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美文 情感文章 散文随笔 生活随笔 心情日记 现代诗歌 古词风韵 爱情故事 语录名句 微小说 影评 杂文 佳句
×取消主题

腹黑男友上位记

发表时间:2021-01-26用户:温婉晴天阅读:362
  时隔六年,再次见到顾西安,他旧事重提:“林凉,你当年调戏了我,还一笑而过。”

  林凉风中凌乱之际,脑海中只闪过一个念头。

  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1

  林凉,网文十八线小写手,饿不死,富不了,懒癌晚期的死宅女。

  除了从小学就玩儿在一起的闺蜜周婷外,跟谁都保持着“你不联系我,我死也不联系你”的傲娇距离。

  人生格言是努力把自己活成一座孤岛。

  其实就是懒,懒得社交,懒得出门,懒得承担别人的喜怒哀乐。

  但你千万别以为她的生活无趣到死,事实上她的有趣只是没法对外。作为一个写手,脑子里每天都有各种各样的故事,她就在自己编织的虚幻世界里,变换身份,放置所有的感情和情绪。

  兴致来了,她把故事搬出来,一个人就可以演一出清宫大戏。上至九五至尊,下至洒扫宫女,全是她一个人演,绝对的精分患者。

  所以在收到顾西安邀她参加他毕业典礼的短信时,她瞬间就脑补出多场戏。

  第一场:毕业季要分手,他女友不同意,让她去假扮现任女友,顾西安角色定位——渣男。

  第二场:喜欢的姑娘被别人拱了,他落单面子上过不去,想找人作陪,顾西安角色定位——备胎。

  第三场:旁人都是亲朋好友成群结队,他没人送花送祝福,太孤单,顾西安角色定位——小可怜。

  ……

  其实无论以上哪种,就冲顾西安还存着她万年不换的手机号,林凉觉得都应该去帮他一把。

  于是她十分热情地回信息:需要我附加角色么?比如小姐姐、小粉丝,本姑娘可自由切换风格,最大程度满足你的需求,熟人友情价八折。

  顾西安回她两个字,有病。

  2

  认识顾西安的时候,林凉高二,顾西安初三。

  彼时,林凉是一边哀叹高考要人命,一边忙里偷玩的堕落少女;顾西安是人帅学习好,奈何父母要离婚的悲惨少年。

  为了不影响学习,顾西安住到了奶奶家,也就是林凉家对门。

  俩人原本也是没有交集的,各上各学,各回各家。偶尔在楼道里打个照面,也不过是视线交汇后就各自移开,只有顾奶奶在的时候,林凉才会笑嘻嘻地同他也打个招呼,却只招来他别过脸的傲娇回应。

  顾西安长得好,一贯面无表情时是个安静的美少年;若摆着一张冷脸,立马就变身傲娇小王子;若是翻一个白眼,嘴角噙一抹不耐烦的冷笑,那绝对是痞气十足的坏小子。

  所以林凉也就原谅他的高傲了,甚至私下里YY过,把他当成她看过的言情小说里各类男主的现实版本。

  俩人真正熟络起来,是有一次顾家爷爷奶奶出门,顾西安又没带钥匙,被晾在了门外。

  林凉以为他是缺乏生活常识,又自觉自己生活技能满分,于是陪他在楼梯上坐下,好心教他出门要记得带钥匙、公交卡、零钱等等一系列琐碎的事情。

  见顾西安不插嘴打断,林凉还当他听进去了,谁知等她说完,他丢给她“啰嗦”两个字作为回应。

  林凉也就是看着跟谁都自来熟,实则内里是个骄矜的,与人来往始终秉持“你先来,我后到”的原则,轻易不会拿自己的热脸去贴别人的冷屁股。

  所以听了他的话,她只当自己好心被当成驴肝肺,起身回家。

  顾西安却在她准备关门的一瞬间说道:“有人在家,我为什么要拿钥匙。”

