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美文 情感文章 散文随笔 生活随笔 心情日记 现代诗歌 古词风韵 爱情故事 语录名句 微小说 影评 杂文 佳句
×取消主题

第二十二章 受罚

发表时间:2021-03-29用户:乐观阅读:48
  这几年训练场又添了不少的训练的东西,让云修尘他们每天练完都累的要倒地不起,云修竹5岁的时候就不跟他们一起了,经常自己从后门出去上山跑步了。这刚出门就看到围在门口下的三人正在看石匾,云修尘三人一见云修竹出来,云修海就问道“修竹,你终于舍得起名了啊,就是这字真的帅啊,你找谁写的啊”,云修竹听了这话微顿了下脚步侧身眼眉微挑的看着云修海说道“二哥,你要是再不去训练,我保证把这好看的字写你身上”说完也不理他们就朝着后门走了,云叶还是跟着云修尘等人一起在训练场上,而且现在云修竹的训练早已在一年多以前就从训练到8点改成9点了,所以云修海就朝着没走的云叶问道“云叶,你少爷这是找谁刻的字啊?”云叶一听面无表情的指了指云修海身后的假山说道“昨天少爷就是站在这里拿着那么长的藤条在这石匾上刻下的字”,他刚说完就看到云冠清领着云羽书和云羽墨走过来,忙上前躬身行礼道“家主,大老爷,二老爷”,云修尘也转身躬身行礼道“爷爷,父亲,大伯,二叔”,云冠清是听了云靖的话这才带着云羽书兄弟过来看看被云靖夸上天的字,老话说见字如见人,什么样的人写什么样的字这话果真不假啊,云冠清看了后就问身旁的云羽书“这字怎么样”,虽是问但也攒不住的夸赞语气,云羽书听到问话躬身回答道“我不如”,云冠清听了哈哈大笑说道“走,我们进去看看他们的训练,看看这怎么训练才能写了这一手好字”,说着就往里走云羽书兄弟跟上,而云修尘三人却慌了神,云修竹不在啊,云修尘是先稳下来的,开口说道“我们先进去吧”,云修海和云清秋一听这话就跟着云修尘走了进去,云冠清几人到了后院发现又多了不少东西,却没见到一个人,云冠清看着这乱中有序的训练场笑道“看来小修竹现在有点偷懒啊,平时不都是这点起床吗”,说完就朝着云靖吩咐道“你去叫他起床,我今天可是专门来看他怎么训练的”,云靖应了一声刚要转身去叫人就发现云修尘三人和几个伴读都跪在地上,云靖又转身低头叫道“老爷”,说完就示意云冠清看身后,云冠清扭头往身后一看,得,都在地上跪着,云羽书兄弟对视一眼就猜到很可能因为云修竹的事,云羽书兄弟想到的云冠清自然也想到了,云冠清略微一思索说道“行了,今天别练了,都跟我去前院吧”,说完就走在最前面了,云羽书兄弟深深的看了云修尘等人一眼跟了上去,云修尘等人被云羽书兄弟的那一眼吓得哆哆嗦嗦的站了起来跟在后面,云冠清和云羽书兄弟坐在石凳上云靖把泡好的茶端来让三人喝,而云修尘三人站在最前面,后面站着的是各人的伴读,也包括没有云修竹的云叶,云冠清先喝了一杯茶压了压火这才开口问道“说吧,修竹去哪儿了?”,听到问话的云修尘三人也是面面相觑,因为他们也不知道啊,于是就没人开口,云冠清看他们一脸茫然的样子更是气不打一处来,又喝了一杯茶问道“那他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不在训练场训练的?”,云修尘躬身答“去...去年”,云冠清听了这话差点一口气没上来,去年...去年云修竹才5岁,才5岁,云冠清自己拿起水杯喝了水重重的把茶杯一放,听到声音的云修尘三人更是身子一颤,云羽书兄弟对视一眼也站了起来,没敢坐下,云冠清看他们这样也没说让他们坐下,就这样云冠清坐着一杯一杯的喝着茶水,而众人都在那里站着,慢慢的就都知道这是罚站了,云羽书兄弟和云修尘三人站成了军姿,而云叶几人则是跪在了地上,时间一分一秒在众人的等待中过去。而云修竹这时则是在徒跑的过程中发现了两只山鸡,抬手便用地上的石子把山鸡敲晕了,等到了攀岩的地方用藤蔓把山鸡捆好,挂在脖子上,然后开始攀岩、过绳索、渡囚,一系列弄完后抬手回到起点把身上的脏衣服脱了下来换上提前准备好的新衣服,这才一手拎着一只山鸡晃晃悠悠的回家去了,刚走到院门口就喊道“小叶子,我今天打了两只山鸡,一会儿烤了......”说着话就进了院里,透过梅树林就看到里面有好多人在那里站着,云修竹赶紧往里走去,走进去后发现云冠清正噙着笑看着他,云修竹再往周围一看,云叶几个跪着,大哥几个站着,连父亲和二叔也在罚站,干笑了两声也没见有人理,就直接把山鸡扔到地上走到云冠清前方跪下了,云冠清看他跪好这才开口道“去哪儿了”,云修竹听到问话答“后山”,云冠清又问道“什么时候开始的”,云修竹答“去年”,云冠清点了点头又问道“出必告,反必面,何解”,云修竹答“出门应告知长辈,回来后也应告知长辈,不让长辈担心”,云冠清听完云修竹的话手“啪”的拍在桌子上说道“行,背的挺熟,就是做不到,对吧”,云修竹听到云冠清怒气冲冲的语气不敢吭声了,云冠清看他不说话更是气道“你去年才5岁就自己出去,你告知谁了?你要是出了危险,我上哪里找你去?啊”,云冠清骂完见人也不吭声,看着云修竹直接说道“云羽书,云羽墨,做为长辈不进督导之责,30鞭;云修尘,云修海,云清秋,做为哥哥姐姐未尽劝告之责,30戒尺;云叶,你未尽阻拦之责,10板子”,说完后就看到云修竹脸上挂着的泪水,又开口问道“云修竹,你自己觉得你该多少?”云修竹听到云冠清问自己,开口回道“掌嘴20,戒尺30,噤声七日”,云冠清点了点头说道“行,云羽书,云羽墨,安排好了后找我”,说完就站起身走了,刚出院门就碰到来找云修竹的白沐川,云冠清疑惑的问道“你好,请问你是?”,白沐川一见对方就躬身行礼道“云老爷子,我叫白沐川,是修竹的好朋友”,云冠清一听姓白,就有了猜测,不过这时间有点不合适,于是开口说道“白先生可是国际刑警?”,白沐川一听这话就知道云修竹什么都说了就点了点了头,云冠清顺势就说道“我有点事想问白先生,白先生跟我去坐坐?”,白沐川刚想说话就听到里面传来“啊”的一声,意味不明的朝着云冠清笑了笑说道“好”,云冠清听到白沐川的回答伸手邀请,白沐川也伸手请,两人就往云冠清的院子里去了。
分享到:
发表评论(文明上网,友善发言,匿名评论无需登录)
还可以输入:400 个字符
评论列表0 条评论
暂无评论!
本文用户信息
用户昵称:乐观
文章总计:25
个性签名:暂无
本栏近期热门
本栏最新文章
网站首页|关于本站|网站地图
文字站感谢每一位喜欢本站的人,欢迎将本站分享给你的朋友!最温暖的文字记录站 ─ 文字站!文学交流群:
本站部分内容来源于互联网,若无意侵犯您的权利,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蜀ICP备14019085号 Copyright © 2015 文字站 www.wenzizhan.com 版权所有
分享
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