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美文 情感文章 散文随笔 生活随笔 心情日记 现代诗歌 古词风韵 爱情故事 语录名句 微小说 影评 杂文 佳句
×取消主题

圣经历史人物故事之先知但以理的故事(1)

发表时间:2021-07-20用户:景山小爷阅读:3400
  公元前630年,迦勒底王波帕拉沙尔的长子尼布甲尼撒出生,少年时期的尼布甲尼撒跟随父亲南征北战,战亚述、伐埃及,统一巴比伦,铁蹄踏过之处,没有不俯首称臣的。这位雄主战无不胜,攻无不克,却在攻取与神较量之民的犹大王国之时遇到了瓶颈,犹大王国性如猛师,遇到同样性如猛狮的巴比伦国,哪肯俯首称臣?奈何,如今的犹大王国已不再是当年所罗门皇帝当政时威震四方的主,如今威震四方的主,已换成了铁蹄所过之处片甲不留的巴比伦。当尼布甲尼撒王的军队浩浩荡荡围在犹大王国的城下之时,尼布甲尼撒不屑一顾的嗤笑道:“上帝之国,今为我尼布甲尼撒所蹋平矣。”手下的将士颂赞道:“我主尼布甲尼撒,普天下之人无不闻汝之名而丧胆。”
  尼布甲尼撒高声道:“我,巴比伦王尼布甲尼撒,四方的王,宇宙的主,今汝等与我攻下此上帝之国,教天下人皆知我尼布甲尼撒为四方的王,宇宙的主。攻城开始。”说罢,尼布甲尼撒的兵士万箭齐发,攻城锤撞得犹大王国城内地动山摇。未几,犹大王国的城门便被攻破,尼布甲尼撒的兵士便如蝗虫一般蜂拥而入,将犹大城内的婴儿摔死在石头上,将犹大城内的妇女肆意淫辱。而犹大王西底家则在城被攻破前已从城的南门突围逃往亚拉巴去了。尼布甲尼撒的兵士纵马追击,使得西底家被擒拿押到尼布甲尼撒的马前。尼布甲尼撒厉声斥责西底家:“我派汝做犹大王,汝为何背叛我尼布甲尼撒?”
  西底家昂首蔑视的笑道:“吾之臣民非汝之臣民,吾之主非汝也。”
  尼布甲尼撒嗤笑道:“汝之臣民非吾之臣民谁之臣民也?汝之主非吾谁也?”
  西底家仰天道:“上帝也。”
  尼布甲尼撒厉声斥责道:“我闻听汝国有一先知名为耶利米,其四处奔走呼吁汝国莫与我巴比伦对抗,其称为汝所言之上帝之先知也,其所言,汝为何不听?今汝言汝之臣民为上帝之臣民,汝之主为上帝,岂不教人贻笑大方?”说罢,尼布甲尼撒王便命令兵士当着西底家的面杀尽西底家的儿子,之后,又命令兵士剜去西底家的眼睛,使西底家记住最后一刻所看到的场景是他所有的儿子当着他的面一一被杀,以此作为背叛尼布甲尼撒的下场。被剜了眼睛的犹大王西底家就被铁链锁着和犹大王国被俘虏的勇士、哲士、工匠、壮民、妇女一起去往巴比伦服侍巴比伦去了。

  (一首犹太人流亡巴比伦的叹歌)
  我们曾在巴比伦的河边坐下,
  一追想锡安就哭了。
  我们把琴挂在那里的柳树上。
  因为在那里,掳掠我们的要我们唱歌,
  抢夺我们的,要我们作乐。
  说:“给我们唱一首锡安歌吧。”
  我们怎能在外邦唱耶和华的歌呢?
  耶路撒冷啊,我若忘记你,
  情愿我的右手忘记技巧。
  我若不记念你,
  若不看耶路撒冷过于我所最喜乐的,
  情愿我的舌头贴於上膛。
  耶路撒冷遭难的日子,
  以东人说,拆毁,拆毁,
  直拆到根基。耶和华啊
  求你记念这仇。
  将要被灭的巴比伦城,
  报复你像你待我们的,
  那人便为有福。
  拿你的婴孩摔在磐石上的,
  那人便为有福。

