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美文 情感文章 散文随笔 生活随笔 心情日记 现代诗歌 古词风韵 爱情故事 语录名句 微小说 影评 杂文 佳句
×取消主题

傻子

发表时间:2021-07-07用户:温婉晴天阅读:577
  
  文/迪亚

  1

   上学那会班里来了个转学生。是个傻的,小时候从二楼摔下来过,把脑袋摔坏了。

   班里那些两只脚的动物总是把他的书当着他的面扔到楼下,然后一群人哄笑着看他屁颠屁颠地往楼下跑。

   见他也不反抗,于是变本加厉的趁他不在的时候将石子装进他的书包里,他也因为傻,丝毫没有察觉,背着比平时中几斤的书包就回家了。

   第二天他的母亲就会找来学校,眼眶红红地进了办公室,班主任就会来教室大声呵斥警告,可没有人会承认,也没有监控,小傻子也说不上是谁干的,每次只能不了了之,那群人也丝毫没有收手的意思,继续幸灾乐祸地戏弄着他。

   有一回他还是背了一书包的石头回去了,第二天他的母亲提着菜刀就找来了,他母亲把菜刀狠狠地往讲台一砍,菜刀直直地立在那,她布满红血丝的双眼恶狠狠地瞪着我们,那眼神恐怖到恨不得要将我们生吞了般。

   老师和校长们把她拉走了,碍于情况特殊并没有报警,我们也是真的吓到了,那些人后面倒是确实安分了一些,只是风头过了还是避免不了要用言语继续对他的欺辱。

   那是一个烦闷的午后,一阵喧闹声将正趴在课桌上小息的我吵醒,我极不情愿地抬起头望去,发现那群人正围成一圈围在小傻子两旁,听不清说些什么,但是料也不是什么好话。

   小傻子也不动,直冲他们咧嘴笑,身体伴随着做一些奇奇怪怪的动作,惹得众人哄堂大笑。

   我实在是看不过去了,转过身冲他们喊道:"你们还是不是人啊?忘了他妈妈的菜刀了吗?" 那群人显然是被我的话吓到了,骂骂咧咧地自主发散开了,最后走了的时候也不忘倔强地为自己的最后的一点自尊心发出一声:"切~"

   自那以后,小傻子总是隔三差五地来找我搭话,他总是说着一些我听不懂的话,我也只是敷衍的应着。

   后来班级里流言四起,更有人说小傻子是看上我了,每次小傻子来找我说话,那些好事者总是一副贱兮兮的表情发着"吁~"的声音,那声音听的我直犯恶心,跟便秘几个月似的。

   后来我收到小傻子的一张纸条,上面歪歪扭扭地写着"陈原庆"三个字。我意识到我不能再叫他小傻子了。

   "小荣,我…我给你钱,你去买好吃的…"陈原庆拦住了正在跑操的我,小心翼翼地将手里揉皱了的两块钱塞给了我,然后像个小姑娘似的跑走了。

   此时的同学们早已停止了跑操,围观在我们周围,一群人开始起哄嬉笑,我白了他们一眼,赶忙追上前拉住陈原庆,将两块钱重新压平,递给了他,可他不接,连连后退,夏日的太阳本来就烈,晒的我们脑袋都直冒汗,我有些失了耐心,不自觉的提高了说话的音量:

   "我说了我不要,你拿着啊!"

   陈原庆顿时眼眶就湿润了,闪着泪烁的眼睛可怜巴巴的看着我,小嘴一撇一撇的,委屈极了。

   我被他这幅模样整得有些发虚,于是小声的哄说道:"这次用我的钱买好吃的,下次再用你的钱好吗?"

   陈原庆看了看我,这才收起那副可怜巴巴的模样,嘴角扬起了一个好看的弧度,我征住了,其实陈原庆长得蛮清秀的,若是没有这傻病,估计也是很多女生青睐的对象吧…

   我用一块钱买了两根冰棍,一根给我,一根给他,我们坐在楼道的阶梯上,他依旧会叽叽喳喳说着我听不太懂的话,我只是淡淡的笑着,偶尔应他几句话。

   有时候他说累了就会停下来看看天空,我也跟着他一起看看天空;有时候看着看着他会突然傻笑起来,我看着他笑,也不自觉的跟着笑了起来。

   我也是个转学生,不过比陈原庆早来几天,我以前是隔壁镇的中学的学生,因为长得太漂亮被一个打篮球打的很厉害的男生看上了,而那位男生也有一个很喜欢他的女孩,于是我就这么什么也没干就得罪了那个女生。

