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美文 情感文章 散文随笔 生活随笔 心情日记 现代诗歌 古词风韵 爱情故事 语录名句 微小说 影评 杂文 佳句
×取消主题

与男神boss合租的日子

发表时间:2021-07-28用户:温婉晴天阅读:667
  “宁易,你到底要干嘛?”

  “跟你约会,我表现的还不够明显吗?”

  ——————————————————————————

  偌大的酒店包间里,水晶灯吊在半空,明亮的灯光打在纪清欢头上,她端起杯子,热水顺着肠胃一路下滑,缓解小腹的不适,眉头逐渐舒展,仿佛与桌子那头的推杯换盏觥筹交错不在一个空间里。

  “清欢”这是秦姐的声音。

  今晚的应酬,纪清欢是被临时拉来的,只知道是宴请公司空降来的老大,秦姐一路上明里暗里提示了好几遍,让她主动些、自觉些。奈何姨妈突然到访,教人实在提不起兴趣。

  纪清欢侧头,顺着声音望过去,却对上人群最中心的那个人的视线,只一瞬,那人便不着痕迹地移开。

  或许也是觉得她与这个场合格格不入吧。

  “清欢。”秦姐来到她身旁,声音虽小,怒气值却不低,“让你来喝水的吗!早知道你这样,说什么也不准成萱的假!还不快去敬宁总一杯。”

  纪清欢接过秦姐递来的酒杯,起身的那一刻,小腹突然抽搐,她左手扶着桌子缓了缓,才站直跟上秦姐的步伐。

  秦姐把纪清欢推到宁易面前,满脸堆笑,纪清欢甚至能数清楚她眼角有3条褶,“宁总,这是我们公司设计部的纪清欢,小姑娘头一次出来应酬,不懂规矩,宁总您见谅。”

  纪清欢举起酒杯,抬眼看着宁易,眼神没有光泽,“宁总,我敬您。”

  宁易眼神冰冷地别过头,语气有些愠怒,“不会喝就别勉强。”

  然后,他手中的酒杯与身边的中年男人的轻碰,发出“叮~”的声音,留给纪清欢一个冷寂的背影。

  在场的人,纷纷投来同情的眼神,秦姐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你回去坐着吧。”

  只有纪清欢能听出他话里的讥讽。当年就是因为喝多了,才会做出那种不自量力的傻事。

  大学毕业那晚的同学会上,同学们哭的哭,笑的笑,分手的分手,表白的表白,一顿饭吃下来,包间里没几个清醒的。

  纪清欢来到宁易的实验室,借着酒劲儿把之前写好的情书塞给宁易。

  “宁师兄,我喜欢你。明天我就要离开这里了,我不想带着遗憾离开,我也不奢求什么,只是想在离校前让你知道我喜欢你。”

  不等面前的人反应过来,她已经红着脸跑开,路上还险些撞到一个人。

  第二天醒来,纪清欢看着手机里无数个未接来电、无数条未读消息,脑袋懵懵的,直到室友把手机举到她面前,她才认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她和她写给宁易的表白信被一起挂在了学校表白墙上!!

  那一刻,心碎了…天塌了…

  底下已经有几千条回复,纪清欢拇指不停向上滑动,几千条回复都是对她的谩骂,甚至有人把她的手机号挂了上去,怂恿大家打骚扰电话。

  宁易是谁?那可是A大的传奇人物,学霸一枚,年年成绩稳居第一,全国各种竞赛获奖无数,学生会主席,大四时保送本校研究生,他本人个子高挑、长相帅气,据说家世十分显赫。不光A大女生喜欢他,外校女生也是排着队来表白、送情书,奈何他一概拒之门外,一心扑在实验室里。

  表白墙上只要有关于宁易的,底下就会有很多人围观。

  眼下,纪清欢感觉自己就像是被扒光了衣服,赤裸裸地站在人群中,任人围观、谩骂、诋毁,她无处可逃,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尊严被他们踩在脚底下不停地践踏、蹂躏。

  眼泪像开闸的洪水般一泻千里,豆大的泪珠打在书桌上,溅起一朵朵水花。

  宁易,你为什么要这样侮辱我!

