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美文 情感文章 散文随笔 生活随笔 心情日记 现代诗歌 古词风韵 爱情故事 语录名句 微小说 影评 杂文 佳句
×取消主题

圣经历史人物故事之先知但以理的故事(2)

发表时间:2021-09-07用户:景山小爷阅读:638
  因为但以理他们四人也是巴比伦的哲士,所以他们四人也在护卫团的抓捕之下,当要杀巴比伦全城哲士的命令发出以后,护卫长就率领着护卫团搜寻巴比伦全城的哲士,要把他们抓到死牢里等候问斩,但以理当时就在王宫里的,护卫长找到了但以理,准备把但以理抓进死牢,但以理不似那些观天像的、烧香的、请神的、施法术的、种蛊的人被抓捕时鬼哭狼嚎大叫冤屈的样子,但见但以理不慌不忙的对护卫长说:“搜寻巴比伦全城的哲士,三天以后问斩,王的命令为何这么紧急?”护卫长就把之所以尼布甲尼撒王的命令这么紧急的原因告诉了但以理。但以理得知情况以后,就信心百倍的走到王宫的大殿里求巴比伦王宽限他和他的三个朋友们一天,好叫他第二天把梦的讲解告诉尼布甲尼撒。尼布甲尼撒要的不是杀全巴比伦全城的哲士,尼布甲尼撒要的是把他的梦解出来。但以理既然说可以解梦,尼布甲尼撒自然高兴同意宽限但以理他们一天了。
  然而,说是信心百倍,可但以理自己也毫无头绪,他只能这么说,不然,他和他朋友们的命都不保了,他死不足惜,可他的朋友们的命要紧,他不会不顾他的朋友们的命的,所以,他必须信心百倍的求尼布甲尼撒王宽限一天,在这种九死一生的情况下,除了相信宽延一天就可以解开尼布甲尼撒的梦以外,便不再有别的了。
  但以理从王宫里回到他和他朋友们住的房子里以后,就把这件事告诉了他的朋友们,就是哈拿尼雅、米沙利、亚撒利雅这三个朋友。但以理的三个朋友们于是静坐片刻,不语一声,安静的房间里只听得窗外从沙漠吹来的呼啸的风声。但以理站在三个朋友们的旁边,与三个朋友们一起静默不语。未几,三个朋友们便纷纷站起身来,他们对但以理说:“如今我们四人的命悬在大权位者的手里,他如果叫我们脱离凶险,我们便不得见死,他如果要我们的命,我们便不得存活,我们不能左右我们命定的生命,我们不能改变我们面临的凶险,但我们是信赖他的,他知道如何为我们化解灾难,他用翅膀遮蔽我们,护我们在他翅膀底下,周围的凶险虎视眈眈,他却保护我们,将这凶险隔绝在外。”
  说罢,但以理便与三个朋友一起同心合意的祷告在天上的大权位者,祈求他向他们指名这奥秘之事的解答,不叫他们和全巴比伦境内其余的无辜的人灭亡。
  祷告结束以后,四人便安心的睡下。
  半夜,有异象从大权位者处而来到与但以理的梦里,如此便明白清楚的告诉但以理尼布甲尼撒所做之梦的内容与所做之梦的解答。异象显过以后,但以理忽从梦中惊醒,但见他从床上起身,跪到窗前,喜极而泣。他泪流满面的向在天上的大权位者由衷的赞叹:“大权位者的名是值得称颂的,他不像人间的君主,不类人间的政权,人间的君主寿有穷尽,人间的政权交替更迭。大权位者的存在从始至终都在那里,大权位者的政权从无开始之处至无终结之处永不更迭。智慧之源发于大权位者,能力之始始于大权位者。大权位者开辟天地开始的时间,大权位者定下天地结束的日期。大权位者立人间的君王,废人间的君主,更人间的政权,于悄无声息之中,完成立废之事,叫他们以为他们自己不过是人。不论何国猛如雄狮,不论何国威加四海,大权位者都使它们按期限成国,期限一到,纵使猛如雄狮,纵使威加四海,便皆都土崩瓦解矣。大权位者察看天地的一切事,他赐智慧给靠近他的人,赐知识给勤加苦练的人,人不能知道的事,他知道,人不能解开的难题,他能解开,暗中的奥秘在他的眼前无处藏身,又叫这无处藏身的奥秘显给谦卑求告他的人看见,他身披光明,脚蹋暗魅,大权位者的能力广无穷尽。”