   之后我被污蔑,被泼脏水,后来闹到老师那里,老师看她是个学霸,无条件信任她。

   于是我一时冲动,在放学的路上找她单挑,她没打赢我,我以为这样她就不会再欺负我了,谁知道她学校有人,直接给我安了个校园暴力的罪名,把我给开除了。

   隔壁镇离这个镇也就几公里的路程,我那些事自然还是飘到了这个学校里来,他们听到的当然不是事实,但没人会在意到底是不是事实。

   一个学校里来了一个坏学生,大家会比来了一个好学生都高兴,更何况还是长得非常漂亮的,一听还个是坏学生,更不知道有多开心了。

   所以没有人愿意和我多说一句话,除了我的发小梨子,她是我在这个学校里唯一的朋友,现在不是了,我在这个学校里还有另外一个朋友了,他就是陈原庆。

  2

   陈原庆开始天天跟着我,放学也会跟着我到家门口才又绕回去一蹦一跳地跑回自己家。我是不同意他这样折腾的,可他不听,后来也就随他了。

   早上的时候他也会早早就来到我家门口,等我出门的那一刻他就像猴子一样窜出来,然后咧着嘴冲我乐呵。

   起初我还会被吓的大叫,后来他天天如此,我也就习惯了。

   第二次见到陈原庆的母亲是在一次放学,她顶着一头大卷发,穿着一身未过膝的蓝色连衣裙站在学校门口,在人群中非常显眼。

   过路的男男女女老老少少都会时不时地往她身上瞟。

   陈原庆看见她,立马跑过去乖乖的低着头站在她跟前,拍了拍手上的土拉起了她的手撒娇着,陈原庆的母亲抬手摸了摸陈原庆的头,温柔地朝他笑着。

   我本不想打扰这个温馨的画面,准备偷偷溜走。可陈原庆一把喊住了我,将我拉入了画面之中,乐呵呵地向他母亲介绍着我。

   他母亲很温柔地握了握我的手,一阵寒暄过后,她送我一个非常好看的珍珠发夹,我本是推拒着,谁料陈原庆一把拿过发夹就别在了我的头发上,咧着嘴笑着说"真…真好看…和妈妈一样好看。"

   再后来,我和陈原庆周末也会待在一起,我在写作业他就在旁边安安静静的拿着水彩瞎涂画。

   写着写着写累了,我就会拉着他到不远的池塘里摸鱼摸虾摸河蚌,有时候玩累了,直接往头顶盖一件衣服就躺在堤上的青草地上就睡了过去,直到感到身上一阵阵凉意才醒来,醒来时阳光已经从身上褪到了腿上,夕阳已爬满半边天,我嘴里叼着草,好不惬意的享受着这美妙的时光。

   陈原庆也学着我往嘴里也叼了一根草,可他却咬了一口,被草涩的直发汗,我被他逗的哈哈大笑,他看着我笑,不顾嘴里的酸涩,也咧着嘴冲我笑。

  3

   那天放学到家门口发现钥匙落在教室里了,于是又折了回去。

   那时候已经是冬天了,天色暗的早,学校里已经没几个人了,楼道的灯却坏了,我摸着黑小心地往教室方向走着,在经过一处没有监控的楼道里,我听见楼道阁楼里有男女的喘息声。

   我走近一看,正看见班主任和一位女子正赤裸着身子交缠在一起,而那女子正是陈原庆的母亲!

   我吓得连连后退,正准备偷偷溜走的时候才发现陈原庆的母亲已经发现我了,她那个早已陷入迷离的眼神扫到我这儿的时候,瞬间就清醒了,她惊恐的瞪大眼睛,随后又很快的恢复平静。

   她没有将我在的事当即告诉班主任,班主任是背对着我,丝毫没有察觉我的存在。

   我吓的赶忙逃走,跑到教室拿起钥匙就往外跑,正当我跑到楼下的时候,陈原庆的母亲叫住了我。

   我吓得整个人贴在墙面上,哭着告诉她我什么也没看见。

   陈原庆的母亲见我这般模样却笑出了声,她为我擦了擦脸上的泪水,说:

   "别告诉庆庆,好吗? "

   我用力的点了点头,然后陈原庆的母亲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便自顾自地说了起来:

   "我和他爸已经离婚了,那时候庆庆从二楼摔下来傻了,他爸就把家里所有的积蓄拿走了,他打我,打庆庆,逼着我在离婚协议上签了字。"
  说着,她就从兜里掏出一根烟,点了起来,吐了一口云雾继续说道:

   “在这镇上,大家文化都不高,所以孤儿寡母生活真的很辛苦,再加上庆庆这样,我们的生活更是艰难,别的男人会趁机揩我油,我也不敢说什么,生怕他们恼羞成怒的报复,让这原本就难的日子雪上加霜。我知道那些孩子经常欺负庆庆,我爬上你们班主任的床,也是因为这样,我希望他在学校能多维护庆庆。”

   说完,她重重地叹了口气。转过头看着我惊慌错愕的神色苦笑了一声,随后熄灭了手中的烟,说:"走吧,小荣,我送你回去。"

   一路上我们都心照不宣地沉默,气氛十分凝重。后来到了家门口,正当我准备上楼的时候,她却突然拉住了我的手,眼眶湿润的说:

   "别告诉庆庆,好吗?"