  原来他不是不知道出门带钥匙,而是喜欢有人等自己、为自己开门的感觉,当下林凉就母爱泛滥,收留了顾西安,还顺带为他做了一顿晚饭。

  俩人由此正式成为朋友,之后顺利走上了互损之路。

  3

  如约到了C大,林凉没见着什么毕业典礼,倒是看见图书馆前有学生穿着学士服在拍毕业照。

  他们应该是刚拍完集体照,林凉猜测着,因为她看他们都是三三两两地在拍照,唯有一处,围聚了许多女生,她不由多看了一眼,却正对上人群里一双似曾相识的眼眸。

  是他,顾西安。林凉在心中肯定道。

  虽然六年未见,但她还是一眼就认出了他。

  他脸上褪了稚气,眉眼间多了两分沉稳,却还保持着少年的干净气质,如一片澄澈的海,叫人移不开眼。

  他透过人群,直看向她,眼神炙热,摄人心魄。

  林凉看着他,下意识紧了紧手中的花束,心跳得厉害,面上却佯装平静。

  刚才拍完集体照,顾西安被同级的女生请求合影留念,他的拒绝也没能让她们知难而退,于是两方就成了这般僵持的局面。但他的目光始终落在校门口,直到看见林凉的身影,面上才带了两分笑意。

  他使了个眼色,同宿舍的兄弟们就前来救场了,这是他们一早就约定好的。

  三个大老爷们硬生生从女生中间杀出一条“血路”,让顾西安先撤,他们断后。

  女生们不依,室长林杨就利诱道:“哎哎哎,各位美女,今儿拍不成不要紧,改天我把顾老三的裸照发给你们,保管比这一张冰山脸有看头多了!”

  不管他们如何,顾西安此时眼里只有林凉,他一步步向她走去,一如他想过千千万万遍地那样,去穿过人海拥抱她。

  林凉被顾西安抱在怀里,闻到他身上的味道,还觉得不真实,可下一秒,他的一句话,瞬间将她拉回现实。

  “林凉,你当年调戏了我,还一笑而过。”

  顾西安说着,松开林凉,转而捧起她的脸,吻上了她的唇。

  林凉被他惊得手里的花束落在地上。

  伴着“咔”的一声,俩人亲吻的画面被旁边的人定格在镜头里。

  4

  顾西安说得没错,当年林凉是占了他的便宜。

  彼时临近高考,林凉突然说要请顾西安吃饭,且发誓是大餐。

  顾西安眯着眼看她,“无事献殷勤。”

  林凉笑得谄媚,“放心放心,我不会诱拐小朋友的,我就是想让你到时候跟我一起参加我们的毕业晚会。”

  顾西安挑眉,示意她说下去。

  林凉继续道:“高中毕业晚会跟囚犯越狱成功后的狂欢程度是不相上下的,听说他们都跃跃欲试要疯狂一把,连周婷都要去跟学霸表白,我这不是一个人落单了么。找你做个伴,他们有恋人,我有帅弟弟,好歹挽回些局面,留下点印象。”

  顾西安虽不满她叫他弟弟,可他本就存了别的心思,所以不多推辞就同意了。

  谁知林凉带他坐了5站路,吃的大餐竟然是米线配肉夹馍,差点没让他当场就做出反悔的事情来。

  等到了毕业晚会,林凉竟当着整个高三年级人的面,强吻了他,一时成了当晚最疯狂的主角。

  这还不算,之后林凉跟周婷走了,他反落了单,第二天他去找她,却从她母亲那儿听说她去毕业旅行了。

  正好他父亲来接他,一气之下,他就又搬回了自己家,自此俩人没再见过。

  5

  “顾西安,你这是典型的‘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啊。”

  林凉被顾西安带着离开围观人群,俩人在冷饮店坐下后,她才恨恨说道。

  她承认她当年的行为有点过,可这小子竟记了这么多年,难怪六年都不跟她联系,却在毕业的时候让她来参加他的毕业典礼,原来是早有预谋!

  “你连十以内的加法都不会算了么?”顾西安答非所问地嘲讽。

  “你语文也不怎么样啊,连重点都听不出来。”林凉反击迅速。

  顾西安勾一勾唇角,没有像以前那样“应战到底”。他向后仰,懒懒地靠在椅背上,仔细观察起林凉来。

  她瞪着圆圆的眼睛,气鼓鼓的脸颊,一点儿不肯认输的样子跟当年一模一样。

  顾西安忍了又忍,才没上手捏捏她的脸。

  林凉被他看得心里发毛,拿起桌上的冷饮,故作警惕地问道:“你这么看着我是几个意思?”

