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美文 情感文章 散文随笔 生活随笔 心情日记 现代诗歌 古词风韵 爱情故事 语录名句 微小说 影评 杂文 佳句
×取消主题

特殊的战地记者(小说)

发表时间:2021-07-28用户:文献阅读:553
  余书伟起了一个早,洗漱完毕,吃过早餐就对老伴说:“今天要去一趟新华书店,前几天我预定了四本连环画,今天要去取,你拿200块钱给我。”“你都花甲之年的老人了,还看小人书吗?”老伴嘴上唠叨,手里面还是从荷包里掏出钱包,取出几张人民币塞给了老余。“你就不懂了,那是我老师画的连环画,今年庆祝建党100周年,这几本连环画被评为国家百种优秀连环画读本。书买的正火,去晚了还拿不到呢”。余书伟说着就出了门。余书伟说的这位老师就是原解放军报美编兼记者陈宇轩老师。
  陈宇轩,男,1945年生。中国现代著名的国画家、美术家。擅水墨舞蹈人物画。其作品灵动飘逸、至柔至美,形成了自身独特的浪漫现实主义艺术风格。国家一级美术师,终身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的专家,艺委会副主任,多次担任全国美展评委。自上世纪60年代活跃于中国画坛,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
  专攻水墨人物画,求教于吴作人、李可染、叶浅予、黄胄等诸名家。其肖像人物严谨精致、神情盎然;水墨舞蹈风神秀逸、魅力无穷,处处灵动着生命和韵律之美,影响着一大批中青年画家的艺术成长之路。说起陈老师,余书伟与他是1979年12在对越自卫还击战中结识的生死伙伴,陈老师作为前线唯一 一位美术记者,与承担协助和保护他的一名普通战士的余书伟经历了一场刻骨铭心的战斗经历:
  135师1团战前动员大会一结束,连通讯员找到余书伟,让他马上到连部去,高指导员有事找你。小余整了整衣帽。快步来到连部指挥所。连长、指导员坐在一起研究战前工作。“报告”,“请进”余书伟走到两位领导面前敬礼,“书伟,请坐下说话”。高指导员指着凳子,自己也拉过椅子靠近小余。“我连明天一早,就要向云南前线开拔。承担围剿越军174师的任务,团部分配我连一名特殊的战地记者、解放军报美编记者陈宇轩老师随队出征。我和连长一商量,考虑到你也爱好美术、又有过硬的军事技术能力,决定让你承担协助和保护陈老师的任务。据团政委介绍说,这位陈老师是国家有突出贡献的专家,让我们一定要确保它的安全和采访需求。听说他擅长用画笔快速记录场景。这种特殊的采访方式,能够反映我军高昂的战斗意志、整齐的军容军姿。它是宣传我军战斗工作最好的机会,也是组织上对我们的信任和关心,希望你能引起高度重视和严肃对待”。“是的,请指导员放心,坚决完成任务。”余书伟斩钉截铁地回答道。随后,高指导员与陈书伟对具体事项。进行了深入地探讨和交代。
  从连队指挥所出来,余书伟就心潮起伏、感慨万千。想不到连队把这么重大的任务交给我,陈宇轩老师,乃中青年画家及美术爱好者崇拜并学习的解放军大师级画家,也是我心目中的偶像。早在入伍之前,他就对陈宇轩老师的人物画和速写作品爱不释手,经常在报刊杂志上剪贴收藏他的作品,一有时间就会临摹。自己书箱里还保留着好几本临摹的画作。他的从艺之路就是从临摹陈老师的作品开始的。过去只是在报刊杂志的图片中见到过陈老师。明天就会在对越自卫反击战的前线营地见到他,并与之并肩战斗、朝夕相处。这怎么能不让他激动和兴奋,但他同时感到肩上的担子沉重而艰巨。既然在连长指导员面前发过誓,他将全力以赴,不辱使命!