  被俘去巴比伦的犹太人中有四个少年,这四个少年的名字分别为但以理、哈拿尼雅、米沙利、亚撒利雅。尼布甲尼撒爱才心切,他令太监长将从犹太王国俘虏来的贵族宗室里的少年人中有才干的一些人和搜集来的别的被征服邦国里的一大群少年人聚在一起一并教他们学迦勒底语言,并每天将自己所吃的好酒好菜的一部分分发给他们招待他们养他们三年,好叫他们三年期满以后为尼布甲尼撒管理巴比伦事务。
  但以理他们四人所信靠的大圣洁者不容许他们吃祭拜偶像的食物,也不允许他们喝酒。他们真心信仰大圣洁者,对于大圣洁者的要求,他们立志遵守,矢志不渝。
  当但以理对太监长申明此志时,太监长面露难色道:“天下人谁不怕我主我王,虽我在我主我王身边服侍,且为最得我主我王信任之人,我也怕我主我王。这供养你们的食物是我主我王把他每天所吃的食物分出一部分指定给你们这群所有预备为我主我王管理我国事务的,如果你们不吃,到时候你们和你们中间的别人相比,面黄肌瘦,骨瘦如柴,到时,我主我王看到了,岂不向我发怒,以为我有意贪取了本应指定给你们的食物,或者有私心恶待你们,那样,我的项上人头可就留不住了。你们是我主我王所拣选之人,将来要为我主我王服务,我岂不兢兢业业,岂能出半点疏忽?”
  太监长回去以后,太监长的助手将尼布甲尼撒所吃的好酒好菜里的指定的一部分分发过来到但以理他们四人这边的时候,但以理他们四人继续不食所分发之食物。太监长的助手苦求着说:“你们这几个人为何为难我呢,我只不过是给我主打下手的,上次你们拒绝吃所分发之食物,我已秉明我主,他也过来和你们交待过了,你们为何还要为难我呢?”
  但以理对太监长助手说:“我们并不是要为难你,只是我们心意笃定信靠在天上的大权位者,所以我们不吃祭拜偶像之物、不喝酒,为了不使您为难,就请您秉明您主太监长让我们吃就只吃素菜,喝就只喝水,以此过十天以后再看我们是否较用王膳之人有所偏瘦,若比用王膳之人有所偏瘦,到时我们但吃王膳无妨。”
  太监长助手便回禀太监长但以理所提之建议,大权位者使但以理得太监长的格外赏识,因此,太监长就准予了但以理所提之建议。太监长助手就奉太监长的命令对但以理他们四人的饮食按照但以理他们的要求撤去王膳只以素菜、白水供但以理他们四人食用。如此过了十天以后,太监长助手看到但以理他们四人非但没有偏瘦一点,反而较十天以前更加面色光泽、身体壮硕。太监长助手于是在接下来的时间里,每逢吃饭时间,就一直不再用王膳给但以理他们四人食用,只以素菜、白水给但以理他们四人食用。
  在这三年学习期间,大智慧者赐予但以理他们四人多方面的智慧学识,额外开但以理的悟性之眼叫但以理精通天文地理日月星辰的奥密知识以及解开异象和异梦所对照的现实世界将要发生之事的能力。
  三年时间到了,太监长把被尼布甲尼王撒搜罗聚在一起学习的各族少年一起带到巴比伦王宫里去见尼布甲尼撒,尼布甲尼撒和这些少年人说话的过程中,发现这群少年人中有四个人的学识见解较之别的少年人出类拔萃,于是尼布甲尼撒就留下这四个少年在宫中做顾问团。这为巴比伦王所赏识留在王宫里做顾问团的四个少年人不是别人,正是但以理、哈拿尼雅、米沙利、亚撒利雅。
  尼布甲尼撒统一四方后的第二年做了一个梦,醒来的时候却忘了做的那个梦是什么梦,因此心烦意乱,以后的几晚上都夜不能寐,一心想想起来那晚做的是什么梦,可无论怎么努力回忆,都回忆不起来那晚所做的梦的内容,以至于整晚整晚的不睡觉的想,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接连几天以后,尼布甲尼撒实在是受不了这个痛苦了,于是就把王宫内养的那些占卜的、观天像的、烧香的、请神的、施法术的、种蛊的人都召集来,又把和自己是同族心腹的迦勒底族人召集来,想要他们把缠磨他的那个梦给解出来好叫他能安心的睡个好觉。
  大殿上,他们来齐以后,尼布甲尼撒就对他们发话:“前几日,我做了一个梦,这梦叫我心烦意乱有几日,今天,我召集你们来,你们要把这叫我夜不能寐的梦给速速解来。”
  被召集过来的人对尼布甲尼撒说:“我王万岁,便请王将所做之梦讲与我等,我等必可解释王所述之梦。”
  尼布甲尼撒面色阴郁的对他们说:“这梦,我已经忘了,你们自己想办法把我做的这梦给回忆起来再解出来,如果你们回忆不出来我做的这梦以及解不出我做的这梦,我就要将你们这群没用的废物千刀万剐,毁掉你们的房屋,使之变成粪堆。但是如果你们回忆起我做的这梦并解出我做的这梦,我必叫你们门楣高声、仕途发达。”
