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美文 情感文章 散文随笔 生活随笔 心情日记 现代诗歌 古词风韵 爱情故事 语录名句 微小说 影评 杂文 佳句
×取消主题

人在苏州吴江那几年(2015年——2019年)(8)

发表时间:2021-01-31用户:景山小爷阅读:262
  今天是2017年7月28号,今天是我受洗之前度过的最后一天。在主耶稣基督里,旧事已过,一切都变成新的了。
  今天早晨的时候,母亲将昨天改的那件买来的我在受洗的时候要换上的白色长袖衬衫带去服装厂里叫人用缝纫机缝制了一下,母亲回来以后跟我说,改过的衬衫底面的弧形比较难缝制,所以,母亲先用针简单的缝了一下衬衫的底面,然后再用缝纫机缝制,这样,衬衫缝制起来就不那么麻烦。
  在母亲用缝纫机缝制我在受洗的那天的时候我要换上的那件衬衫的时候,让我的母亲缝制我在受洗的那天我要换上的衬衫的那个女缝纫工在听音乐,母亲就问那个缝纫女工是否也信耶稣,缝纫女工说她的母亲信耶稣,她母亲的三个女儿不信主,并且那个缝纫女工说信耶稣非常烦人,星期天去教堂,经常祷告,所以,她们不信耶稣,以至于她们的母亲也不信耶稣了。那个缝纫女工较年轻,似乎跟一个年龄稍大的男的行为过于亲密。
  (那个女的以为星期天去教堂,经常祷告经常唱赞美诗就是信耶稣了)
  下午的时候,在我和母亲收拾好行李临出发前的一小时,我的肚子突然疼了起来,类似疝气的疼痛,我当时心想,这是魔鬼最后抵挡我受洗的无力招数了,一年以来我的肚子类似疝气的疼痛就没有发生过,偏偏在受洗前一天发生类似疝气的疼痛,魔鬼想阻挡我受洗归主耶稣基督,但是,主耶稣基督在保护着我,所以,魔鬼对我无可奈何。
  出发去往金家坝汽车站的时候,我一步一疼的走向金家坝汽车站。到了金家坝汽车站以后,我和母亲乘坐756路公交车去往同里汽车站,我的肚子类似疝气的在剧烈的疼着。
  到了同里汽车站以后,我和母亲乘坐733路公交车去往泰金宝电子站台,我的肚子类似疝气的在剧烈的疼着。在泰金宝电子站台下车以后,我和母亲乘坐去往苏州火车北站的91公交车,我的肚子类似疝气的疼痛继续疼着直到苏州南环桥的时候我的肚子类似疝气的疼痛才渐渐减缓。当91路公交车到达苏州火车北站的时候,我的肚子类似疝气的疼痛才平静下来不再疼痛。
  现在,时间是晚上的21点35分,苏州火车北站的候车室里一如既往的热闹,明天凌晨四点十分,去往上海火车北站的火车就到站了,至时,我就要去往上海到达上海大场教堂参加浸洗礼了。
  好,今天的日记就到这里,愿看这篇日记的你与我一样早早的受洗归主耶稣基督。
  2017.7.28

