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美文 情感文章 散文随笔 生活随笔 心情日记 现代诗歌 古词风韵 爱情故事 语录名句 微小说 影评 杂文 佳句
×取消主题

扶贫

发表时间:2020-12-30用户:牵挂你的人阅读:303
                    扶        贫


                (小品)  杨永春


           ☞♬ ♬ ♬ ♥♬ ♬ ♬ ☜

  

                

  


  (剧本大纲:傅平是县扶贫工作组成员,石头村有个赖强,由于在当年村村通公路建没时,为了救过路的学生,被山上滚落的石头砸坏了腰,从此落下了病根,什么重活都干不了,只能靠村民们救助去生活,由于生病后无事可干天天去村头张寡妇家打麻将,媳妇劝过他,可他就是不听,时间一长赖强把家底都输光了,气的媳妇和他离了婚,抱着女儿回了娘家。从此,赖强天天无精打采,萎靡不振。手里有点钱就去喝酒,靠酒精来麻痹自己的思想。村干部和县乡各级领导多次为他帮扶,可都是猪栏打水一场空,他就是烂泥扶不上墙。为解决这一难题,县上专门派多次在扶贫工作中表现突出的傅平来接收这个烂滩子。想不到傅平通过走访了解并与赖强多次接触后,终于抓住了赖强的软肋。将他打造成了脱贫致富的典型。)



  


    一,【剧中人物】


  傅平,扶贫干部


        赖强,村里有名的懒人


     尕手儿(女人),赖强的媳妇



  


   二,【道具】


  一张桌子,一条三条腿的凳子,一个风匣


  


  三,【表演场景】

  

  (早上十点赖强家里,一位头戴没有帽顶的帽子,戴着一条腿用毛线绳栓住的眼境,留着大胡子,满脸脏兮兮的赖强,伸着懒腰一瘸一拐地上场,(用青海话说道)“同志们嫑笑话,如今,家里就我一个人,是典型的一人吃饱全家不饿的主。不怕你们笑话,我天天晚上睡不着,早上也就起不来,所以,天天太阳晒着屁股上哈才起来者。”


  (歪着头,伸长脖子向台下观看,嘴里却说,)“你说啥着哩?媳妇?哎呀,我的媳妇还用你们操心哩吗?半年前我俩打了个仗着娘家里跑掉了啊,时间不长照在我的乃个丈母的挑嗦下婚哈离哈了。哎,再不说了,说哈都是一腔子眼泪。肚子饿着狼把俩,召赶紧做早饭走,


  赖强一瘸一拐地走到火房,到处翻了一下,然后失望地说:


  哎,糢糢又没有呗,吃啥哩?外面买几个包子吧,钱儿没有呗,张寡妇家混一顿吧,大清早的不好意思呗,(转身发现地上的洋芋)哈哈,天无绝人之路,原来还有几个洋芋俩,把它煮上了吃吧。


  于是做洗洋芋的动作,并放进锅里,倒水,点火,拉风匣,嘴里还唱上了十不亲


  天上儿云多了天不晴,


  地上儿石多了路不平。


  河里的鱼多着水不清,


  阳世间人多心不了公呀,


  (左手拉风匣,边哭右手边擦泪)


  天留日月着来回里转,


  佛留个真经着把人们劝。


  人留个子孙着防顾个老,


  草留了深根着来年里生。


  把这些闲言碎语再甭表,


  听我给你们唱一段十不亲。


   


  说天儿嘛就亲呀来着也不亲


  老天爷他给人们留祸根。


  想当年修路者我成了残疾人


  多亏这几年政府来照应,


  让我成了县上精准扶贫的人。


  如今媳妇娃娃的成了外乡人


  想老儿容易者想少难。


  花开嘛花败年年有,


  人老了再不能转少年……




 此时,门外走来穿西服的扶贫工作人员,叫傅平,边走边说(普通话):“过几天

市上来人重点检查今年的精准扶贫工作,县领导最放心不下的就是这个赖强,让我对他盯紧点,今天我专门过来看看。




  (举手做敲门状)“咚咚咚”(敲了几次都没动劲)傅平嘴里说:“这个懒

蛋可能还没睡醒呢。”并继续敲门。


  同时赖强也听到了敲门声,停下了拉风匣的动作。

边喊边往门口走,“谁呀?这么大声音,门哈敲烂哈你赔哩吗?”