  最终,眼泪哭干了,声音也哑了,纪清欢带着恨逃离学校。

  她换了电话号码,注销了以前的社交账号,斩断了所有与A大、与宁易有关的联系,来到离A市一千多公里的C市,找了现在的工作,一个人生活。

  纪清欢以为三年时间,足以抚平伤口,可当她在包间里看见宁易时,那种被噩梦支配的窒息感卷土重来,推迟了三天的姨妈也在那一刻突然到访。

  酒足饭饱后,秦姐以满屋就纪清欢一个人没喝酒为由,让她送宁易回家,根本不给她拒绝的机会。

  纪清欢强忍着小腹的不适,搀扶宁易来到停车场,从他的口袋里翻出车钥匙,借助车钥匙一排一排找车。

  宁易比纪清欢高出一头多,醉酒后更加沉重,纪清欢搀扶的有些吃劲。

  “宁易,我上辈子欠你的吗!”

  “你说…什么?”

  “说您酒量好,宁总。”

  “哦……还以为…你在骂我…”

  纪清欢斜眼瞥了一眼,宁易的嘴角竟有一丝丝笑意,自己没喝多,那就是他真的喝多了。

  “宁总,您住哪儿…”

  “我不买保险…清欢”

  “我问你!住!哪!里!”

  “我!不!买!保!险!清欢”

  纪清欢怀疑他在装醉耍自己…

  恰好走到车边,她把宁易塞进车后座,自己则斜靠着车站立,打开手机订酒店、叫代驾,也不管车内的人坐姿是否舒服。

  最后,纪清欢给了代驾200块钱,让他把宁易送到酒店。

  早上,纪清欢刚到公司,就被八卦小组拉过去审讯。

  “清欢,新来的老大帅不帅?”

  “不知道,没仔细看”

  “清欢,新老大脾气怎么样?”

  “伴君如伴虎”

  “清欢,我听说新老大跟你一个学校的呀,你们以前认识吗?昨天还是你送他回家…”

  “不认识,我上学那会儿他已经毕业了,没见过。”

  “我听说他是总公司老大的儿子,干嘛跑我们这个小庙来?”

  “有钱人的想法哪是我们普通老百姓能知道的”

  ………

  “清欢,宁总叫你去他办公室一趟。”秦姐独特的嗓音飘过来,大家纷纷鸟兽状散去。

  宁易的办公室在走廊尽头,门半开着,纪清欢礼貌性地敲门走进去。宁易西装革履,头发梳得一丝不苟,完全看不出昨夜的宿醉,衣服也不是昨晚那套,金丝眼镜架在高高的鼻梁上,光线折射出冷冽,一种生人勿近的感觉。

  “宁总,您找我。”

  宁易视线离开文件,缓缓上移,来到纪清欢的脸上,眼神有一瞬间的光亮随后暗淡下来。

  “昨晚,谢谢你…”

  “不用谢,宁总,不过您得把昨晚代驾和酒店的钱还我。”纪清欢明显感觉到宁易眼神的变化,但她一概无视,“零头我就不要了,您还我800就可以了。”

  宁易低下头,浑身散发着冷气。

  “还有,这是我的辞职信。”纪清欢将一个信封递到宁易面前,一如当年递表白信一样,她突然觉得这个世界有些讽刺。

  “理由。”

  “在外漂泊久了,我想回家孝敬爸妈。”

  “据我所知,你几年前就失去双亲了。”

  当年纪清欢父母意外身亡,宁易跟着学校领导专门去慰问了她。

  “我刚才没好意思说,我是辞职回家结婚,男朋友一家不希望我们两地分居。”

  空气突然安静下来,纪清欢担心宁易是不是宿醉后遗症,听不懂她的话。

  “好”半晌,宁易终于开口,声音有些沙哑“不过,一个月之后才可以走,这是流程。”

  “谢谢宁总,这一个月我保证兢兢业业勤勤恳恳。”

  昨晚一夜无眠,她始终说服不了自己,她发现没那么恨了,怕自己再次陷入对宁易的感情,那毕竟是她喜欢了三年的人,时间能抚平伤痛,却抹不掉爱,她怕对不起自己曾经受过的伤害,怕捡起来的尊严再次被践踏……

  6年前,纪清欢大二,大伯打电话过来,告诉她父母出了意外离世了。正准备去上课的她,换了方向,来到学校的人工湖旁边,爸爸妈妈曾在这边看着她畅想未来。现在却只有纪清欢一个人了,世界上最爱她的两个人再也不会出现在这里了,泪水无法表达她的痛楚,目光呆滞地望着湖面。

  她看见爸爸妈妈在湖里向她招手,纪清欢带着笑纵身一跃,深秋冰冷的湖水将她包围,却丝毫感受不到冷,那是爸爸妈妈的怀抱。

  再次睁开眼,看见的却不是爸爸妈妈,而是宁易的脸。他的脸很近,眼睛里满是着急,柔软的嘴唇贴上纪清欢的,用力吹气,带着淡淡的茉莉香味。

  那一刻,纪清欢沉沦了

  临下班,纪清欢又一次被叫到宁易办公室。

  “这是还你的800块钱。”宁易指了指桌子上的10张纸币“我不喜欢欠别人的,昨晚你帮了我,这200块钱就当是我的感谢了。”

  纪清欢只拿起8张“不用这么客气,宁总。”

  “那我请你吃饭吧。”

  “不用了,我减肥。”

  “我送你回家。”

  “不用了,我晕车。”

  “纪清欢!”