  当夜,尼布甲尼撒面色憔悴的坐在床边的地上,倚着床边,但见他攥紧拳头,泪流满面,自言自语道:“想我尼布甲尼撒赫赫武功,威震四方,但问普天之下,谁人闻听我尼布甲尼撒声名不丧胆?奈何,今我尼布甲尼撒竟为一所做之梦而败矣,待及后人闻得此事,有不笑我尼布甲尼撒者乎?想及此,我胸中难平矣。”
  此时的尼布甲尼撒就像一个哭鼻子的小孩子,别看他曾经勇猛无比,所帅之师凡过处皆如入无人之境,但他所具备的所有的勇猛都不能使他脱离强迫症的折磨。他说他是宇宙的王,四方的主,然而此时,他的豪言壮语与他黑夜里在强迫症的心理问题折磨下睡不着觉的泪流满面着急无比的样子成了多么讽刺的反比。
  就在这时,太监长进来尼布甲尼撒王的卧室站在尼布甲尼撒王卧室的床帷外禀报尼布甲尼撒王说护卫长请求觐见。尼布甲尼撒王对太监长说:“不见,有事明日再奏。”太监长于是出去回复护卫长王命。
  不一会,太监长又进来尼布甲尼撒王的卧室站在尼布甲尼撒王卧室的床帷外禀报尼布甲尼撒王说:“此事甚急,关乎万岁我王的安心入眠。”
  尼布甲尼撒王惊喜道:“莫非已有人解得我梦?”
  太监长回答:“万岁我王先见,此事正是也。”
  尼布甲尼撒王便进一步问道:“解得我梦者谁也?”
  太监长答道:“无他,只但以理耳。”
  于是尼布甲尼撒王便宣太监长命护卫长带但以理过来见他,太监长便退到外面传王命,护卫长便领命带但以理过来见尼布甲尼撒王,待尼布甲尼撒王沐完浴更完衣后,尼布甲尼撒王便宣但以理过来单独王政议事厅里觐见。待护卫长带着但以理来到单独王政议事厅后,尼布甲尼撒王便迫不及待的对但以理说:“你确实知悉我所做之梦又使之为你所解也?”
  但以理对尼布甲尼撒说:“王所做之梦乃为奥秘之梦,为在天上的那位大权位者指示自王以后之事,故王百思不得见所做之梦也,国中所有哲士与观天像的、烧香的、请神的、施法术的、种蛊的人也无人可获悉并解得此梦也,惟在天上的那位大权位者可使奥秘之事得以显明,故王何必滥杀无辜乎?大权位者显明此奥秘之事于我,非因我智慧超群,乃因使王知道王所做之梦的讲解以及平复王因此事所产生的焦虑心情。以下,便是我在异象之中见王所做之梦的内容:
  有一座由工匠铸造的像山一样高的人像站在王的面前,这座像山一样高的人像金光闪闪,威武异常,叫人望而生畏。像的头是用金铸造的,胸膛和臂膀是用银铸造的,肚腹和腰是用铜铸造的,腿是用铁铸造的,脚的后一半是用铁铸造的,脚的前一半是用泥土铸造的。你正抬头仰视这座高大的人像时,忽然有一块未经工匠之手加工的天然的石头从天而降砸在这座高大的人像的脚上,于是这座高大的人像轰然倒塌,伴随着这座高大的人像轰然倒塌,铸造这座高大的人像的金、银、铜、铁、土顷刻间碎为漫天沙尘,紧接着这轰然倒塌的人像碎为的漫天沙尘随风消散,直至最后消失的无影无踪。在这座高大的人像倒塌碎为漫天沙尘的瞬间,从天而降打碎这座高大的人像的石头变成一座大山,充满整个天下。
  这便是王所做的梦。现在,我要将王所做的梦详细的解与王听。这座高大的人像的头,便是王你。王是四方的王,天下的主,天上的那位大权位者已经将国度、权柄、能力、尊荣都赐给了王,凡是人所住之地的走兽飞鸟也都交付与王手掌管,王便是这座高大的人像的黄金铸造的头。在王以后要兴起另一国,这国却不及王之巴比伦。这国之后又兴起一国,这国就是这座高大的人像的由铜铸造的肚腹和腰,要掌管天下。这国之后又兴起一国,这国雄心如钢铁,力量亦如钢铁,钢铁如何打碎碾压百物,这国也如何打碎碾压百国。这国以后,又兴起一国,因脚跟至脚掌处是铁,故这国乃是传承上一国,然脚掌处至脚趾头却是用泥土铸造的,既一半是铁一半是泥土,这国将来就也要分开,因有铁,所以这国就有钢铁的力量,又因有泥土,所以这国就一半强壮一半柔弱。王既看到用一半铁一半泥土铸造成这座高大的人像的脚,就知道这国的民与各族的人搀杂在同一国里却不能彼此融洽,就像铁和泥土不能彼此融合。