  顾西安目光仍牢牢锁住她,慢慢说道:“意思就是那件事给我留下了阴影,导致我这么多年单身,你要对我负责。”

  “噗!”回应他的是林凉喷出来的一口柠檬水,不偏不倚全吐在他脸上。

  “呃,不好意思啊……哈哈哈哈哈……”林凉道歉是真的,笑也是真的。她没料到顾西安会一本正经地说这么老套的台词,她实在控制不住爆笑的冲动。

  顾西安抹一把脸,随即微微站起,俯身抓过她,迅速在她脸上蹭了蹭,“据说柠檬水美白,我不好意思独享,分你点儿。”

  林凉原本因他这过于亲昵的动作而生的别样心思顿时烟消云散。

  他果然还是一贯的恶劣,跟那个吻一样,都是他报复她的手段。

  6

  林凉追问顾西安该如何补偿他,他倒是卖起了关子,要她先陪他参加他们的散伙饭。

  于是林凉吃了她有生以来最“艰难”的一顿饭。

  全程被他们班的同学围观起哄不说,他的室友更是看着她笑得暧昧,嫂子弟妹一起乱叫,尤其是他们室长林杨还连连打着她的名义让顾西安喝酒。

  偏顾西安来者不拒,喝得那叫一个爽快。

  “你现在知道我当年的感受了吧,嗯?”一轮过后,顾西安带着酒气在林凉耳边说道。

  林凉赶紧求饶,“我错了,我错了行么?”

  顾西安傲娇属性上线,只“哼”了一声,靠在她肩上不再说话。

  等他们说要转战KTV继续嗨的时候,林凉扶着顾西安再三拒绝,才被他们放行。

  只是临走前,林杨拍了拍顾西安的肩膀,说了两句音量刚好能被林凉听见的“悄悄话”。

  他说:“兄弟们只能帮你到这儿了,接下来就看你了。拿出你在咱们寝室的威风,一鼓作气,抱得美人归,结束童子身……”

  话没说完,就被顾西安踢了一脚,他才笑嘻嘻地走了。走了两步,还又回头嘱咐林凉一句:“我们顾老三就交给你了!”

  林凉这才想起来,她没问把顾西安送到哪里。

  7

  顾西安这一夜睡得很好,一大早就醒了,开了屋门,正看见客厅沙发上窝着的林凉。

  他忽然想起林杨的话,有点儿后悔自己酒品好,他应该像别人一样耍酒疯拽着她陪睡的,这样她就没法像当年一样再当他是可以随意抛弃的了。

  想着,顾西安走近了,在沙发边坐下,看着熟睡的林凉。

  她身体蜷缩在一起,小小的一团,如婴儿还在母亲肚子里的状态,顾西安知道这是一种防御的姿势,她并不像她所表现的那样嘻嘻哈哈、大大咧咧,她其实心思细腻,敏感得很。

  他记得有一回路过小区花园,听见她和周婷说起他,她说:“其实我觉得无论是表露同情,还是讨论他的盛世美颜,都显得过分关注,他现在应该是敏感期,太多瞩目,可能会让他无所适从吧。”

  虽然后来她也说:“所以咱们私下偷偷说一说,面上还是拿他当普通的小弟弟看就好了。”

  但那时他就知道了,她是多善解人意的姑娘,所以他才会跟她成为朋友,才会有了后来的心思。

  林凉是被门铃声吵醒的,她下了床准备去开门的时候,听见门已经开了,她一惊,随即才想起来顾西安在家里。

  昨晚顾西安醉得一塌糊涂,她只好带了他回家。

  “顾老三,你不请我进去么?”

  林凉准备开门的动作,在这一声“顾老三”里定住了,她听出来了,是顾西安的室长林杨。

  “不请,东西留下,你可以走了。”顾西安全然没了昨晚喝酒时的好脾气。

  “顾西安,见过过河拆桥的,没见过拆得这么快的。”林杨怒了,一大早他一个信息,他就爬起来给他送行李,有他这么对恩人的么!

  顾西安冷哼,“你昨天不是可劲儿灌我酒了么。”

  他说着,抢过他手上的行李箱,就要关门。

  “哎哎,顾老三,你忒不要脸了,我是来看你的么?我是来看弟妹的好么!”林杨不死心地抵在门口。

  “她不需要你看。”顾西安说完,猛一用力,将林杨关在了门外。

  林杨落败,心有不甘,于是对着门说道:“啧啧,顾老三,一看就知道你没爬上弟妹的床,才大清早的使唤人,还火气这么大。得,我不跟你这种憋着火的人说话,我回去补觉。”