  今天是2017年7月29号,今天早晨,我于上海大场教堂参加浸洗礼,这就意味着,从此以后,主耶稣基督在我心里作了主,使我的罪归于死去,使我的灵魂归于复活。当我从水里出来的那一瞬间,我就是新造的了。在主耶稣基督里,旧事已过,一切都变成新的了。
  今天凌晨四点十分,我与母亲乘上从苏州火车北站开往上海火车北站的火车,在此趟列车上,有一个年纪约三十岁的女的带着白色的宽边帽子坐在我的后座位上与同行的一个女的在谈信主的事情,聊天的话题中我听到她们在说祷告的事情,又听到她们提到以赛亚,母亲后来也听到了她们在谈论信主的事情。
  到达上海火车北站以后,我与母亲下车来到地铁三四号线的售票处打了两张去往场中路的地铁车票。地铁三号线将我们载到镇坪路站,我们在镇坪路站下车,转乘地铁七号线到达场中路站台。到了场中路站台以后,我与母亲来到旁边的凳子上吃早饭,早饭是前一天的八宝粥。以及小面包。
  今天早晨的上海气温不那么炎热,天空时常的有乌云遮着太阳,以至于太阳不是那么晒人。
  与母亲吃完早饭,我们就向大场教堂走去了,天空的太阳又出来了,但是气温已不似前一个星期酷暑毒辣的感觉。
  到达上海大场教堂以后,我们就去到礼拜堂里参加受洗前的礼拜,唱诗的姊妹在教我们唱与受洗有关的赞美诗,此次上海大场教堂参加受洗的弟兄姊妹有七十多位。唱了赞美诗,我们就闭目祷告,我安静的闭目,什么都不说,这就是我在教堂时做礼拜的祷告方式。又有一位姓张的牧师姊妹讲道,讲的受洗的意义。与受洗的一些情况。我听了很受感动。所讲的要义与我的内心产生了共鸣。姓张的牧师姊妹就是接下来给我们受洗的牧师。
  受洗开始了,我带着些许的感动,走向浸洗池,先是弟兄受洗,浸洗的次序是十个一组,依次走向浸洗池。所有参加浸洗的弟兄脱下了鞋子,穿着拖鞋,把随身的手机与手表等电子设备取下来放在旁边交给教堂的招待。在进入浸洗池的时候,光着脚进去浸洗池,把拖鞋交给招待,招待把拖鞋放在从浸洗池出来的一边,等浸洗好以后穿上。我们所有参加浸洗的弟兄姊妹都带着换身的衣服与鞋子。在即将浸洗的时候,张牧师姊妹与另一位牧师弟兄站在浸洗池里,张牧师姊妹右手高举,左手搀着受洗的弟兄姊妹,另一位牧师弟兄也是如此。在浸洗开始的时候,张牧师姊妹右手高举的询问:“某某弟兄姊妹是否愿意接受耶稣基督作你的救主?”回答:“我愿意。”随后,张牧师姊妹以右手按着受洗弟兄姊妹的头说:“奉圣子圣父圣灵的名给某某弟兄姊妹施洗。”接受浸洗的某某弟兄姊妹就说:“阿们。”与此同时,接受浸洗的弟兄姊妹就在张牧师姊妹与另一位牧师弟兄的按手下,从头至身全部浸入浸洗池中,不将停留的再站起身来,在招待的搀扶下走出浸洗池。
  当到我的时候,我走入浸洗池,我把浸礼通知单给了招待,招待给张牧师姊妹看了一下。张牧师姊妹与另一位牧师弟兄一手搀着我的胳膊。张牧师姊妹右手高举着问:“刘景山弟兄,你是否愿意接受耶稣基督作你生命的救主。”我回答:“接受。”一起搀着我胳膊的牧师弟兄说:“说我愿意。”于是我说:“我愿意。”接着,张牧师姊妹用右手按着我的头宣誓道:“我奉圣父圣子圣灵的名给刘景山弟兄施洗。”在张牧师姊妹开使宣誓这句话的时候,一起搀着我胳膊的牧师弟兄对我小声的说:“你要说阿们。”于是,在张牧师姊妹宣誓完这句话的时候,我说了一声:“阿们。”这时,张牧师姊妹右手与一起的牧师弟兄左手将我的头按入浸洗池,我也随之将头至全身浸入浸洗池,不将停留的再从浸洗池里站起身来。招待就将我搀扶到浸洗池的出口,我穿上拖鞋,去往更衣室换衣服。至此,我就完成了浸洗。
  之后,我们所有浸洗完的弟兄换好衣服以后就坐到原来的位子上,那时,张牧师姊妹与另一位牧师弟兄已开始给姊妹施洗,我们在礼堂的屏幕上可以看到姊妹在浸洗池里接受浸洗时的情景。
  姊妹浸洗完以后,又是点水礼,有些年级大的或者某些姊妹不适合进行浸礼的就以点水礼作为受洗,有一位牧师端着水盆,长老举起右手问:“某某弟兄姊妹,你愿意接受耶稣基督作你生命的救主吗?”接受洗礼的弟兄姊妹回答:“我愿意。”长老就高举右手宣誓:“我奉圣父圣子圣灵的名给某某弟兄姊妹施洗。”接着,长老从水盆里捧些水抹在接受洗礼的亲弟兄姊妹的额头,弟兄姊妹说:“阿们。”
  洗礼全部完成以后,我们所有参加受洗的弟兄姊妹又拍照留恋。
  希望更多的人看到我的记载之后也能够得到圣灵的感动使他们受洗归入教会从而教会的氛围里更好的信耶稣。
  阿们。
  2017.7.29

  今天是2017年7月30号,接着昨天浸洗的事情来讲,昨天浸洗完以后,我们所有参加受洗的弟兄姊妹照完相留恋以后,就彼此都回去了。回去的时候,每一位参加完受洗的弟兄姊妹都去领了一份礼物,是一块面包和一瓶矿泉水。领完礼物以后,我与母亲就走去场中路地铁口,以准备乘坐地铁返回到上海火车北站,再从上海火车北站乘坐火车返回到苏州。
  在返回的途中,我看到一起参加浸洗的一位弟兄打开停在教堂外边的一辆宝马牌的越野车准备开车出去,我就对母亲说:“基督教是穷人的宗教,难道有钱的人也过来受洗归主耶稣基督(其实是受洗归入教会)?”母亲说:“有钱的人也需要主耶稣基督,我们的主耶稣基督说:“赚了全世界赔了自己的生命有什么益处。””
  在教堂西边的大门外边的时候,那辆奔驰越野车开了出去,有两位老姊妹提出要乘着那位弟兄的宝马牌越野车去火车站,母亲也去凑个热闹准备乘着那位弟兄的宝马牌越野车去火车站。我不想乘坐那位弟兄的宝马牌越野车,因此,我一个人往前走去,母亲随后就过来了,我与母亲就一起走向场中路地铁口。
  在途中我们遇到一位一起参加受洗的姊妹在吃着面包喝着水,母亲就与她攀谈了起来。通过攀谈得知,这位一起受洗的姊妹在东方国贸城经营一家美容美发店,在上海待了有二十多年,她的老家是安徽的,二十七岁的时候她离了婚,如今四十几岁,仍没有再嫁,有一个十几岁的闺女。她的家里信主,她也信主,如今受洗归主。
  一路走着,天空下起了些许的小雨。母亲与这位姊妹一路的聊着,就来到了近沪太路的十字路口,姊妹与我们道别,攀谈就到此为止。
  我与母亲过了马路,来到场中路地铁口,母亲买了两张去往上海火车北站的地铁票,我们乘坐地铁七号线到达镇坪路地铁站台。经过中途站点的时候,有两个漂亮的女生站到我的面前,其中一个女生穿着黑色T恤黑裤子,裤子的膝盖破了一条缝,那个女生身材苗条,披着头发,脸上化着浓浓的妆,那贴在她眼睑的假睫毛长长的。
  当我们从地铁七号线转乘地铁去往地铁三四号线的途中,过道的房顶哗啦哗啦的响起来,原来是下雨了,玻璃门外可以看到雨点打在地面的雨中景象。
  当我们到达上海火车北站的时候,雨水就停了,地面积起了不少的雨水,太阳也半开着,气温叫人感觉闷热。
  母亲打了两张去往苏州火车北站的火车票,是中午12点28分开出的火车。我们在候车室,母亲给我泡了一袋方便面,那时候我感觉饿了,母亲自己又买了一盒泡面泡了吃。吃完泡面,我们就去检票去往火车车厢,火车车厢是10车厢,车厢里的一个女乘务员年纪约摸二十四五岁的样子,活泼可爱,笑容灿烂,外向型的样子,很健谈。我初看她的时候,发觉她与我2009年时在滨海中学读高三那会,有一个叫尹海郦的同学,是与我一个班级的,这个女乘务员与其有几分相像。那时,我高三,在五班,班主任叫王信丰,是教我们当时政治课的。
  当火车即将到达到达苏州火车北站的时候,我们站在10车厢的进出口准备下火车,那个活泼可爱的乘务员就站在旁边,边上站着另一个男乘务员,两人说说笑笑。有乘客问那活泼可爱的女乘务员鹰潭是不是江西的,那女乘务员说是江西的。乘客又问女乘务员是不是就是江西人,女乘务员笑着说她就是江西的,男乘务员笑着对乘客说:“呵呵,她是江西的,江西的女的长成她这样?”乘客也笑着说:“对嚯,她口音一听就是长沙的。”女乘务员哈哈笑着说:“对呀,湖南的。”乘客又问乘务员:“我以为你们这火车上的乘务员都是江西的。”女乘务员说:“没有,都是各个地方招过来的,哪有都是一个地方的?”