  “我这人一向就这样,拒绝的话当面说,不像你!”纪清欢转身离去,毫不留恋。

  宁易的眼皮突然不自觉跳动。

  纪清欢下班回到家,意外地发现宁易竟从对门房东老太太家里出来。

  “清欢呐,小宁说你下个月要回家结婚,我怎么不知道你有男朋友呢,你上个礼拜不还去相亲了吗,这就要结婚啦?”老太太一上来就爆了大雷,丝毫看不出纪清欢冲她眨眼的意思。

  倒是宁易旁观者清,嘴角微微上扬。

  “啊!王阿姨,我闪婚。”

  “现在的年轻人哟…不得了”

  “清欢,那你对面的卧室租给他,你不介意吧?你下个月回去结婚之后他就整租了,你们合租也就一个月时间,他已经交了一年的房租。”

  “王阿姨,我不介意。”宁易不问自答。

  纪清欢瞪大眼睛,一时难以消化。她把宁易拽进屋,在老太太慈祥带的目光中关上门。

  “宁易,你要干嘛?”

  “租房子,我在C市没地方住。”

  “你干嘛租这里”

  “这里房租便宜,离公司近,又是市中心,地理位置好。”

  总觉得哪个地方不对劲儿,却又找不到头绪。

  纪清欢躺在床上刷手机,客厅乒乒乓乓的搬家声隔着门、耳机,传入她耳朵里。

  “纪清欢与宁易合租”

  这八个字组成的新闻在校友圈和同事圈必定是热搜头条。

  还好就一个月,一个月后就是他一个人整租了阿姨的话

  想到这,纪清欢猛地坐起来,终于知道哪里有问题了。

  男朋友、结婚,不过是她的借口而已,而且房租是一年一交,提前退租不退钱,她还有大半年的租期……

  真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早上起床,纪清欢打着哈欠,睡眼惺忪地走进卫生间,衬衫西裤穿着整齐的宁易正在里面刷牙。

  宁易转头望过来,纪清欢头发随意绑着,比平时多了几分可爱,虽然穿着宽松的卡通睡衣,但丝毫不遮掩傲人的身材,尤其是前面的两处,随着主人的步伐上下晃动,山峰若隐若现。宁易不自觉地咽下一口牙膏泡沫,呛得忍不住咳嗽,纪清欢也清醒了,捂住胸口往回跑。

  “流氓!”

  再次打开卧室的门,纪清欢才注意到屋里的所有设施都变了样,昨天老旧的家具已不知所踪,现在入眼的都是崭新的家具。洗漱完毕的宁易坐在餐桌边安静地吃早餐,修长的双腿自然地伸直,双脚交叉。若不是墙面上的几处熟悉的划痕和脱皮,她甚至都要觉得自己时空穿越了。

  洗漱梳妆完毕时已经8点半了,纪清欢急急忙忙地拿起包、钥匙,到门口换鞋。

  “过来吃饭。”餐桌边的人甚是悠闲。

  大哥,您是大老板,怎么能知道打工人打卡通勤的痛。

  所以,回复宁易的是“砰”的关门声。

  公司里,纪清欢打开电脑,查看邮件。一个纸袋子进入视线,随之而来的还有宁易阴魂不散的声音

  “早上没吃的饭我给你打包带来了,不能浪费。”

  ???

  浪费你大爷!!!

  如果有地洞,纪清欢已经钻下去了。

  宁易一走,八卦小组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纪清欢围了起来,严刑逼供。

  “什么情况?”

  “宁总为什么给你带早饭?”

  “打包是什么意思?”

  “他怎么知道你没吃早饭?”