  此时林杨完全忘了顾西安善记仇这回事,以至于在之后几天被分了大堆工作时,才哀嚎连天,发誓再也不惹顾老三这个变态了。

  8

  林凉将俩人的对话听得一清二楚,待听见关门声,她赶紧又轻手轻脚地回床上装睡。

  躺了一会儿,林凉装作刚睡醒的样子,开了屋门。

  她看着沙发上坐着的顾西安。他还穿着昨天的衣服,有些皱,却多了两分不羁,果然是人帅怎么样都帅。

  停止YY,林凉忽然想起来昨天是她睡的沙发,但她还没来得及想更多,又发现了一件大事。

  “你的行李箱?”林凉指着沙发边上的棕色行李箱问道。

  顾西安点头,但并没有要解释的意思,只问道:“新的牙刷杯子在哪里?”

  林凉被他如在自己家一般的坦然态度给惊着了,“你不是应该走了么?你把行李箱带来是几个意思?”

  顾西安看着她的眼睛,“就是你想的意思。”

  “你不会是要跟我住一起吧?你也看见了,我这里是一室一厅,根本没有多余的地方。”

  “这就是我要的补偿。”顾西安说道,“你先收留我一段时间,等我过了这段兵荒马乱的毕业期,就会出去找房子的,我睡沙发就行。”

  “我拒绝赔偿了!”林凉高声道,“昨天你已经亲回去了,而且我还参加了你们的散伙饭,接受围观,又收留了你一晚,就是算上利息,我昨天也已经还清了。”

  “你可以拒绝,”顾西安无所谓地说道,却拿起桌上的手机翻了翻,然后举给林凉看,“你拒绝的话,我就只好把这张照片发给我奶奶,你爸妈,让他们知道你当年对还是高一的我做了什么。”

  林凉看了照片,下意识就去抢手机,顾西安却更快一步收了回去,“没用的,这个有很多备份。”

  林凉要疯了,什么叫“一失足成千古恨”,什么叫“宁得罪君子,不得罪小人”,她算是彻底明白了。

  “林凉,”顾西安叫了一声,面色古怪,“你该不会是还觊觎我的美色,不敢跟我朝夕相处,怕忍不住扑倒我吧?”

  林凉看他似要做出防御的样子,气笑了,“是啊是啊,所以你这只小白兔赶紧走吧,万一我变身大灰狼,生吞活剥了你。”

  顾西安轻咳一声,一本正经地说道:“那也行,反正我是不会付你生活费和房租的,就肉偿吧。”

  “……”

  这一刻,林凉觉得自己遇见的是假的顾西安,这哪儿还是当年高冷的俊美少年?他到底经历了什么,变成了如今这么接地气的流氓!

  9

  顾西安最终还是住了下来。

  好在他白天都出去上班,林凉就还是像原来一样写稿,跟之前一个人也没什么差别。

  只是他龟毛的性格真是叫人不爽,他把她屋里的摆设挑剔了一遍,又放满了他自己的物品,让林凉的私人空间逐渐缩小。

  不过好的是,他下班回来,总记得给她带吃的喝的。有时俩人一起去逛超市,她耍赖让他买她喜欢的零食,他付钱的时候倒也利索。

  “谢金主,小人愿为金主大人出生入死,当牛做马。”林凉又一次满足心愿后,突然角色附体。

  自从有一回,林凉把自己代入角色跟顾西安说话,发现他能接上以后,就像发现了新大陆一般,时不时就要跟他来一回角色扮演。

  听她又开始胡言乱语,顾西安猜她最近是在写谄媚小人,于是十分配合道:“爷倒真有一个差事交给你。”

  “金主有何吩咐?”林凉继续演。

  顾西安看她低眉顺眼的样子,勾起唇角,伸手抬起她的下巴,故作轻佻道:“爷缺一个暖床的。”

  “我卖艺不卖身!”林凉义正言辞。

  “你有艺?吃喝玩乐睡?”顾西安满脸嫌弃。

  林凉一笑,“我有独门技艺——打顾西安!”

  逗比二人组说的就是他们。

  林凉偶尔也会一脸惋惜地提起当初那个少言寡语的高傲少年,顾西安却将责任推给她,说:“一入林凉门,节操是路人。”

  10

  顾西安也有不配合的时候。

  比如林凉写男生出轨心理向他询问,他便在沙发上做躺尸,再问,他就恶狠狠道:“小爷从一而终!”