  下了火车以后,我与母亲来到了苏州火车北站北广场的自动扶梯旁,我站在旁边抽了一支香烟。随后,我们去了地铁四号线口打了两张去往同里的地铁票,开始我是把二十元钱的纸币塞到纸币口里,可是没有出票又未找零,我于是一看,才知道,投纸币只能投五元十元的面值纸币。母亲找到客服,客服给了母亲一张十元和两张五元纸币,我就换到另外一台自动售票机投币买了两张去往同里的地铁票,从苏州火车北站去往同里的地铁票价是七元钱。
  到达地铁七号线的地铁车厢里,当我看到还有二十四个站点左右的样子才能到达同里,我的心情瞬间不好了。二十四个站点,这可真刺激。
  将近五十分钟的样子,地铁到达同里,我们下地铁,出地铁口,来到同津大道甘泉路口处,乘坐725公交车去往同里汽车站,同里地铁口的建筑古色古香,通往公交车停靠点的走廊两旁有朱红色木质栏杆,走廊的顶部弯檐翘角。有三三两两的翠竹分布在周围左右,颇有雅致。
  725公交车来了,我们就走向车门,上去公交车,有一对蓝眼睛大鼻子的外国夫妻带着他们的小孩坐在公交车上,他们的小孩中有两个是少女,一个是八九岁的儿童,眼睛都是蓝色的,头发为金黄色。那两个女孩可真漂亮,而她们的母亲却显得颇胖。那个外国小男孩就坐在母亲旁边的位子上,母亲用手指挠了一下那外国小男孩的肩膀,那外国小男孩拘谨的不敢回头。
  在达同里石牌楼站的时候,那一家外国人就下车去了。公交车又行驶了未几,就到达同里汽车站,我与母亲下车,756公交车在我们下车的时候开了过来,我们因此就没有等待,就乘上了756公交车。
  到达金家坝汽车站以后,我们下车,母亲与我乘坐一辆载客的电瓶三轮车去到父亲打工所在的原厂宿舍,因为父亲六月份的工资可能发下来了。到了父亲打工所在的原厂宿舍,父亲在吃晚饭,我们得知父亲的工资第二天再发,工资的数额下来了,是五千六百块钱。母亲与我停留一会之后就回到租房的这里,我打开空调,吹着凉爽的空调,一天的疲劳就这样恢复平静。
  2017.7.30