  旭日凌晨三点,一阵起床号划破长空,嘹亮响起。余书伟及战友们,全副武装,集合完毕。操场上黑压压的站满了威武雄壮的解放军战士、他们正准备开拔出征。几十辆军用大卡车,大概在头一天的晚上就在军营前一字排开,战士在统一指挥下,迅速上了大卡车,没过几分钟,只听一声哨响,满载着战士们大卡车浩浩荡荡向着西南广西方向进发!由于战事需要,不能开灯,不许发声,静静的黑色长龙,借着月色微光车轮滚滚、流动向前。汽车经过两个多小时的长途跋涉,来到边防哨所。战士纷纷下车,进行野外搭设帐篷作业。不一会儿,几十顶帐篷搭建完成。紧接着,战士们又投入到了紧张的战前练兵训练当中。
  上午08:30左右。余书伟来到第15号帐篷,只见高指导员的旁边站着一位35岁左右的青年军人。他肩背画夹,手提绘画工具箱,双肩挎着军用棉被球鞋,看来是在等待即将安排的去向。小余猜想,此人即是陈宇轩老师。高指导员看小余来了,把他叫到跟前。小余向他们敬礼,高指导员向陈老师介绍:“这位是我连3排1班的余书伟同志,以后由他随同您采访并保护你的安全,他还是你的忠实粉丝呢!”小余又向陈老师行了一个军礼。“陈老师,您好!”陈老师马上回了一个军礼“小余,你好,很高兴遇到你。”高指导员对小余说:“陈老师分配在你所在的班,你现在就带陈老师去你的住处,妥善安置。”高指导员又对陈老师说:“陈老师,你有什么计划要求随时告诉小余,他会协助你的采访和生活起居。”“好的,谢谢高指导员的关心。我现在就走了。再见!”余书伟拿起陈老师的行李就领着他走出了帐篷。一路上陈老师与余书伟攀谈起来,他对小余说:“来到前线。我们就是同一个战壕里的战友。你不能把我当老师看待,我在部队也锻炼过。除了画画采访,一切的行动都同你们一样,不必客气。咱们相互关照,共同进步”, “好的,陈老师”。
  下午战前动员大会在山前开阔的地带举行。陈老师捧着一本八开大小的速写本,找了一个僻静稍远的位置席地而坐,开始了用绘画记录采访工作。余书伟跟在身边,悄无声息地坐了下来。只见陈老师目不转睛地观察了一会儿战地动员会现场。之后胸有成竹地拿起黑色的水笔快速勾勒出了真实生动、人物传神的画面。战士们队列整齐,情绪高昂,指导员嗓音宏亮、掷地有声。加上合适的肢体语言的配合,显得场面震撼,有力量。在场景速写完成后,陈老师又在右上角题写了《战前动员大会》几个字,并标出年月日。接着分别抓住几位特征鲜明、富有个性的人物画了特写和肖像。坐在一旁的余书伟看到陈老师在本子上飞笔走线,既快又准地捕捉到画面特征人物形象及气质,打心里面佩服老师的高超写实能力和绘画技巧。感慨这决非一朝一夕之功。百闻不如一见,这可是一个千载难逢的向老师学习的极好机会。然后他转而回过神来又一想:这里是战斗前线,我不能只是关注老师画画,我的任务是保护老师,让他能专心致志地投入工作。
  这一天,连队接到战斗任务,第二天佛晓,将向越军107师驻守的阵地发动总攻。本连队作为先头部队,必须连夜潜伏在敌人的阵地前,部队就要开拔,陈老师向高指导员请求与部队同行。高指导员说前线阵地危险,我们要为你的安全负责。而且长时间蹲守埋伏,蚊虫叮咬,潮湿难耐,说你体质上不如年轻人,于是劝他留下。再说晚上什么也看不到,更不用说扑捉画面,没有必要自己亲自前去。陈老师说:我想亲自去感受战斗最前线的气氛。战士们的斗志和顽强的意志。看不见我可以用心去琢磨,凭记忆去感悟画面。我回来一定能将它画出来。请首长同意我的请求。高指导员被他坚定诚恳的态度所感染。沉思片刻后答应:“好吧,你就和余书伟一起准备去吧!”