  ……

  “我…刚在楼下碰见宁总,随便聊了聊,他听说我没吃早饭,就把他吃剩的打包给我了。”

  就是这样。

  电脑显示屏上弹出一个对话框

  宁易:“那不是我吃剩的。”

  纪清欢:“滚”

  宁易:“要吃完,浪费食物是违法的”

  纪清欢:“……”

  宁易:“我不介意再去你们办公室走一趟。”

  纪清欢:“我马上吃。”

  纪清欢心里骂骂咧咧,嘴下狠狠咬了一口饭,然后手指在键盘上飞舞

  纪清欢:“宁易,你能不能别多管闲事!”

  半分钟后,

  宁易:“哦”

  微信里突然来了多条消息

  排成行的“欢姐,牛p”

  几秒后,纪清欢才发现她那句话发到了公司群里!!!

  鼠标点了点,已经过了撤回时间……

  社死,大型社死现场!

  手机短信显示暴雨黄色预警,纪清欢赶紧截图发群里,刷屏,盖住那条信息。

  纪清欢在厨房里洗土豆,宁易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了她身后。

  “有我的饭吗?”

  纪清欢被吓得咯噔一下,手里的土豆掉在水池里。

  “没有!宁总,你是鬼吗?走路没声音的”

  “哦。那我饿着好了”

  “……”

  半小时后,纪清欢将两碗米饭放在桌子上。

  “过来吃饭吧。”

  高级真皮沙发上的宁易抬起头,可怜兮兮地看着纪清欢。

  “叫我吗?”

  纪清欢皱起眉头,这还是那个高冷男神宁易吗?

  “不然呢,这屋里还有别人吗!”

  饭菜很简单,一道青椒炒肉,一道土豆丝,外加一道西红柿鸡蛋汤,两菜一汤。油焖茄子和西红柿蛋汤是临时决定做的,毕竟两个人吃饭,一盘土豆丝根本不够,毕竟她的工资还要仰仗他。

  汤足饭饱后,纪清欢指了指桌子上的杯盘狼藉。

  “剩下的交给你了,宁总,人不能白吃白喝。”

  一口饭差点吸进气管里,宁易连忙抽出纸巾捂嘴咳嗽。

  恰好有人敲门,纪清欢撇下宁易,跑过去开门,门口的快递小哥将手里的一个扁盒子放到纪清欢手里。

  “宁易,你的快递。”

  自己最近没有网购,快递肯定是宁易的,说着就把盒子扔宁易身边,然后走进卧室,关上门。

  趴在床上刷手机,宁易的微信跳出来

  宁易:“你确定这是我的快递?”

  宁易:黑色内衣的图片

  前几天办公室汤珊说新买的内衣特别舒服,纪清欢便让她帮忙买了一件……

  纪清欢立刻从床上弹起来,开门,一个箭步走到宁易身边,抢走内衣。

  宁易看着脸红到脖子的纪清欢,眼底无限笑意。

  “清欢”

  “干嘛!”

  “就是想告诉你一声,碗洗好了。”

  回复他的依旧是“砰”的关门声。

  宁易的嘴角笑到了后槽牙。

  不过这种事情不是每天都发生,宁易作为boss还是很忙的,饭局多不说还到处出差,纪清欢才不管他在哪里,只要不回家就行。

  所以打探宁易行程安排就成了纪清欢每天必做的事儿。

  据可靠消息,宁易出差去D城了,按行程时间,他最快明天下午回。

  纪清欢开开心心的买菜、做饭、吃饭,吃完饭打扫房间。

  不小心碰到了一个遥控器,电视墙上面缓缓降下来一个屏幕,目测有98寸,难怪纪清欢总觉得房间里少了点什么。

  万恶的资本家,太奢侈了!!

  电视屏幕能打开却关不上,纪清欢对着遥控器和电视研究了好一会儿,最终选择放弃,敷着面膜躲到卧室里煲剧。

  9点左右,客厅里出来窸窸窣窣的声音。

  纪清欢拿着防狼喷雾悄悄打开一条缝隙向外看,视线所及之处没看见有人,大着胆子走出卧室,却看见原本明天才回来的宁易此刻正躺在沙发上,眼睛轻闭,客厅的灯光在镜片上折射出他的疲惫。

  尽管疲态尽显,可丝毫不影响宁易的帅。平时一丝不苟的头发有几撮耷拉下来,多了几分柔软,微皱的剑眉若隐若现,高挺的鼻梁两侧眼窝深邃,羽毛般的睫毛偶尔轻微晃动一下。

  他还是当年的那个少年模样,只是多了几分成熟男人的韵味。

  纪清欢关掉客厅的大灯,只留了玄关处的小灯。

  昏暗中的宁易,眉头散开,薄唇微启。

  “清欢”