  今天是2017年7月31号,今天吴江的气温不再是那样炎热,当我今天走到楼下抽烟的时候,我看到天空中飘着朵朵的白云,这是一种秋高气爽的感觉,虽然此时还不是秋天,但是这种蓝天白云的氛围,已使我莫然的感觉秋天已经临近了。我喜欢秋天的感觉,秋天是诗情勃发的季节,我喜欢在秋天这个季节写诗抒情,当再过一个月,到八月底的时候,那时,秋天的感觉就明显了,那时,早晨与傍晚,萧瑟的风将吹过柳稍,天空中的云朵会叫人禁不住的叹息,感慨这光阴易逝的无奈与苍凉。当一个一个的秋天从人生的旅程中走过,会有谁能记得,上一个秋天的天空,原来方位上,那片云朵所表现出的形状?如今,同一个方位上已变换了云朵的形状,可当年的那个地点,却已不再是如今的这个地点,又当年的那些人,已在时间的推送下,渐行渐远,渐行渐远。
  今天我无所事事的聊着微信,看着电子书,消磨着这数不尽的大好时光,悠然自得,闲暇如此。当属于我的时机没有到来,我岂不是只有安心的等待吗?安心的等待时机,安心的等待我所要做的事情,当许多人在为自身的处境害怕,恐惧,以至于如丧家之犬一般乱冲乱撞之时,我却不着不急。因为,我是我的救主耶稣基督的小羊,我的救主耶稣基督求天父派来的圣灵在掌管着我的脚步。
  早晨我偶然想起前两天看到的一本心理学的电子书,里面有一个冷热水效应的心理学解释,我就对母亲说了这个解释,冷热水效应是指向人际交往方面来说的,大意指的是,先用一盆冷水浇向对方,对方的心里就锚定了你浇的是冷水这一模板,之后你再用一盆热水浇向对方,对方先前接受你冷水浇的心理就失去了平衡。就好像在称量的时候,你先用一个小的秤砣去称对方,对方的心里就与你所称的这个小秤砣相平衡,之后你再用大秤砣去称对方,对方与你之前小秤砣所称的平衡就被打破,对方会在大秤砣下感到一种意外的惊喜。反过来,如果一开始用大秤砣称对方,后来改用小秤砣称对方,对方的心里可就表现的是意外的失落这种不平衡了。这一心理学运用在生活中就是指,与人交往时,说话要留有余地,不可拍着胸脯乱承诺,对方会根据你说的话来锚定心中对你所建立的平衡点,除非你后来抛出至少与先前抛出的一样重量的秤砣,否则,你就是抛出比之前少了一点点重量的秤砣,并说你已尽了全力,对方也不会对你感激带德的,相反,还要指责你,数落你,说你的不是,因为你没有达到对方的要求,对方的要求就是与你之前抛出的那个大秤砣相匹配,以达到之前在对方心里锚定的那个平衡,除非你打破对方心里锚定的那个平衡是第一种情况,使对方产生的是意外的惊喜,否则,对方就要对你产生恨意了,虽然你尽力了,又十分努力了,但是有什么用呢?谁叫你一开始抛出的是大秤砣呢?谁叫你一下子把对方的瘾吊起来呢?谁叫你让对方一下子对你报那么大期望呢?记住,第一次不要抛出大秤砣,第一次要抛出小秤砣,以此降低对方的心里高度,如此做起事情来就即有效率,又不会损失对方对你的赞许。
  下午的时候,我想看那本《你一定爱读的极简欧洲史》,但是微信聊的忘乎所以,以至于在晚上六点多钟的时候我才开始看那本极简欧洲史的电子书。我看了一半,通过看该本电子书,我初步了解了,罗马帝国有三次被侵略,一次是公元四百年左右的日耳曼蛮族的侵略,一次是公元七世纪左右的穆silin侵略,再一次就是公元九世纪左右的维京人侵略。西罗马帝国为日耳曼蛮族所覆灭,日耳曼蛮族没有统治的能力,将西罗马帝国的印章交给建都在君士坦丁堡的东罗马帝国的君士坦丁手里。日耳曼蛮族之后建立起一个地跨现今的法国以及德国西班牙及意大利部分地土的法兰克王国。至于英格兰,英格兰原民为罗马帝国统治,后来为对抗日耳曼蛮族的入侵,衰落的罗马帝国从英格兰调兵抵抗日耳曼蛮族,日耳曼蛮族里的盎格鲁、撒克逊、朱特族趁机侵入英格兰,使英格兰除苏格兰、威尔士以及西南部的城镇以外,全部变成日耳曼蛮族的领土。后来,爱尔兰把基督教传给未开化的日耳曼蛮族,日耳曼蛮族于是就接受了基督教作为其民族的信仰。但是高傲的英格兰总是喜欢把爱尔兰看作乡巴佬。东罗马帝国在之后从北方过来的土耳其族的侵略下最终于十五世纪的时候土崩瓦解,珍藏在先前东罗马帝国的希腊典籍辗转回到了意大利,于是,文艺复兴就此如火如荼的展开。至于基督教的全面信仰,始于公元四百年左右的东罗马帝国皇帝君士坦丁,教皇时代从那时以后开始产生。公元十一世纪,欧洲的国家基本安定下来,于是展开了十字军的活动,先是从穆silin手里夺回西班牙,经历了四百年时间彻底夺回西班牙,十字军东征则是为了夺回耶路撒冷,历时两百年,以失败告终。奥斯曼土耳其自公元十五世纪覆灭罗马帝国以后,就一直存在到第一次世界大战以前。
  总之,欧洲的历史大致就是这么一回事,表现出野蛮、抢夺与文明并存的特点,这,就是历使上的欧洲,直到第一次第二次世界大战,欧洲的那种野蛮、抢夺的蛮族本性就显露无疑了,包括如今师承欧洲的美国,一样是将野蛮与抢夺的特点发挥的淋漓尽致。