  趁着朦胧的夜色,做好了防护伪装的全连官兵跋山涉水,悄悄地进入到越军阵地前潜伏下来。一切进行的干净利索、悄无声息。他们要纹丝不动地潜伏至凌晨发起进攻时,一旦号令下达,战士们就会似一把利剑插入敌人心脏。
  凌晨五点总攻的信号弹突然划出一道亮光在空中炸响,解放军炮兵密集的炮弹刹时砸向敌人阵地。107高地顿时火光冲天。睡梦中的越军官兵,有的还没有缓过神来,就糊里糊涂的见了上帝。大多数越军赶紧转入地下工事妄图负隅顽抗。十几分钟的炮火攻击后。潜伏在阵前草地上的解放军战士,在冲锋号的嘹亮声中。一跃而起,像脱缰的烈马飞奔而出。喊杀声震天动地。只有自己亲临前线,参与其中,才能切身感受到:解放军的英勇无畏和排山倒海的壮观气势。面对如此场面,陈宇轩心里立刻就酝酿出一个波澜壮阔的动人画面。
  战斗中战场形势瞬息万变。正当我军战士冲锋陷阵、勇往直前、直捣黄龙之际,107高地上的越军突然揪开伪装,隐蔽的暗堡洞口顿时枪声大作,轻重机枪火力全开。一排排战士们倒下了。连长冷静观察敌人火力分布,发现敌人阵地火力密集、多点交叉、互为呼应。连长及时发出停止前进的号令。在阵前掩体内急招各排长研究战术,分析当前的战场形势后。决定改变目前采用的野战进攻的方式为攻坚战战术。陈宇轩老师正好在场,他火线上赶紧掏出画笔,在本子上几笔快速勾勒了一个《靠前指挥》的画面,战术的改变使战场形势产生了逆转,一个个地堡被我军用肩扛式火箭弹、便携式喷火枪及迫击炮摧毁。灵活机动的战略战术确保了战场上的主动性,在较短时间内解决了战斗,避免了战士不必要的牺牲。
  血与火的经历和感受让陈宇轩激情澎湃,灵感大开,他不知疲倦地投入到用画笔记录表现稍纵即逝的战斗和训练中,全然不顾随时会有的意外和危险。有一次在战前野外训练中,看到战士们在一组组不同科目、不同战术的训练中都特别用心。陈老师马上掏出速写本画起来。在杂草丛生的野外半蹲着作画。旁边的陈书伟见机会难得。也不失时机地掏出本子和笔画了起来。由于陈老师画得太投入,不知什么时候。一条近一尺多长的毒蛇爬上了陈老师的脚后跟。于书伟发现后,手急眼快,只见他左手钳住蛇头,右手一使劲扭断了蛇的颈椎,马上看到蛇扭动了几下,一命呜呼了。这个惊魂一刻,让陈宇轩老师大吃一惊,直夸小余反应灵敏,出手快捷,不然后果不堪设想。在小余的建议下陈老师换了一个位置继续速写。
  一上午,陈老师画了几十张速写,统一起名为《练兵场上》。陈老师的速写作品,很快被《解放军报》、《人民日报》、《前线快报》等数十家报纸、媒体刊登或转载,好评如潮。人们对前线战况及动态,用绘画形式表现,感到耳目一新,特别对陈老师作为全军唯一的战地美术记者,冒着枪林弹雨和战火硝烟。在猫耳洞中,以膝为案,为参战官兵创作的上百幅速写作品感到震撼。这些作品,记录了战争的惨烈,鼓舞了我参战官兵高涨的爱国主义情怀。颂扬了我无畏的革命英雄主义气概,战争经历,更是升华了其独特的艺术精神!1979年的 作品《战地速写10幅》被中国美术馆收藏。


  2021年7月28日于南昌

  
分享到:
发表评论(文明上网,友善发言,匿名评论无需登录)
还可以输入:400 个字符
评论列表0 条评论
暂无评论!
网站首页|关于本站|网站地图
文字站感谢每一位喜欢本站的人,欢迎将本站分享给你的朋友!最温暖的文字记录站 ─ 文字站!文学交流群:
本站部分内容来源于互联网,若无意侵犯您的权利,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蜀ICP备14019085号 Copyright © 2015 文字站 www.wenzizhan.com 版权所有
分享
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