  他的声音带着许久未讲话的沙哑。

  “我饿了。”

  莫名其妙的心疼,纪清欢下意识地回复说

  “我给你煮碗面。”

  青菜鸡蛋面搭配小咸菜,宁易吃得津津有味

  “清欢,五星级酒店的饭菜都比不上你这碗面好吃。”

  “挖苦我呢,宁总”

  “是抬举你。”

  “爱吃不吃”

  纪清欢起身就要走,宁易动作更快,一把拽住她的手臂,大手很暖,与空调房里纪清欢的手臂温度行程鲜明对比。

  “清欢,今天我生日,陪我坐一会儿好吗?”宁易的眼底满是期待,纪清欢无法忽视他深邃眼窝投来的目光。

  心脏在这一秒钟罢工,跳乱了节拍。

  为防止纪清欢再次想不开,宁易要求她每天下午6点准时到自己面前报到打卡。

  死过一次的人很惜命,纪清欢再没有自杀的念头,按时吃饭睡觉,按时上课,按时打卡。打完卡就走,也不多待,不打扰宁易的生活,只是会在生日那天送个小礼物,说一声生日快乐。

  宁易确认纪清欢一切正常后就没再要求打卡,只不过,每年的生日礼物,纪清欢还坚持送,直到毕业……

  “你不是应该在D城吗?怎么这么早回来了,是c城不好玩还是D城女孩不漂亮?”

  “………”

  鬼知道三天的工作压缩到两天他有多拼,哪有时间看什么女孩。

  “你是老板,不干活也有我们帮你赚钱,何苦那么拼”

  “我不干活,你的工资从哪来”

  “宁总,我是不是该涨工资了?”

  “嗯?”

  “我给你打扫房间,给你做饭,这可都是体力活”

  “你不是过几天就离职了吗?”

  辞职是一时意气用事,后来仔细想想,工作不好找,还是算了吧。

  “那个,宁总,我突然不想辞职了”

  “你不回家结婚吗?”

  “分手了”

  纪清欢扣着指甲,胡诌起来。

  “他家太穷,养不起我。”

  宁易皱眉抬眼瞥了瞥,这小丫头现在怎么满嘴跑火车。

  “辞职信能不能退给你得看你表现”

  纪清欢立刻起身走到宁易身旁,点头哈腰

  “宁总,您要不要再加点汤?”

  “下个月有个项目,想让你跟我一起去看看”

  “好,去”

  “你都不问问什么项目,在哪里吗?”

  “不问,一切听老板吩咐”

  临睡前,纪清欢微信响了

  宁易:“电视使用说明书在下面抽屉里。”

  宁易:“家里电器不会用的要知道问。”

  宁易:“很贵”

  纪清欢:“???”

  纪清欢:“闭嘴”

  宁易:“哦”

  周末,天气晴朗,宜出门逛街,宜约会,宜接吻。

  成萱8点就来敲纪清欢家的门,催促着刚从被窝爬起来、睡眼惺忪的纪清欢洗漱、化妆、换衣服。

  “清欢,亲爱的,你买彩票中奖了吗?”

  “没有啊,怎么了?”

  “我记得你家之前不是这样的”

  成萱看着满屋的先进电器,这摸摸,那看看。

  “我们那点儿工资几个月才能买得起一件吧,你一定是买彩票偷偷闷声发大财了。”

  “你说这些啊,天上掉下来的,合租的冤大头买的。”

  “哦,话说我们什么时候能涨工资呀,这新boss不给力呀。”

  “就是就是,资本家都是剥削阶级。”

  事先被告知不能出卧室门的宁易,坐在电脑旁,听着从不隔音的门缝传来的声音,牙齿有些痒痒。

  “清欢,今天相亲再不成,你把你合租室友介绍给我呗,我太喜欢这些电器了。”

  “啊~哼!”

  “你哼哼啥?”

  “没啥,萱姐,我今天状态不好,你到我屋来给我化妆吧。”

  宁易面前摆着一堆被撕碎的纸。

  其实,所谓的相亲不过是纪清欢陪着成萱,给她撑撑场面的。纪清欢坐在成萱旁边低头喝果汁、刷手机,偶尔抬头附和一下。

  不过对面的男人却相中纪清欢了,谁教她今天打扮的有点点美。

  “啊,我今天肚子不舒服,我先去趟卫生间。”

  纪清欢借故离开,没成想刚转身就看见门口桌子边坐着的宁易。

  “宁总,约会吗?”