  2017.7.31

  今天是2017年8月6号,今天是星期天,今天,我与母亲去了上海大场教堂领圣餐,今天凌晨三点零几分的时候,我从苏州火车北站候车室的椅子上醒来,母亲在夜里十二点以后就撑着困意没有再睡,而是让我在候车室的椅子上睡到三点钟。在那难熬的三个小时里,母亲就打了一会盹。三点零几分我醒来的时候,母亲就在候车室的椅子上睡到三点四十几。凌晨四点十分去往上海的火车就要进站了,我叫醒母亲,母亲就收拾了一下行李,我们就去检票乘车了。
  一个小时以后,火车到达上海火车北站,我与母亲下火车,沿着地下通道,去往地铁三四号线售票处买票,去往场中路。早晨六点钟开来的那趟三号线地铁,其内的乘客依旧如此拥挤。
  到达镇坪路站台以后,我与母亲按着熟悉的路线走到地铁七号线的换乘点乘坐七号线地铁到达场中路。
  到达场中路地铁口以后,我们来到洛场路与沪太路交接的那个十字路口的北边部分树荫处收拾一下即将存放到家乐福超市去的部分行李。
  上海宝山区大场镇今天早晨的天气阴沉,夜里的时候上海宝山区大场镇似乎下了雨了以至于我们在来到出来到地铁口外面的时候看到路面显得颇为潮湿。
  收拾好行李以后,母亲去洛场路的商店买了一包零食花生,因为早饭没有吃,我就吃了一些零食花生,喝了些昨天晚上在苏州火车北站北边母亲去万达那边的商场买来的橙汁与矿泉水。
  就这样,我算是吃了早餐,我们就沿着场中路去往上海大场教堂了。当我们走到家乐福超市的旁边,路北面有一群身穿部队服装的人一排排的站在路边,路人好奇的观望此副场景,原来是是处的旧房子正在被拆。至于那群身穿部队服装的人一排排站在那里,许是维持秩序以防赔偿不到位的问题而产生什么不必要的矛盾。当我们走到家乐福超市门口的时候,挖掘机就已经开始轰隆隆的工作了,旧门面房的门被挖掘机正在一一拆除。
  寄存好了部分行李,我与母亲就走到不远处的大场教堂,大场教堂的停车场停了那么多轿车,车棚里又停了那么多电瓶自行车。当我们到达大场教堂的时候,主礼拜堂已经座无虚席,里面的人数约有两千,我们因此就来到副礼拜堂参加礼拜。唱诗班唱诗,张牧师姊妹讲道,又带我们祷告,今天这个礼拜张牧师姊妹讲道的内容是关于悔改的问题。所引用的《圣经》经文是启示录里,圣灵藉着使徒约翰写给推剌推雅教会的信。论到那个叫耶洗别的完颈背逆硬了心不肯悔改的悲惨下场。讲了悔改的意义。引用《圣经》旧约里,圣灵藉着先知以西结验证一个人信耶稣,那么这个人的灵魂就必然得救的经文。又讲了大场教堂一位弟兄和一位姊妹的见证。
  散会以后,没有受洗的信徒散会纷纷离去,受洗过的弟兄姊妹留下来参加领圣餐。我与母亲去往主会堂参加圣餐礼拜,圣餐礼拜前,张牧师姊妹先带我们唱纪念我们亲爱的主耶稣舍命为我们而死的赞美诗,唱这首赞美诗的时候,有一些弟兄姊妹哭了。在祷告的时候,有一个姊妹带着哭腔祷告,听起来怪别扭的。说到这里,我不得不说,当我一开始听到张牧师姊妹讲悔改的讲道篇章时,我竟然又开始纠结起那天受洗时,有没有把我名字叫错的事情。从礼拜开始,我一直这样纠结着,直到分饼的那一刻起,我在心里这样说:“不关我的事了,马上我就要领圣餐了,让一切重担交给主耶稣吧。”(我虽然这样祷告,但是我只不过是口是心非的这样祷告,这种口是心非的祷告,没有多大效果,只不过是嘴上逞强。)于是,我的心灵就恢复了安息(没有恢复安息),虽然我还想去纠结,但是我却纠结不起来了(还是在纠结)。
  分完了饼,我们全体起立,张牧师姊妹给我们祝福,我们就吃下这块饼,这是我们亲爱的主耶稣基督为我们舍命的身体(我们的主耶稣基督为我们舍命流血除去我们灵魂的死罪的工作已经成了,我们已经因为信耶稣所以我们的灵魂得救了,圣餐饼只是基督教仪式,不能说圣餐饼就是我们主耶稣基督的身体,如果我们能把我们的主耶稣基督的为我们舍命流血除去我们灵魂的死罪的灵界的法律牢牢的刻在我们的心上,那么,即使我们不领圣餐,我们已经因为我们信耶稣所以我们的灵魂得救了),为要拯救我们,使我们得救,并与他一起复活,重生,与永生(使我们的灵魂得救的,是我们信我们的 神的独生儿子我们的主耶稣基督和他为我们钉死在十字架上除去我们的灵魂的死罪的工作)。吃完了饼,我们又分了葡萄酒,我们全体起立,张牧师姊妹给我们祝福,我们喝下葡萄酒,(我们纪念)我们亲爱的主耶稣基督在十字架上为我们流的血,我们的主耶稣基督在十字架上流的血是与我们立约的血,洗净我们灵魂的死罪,我们因为信我们的主耶稣基督是我们的天父的独生儿子和我们的主耶稣基督为我们钉死在十字架上除去我们灵魂的死罪的工作,因为我们把这信刻在了我们的心上,因此,我们的灵魂得救了。
  此刻,我已得到了从我亲爱的救主耶稣基督而来的力量(那时,我说这句话,是我在自己欺骗自己,但是现在我说这句话,已经有了把握了)。
  感谢赞美我亲爱的主耶稣基督。
  阿们!
  2017.8.6