   我看着她的眼睛,点了点头,朝她鞠了一躬,说:

   "我不会跟任何人说的,你是一位好母亲,陈原庆有你真幸福。"

   那晚回去之后我没有开灯,在卧室里坐了很久,直到奶奶将我的灯打开,才发现我的泪水早已打湿了我的整个衣襟…

   4

   月考将近,各科的卷子堆成了一座山,我倒在这堆卷子中呼呼大睡。这时发小使劲将我摇醒了。

   "你还睡,你的小傻子都去市医院了!"

   "啥?"我猛的惊醒,直接从座位上跳了起来。

   "你说什么,他怎么了?"

   "他在学校附近晕了过去,被发现的时候鼻青脸肿的,脑袋还渗着血,手上还死死攥着半张的一百块钱!"

   我知道陈原庆是被抢劫了,那人要陈原庆手里的钱,陈原庆不给,那人就硬抢,矜持之下,钱被撕成了两半,对方恼羞成怒,狠狠地打了陈原庆一顿。 

   可我后来万万没想到,这个人竟是陈原庆的爹!

   好在陈原庆没有什么大碍,没多久就醒了,医生说没有伤到筋骨,都是些皮肉伤。

   过了几天,陈原庆便顶着一头的纱布来上课了,他看到我还是冲我乐呵呵的,乐的我心里很不是滋味,我看着他这副模样,心疼的眼泪就不自觉的哗哗往下流,他看到我这样也慌张了,不断的用袖口替我擦眼泪,嘴里喃喃道:"我不疼的,小荣不哭"

   这件事之后,陈原庆的母亲每天都会送他上学接他放学,他也没有再来过我家,但我们还是会经常坐在学校楼道的阶梯上,咬着冰棍,望着天空傻笑。

  5

   一天,陈阿姨蓬头垢面衣衫不整地出现在学校门口,我被她的这副模样惊诧到了,正准备朝她走去的时候,一旁的发小拉住了我:

   "你不知道吗?"

   "什么?"

   "陈原庆他妈当小三,被人家原配抓住了。"

   我不可置信地楞在原地,过了一会,就看见陈原庆像个三岁的孩子一样远远的扑向她,甜甜的依偎在自己母亲的怀里,陈阿姨依旧笑着摸了摸陈原庆的头,和蔼地和他说着话。

   这次之后,陈原庆再也没有来上过课。

   后来我才知道,陈原庆的母亲被原配的哥哥活活打死了,而陈原庆,被迫跟着他成天嗜赌成性,摸小姑娘屁股的老爹到街上卖菜,赚到了的钱,又被他那不是东西的爹流水一样赌了去。

   后来再见到陈原庆,是毕业两年后的一个深冬,我在庙会的地摊上一眼就认出来他,可他已经认不出我了。

   他还穿着初秋时候的衣服,那衣服皱巴巴的,早已破烂不堪,夜晚的风很刺骨,吹的陈原庆直哆嗦。

   一群穿着羽绒服的小孩围着他笑,还时不时朝他扔石子,他也不还手,还是一如既往地冲他们傻笑。

   我遣散了那群小孩,在隔壁摊买了件大衣给他穿上,他穿上后依旧像从前一般冲我乐呵,乐的我眼睛直发酸,后来眼泪干脆在眼眶里打圈,陈原庆见我如此,便从身旁的草丛里别下了一朵花,递给了我…

   再后来回到镇上,就听说陈原庆死了。

   有一回他喝醉酒的老爹非要带他到河里钓鱼,然后他就溺水了。

   …………

  (完)
分享到:
发表评论(文明上网,友善发言,匿名评论无需登录)
还可以输入:400 个字符
评论列表0 条评论
暂无评论!
网站首页|关于本站|网站地图
文字站感谢每一位喜欢本站的人,欢迎将本站分享给你的朋友!最温暖的文字记录站 ─ 文字站!文学交流群:
本站部分内容来源于互联网,若无意侵犯您的权利,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蜀ICP备14019085号 Copyright © 2015 文字站 www.wenzizhan.com 版权所有
分享
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