  宁易眼神里散发着冻死人的寒气。

  “那您慢用,我先撤了。”

  纪清欢踩着高跟鞋推门,大玻璃门很重,刚要使劲儿,后面就伸出一只大手,推开门,手腕处的表很是熟悉。

  “麻烦宁总了。”

  后面的人不说话,跟着纪清欢走出餐厅。

  “宁总,您不约会了?”

  “……”

  “你跟着我干嘛?”

  “你接下来去哪,我陪你。”

  “不用了,我不用陪。”

  “那我需要人陪。”

  宁易大步流星,拽起纪清欢的手臂,纪清欢稍稍挣扎,宁易的手从她的手臂上滑,直接牵起手来,再想挣扎却挣脱不开。

  “宁易,你到底要干嘛?”

  “跟你约会,我表现的还不够明显吗?”

  一瞬间,纪清欢的脸涨的通红,小白兔一样,乖乖跟在宁易身后。

  “我们…现在…去哪儿?”

  “不知道。”

  “不知道你约个锤子。”

  “我对C市不熟。”

  “算了,去超市买点菜回家刷火锅吧。”

  “好。”

  超市有一种神奇的力量叫人间烟火,逛超市算是一种家庭的约会,每一件东西都是为家庭生活准备,看着心爱的人跑前跑后选购产品也是一种享受。

  宁易推着推车走在纪清欢身后,看着她一件件的往推车里放食材。

  “再来点冬瓜。”

  “土豆”

  “娃娃菜”

  “丸子”

  “锅底就要微辣的吧。”

  ……

  “这些你ok吗?”纪清欢选完了才客套的问问宁易,“等一下,我记得你好像喜欢吃蛋饺,我去买几个。”

  宁易眸子闪出亮光,看着纪清欢的背影,眼角眉梢都透着欣喜。

  男女搭配,干活不累。

  很快,屋子里就充满火锅的香味,空调房里,看着电视,吃着火锅喝着酒,真是享受。

  纪清欢有些醉了,宁易拿走她的酒杯。

  “不会喝还逞强。”

  “你还不是一样喝醉,还得我扶着你。”

  “我喝醉又不做傻事。”

  “宁易,你真的觉得我不自量力吗?”

  回忆涌上心头,二人之间刚补好的窟窿被无情打破,纪清欢眼睛蒙上一层水雾。

  “不是不自量力,是傻。”

  “那还不是一个意思。我傻你为什么还来找我。”

  水雾汇聚成水滴,滴在桌面上,打在宁易心坎里,他将纪清欢的头拥进怀里。

  “你都分不清哪个是我,还不傻?”

  “我怎么会分不清你。”

  “实验室里的是别人,你出门撞到的人才是我。”

  “我的傻姑娘,表白都能对错人。”

  “人家第一次没有经验嘛……”

  不只是酒精的作用还是什么,纪清欢脸颊红彤彤,嘴唇微启。

  “清欢,对不起,让你受委屈了。”

  宁易低头,眼睛里的心疼透过镜片折射出来,当年的事情他知道的时候已经晚了,他去宿舍找不到纪清欢,电话打不通,信息也石沉大海,纪清欢突然就人间蒸发了一样,不知所踪,没有音信。

  若不是年初父亲收购纪清欢所在的公司,宁易都快放弃寻找了,经过人力办公室,听到纪清欢的名字时,内心的激动无以言表,他立刻申请来到C市,见到纪清欢的第一眼,那种失而复得的感觉才真实起来。

  四目相对,含情脉脉。

  纪清欢起身,伸出双手抱住宁易的脸,毫不犹豫的吻上他的薄唇。

  奈何没有技巧,很快就被宁易带了节奏。

  “唔…唔…”

  纪清欢有些喘不开气,推开宁易,大口呼吸。

  “初吻吗?都不会换气。”

  “你说呢,就你有经验。”

  “我也没经验,可是没见过猪跑还没吃过猪肉吗?”

  “谁信呐,这么帅的脸居然还能保留初吻。”

  “何止初吻,如果你当年不跑,我们的孩子都会叫爸爸妈妈了。”

  纪清欢锤了一下宁易的胸膛,刚降温的脸又烧起来。

  “说什么呢你!”

  “脸红啥,别忘了你我的以身相许之约。”

  “我喝多了,不记得了,我要去睡了…”

  “让我再抱一下。”

  “不要。”

  “就一下。”

  “好”

  “清欢,我们在一起吧。”

  “好。”

  “你会不会明早起床就不承认了……”

  低头,怀里的人竟睡着了……

  喝多了的直接后果就是周一起不来床,闹钟响的时候,纪清欢随意拨动一下后又睡着了。

  睡梦里,羊肠小道上全是钱,100的、50的,多的数不清,梦中人捡钱捡的不亦乐乎。

  发财了!发财了!