  不得不说,跟林凉待久了,顾西安的画风一路跑偏。

  他拿不准林凉什么时候写现代,什么时候写古言,但自觉“爷”这个自称啥时候都能用,于是经常挂在嘴上,今儿在公司差点儿没脱口而出。

  林凉撇一撇嘴,明显的不信他,于是改了话题,又问道:“那你说说男生闷骚是一种什么体验,我打算写一个闷骚男主,给个参考。”

  林凉本想着他不会搭理她了,谁知等了一会儿,他站起身,走到她书桌旁,俯身看她。

  “闷骚就是心里已经分分钟扑倒你800遍了,面上还装作‘傻叉才会喜欢你’的高傲。”

  俩人四目相接,又近在咫尺,林凉的心忽然跳得厉害,她总觉得他的话里别有深意。

  她正准备说些什么岔开这个话题,顾西安又诡异一笑道:“林凉,以后一天最多免费咨询一次,超了就付费。”

  林凉决定收回刚才的悸动,“那算了,我还是问百度君吧,他不会这么对我的。”

  “百度君有我帅?”顾西安摸摸下巴。

  林凉翻了个白眼,继续写稿。

  好一会儿,顾西安又说话了,“不过也是可以商量的,等你什么时候写床戏,那我就是不上班也在家给你做免费顾问。”

  “那真不用,我收藏了好多教科书般的床戏描写。”林凉正文思泉涌,手上打字飞快,接话不过是下意识的,“那天你室长说你还是……”

  她话未说完,顾西安猛地搭上椅背,将椅子翻转过来,又两只手拍在扶手上,将林凉圈在座子上,眯着眼,威胁性十足地说道:“你想说我没经验?嗯?”

  林凉没料到自己会犯了大忌,赶紧求饶:“你有你有,你就算没有,凭你这么好学,相信……我错了,大爷,我错了。”

  “再敢质疑爷的能力,爷就办了你。”

  “……”

  至此林凉觉得,根本不是她带偏了顾西安,而是他原本就是个精分患者,热衷于角色扮演。

  11

  日子就在俩人的打打闹闹中过着。

  这天晚上,周婷发来微信提醒林凉别忘了月底她结婚的事情时,林凉才犹犹豫豫地说起顾西安的事。

  周婷倒没有表现过多的惊讶和好奇,林凉还当她是最近太忙,没工夫八卦,后来才知道,她知道的比她多了去了。

  俩人又说了些话,顾西安的电话过来了。

  林凉接起来,顾西安声音低沉,只叫着她的名字。

  “林凉。”

  “嗯,你在哪儿,什么时候回来?”

  “你来接我,你不来我不回去。”

  顾西安是撒娇的语气,林凉知道他是喝醉了,于是挂了电话,拿了钥匙匆匆出门。

  到了楼下,看见顾西安正靠坐在小区的等候椅上,这人喝醉了,果然智商低下,都到楼下了,死活不上去,非要她下来接他。

  林凉心里腹诽着,却还是走过去扶他,他却拉着她在椅子上坐下来,侧身抱住她肩膀,将头靠在她肩上。

  “林凉,你怎么不问我当年为什么不理你了。”顾西安问道。

  林凉没说话,那一吻之后,她忽然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于是就逃了。

  后来她联系他,赔礼道歉都做了,可是他都不理,她只当自己惹了他,自此以后都不再联系,过年也总是躲开了不见。

  顾西安最后也没说出什么原因,只闹着要上楼睡觉,林凉也没多问。

  12

  谁知上了楼,顾西安不像往常一样安静睡觉,竟闹了起来。

  林凉原本是怕他喝醉了,睡沙发会掉下来,所以让出床给他,可他竟拖着她一起在床上躺下,死活不松手。

  “你松手。”林凉看着近在咫尺的俊颜,还是下狠手掐了他一把。

  “不松,死也不松。”顾西安说着还又紧了紧手臂。

  “你没有喝醉是不是?”林凉怀疑地问道,她知道他是那种喝醉了反而很安静的人。

  “醉了,醉得一塌糊涂。”顾西安闭着眼,决定无赖到底。

  “顾西安,你少跟我装,松手!”

  林凉挣扎着要起身,却忽然觉得下腹处有些异样,“顾西安,你……你流氓!”