  今天是2017年8月8号,昨天我说,我要与母亲去太仓姐姐的家,姐姐要到太仓中医院看牙,我与母亲去看着小大卫。故此,我与母亲今天就去了太仓,不过没有去姐姐的家里,而是直接在太仓中医院前的公交站台下的车。
  今天凌晨两点半钟左右的时候,母亲就起来收拾行李准备与我出发去往太仓了。凌晨四点半左右,我与母亲带着装行李小车,去往金家坝汽车站,当时的天,才蒙蒙亮。母亲把装行李的小车放在自行车的后边。母亲拖着自行车,我步行而走,我们去往金家坝汽车站。
  到了金家坝汽车站以后,时间还早的很,金家坝汽车站的大门还没有开。就在到达金家坝汽车站没多久的时候,我突然开始要拉肚子,汽车站的门又没开,总不能憋着吧,要拉肚子如果不拉,憋着,那么就会把毒素憋在体内对健康造成影响,所以,拉肚子的时候千万不能憋,要及时的把毒素拉掉。因此,我就找隐蔽一点的地方拉肚子,就在金家坝汽车站的东边的树丛下,我畅快的蹲在那里拉肚子,拉肚子的时候能畅快找到地方拉出来,这可真是一件非常愉快的事情。拉完肚子以后,我就舒服了,感到非常轻松。
  又等了半个小时不到,金家坝汽车站的大门就开了。母亲去买了两张去往吴江汽车站的车票,是早晨的六点十五分开过来的班车。
  六点十五分的时候,我与母亲乘上这辆从北厍开到金家坝汽车站的班车,半个小时整,班车到达吴江汽车站。我与母亲就到吴江汽车站售票厅,母亲打了两张去往太仓的车票。接着,是行李安检,随后,我们来到候车室。候车室里等车的美女真多,大白腿看得我应接不暇。吴江地区的工厂比较多,因此吴江地区聚集了来自全国各地的人过来打工,因此吴江地区美女多这一情况就不言而喻了,在吴江汽车站里就可见一斑。
  七点四十几分,我们检票上车,七点五十分,汽车开往太仓。中途在昆山汽车站停了一下,到达太仓汽车站的时间,是早晨的九点二十几。接着,我们去到太仓汽车站的公交枢纽乘坐105路公交车去往太仓中医院,到达太仓中医院站台的时候,我们下来站台。母亲打了电话给姐姐,告之姐姐我们已到达太仓中医院。姐姐于是带着小大卫从中医院来到站台边,随后把小大卫让母亲与我看着,就又回到中医院口腔科看牙。母亲与我就在站台边看着小大卫,随后又把小大卫带到树荫凉下的凳子上坐着。小大卫见到我的时候就跟我说起手机游戏的事情,又说了他和她妈妈经常去的万达广场吃饭逛街的事情,又说了一系列学校什么时候开学,期末考试考了多少分,有没有得什么将的事情。母亲去附近的超市买了一些小面包和豆腐干等之类的散装零食,作为午餐。我们就坐在那里一边吃零食,一边等姐姐看完牙过来。
  十一点钟左右的时候,姐姐看好了牙过来了,母亲就和姐姐说了一会话,姐姐让母亲与我去她与姐夫以及小大卫住的泰丰小区去看看,然而为了赶时间回吴江,母亲与我就没有去姐姐的家。母亲与姐姐说了一会话以后,在与姐姐说话的过程中,母亲提到了明年复活节的时候带姐姐去上海诸圣堂报名参加受洗。姐姐问母亲为什么去诸圣堂报名受洗,母亲就提到二十多年前在上海大场的时候,与母亲要好的一位叫王翠芳的姊妹如今就在上海诸圣堂作牧师,因此母亲决定带姐姐去上海诸圣堂报名参加受洗。
  说了一会以后,我们就返回太仓中医院的公交站台等去往太仓汽车站的105路公交车。姐姐用电瓶自行车载着小大卫,在公交站台边送我们。105路公交车来了,我们要上车了,姐姐这才载着小大卫回去。
  到达太仓汽车站以后,我与母亲去到太仓汽车站的售票处,母亲打了两张去往吴江的汽车票,是下午的一点十分的车票。我们去了候车室等车,接着就是上车,到达吴江汽车站的时候,时间是下午的两点五十分左右。
  接着,母亲就去吴江汽车站的售票处买了两张去往金家坝的车票,我们在七号检票口等车,从吴江去往金家坝的班车是四十分钟一趟,终点站是去往北厍的,途径同里,屯村,以及金家坝。一起乘车的有两个口音像是安徽的漂亮打工妹,还在候车的时候听到她俩在谈到上班的话题。安徽的美女似乎比较多,这就难怪,在吴江地区的厂里,有很多漂亮的妹子了。
  半个小时以后,班车到达金家坝汽车站,我与母亲下车,当我们走到金长路头的转弯处的时候,有一个腿上穿着短裙的美女站在那里看着手机。当我经过她身旁的时候,我用目光瞄了一下她的脸庞,那说一张漂亮的脸庞。当我与母亲经过那个美女的身旁时,那个美女也在我们身后慢慢的走着,这可真有意思。后来,我与母亲来到租房的楼下,那个美女就没再跟着我们来到租房的楼下,我以为那个美女也是住在我租房的这个公寓里呢。
  2017.8.8