  眼看着就要捡完钱了,突然有个声音传来。

  “清欢…清欢”

  “清欢…”

  睁开眼睛,宁易就站在床边,纪清欢眼珠子转了转,猛的起身看看自己的衣服。

  还好,衣衫整齐。

  “我不是那种趁人之危的人。”宁易叹气。

  纪清欢虽然红着脸,气势上不能输。

  “你进来干嘛?你出去。”

  “今天周一…现在8点半了……”

  “啊?”

  纪清欢从床上跳下来,穿鞋找衣服,胸前的两处在宁易面前晃来晃去。

  “咳咳。”宁易松了松领带,声音带着性感的沙哑。“我去外面等你。”

  10分钟后,纪清欢坐在宁易的副驾驶座上,接过他递来的早餐,大口大口吃着。

  “昨晚的事情我说的是认真的。”

  “昨晚?你说啥了?”

  纪清欢连发两个问句,宁易无奈。

  到了公司停车场,纪清欢打不开车门,疑惑着急的的看着宁易。

  宁易欺身压过来,捧住纪清欢的后脑勺,嘴唇贴上她的,堵住她即将开口说的话,唇齿之间都是她的气息,宁易的舌头一路走了一圈才不舍的离开,解开车门锁。

  “嗯,比昨晚有进步。”

  脸红到脖子的女人落荒而逃。

  前阵子纪清欢负责的案子,甲方很满意,准备晚上设宴请客,宁易作为老板、纪清欢作为负责人被邀请参加。

  饭桌上,纪清欢挨着秦姐坐,秦姐挨着宁易坐,纪清欢的另一边是赵录,这个人之前加了纪清欢微信,骚扰过一段时间,没有得到回应。

  现在,赵录特别兴奋,椅子不自觉地往纪清欢那侧挪。

  “纪小姐今天真漂亮。”

  “是吗,谢谢夸奖。”

  临下班,纪清欢还专门跑去洗手间补了妆,抹了一点唇蜜,还被门口偶遇的宁易上下打量一番。

  “化的这么好看干嘛?重逢那次的饭局也没见你怎么打扮。”

  “管得着吗,我就是要美美的。”

  酒桌上当然少不了喝酒。

  纪清欢不想喝酒,尤其不想和赵录喝。

  “纪小姐,酒桌上就不要喝果汁了吧,你看这酒都浪费了。”赵录不胜酒力,已经有些醉了,他一开口,满嘴的酒气直扑纪清欢的脸颊,纪清欢被味道恶心得皱眉。

  “我不会喝酒,酒精过敏。”

  “不是吧,我看你朋友圈还发喝酒的照片呢,你太不给我面子了吧!”

  纪清欢后悔朋友圈没屏蔽赵录。

  “没有,赵哥…”

  宁易不知什么时候走到纪清欢身旁,接过赵录递给纪清欢的酒杯,挡住赵录看直了的目光。

  “我陪你喝一杯吧,赵…”

  “赵录。”纪清欢外头补刀。

  “对,赵录,清欢特殊时期,不宜饮酒,我敬你吧。”

  宁易怎么说也是大老板,赵录尴尬的站起身:“那怎么好意思,宁总,我敬您。”

  宁易这个举动,成功引起了桌子上所有人的注意,大家一副“我懂”的表情。

  只想低调做人的纪清欢有些凌乱,只能默默眼观鼻鼻观心不作声,好想凭空消失。

  宁易你tm好好的话不会好好地说吗?!!还有,要编也该找个合适的理由,特殊时期,神tm特殊时期!!!

  回到家,纪清欢直奔卧室,砰得关上门。

  “清欢?清欢…”

  “我在生气!走开”

  “哦……”

  “哦?哦你个鬼!”纪清欢打开卧室门,宁易正斜靠在墙边,低头看着手机,听到开门声,抬眼,眼睛里闪着光芒。他的领带半松着挂在胸口,衬衫解开了两个纽扣,一半一角耷拉在西裤外,纪清欢莫名其妙的咽了咽口水。

  “宁易,你是不是故意的!”

  “是啊。”语气云淡风轻。“给自己媳妇挡酒是应该的。”

  “我说的不是这个!不对,谁是你媳妇?”