  她说着下意识低头去看,却被顾西安按住了脑袋,“别看。”

  顾西安声音明显有些暗哑,似在极力忍着什么。

  林凉呆住了,她写过很多这种场景,是百度的,都快会背了,可切身体会是另一回事。

  “顾西安,你……你还不松手。”林凉忽然也觉得热起来,说话都没了先前的气势。

  “林凉,你还要装不知道么?”顾西安咬一咬牙,决定摊牌。

  “你……你先松手,咱们有话好说。”林凉决定安抚他,毕竟现在顶着她的那什么实在太……

  顾西安听她软下来的声音,只觉得自己一早就该用这样的方法,看她还怎么装缩头乌龟,忽视他的心意。

  他心情大好,哪怕忍得辛苦,也不肯松手,“林凉,你知道我记仇的。你亲我一下,我睡你一回,咱们才能两清。”

  林凉分不清他是开玩笑还是认真,只又挣扎起来。

  “啊!”顾西安发出低低的压抑声,却还是不肯松手,反而更揽紧了胳膊,“姑奶奶,别再动了。”

  “哎,大侄子。”林凉力气上压不过他,口头上的便宜是绝不松的。

  顾西安无语,“你这是占我辈分上的便宜?”

  “谁占谁便宜?我就口头上说说,你可是身体力行!”

  顾西安理亏,低低一笑,不再说话。

  13

  俩人最终还是同床共枕了,不过什么也没发生就是了。

  顾西安几乎一夜无眠,天亮才睡去,林凉倒是心大,睡得香甜。

  林凉醒来时,看了看还在睡的顾西安,轻手轻脚地拿开他的手下床,又拿了他的手机,去了客厅。

  她昨晚问过他手机密码,居然是他们高中接吻那天的日期。

  开了手机,林凉准备删了那张照片,好当一切没有发生过,她都不记得当时谁拍下的他们接吻的照片。

  只是打开相册,林凉愣住了,顾西安的手机里不止那一张照片。

  “我说了,你删了也没用的。”

  顾西安突然出声,吓了林凉一跳,她扭头,看见他斜靠在门框上。

  “你……你怎么会有我这么多照片?”林凉问道。

  原来顾西安的手机里,相册按时间排列,从林凉高三那年的到他们相遇前的,一年都不少。

  “你说呢?”顾西安反问,走了过来。

  “周婷给你的。”林凉说的是肯定句,因为照片里有好几张是她发给周婷的自拍,要多丑有多丑。

  顾西安“嗯”了一声,走近两步,把林凉拥在怀里。

  “林凉,这回你别想再缩回你的壳里去,我也是。”

  林凉无法形容自己现在的心情,她以为他们的相遇不过是他的恶作剧,却原来是他深情的结果。

  可是她该如何对待这份感情,她不知道。

  “顾西安,你真的了解我么?我并不像你所想的那么……”

  “林凉,我们是一路人。”

  14

  “我们怎么会是一路人。”林凉苦笑。

  顿了顿,她又接着说道:“我并不像你所见到的这么阳光乐观,我骨子里是悲观的,给不了你太多温暖。

  “我还喜新厌旧,三分钟热度,很难对什么保持长久的兴趣和喜欢,我怕我突然就不喜欢你了,反而让我们没有办法维持现在的关系……

  “我相信爱情,可是也相信人性超过相信人,觉得背叛比忠诚更永恒,我不想有一天在爱情里变得疑神疑鬼,面目可憎。”

  顾西安听着,松开手,转而捧起林凉的脸,看清她眼里满溢的泪水,叹了一口气,“傻瓜。”

  “有一回放学,我看见你了,你的样子低沉消极,浑身散发着孤独的气息。我跟着你走了一路,到小区楼下的时候,碰见你父母在争吵,你没有上前,而是转身走了,在小区花园坐了很久。你看着很疲惫,落寞到像是想要从这个世界隐身一般。那时我就知道你不是乐天派。

  “你说你三分钟热度,可是你也最长情。你跟周婷多少年的感情,有变过么?你的钥匙扣、钱包、床头娃娃,每一样都磨损得厉害,你换过么?你的手机号用了多少年?