  拉开门见到是傅平,赖强急忙点头哈腰地说:“哎哟!原来是傅主任,快进来。”随将两只手在衣服上擦了擦伸手去拉扶贫。


  

(屋里,桌子上放着一个碗和一只跌倒的酒瓶,一个三条腿的凳子)



  傅平本来拿出了一沓钱打算交到赖强手上,可看到桌子上的酒瓶后,又将钱装进了口袋,生气地说:“老毛病又犯了呗,说了多少次,让你把酒戒掉,可你每次都是当面一套,背后一套。嘴上答应的好好的,过后却照样喝。”


  赖强低着头小声说:“这两天音道发炎了(用手指噪子),兽医站的马大夫说要消炎。可我口袋里没钱,只好用酒消炎了。”


  傅平:“胡说八道!看病买药没有钱,怎么喝酒就有钱了。”


  赖强:“这个酒我没有花钱,是从张寡妇那里舍哈的。”说着,赖强随手将一只三条腿的凳子寄了过来。


  傅平惊讶地问:“咦?我上次给你的两个凳子都是新的,怎么成三条腿了?另一个呢?”


  

       赖强两眼一翻,计上心来,随口就说:“这两个板凳一个是柳木做哈的,一个是桦木做哈的,性格不合,常常打架,一个受了伤现在在王木匠家治疗,这个守点轻伤在家养病者。”


  傅平瞪了他一眼后说:“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到底怎么弄的老实说!”


  

  赖强边往后移边说:“灶火里没烧头,我把它劈上召当材烧了。”


  傅平气的全身发抖,举着手追着赖强要打:“你这个烂泥扶不上墙的败家子。你让我说什么好呢?”


  赖强边跑边喊:“打人犯法,扶贫干部打人了,扶贫干部打人了。




  傅平追着赖强来到门外,他寻找着什么,好半天才问:“赖强,你给我老实交待,我扶贫给你的五只羊呢?”



  赖强两手一摊,耸了耸肩结结巴巴地

说:“羊……羊串亲戚了。”


  

       傅平:“啥,你再狡辩。真是新鲜,我听说过,人走亲戚的。就没听说过羊走亲戚的。你真是狗改不了吃屎,老实说,是不是把羊卖了?或者是吃掉了?”


  赖强显得无辜的说:“我的大主任,这个你就外行了吧,谁规定的,只须人有亲戚,就不须猫啊,狗啊,羊啊的有亲戚?实话告诉你吧,这两天我不是音道发炎了吗?没办法去挡羊,就将羊赶到李达里羊的李家姨娘家去了。”


  傅平瞪着眼晴说:“编,你再编。你再这样,我马上回县里告诉领导,取消对你的精准扶贫项目。”



  赖强马上软了下来实话实说:“主任啊,你大人有大量,千万嫑跟我计较。我给你说实话,其实,羊全部代在张寡妇家了。”


  傅平:“啊?羊怎么去了张寡妇家,你老老实实的交待。”


  赖强用手摸着头说:“我不会做糢糢,就常去张寡妇家要糢糢,可这个张寡妇也太鬼了,非让我用羊来换。”


  傅平:“恐怕没那么简单吧?你是不是做了什么对不起张寡妇的事?把柄落在人家手里。你不得不拿羊来堵张寡妇的口?”


  赖强红着脸说:“天地良心,没有这回事儿,你不要把我想歪了。”


  傅平引诱着:“难道你就对人家没有点想法?不然不会心甘情愿的把羊送到人家手里。”


  赖强红着脸低着头说:“要说没想法那是假的,可人家根本看不上我,每次把羊赶进去,她就塞给我几个糢糢,将我赶了出来,别说干坏事,连手都没有摸过。”说着竟然还用袖子擦了一下眼泪。


  傅平笑了笑:“好了好了,这个事就到此为止,只要你洗心革面,真正改了这浑身的臭毛病,我保证给你找个能疼你、爱你的好媳妇。”


  赖强睁大眼晴不相信地问:“真得,主任你把我嫑骗,把我当猴儿一样的耍。”


  傅平肯定地说:“男子汉大丈夫我说话算数。”



  赖强挺了挺腰接上了话题:“好,只要你给我找个好媳妇,我保证改掉臭毛病,配合你的工作,早日脱贫致富。”



  

         傅平边往外走边说:“那咱们一言为定

,我先走了,你先把家收拾干净,把地里的草除一下,过几天我来验收,验收合格,我就把你的媳妇领回来。”


  赖强伸手挡在前面喊了声:“等一下,主任,你先把上面给我的扶贫款给我呗。”脸上一副可怜巴巴的神色。


  傅平楞了一下,微笑着回答:“这钱我先替你保管着,等你将毛病全改了,我就给你。否则,全部没收上交。”


  傅平走了,赖强呆呆地站了一会,才说:“哼,我看你是有贼心也没这个贼胆,你敢没收,我就去县上把你告哈俩!”然后,跑到火房,也不管生熟,从锅里抓起羊芋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



  突然,听见外面有羊叫声


  “咩……咩……(其实赖强学的羊叫)


