,在“女儿国”里走的多了,你才会明白,什么才是一个男人的尊严和骄傲。在这里你必须情感专一,你可以有贼心,但绝不可有贼胆。你可以偷偷欣赏群芳争艳的美女而一饱眼福,但绝对不可胡作非为,或端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想着外面的。各种原因我想不必细说,大家也会明白的。

            

       80年代。电视还没有完全普及,更别说手机上网等娱乐工具。 所以每到休息时,那些美女们唯一的生活乐趣除了聊天,就是看电影或者去跳舞。厂区的舞厅每到晚上都场场爆满,美女如云,人满为患。如果男同胞们到了舞厅,那整个晚上你就别想休息了。和这个美女一曲下来,你刚想休息一会儿,其他美女蜂拥而上邀请你跳舞。不去吧,不好意思,去了吧流汗又累人,让你受不了。此时此刻,那些美女们来这里跳舞可能是一种享受,而男同胞们在这里却是在受罪。几场舞曲下来把你累的半死。许多男同胞常常借上厕所为名逃离舞场。

        由于“女儿国”里上班的大部分都是二十出头到三十几岁的女性,他们常常是精神饱满,精力充沛,魅力四射。有些女性为了跳舞常跑到平安。遇上大夜班12点上班,他们干脆早早去舞厅,一直跳到舞会结束,才匆匆忙忙赶回来,换上工作服后就去上班。而且从不说累,我常常感叹这些女孩子的精神和毅力。



        集体宿舍生活区外面有个俱乐部,每到傍晚,这里就会灯火辉煌,常常会放映各种类型的电影。为此,会吸引美女帅哥们借看电影为名,去电影院谈情说爱。有时,电影院的座位坐满了,她们也会站在过道里去看。

      可如今的俱乐部的大门紧闭,破烂不堪,显得老态龙钟。职工食堂门前再也没有了往日的饭菜飘香,有的只是冷若冰霜,毫无生机。

  

         到了1999年主业纺织下滑,副业旅游度假举债开发,时间不长,不得已破产,一个时代就这样结束了,如今的“女儿国”却是门庭冷落,车马稀,厂区荒凉,楼空虚。哎,真的是创业难,守业更难。

  “青海棉纺厂”的创建、兴旺、衰退是一个漫长的历史过程,无数的“青棉人”在这里留下了他(她)们的青春年华,无论你现在在那里,干什么工作,身体是健康还是病患中,生活是富有还是艰辛,那段时光 岁月,留给你的记忆是你终身无法抹去的,当你渐渐老去,对那个年代 时光 岁月的留恋,从那甜、酸、苦、辣千百滋味的回味中,慢慢品尝自己的人生才会懂得人生难,人生的路更难……


        棉纺厂破产五年后的一个下午我再次来到这里,厂还在,只是厂区内行走的人聊聊无几。曾经的热闹和繁华早已消失,曾经熟悉的面孔早已不见。不由得让人有种凄凉的感觉。故人已随繁华去,此地空余青棉楼。


         天边的落日红似火焰,美的让人想哭,我陪着妻子,在她曾经住过的宿舍楼下徘徊。楼门大开,楼道里到处是垃圾和灰尘,楼的四周杂草丛生。几只老鼠在我们脚下乱窜。看到此景,妻子两眼微红,不停地抹泪,叫了几次,都不忍离去。



  怕她太过伤悲,我急忙拉她向厂区车间转去,结果发现车间门紧锁,正在闭门思过,听说有些车间已租给了私人。



        无奈,我们只好向山顶渡假村公园走去,经过双职工生活区和住宅区时,才知道这里的大部分人都已搬走,只留少数人意志坚定的人还在坚守阵地!以前车水马龙的生活区,大部分商铺都关门了,只有少数只家商铺和摊位还在坚持。也许是顾客太少,那些生意人早已停止了吆喝声,都显得无精打采。

                   

  山顶的公园由于没人管理显的狼藉一片。所幸山顶休闲建筑还在,修建的长城还在,生命旺盛的菊花还在没心没肺的开放。

         一对年轻夫妇陪着一个中年美女。在度假村观光旅游。只听中年女人说:“你们看,这里多美啊,我仿佛看到了昔日繁华的美景,这里留下了我多少回忆与美梦。今天重游故里,我真是开心极了。”