  “所有人都在变,只有你还在原地,守着原来的旧友,守着最狭小的联系群,固执地不肯变。”

  林凉不说话,眼泪流个不停。她的确是个恋旧的人,好多年的东西都舍不得扔,好多新人都走不进她的心。

  “你以为我为什么六年不联系你?”顾西安忽然转了话题。

  “生气吧,你那么骄傲的人。”林凉抽噎着说道。

  “我是那么小气的人么!”顾西安故作不满,手指却温柔地将她的眼泪抹掉。

  他又接着说道:“我们是一路人,对太喜欢的东西,不是想着争取,而是下意识地克制,宁愿远远地看着。因为知道不是所有喜欢的东西都能像钱一样,就算揣兜里,揉皱了揉烂了也还是喜欢,所以怕靠得太近,反而没有当时的喜欢了,才是最大的残忍。从你吻我的那一刻开始,我正视了我的心,开始是有生气,后来却是克制。我用了六年,远远地看着你,试图将你从心里抹去,可还是做不到,所以我不会再松手了。”

  林凉听了他这话,哭笑不得,捶打他。

  “你怎么不再能耐点,熬个七年,身上细胞都换一遍了,说不定就发现不喜欢我了。”

  顾西安笑,用额头碰一碰林凉。

  “要不说我没出息呢,忍不住。”

  林凉伸手攀上他的脖子。

  “那就没出息吧,我喜欢。”

  15

  做周婷的伴娘是从小就约定好的,为这顾西安没少表达自己的不满。

  “伴郎是谁?你要跟他牵手么?他们该不会起哄让你们接吻吧?”

  林凉无奈,这人最近真是越来越小孩子气了。

  “我也没见过,肯定是没你帅的,你放心。”

  “哼。”顾西安仍是不满。

  林凉只得使出杀手锏——撒娇卖萌,只见她做双手捧脸状,大眼睛眨个不停,娇滴滴地问道:“你看我现在像不像一朵向日葵?”

  顾西安别过脸,硬是忍住笑,等着她的下文。

  林凉知道他的别扭性子,只得随着他转方向,继续讨好:“向日葵永远朝向太阳的,你就是我的太阳。”

  这情话简直说到了顾西安的心坎里,他立马就绷不住了,迅速在林凉唇上啄了一下。

  “太阳准了。”

  林凉无语。

  结果到了婚礼这天,顾西安竟然是新郎方的伴郎,这让林凉差点没当场暴揍他一顿。原来他早就私下跟周婷和新郎说好了,却还故意逗弄她,害他歉疚。

  为了不影响周婷的婚礼,林凉瞪一眼顾西安,决定回去再跟他算账,他倒是笑嘻嘻地一律应下。

  主持人说开始抛新娘捧花的时候,周婷却将捧花直接给了……顾西安,林凉一愣,不知道他们又有什么“阴谋”。

  却听周婷说道:“林凉,我早说过你是值得被爱的好姑娘,你看,顾西安不是来了么。咱们以前说过要一起举行婚礼的,现在看来你要晚一步了,那就用告白代替吧。”

  林凉没料到还有这个环节,她捂着嘴,努力不让眼泪掉下来。

  顾西安拿着捧花,走向林凉,单膝跪地:“林凉,我认识你,了解你,喜欢你,一直很喜欢,想喜欢一辈子,跟我交往吧。”

  林凉看看周婷,又看看顾西安,她从心底感谢他们这么多年对她的爱,她点头。

  “我愿意。”

  顾西安站起身,大笑着将林凉抱在怀里,不等旁边的人起哄,他就结结实实地吻住了她。

  一吻结束,他握紧她的手,在她耳边说道:“从今天起,我就正式上岗了,还有见证人的,你以后想要抛弃我,可要小心点。”

  林凉得意一笑,“你一直这么喜欢我的话,我会考虑好好待你的。”

  “遵命。”

  许多年以后,顾西安又提起高中那一吻,说林凉那时就对他“心怀不轨”。

  林凉不认,反击他跟着她去一定也是动机不纯,因为她说过高中毕业晚会好多人会借机献出初吻。

  顾西安轻咳一声,不再说话,他才不会告诉她,他那时虽还不太明白自己的心意,却已经决定她要是真看上谁,他非跟那人打一架不可。

  幸好,她看上的是他。

  ……

  温婉晴天有话说
  文章非原创,来源于每天读故事。

  (完)
分享到:
发表评论(文明上网,友善发言,匿名评论无需登录)
还可以输入:400 个字符
评论列表0 条评论
暂无评论!
网站首页|关于本站|网站地图
文字站感谢每一位喜欢本站的人,欢迎将本站分享给你的朋友!最温暖的文字记录站 ─ 文字站!文学交流群:
本站部分内容来源于互联网,若无意侵犯您的权利,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蜀ICP备14019085号 Copyright © 2015 文字站 www.wenzizhan.com 版权所有
分享
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