  赖强像触电似的向外跑去,打开门的瞬间,五只羊跑了进来。


    赖强孩子似的抱着羊哭了起来 “羊啊羊,你们回来了吗,都是我混蛋。今后我一定好好养你们。”



  

  突然耳旁传来张寡妇的声音(让尕手儿变声代替,还是用青海话):“前段时间听说你要把羊杀了吃肉,我就按傅主任的意思用糢糢将你的羊换了回来,现在全部还给你,如果,你在打歪主意,我就告你非礼我。”只闻其声,不见其人,赖强站在门口傻笑着。随后转身回家,先给羊添了些饲料,然后,边打扫卫生边开心的唱起了“花儿”。


  “尕妹妹的个大门上浪三浪,哎,心儿嘛跳的慌,想看我的个尕妹子好模样呀妹妹,三旦花儿么开哟。听说我的个尕妹妹病哈了哎,阿哥么没急坏呀,称上了点冰糖者看你来呀妹妹,三旦花儿么开呀……”


  赖强嘴里唱着,手底下不停的忙着。修凳子,打扫卫生等,好半天才拍打着衣服上的士说:“总算收拾完了,哎哟!乏死了。”赖强用手捶着腰继续自言自语,“傅平主任说,下次给我领上来个媳妇哩说,我怀里就像揣了个猫娃儿,心里头美美而子个。”

(并做了个开心又调皮的动作)


  “哦,差点把大事儿忘了,我还得放羊去,顺便把后山地里的草拔掉。”赖强边说边把羊赶出了家门,手里做着赶羊的动作,(嘴里不停的学羊叫)“咩咩,嗷,咩咩……”


  

      走出大门后 又唱起了“花儿”。

  “骑上个尕驴儿赶上个羊,嘟啦啦嘟啦啦赶上个羊,身背后跟的是尕联手呀跟的是联手也,有人的个地方你个家嘛走,嘟啦啦嘟啦啦个家嘛走,没人了我把你捎在个呀尕毛驴的背上。”

(边唱边走下台)


  不一会一个怀抱娃娃的年轻女子上台,她直接走向赖强家,发现门没上锁,就直接坐到了凳子上,仔细打量着家里的每一个角落,然后微微一笑,将怀中的娃娃放在桌子上,直接去了火房,往锅里添水,打火,拉风匣。




 此时, 换了装的赖强重新上场,看门开着就风风火火地跑进来,当看到孩子后,马上抱了起来,边亲边不停地唠叨着:“尕肉儿,你总算回来了吗,想死爸爸了,尕肉儿……”突然,孩子醒了,不停的哭着(其实哭声发自赖强嘴里)“喔啊……喔啊……”


  赖强边拍打着怀里的孩子,边说:“不哭……不哭……我的尕肉儿,妈妈不要你,我要你,来爸爸给你吃奶。”说着解开自已的衣服将孩子往怀里塞。


  突然,刚才在火房的女人跑了过来,抢走了孩子,“咒实,你有奶吗?”


  赖强惊呀到:“你……你阿门回来了?你不是说再也不愿见我吗?”


  女人边给孩子喂奶边头也不抬地说:“你以为我想回来呀?要不是傅平主任找我做工作,又听说你将身上的臭毛病都改了,我才懒的回来呢!”


  “我的尕手儿,对不起,我发誓再也不犯混了,你不在的这段时间,我天天想你,晚上常常想的失眠,醒来时常抱召个你的枕头,把你想坏了,把我都想成咒实了,来媳妇,让我抱抱你。”说着张开手臂去抱女人,可女人却抱着孩子躲开了。


  赖强楞了一下,剁了一下脚才说:“看我,实话成了咒实,我俩离婚了,在也不能像以前那样抱你了,走,我俩现在就去民政局,把复婚手续办掉,不然,没有营业执照哈,就是无证经营,我俩住在一起也就成了非法同居。”


  说话间赖强抱着孩子,拉着羞羞答答低着头的尕手儿下了舞台。



  
分享到:
发表评论(文明上网,友善发言,匿名评论无需登录)
还可以输入:400 个字符
评论列表0 条评论
暂无评论!
本文用户信息
用户昵称:牵挂你的人
文章总计:307
个性签名:人生总会苦一阵子,但不会苦一辈子。
本文所属文集

来源:原创
文章数量:299 篇查看目录
本栏近期热门
本栏最新文章
网站首页|关于本站|网站地图
文字站感谢每一位喜欢本站的人,欢迎将本站分享给你的朋友!最温暖的文字记录站 ─ 文字站!文学交流群:
本站部分内容来源于互联网,若无意侵犯您的权利,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蜀ICP备14019085号 Copyright © 2015 文字站 www.wenzizhan.com 版权所有
分享
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