  当这些国的王在位的时候,天上的那位大权位者另立一国,这国永不败坏,又不归给别国的人,又存到永永远远,王既看到未经工匠之手加工的天然的石头从天而降将这座高大的由工匠之手以金、银、铜、铁、土铸造的人像砸的粉碎,就知道这是在天上的那位大权位者将后来要发生的事指明给王看的。这便是王所做之梦的讲解。这讲解因为出于在天上的那位大权位者的显明,所以这讲解是确实的。”
  尼布甲尼撒听完但以理的讲述以后,全身直挺挺的倒在地上不停的抽搐,口吐白沫,太监长和护卫长以及但以理赶紧蹲下扶起因癫痫发作而倒地抽搐的尼布甲尼撒王,他们扶着尼布甲尼撒不停抽搐的身体,未几,尼布甲尼撒便从癫痫中好了过来。但见尼布甲尼撒王放开扶着他的太监长、护卫长以及但以理的手,就趴到了但以理的面前,太监长、护卫长以及但以理以为尼布甲尼撒王又犯癫痫了,他们正要蹲下再次扶起尼布甲尼撒王的时候,尼布甲尼撒却对他们说:“谁都不要过来扶我,让我抒发一下对天上的那位大权位者的尊敬。”说罢,便命令太监长叫人给但以理送来祭拜鬼神的香和祭物。但见尼布甲尼撒对但以理说:“既然你说出了这个无人能知晓无人能解开的奥秘,可见你们的神诚然是天上万神的统领、地上万王的掌管者,不仅如此,你们的神——这位天上万神的统领、地上万王的掌管者又是众智慧的源泉,使这奥秘的事得以显明。”
  抒发完对天上的那位大权位者的尊敬以后,尼布甲尼撒起来对但以理说:“以后,你就留在我的身边吧,我派你管理巴比伦全省的事务,巴比伦境内所有哲士的统领职位就由你担任吧。”说完,便令太监长叫人将许多上等的礼物送到但以理的居住处。但以理是一个注重友情的人,他享受到这么大的尊荣,第一个想起的就是和和他一起从犹大国破以后被虏到巴比伦的难兄难弟——他的三个朋友分享他的尊荣,他求尼布甲尼撒也让他的三个朋友和他一起管理巴比伦全省的事务,尼布甲尼撒就准许了但以理的请求让但以理的这三个朋友——沙得拉、米煞、亚伯尼歌协助但以理一起管理巴比伦全省的事务了。
  就这样,时间转眼过去了几个年头,看着自己创立的帝国一片欣欣向荣的繁华景象,尼布甲尼撒的高傲之情慢慢的膨胀到立国之初随着手下的将士戎马天下征战四方攻城略地所向披靡时的豪迈得意之情了,只是这时的巴比伦帝国早已称雄八方,四夷拜服,因此尼布甲尼撒的征战之情得不到抒发,就心痒难耐,他回想起自己当初随着手下的将士攻城略地之时,所过之国的王与百姓无不跪地向他投降的风光场面,然而如今,那样的宏伟场面再也找不到了,他的心里感到无比的失落,纵使贵为九五至尊又有什么用,那种征战之时面对敌人向自己跪拜时自己所产生的那种成就感渐渐的在光阴中消磨殆尽了,“不,不能就这么失去往昔的峥嵘岁月,我要让往昔的峥嵘岁月再次展现。”想到这里,尼布甲尼撒热血沸腾,他觉得他又回到了从前,和手下的兵士们驰骋沙场,攻陷一国又一国,面对显现在眼前的跪在他面前的被攻取之国的王与百姓,尼布甲尼撒意气风发的一手握着刀剑一手叉在腰上在自己的卧室里走来走去走来走去一直走到大半夜才心满意足的睡下。
  不被尊敬的感觉越来越充斥着尼布甲尼撒的心让尼布甲尼撒感到时常的心神不宁,突然有一天,尼布甲尼撒想起了但以理当初为他解的那个梦,但以理说那个高大的人像的头就是尼布甲尼撒自己,“既然这样,我何不命人铸造一座高大的金像,不仅金像的头是我,整个金像都是我,我要让全巴比伦境内所有的民众向这座金像跪拜,向这座金像跪拜就是向我跪拜,因为我就是这座金像。”想到这里,尼布甲尼撒立刻命令建造部的官员调动巴比伦境内技术高超的工匠聚集起来为他铸造一座高二十七米,宽两米七的黄金人像,人像的面貌以尼布甲尼撒本人的面貌为拓本塑造。