  今天是2017年8月11号,经过一个上午的舟车劳累,此刻,我已是在八滩老家这里,八滩老家这里无疑是的,门前的两排艺杨树此刻绿意正浓。秋蝉扯开嗓子在树上啼鸣,不时的飞着几只蚊子在脚边徘徊。此际时分,夜色已悄然临近,听不到车辆的喧嚣,看不到美女的搔首弄姿,只有独属于乡里的一片清净。这里的空气,是清新的,这里的天空那么广阔,这里的农田,是那么宽阔,那东边河里的流水,依旧安静的流淌。此刻,我不想多说什么,只想安静的沉醉在八滩老家这里,安静的呼吸着,自由愉悦的空气。静静的感受着,这乡里的安静与静谧。
  田里的玉米,已是收不成了,因先前没有及时的打理,田里的荒草淹没了玉米。此刻,母亲在锄着门前的荒草,门前的荒草长势喜人,却不能逃过,被锄的悲惨命运。艺杨树边吹来了阵阵轻风,电风扇里吹来凉爽的风。
  这次在八滩老家,我们待的时间不会多久,因为田里的玉米收不成,所以,许是一周左右就会又回吴江了。那么就在这短暂的停留里,安静的度过这难得的清净时光了。

  今天凌晨三点多钟的时候,我醒来,母亲收拾着行李,五点多钟的时候,我们带着行李去往金家坝汽车站,到达金家坝汽车站的时候,汽车站的大门还没有开。金家坝汽车站东边的路口,摆摊卖小吃的几个摊位已陆续的摆在那里,有经过的行人停在小吃摊前买早餐。早晨近六点钟,金家坝汽车站的大门开了,又过了一会,售票员美女开着电瓶自行车来到车站里。穿着一双性感的凉鞋。母亲打了两张去往吴江汽车站的车票,六点十五分,班车开进车站,我们乘上班车,半个小时,班车到达吴江汽车站。到了吴江汽车站以后,母亲打了两张去往滨海的车票,是七点四十分的车票。开车的时间到了,我们乘上汽车。

  汽车上,有一个脚上穿着性感高根鞋的美女少妇坐在我的左前边几个位子,腿上穿着肉色丝袜,整个旅程中,我的目光时不时的就往那个美女少妇的丝袜美脚那边瞧去,然后在脑海里想象着和那个腿上穿着肉色丝袜,脚上穿着性感高根鞋的美女少妇性.交的场景。

  汽车到站,乘客下车,那个xing感shao妇消失在了茫茫人海,她也在我的脑海里停留不到两天就要消失了。
  2017.8.11

  今天是2017年8月12号,我在江苏省盐城市滨海县八滩镇的家里,今天下午下了一场雨,滨海县的天气在现在这个时间点较为凉快。但想起白天的时候,那闷热的气温真是叫人不甚愉悦。手机的天气预报里预报未来几天,这里的最高气温持续在30度的样子,如此,接下来的一段时候我们在八滩老家这里看来是犹如在空调房间里了。
  昨天晚上的时候,我一夜没有睡觉,确切的说,是一夜睡在床上没有睡着,经过昨天从吴江到滨海的舟车劳累,晚上的时候我非常瞌睡,但是,我却被蚊子打扰了一整夜。也就是说,我要时不时的就要拍蚊子,时不时的就要拍蚊子,一拍就是一整夜,虽然特别瞌睡,但是就是无法入睡。以至于今天清晨,我无奈的起床,看着迎接着新的一天的到来,对昨晚糟糕的睡眠无言以对。今天早晨我就在想,我到底是犯了什么罪了,要承受这样的无语。通过深思熟虑,我得出了答案,原来是回到八滩的家之前,母亲提前没做好准备买蚊帐,以至于我被蚊子打扰了一整夜。所以,母亲就在今天上午去八滩街的店里买了蚊帐。就在我写今天的这篇日记不久前,蚊帐系到了我的床上。今晚,我看那可恶的蚊子还有没有本事再来打扰我了,我看它们就都乖乖的给我在蚊帐外面徘徊吧,但是根据今晚这凉快的气温推测,今晚的蚊子大概是不会出来活动了,真TM的要多气人有多气人。
  正如我说,今天上午的时候,母亲吃完了早饭,就去八滩街买蚊帐以及我屋里晚上要用的节能灯,节能灯也坏了。以及蚊香,以防止晚上再有蚊子作怪。当然,还要买一些吃的回来,以及矿泉水。母亲吃完早饭以后,我就下了一包方便面作为早餐。当我吃完了早餐的以后,母亲就骑着自行车去八滩街里了,我一个人坐在屋外聊微信,因为气温较为闷热,太阳又出来了,所以我就返回我的屋里,躺在床上,继续在微信里和陌生的女的聊着,都是摇一摇摇到的陌生的女的,聊着聊着,我的yu火就起来了,于是我就开始愉快的打,飞机来,一边和陌生的女的在微信里说着下流的话,一边畅快的打,飞机。
  在今天白天,我感到身体微微的发热,感觉有点神情恍惚,都是昨晚那些可恶的蚊子害的,以至于我一整夜都没有入睡,如果一整夜没有入睡,那么在第二天白天的时候,人的身体里就会产生乳酸,乳酸会使人的肌肉有一种酸的感觉,这种肌肉酸的感觉导致人的身体微微发热,与此同时,若一整夜的没有入睡,身体里的器官都没能得到很好的工作,如此,第二天,人的精神就会有点神情恍惚了。所以,保持充足的睡眠,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这有关身体的健康。马虎不得。
  2017.8.12