  “你啊。”

  “我什么时候……”后面的话没好意思说出口。

  “上周,具体时间是上周日晚上9点零8分。”

  宁易把手机放到纪清欢面前,按下播放键。

  “清欢,我们在一起好不好?”

  “好。”

  ???纪清欢彻底投降

  “宁易,你变态吗,还录音!”

  “对付你,只能是这些招数。”

  “我那天喝多了,不清醒,说的话不算数。”

  纪清欢后退一步关门,这次却没有砰的一声,宁易用脚抵住了,他侧身挤进门,从背后抱住纪清欢,下巴抵住纪清欢的脖子。

  纪清欢明显能感受到宁易呼出来的温润热气,脖子痒痒的,心也痒痒的。

  “你今天可没喝酒。”

  “你今天也没表白。”

  “那我现在说喜欢你,来得及吗。”

  宁易在纪清欢脖子上轻轻一吻,心里越来越痒,有股热浪逐渐遍布全身,气氛慢慢燥热,她往下拽了拽衣服。

  “来不及了。”

  脖子上落下一个又一个吻,某人的手也不老实了,隔着连衣裙上下抚摸她的腰,纪清欢情不自禁的发出呻吟声。

  “来得及吗?”宁易的嘴角眼角眉梢全都布满笑意,手臂用力,纪清欢180度转身,额头贴上宁易的嘴唇。

  “来得及吗?”从额头、眼睛一路吻到双唇,怀里的人儿已经意乱情迷,快站不住了。

  宁易顺势将纪清欢推倒在床上,欺身压下来,在她耳边轻声细语。

  “清欢,我是真的喜欢你。”

  “嗯?”

  “我知道之前你受了委屈,如果你还要考虑考虑,我可以等。”

  说完就要起身,纪清欢却突然伸手勾住宁易的脖子。

  “宁易,你点着火就不扇风了吗!”

  “什么?”

  “之前不都答应过你了吗。”

  宁易反应两秒才回过神,低头吻上纪清欢的唇,不老实的掀起她的裙子,大手覆上来。

  阅片无数的某人虽然嘴上说着“没见过猪跑,还能没吃过猪肉吗?”,落实到实操还是生涩,好在熟能生巧,一次比一次好。

  清洗过后的纪清欢,看着垃圾桶里的某个橡胶制品,陷入沉思。

  “你哪来的这个?”

  “搬家时就准备好了,我对你势在必得。”

  ——————————————————————————

  番外

  纪清欢打扫房间,在宁易的床头柜里发现了一只铁盒子,好奇心驱使她打开,里面竟然是自己当年写的表白信。

  宁易看着面前兴师问罪的人,关上电视,起身将纪清欢拉入怀中。

  “本来想带你回A大时再跟你说清楚的,既然被你发现了就提前告诉你吧。”

  那晚,宁易有点事情中途离开了实验室,回来时撞见纪清欢从实验室方向跑出来,叫她却没有回应,宁易也就没放在心上。到了实验室,同学并没有把实情告诉他,第二天有同学将表白墙截图发给他后他才反应过来。宁易当即就找到接信的人,要回信件后就给了对方一拳。

  此时的纪清欢已经“人间蒸发”。

  后来表白墙上又多了一些帖子:

  宁易为情暴打男同学!

  宁易答应纪清欢表白!!

  宁易悬赏重金寻找纪清欢!!!

  “那你是什么时候开始喜欢我的?”

  “救下你时,怕你再想不开,先让你重金感谢,结果你说了一句“那就以身相许吧”,你也不害臊。”

  “谁让你的唇那么软,长得那么帅。”

  宁易再次压上纪清欢,那要不要再尝一下我的唇。

  “不要,明天还要上班。”

  “明天给你放一天假。”

  “不要了,我还要拿全勤奖呢。”

  “给你涨工资。

  给你退房租。”

  “我是躲不掉了吗?”

  “嗯。”

  “那…来吧。”

  温婉晴天有话说
  文章来源于简书,非原创,喜欢的朋友可以点个赞或者留下你们的评论。

  (完)
分享到:
发表评论(文明上网,友善发言,匿名评论无需登录)
还可以输入:400 个字符
评论列表0 条评论
暂无评论!
网站首页|关于本站|网站地图
文字站感谢每一位喜欢本站的人,欢迎将本站分享给你的朋友!最温暖的文字记录站 ─ 文字站!文学交流群:
本站部分内容来源于互联网,若无意侵犯您的权利,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蜀ICP备14019085号 Copyright © 2015 文字站 www.wenzizhan.com 版权所有
分享
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