  铸造完这座金像以后,尼布甲尼撒命人把这座金像运到巴比伦城外的一个叫杜拉的平原上。接下来是选定日子举行金像开光仪式,待选好了金像开光仪式的日子以后,尼布甲尼撒就激动的就等着金像开光的那天的到来了。在等不及却不得不等的等待之下,终于等来了金像开光之日,尼布甲尼撒命人将总督、钦差、巡抚、臬司、藩司、谋士、法官,和各省的官员都召来为所立的金像行开光之礼。待总督、钦差、巡抚、臬司、藩司、谋士、法官,和各省的官员来齐以后,开光仪式便正式开始,总督、钦差、巡抚、臬司、藩司、谋士、法官,和各省的官员都站在尼布甲尼撒王所竖的金像前,但以理坐在尼布甲尼撒的御座旁边陪同尼布甲尼撒在高大的观礼台上俯视观礼。
  金像开光仪式即将开始,但见传令官大声宣告王命:“王命发出,各地有令,凡巴比伦境内各地所在地号角吹响以后,有不朝金像所在方向跪拜的,无论何人,皆都就地正法,扔入各地所在的烈火窑内。”
  宣告过后,角、笛、琵琶、琴、瑟,和各样乐器的声音先后奏起,金像开光仪式开始。各地提前安排好的角、笛、琵琶、琴、瑟,和各样乐器的声音也在同一时刻先后奏起。全巴比伦境内除了和尼布甲尼撒坐在一起的他最宠爱的那个妃子以及坐在尼布甲尼撒御座旁的但以理以及同为坐在尼布甲尼撒御座旁的数名同族心腹以及站立在尼布甲尼撒御座旁的太监长和护卫长以外,其余的所有王子、妃嫔、谋士、哲士、兵士、官员、民众皆都纷纷朝着金像或者金像所在的方向下跪叩拜,除了三个人不为所动,这三个人不是别人,正是但以理的三个朋友,就是沙得拉、米煞、亚伯尼歌。
  与尼布甲尼撒同族的迦勒底族人早就看犹大人不顺眼了,他们苦于找不到机会扳倒犹大人里的佼佼者,就是但以理和他的三个朋友沙得拉、米煞、亚伯尼歌,这下千载难逢的好机会来了,他们想只要扳倒但以理的三个朋友,到时再扳倒但以理,难度就不那么大了。第一次跪拜结束以后,迦勒底族的几个人得知但以理的三个朋友在第一次跪拜金像的音乐响以后没有跪拜金像,就急忙的跑到观礼台下请求奏事,站在尼布甲尼撒御座旁的太监长走到观礼台的栏杆旁向着底下的那几个迦勒底族的官员大声询问道:“何人在此骚动喧哗?”这几个迦勒底族人便向观礼台上的太监长喊道:“我们得知犹大人里的沙得拉、米煞、亚伯尼歌三人在金像开光仪式的第一次音乐响时没有跪拜金像,请公公向王秉明此事,让王把他们这三人扔到烈火窑里去。”太监长呵斥道:“惩罚谁人奖赏谁人是王的事,不是尔等之事,尔等在言语上休得造次,尔等只需说明何事即可,多余的话休得出口。”呵斥罢,太监长便退到御座旁秉明那几个迦勒底人所要求秉明之事。
  (更多精彩,持续更新中)
  更多交流,可以添加我的QQ:1327835231
  或可以添加我的微信:liujingshan3201991
分享到:
发表评论(文明上网,友善发言,匿名评论无需登录)
还可以输入:400 个字符
评论列表0 条评论
暂无评论!
网站首页|关于本站|网站地图
文字站感谢每一位喜欢本站的人,欢迎将本站分享给你的朋友!最温暖的文字记录站 ─ 文字站!文学交流群:
本站部分内容来源于互联网,若无意侵犯您的权利,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蜀ICP备14019085号 Copyright © 2015 文字站 www.wenzizhan.com 版权所有
分享
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