  今天是2017年8月13号,我在八滩镇的家里,现在是晚上的八点。此际时分,气温舒爽怡人,门前周围的田里的草丛中不时的响起蟋蟀的叫声,而艺杨树上却不停的响起知知知知的晚蝉蹄鸣声,又偶尔有蟾蜍发出莫名的声音。
  昨天晚上,我睡了一个好觉,蚊子都被隔离在了蚊帐以外,前天晚上一夜无法入睡的困苦终于没有了,真是开心呐。但是又有一个问题,下雨的问题,昨天晚上在我睡觉以前,外面开始下起了雨,我睡觉的这个屋顶有一些地方漏雨。母亲就用桶放在我睡觉的屋子漏雨的地上盛那从屋顶漏下的雨水。到了夜里四点钟左右的时候,我被尿意憋醒了,当我准备撒尿的时候,突然发现我的床边也在滴着从屋顶漏下的雨,索性滴的频率很慢,所以对凉席的影响不大,而地上桶里漏下来的雨水却已经快满了,于是,我撒完了尿以后,就打开我睡觉的屋子的屋门,把桶里盛下来的雨水用盆子舀着倒到了屋子外面。我又把一个小盆放到我的床上,盛那漏到我床边的雨水。这之后,我就继续睡觉了。
  今天早晨六点半左右,我起床,因为家里的房子比较简陋,所以,母亲是以锅屋作卧室的,母亲早早的起来了,至于我,我就以家里的客厅作卧室了,我起床以后就看了看手机里的那本《名人之死大全集》的那本电子书的中国历代君王死亡事件的部分,又一口气看了中国历史上文臣之死这一部分的内容。到了将近八点钟的时候,母亲去八滩街里买菜去了,我就不看电子书了,转而打开微信,寻找着可以用下流的话语聊天的女的。如此反复的聊着。很多女的都不跟我聊,真扫兴。因此我就继续的摇一摇摇着陌生的女的。后来我感觉不够过瘾,就跟其中一个发过来消息的许久没有聊天的陌生女的聊着,后来我对她说下流的话语的时候,她把我的微信举报并删除了,这下,我可要有一段时间摇不到陌生的女的微信了,真TM的扫兴,通过我长时间在微信里对陌生的女的说下流的话语时,我发现十个陌生的女的有六个女的是不会和陌生的男的聊那种的事情的,这六个女的里有三个会在我跟她们说下流的话语的时候向我要红包,有三个是向我推销微交易、网络彩票之类的网络赌博的活动或者问我买什么股票,其中,这三个里有两个半是男扮女装的,而在前三个里有一个男扮女装,那么剩下的两个陌生的女的则是跟我聊完下流的事情以后就把我的微信给删了或者拉黑,这两个女的有一个是男扮女装,那么最后一个,则是主动加我,然后推销huang色小视频的一类的人。
  晚上的时候,我聊微信聊累了,就又看了会电子书。
  2017.8.13

  今天是2017年8月14号,现在的时间是早晨的8点44分,今天早晨我四点多钟的时候就醒来,五点多钟起的床,起床以后,母亲去屋子南门前的田里割田里先前种的那几行韭菜周围的荒草去了,我无所事事,就用锄子把我屋子东门前剩余的荒草给锄掉了。
  今天的气温真是凉爽的有点过头了,风有点大,呼呼的吹过艺杨树的枝叶,发出哗啦啦的声响。此刻穿着短袖感觉有点冷,秋天真的是来到了,在这凉爽的气温里,一股秋意萧瑟的感觉不觉间升上我的心头。
  母亲在十分钟之前去八滩街里买东西去了,我在屋子的东门前玩着手机,听着呼呼的风声。
  2019.8.14

  今天是2017年8月15号,我在八滩镇北河岸村的家里,今天早晨的时候,我早早的起来,母亲要去八滩街里赶集。每逢五号、十号、十五号、二十号、二十五号以及三十号,是八滩街里赶集的日子,在这一天,八滩街里非常热闹,人们争相的前去街里赶集,所卖的东西种类丰富,价格又公道。唯一不足的是,赶集要早早的前去,如果去的晚了,时间快到中午,那么,集市的摊位就要收摊了,也就买不到好东西了。所以,今天早晨,母亲就早早的去到八滩街里赶集买东西去了。至于我,我就在在家里看看电子书,聊聊微信。
  2017.8.15

  今天是2017年8月16号,我在八滩镇北河岸村的家里,今天,母亲早早的去把门前田里的荒草清除掉,又把昨天洗好的衣服拿在门前晾晒,以及,把之前放在家里的两床被褥拿在外面晾晒。至于我,我就坐在屋门前看电子书,登陆微信聊聊天。
  母亲清除完门前田里的荒草以后,屋门前豁然宽敞了许多。
  中午的时候,我把屋子北边的玉米收了下来,玉米是白玉米,数量不是太多,所以,母亲准备用收下来的玉米做玉米粉,留着家里吃。
  初步收完玉米以后,我就把玉米的膜子去掉,把去掉膜子的玉米棒放在屋前的场地上晒着,下午的时候,母亲把屋门前周围剩余的玉米收了,至此,还剩下东南边河边上田里的玉米以及屋子南门前田里的玉米没有收,明天就把这部分没有收的玉米给收下来。
  2017.8.16

  更多交流,可以添加我的QQ:1489427329
分享到:
发表评论(文明上网,友善发言,匿名评论无需登录)
还可以输入:400 个字符
评论列表0 条评论
暂无评论!
网站首页|关于本站|网站地图
文字站感谢每一位喜欢本站的人,欢迎将本站分享给你的朋友!最温暖的文字记录站 ─ 文字站!文学交流群:
本站部分内容来源于互联网,若无意侵犯您的权利,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蜀ICP备14019085号 Copyright © 2015 文字站 www.wenzizhan.com 版权所有
分享
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