  那些占卜的、观天像的、烧香的、请神的、施法术的、种蛊的人以及与尼布甲尼撒王是同族心腹的迦勒底族人皆都面面相觑、议论纷纷,因为没有听过尼布甲尼撒这种不合逻辑的要求的。未几,有人回复尼布甲尼撒,说:“请王告诉仆人们所做之梦,只要将所做之梦告诉仆人们,仆人们就必定能解出王所做之梦。”
  尼布甲尼撒闻言大怒,“啪”的一声拍的宝座前的桌子上的果品酒杯掉落在地。并厉声的斥责他们:“我知道你们这群废物在寻找时间周转拖延,你们见我忘了我做的梦,不好圆你们的谎了,你们向来用谎言欺骗我。我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如果你们今天不把我做的梦回忆起来并解释出来叫我能安心的睡个好觉的话,你们以后就也别想睡觉了,我知道你们神通广大,你们一定有办法回忆起我做的梦并解出我做的梦,现在,你们要快点把我做的梦说出来并解出来。”
  面对尼布甲尼撒的无理要求,同族的迦勒底心腹对尼布甲尼撒说:“王为何对他们这些人施以为难呢?他们这些人纵然神通广大,也不能做出他们力不能及的事情来啊,从来没有什么君王臣宰向观天像的、烧香的、请神的、施法术的、种蛊的人或者我们迦勒底人询问过这样的事,试问这个世界谁人能解答王的疑惑呢?无人能解答,除了不和污秽肮脏的世人同住的神明以外,便没有人能给王说出这件事情来。”
  听完心腹说的这番话以后,只听得尼布甲尼撒“啊”的一声彻底崩溃了,但见尼布甲尼撒从宝座上站起身来狂吼乱叫,又将宝座前的桌子掀翻在地,并抽出随身佩带的刀剑对着桌子一顿乱劈,发泄完即刻的怒火以后,便将刀剑指向大殿下站着的那些观天像的、烧香的、请神的、施法术的、种蛊的人放话道:“我好生养着你们这群人,你们这群人就是这样报答我的吗?你们这群废物,既然不能解我的困急之事,我留你们何用?”
  随后,尼布甲尼撒对大殿旁站立的护卫团发布命令:“护卫团听令,从即刻起,三天以内,将巴比伦全城所有观天像的、烧香的、请神的、施法术的、种蛊的人以及哲士关押进死劳,三天以后,押赴刑场问斩,一个不留。”
  命令一发,护卫团即刻听命行动,大殿下站着的那些观天像的、烧香的、请神的、施法术的、种蛊的人皆在兵士的拖拽下挣扎哭号。一时间,大殿上冤枉声四起,尼布甲尼撒却不为所动。
  同为迦勒底族的心腹劝尼布甲尼撒收回诚命,说:“我王万岁,宽宏大量,就为这事滥杀无辜,有失我王万岁体统。”
  尼布甲尼撒放下刀剑,转头面向同族心腹,沉默片刻,与大殿下一片喧哗的情形构成鲜明的对比。未几,尼布甲尼撒轻声的对心腹说:“你最好不要说话,免得我翻脸无情六亲不认。”
  就这样,抓捕巴比伦全城所有观天像的、烧香的、请神的、施法术的、种蛊的人以及哲士的行动如火如荼的展开,不计其数的人被抓进了死牢里等候问斩。

  (更多精彩,持续更新中)

  更多交流,可以添加我的QQ:1327835231
分享到:
发表评论(文明上网,友善发言,匿名评论无需登录)
还可以输入:400 个字符
评论列表2 条评论
匿名游客2022-11-13 12:58回复
❤️ ~手 机 看 黃 魸~【 kmv8.xyz 】无 緩 冲 ~ 佬 呞 机【 kmv8.xyz 】你 慬 的~❤️不父
匿名游客2022-11-13 11:50回复
❤️ ~手 机 看 黃 魸~【 kmv8.xyz 】无 緩 冲 ~ 佬 呞 机【 kmv8.xyz 】你 慬 的~❤️笑己
本文用户信息
用户昵称:景山小爷
文章总计:29
个性签名:暂无
本栏近期热门
本栏最新文章
网站首页|关于本站|网站地图
文字站感谢每一位喜欢本站的人,欢迎将本站分享给你的朋友!最温暖的文字记录站 ─ 文字站!文学交流群:
本站部分内容来源于互联网,若无意侵犯您的权利,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蜀ICP备14019085号 Copyright © 2015 文字站 www.wenzizhan.com 版权所有
分享
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