        后面跟着一个小女孩不停的发脾气。“爸爸妈妈,我们去游乐园吧,奶奶说这个地方有许多好玩的,奶奶骗人,这里破破烂烂的,有什么好看的?还没有我们学校好。我看一点儿都不好玩。”

        时间造就人生,环境影响人的心情。这话一点儿都不假。对曾经在这工作过的青棉人来说,这里有许多甜美、开心、快乐的回忆,值得重新一看。她们当然会觉得这里好玩,而念念不忘。可对孩子来说,这里破烂不堪,一点儿都不好看。



  在夕阳下行走,心中掠过一丝莫名的酸楚,不知是对日暮时短暂的美丽而过于惋惜,还是对“女儿国”的突然消失,让心头的感伤漫过了堤。突然明白,原来时光的流失是如此之快,仿佛就在眨眼之间,我们就已告别了童真、告别了青春、告别了做梦的年龄。从湖水里的倒影中发现了我和妻子的老态龙钟……


        在夕阳下行走,那些年少时的朦胧与痴狂,青春期的欢笑与浪漫,一路上的拼搏与执着,以及那些幽居在岁月里的美好与伤痛,在心头缓缓走过。童话世界里曾经憧憬过的所有美丽,已在时光的河流里随流而下,越淌越远。年轻时的轻浮与狂躁也已随着年龄的增长而变得平和而温润。一颗不安分的心在历经风雨之后已是日益饱满。


         

        人生多像眼前的“女儿国”,有春夏秋冬四季的轮回,新生,起步,辉煌,衰退,结束。一如既往,无法阻挡。生命里曾经的故事,不管时光走过多远,无论季节如何转换,纵然是岁月沧桑,也依然会游走于心间,氤氲绵长,馨香满怀。人的生命如同匆匆行走的落日,骄艳绽放过后便默默回归宁静,留下满天晚霞,映照出世界上最美的光亮。




         夕阳西下,流动的光影拉长了周有的物体,我们的影子长长地挂在“女儿国”的厂区里,不忍离开,心似一根随风飘荡的羽毛,不知道哪里是最终归属的地方。我们无法挽留流淌的时光,也无法左右变老的年华,就像无法换留“女儿国”的破产一样。世间万物均为红尘过客,在历经无数个日升日落之后,长满了一道又一道斑驳的年轮,供你在晚霞中思索和品味。


         把流年里这一段记忆定格并渐渐放大,那些岁月里的相遇与别离,旅途中的美好与苦痛,以及寻常生活中的心心念念,看似已经远离,其实并未走远。一旦思绪触碰,依然会带着青春的脉动,奔腾着流动的液体,荡漾起心湖的微澜。

 

 “女儿国”   你明明只是我和妻子生命中的一个过客,却带走了我们一生的深情和思念。



作者简介:

杨永春,网名牵挂你的人,青海湟源县人,喜欢用文字抒发生活中形形色色的情感。哈尔滨市呼兰区作家协会会员。《现代作家》《祁连文学》《作家前线》特约作家,《昆仑文学》会员,《丹噶尔文学苑》小说编辑,都市头条作家、编辑,《驼铃岁月》创作团队主编。
在《文字站》里开设有自已的文学专栏。
在《都市头条》开设“驼铃岁月文学社”“情感世界”两个专题栏目。
分享到:
发表评论(文明上网,友善发言,匿名评论无需登录)
还可以输入:400 个字符
评论列表1 条评论
牵挂你的人2020-11-29 13:17回复
真实的女儿国消失了,但是藏在心底的女儿国永远会消失。
网站首页|关于本站|网站地图
文字站感谢每一位喜欢本站的人,欢迎将本站分享给你的朋友!最温暖的文字记录站 ─ 文字站!文学交流群:
本站部分内容来源于互联网,若无意侵犯您的权利,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蜀ICP备14019085号 Copyright © 2015 文字站 www.wenzizhan.com 版权所有
分享
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