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美文 情感文章 散文随笔 生活随笔 心情日记 现代诗歌 古词风韵 爱情故事 语录名句 微小说 影评 杂文 佳句
×取消主题

刁蛮大姑

发表时间:2021-12-18用户:花辞央阅读:516
  在沐蓉得知母亲要改嫁的时候,她没有感到悲伤或是愤怒,她认为她的妈妈值得更好的人爱护,更何况作为子女,她也不能干涉她的婚姻。

  其实她也有所忧虑,李顺还不错,只是听说他的姐姐李冬凤性子泼辣,母亲心地善良,不擅于争斗,她担心母亲嫁过去会吃亏。

  她脾气若是真的不好,母亲真要嫁过去,是不是一定会被欺负呢?作为子女又有谁能看到母亲被人欺负,却无动于衷?

  李冬凤没有住在李家,只是隔三差五的会到李顺的弟弟家帮忙收拾院子,嗯,李顺和他兄弟家是住在一起的。

  一个院子,两个门。

  听人说,她是个极不好相处的人,对有钱与没有钱的态度完全不同,前者是笑口常开,后者便横眉冷对,甚至在背后闲言碎语,有时也会当面像个泼妇一样没有道德的骂人。

  可人有万般面孔,这类人又不是极少数。

  人之常态罢了。

  沐蓉觉得只要她对她们不指桑骂槐,当面辱骂她们就行了。

  她的母亲与她的想法一致,她也觉得她再怎么说也是李顺的姐姐,也会是她的大姑姐,她也不会不好好当一个长辈的吧。

  沐蓉母亲并不打算风光大嫁,终究是二婚,十多年前的部分农村人的思想要么比较保守陈旧,要么就很八婆,就算没有不堪入耳的流言蜚语,以李顺家的条件也是无法做到的。

  然后,沐蓉母亲嫁到李家也有十多年了,也任劳任怨的照顾公公。

  但是李冬凤却说这个房子不留给她,而且李顺的兄弟也咬定一口她没有照顾。

  在李家公公下葬的那一天,每个人都来给帛金,帛金必须有个人收,每个人都在忙自己的事情。

  沐蓉母亲就说先交给她,等忙完了在一起处理,所有人都同意了。

  李冬凤也默认了,只是在李冬凤旁边的沐蓉亲耳听见她骂自己的母亲是守财奴。

  沐蓉心想,她这大姑在她自己亲爸的面前,在她的爷爷的面前,她居然还敢骂她的妈妈?居然还有心情骂她的妈妈?她还是个人吗?

  一直以来,她都没有做好一个大姑该做的事情,冷眼相看,背后乱说坏话,她与母亲一直都在忍。

  却没有想到,到头来换来的是如此恶言?

  人越是善良,便越容易被欺负。

  想起在李爷爷下葬那一天,那人嚣张的模样,沐蓉的心中就瑟瑟发抖,对于那个人,她本就没有敌意。

  只是,她与她母亲对于那个人来说,似乎是牵扯到了某种利益的牵扯。

  自从李家爷爷死后,李冬凤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或者也可以说,这十几年来她只是没有太过分而已。

  她其实很早之前就想赶走她们了,只是她爸在,她不敢。

  她曾亲耳听到,李冬凤说他们与她们不是一路人,她骂沐蓉和母亲是一路货色,说她们不配存活在世上,还骂她们都是一群该死的,如若没有她们,她哥哥的财产都是她的了。

  她也见识过她抄着板砖的凶残模样了,女人惹不起,叫李冬凤的女人更惹不起。

  身材壮如豹,贼眉鼠眼,不是,更像是狼的眼睛,每天都是阴沉沉的斜睨着沐蓉。

  李冬凤渐渐变成了镇上有名的泼妇,她的爱好就是吵架和打人,其次才是帮她兄弟工作。

  有一日,李冬凤第一次当面骂了沐蓉,因为她有被害妄想症,她觉得沐蓉骂了她,可是沐蓉,平白无故的去骂她干什么

  “看你熊样我不呼死你,你有病,你快点去死吧!”

  李冬凤边骂便往沐蓉的面前挥着菜刀,想要吓唬住。

  可沐蓉在上学的时候就见多了这类人的嘴脸,听了这句话,脸色没有一丝愤怒的模样,但是她的眼中闪过一丝狠厉,阴冷的说道:“李冬凤,你刚才骂我的那些话,我已经拍了视频了。”

  李冬凤愣了愣,提起步子便又开始骂,她阴冷的眸色扫向沐蓉,“你就算拍了又有屁用,能怎么着了。”

  “拍了给别人看,给我自己看,让世界上所有人都知道你那个泼妇样。”

  沐蓉语气阴寒的说道,她身上的气势是要比李冬凤要强百倍的,因为和泼妇不必讲理。

  李冬凤还在骂骂咧咧,她的老公帮忙劝架,说劝架其实还是知道向着他媳妇的,因为他说什么谁再说话我就扇谁,结果他老婆还在骂沐蓉。

  沐蓉见夫妻两个是一路货色,便不再理睬。

  后来,不出意外的,两人又打起来了。

  李冬凤又开始骂骂咧咧了,当着沐蓉的面和别的男人说起她的坏话,她倒是没有指名道姓,只不过那个男人都知道李冬凤说的就是沐蓉,

  沐蓉也和别人说李冬凤为什么针对她,她是不是有被害妄想症,别人说,她这是精神病。

  李冬凤听到沐蓉这么说,带着一股气回了家。

  第二天,李冬凤又在开始骂沐蓉了。

  她有股暴戾的杀机呈现而出,她目光阴冷,整个人就像是鬼缠身一样,还在那称职做一个合格的泼妇,撞沐蓉、推沐蓉、还骂沐蓉。

  “丧门!”

  “你有病啊!”

  “瞧你那个该死样!”

  沐蓉今天家里来了很多客人,她就要让所有人看着沐蓉怎么被她踩到头顶下的。

  只不过李冬凤使出的下三滥手段丝毫没有办法令沐蓉的心里起了任何的波澜,她感到有趣,不无戏谑的说道:“我们继续来拍摄吧。”

  李冬凤驴一样的长瓜脸,尖尖的鹰钩鼻,有着一双老鼠眼,怎么看都像是一个彪悍的男人,她上前打了沐蓉,还把沐蓉的嘴角抓出血了。

  沐蓉没有预料到,李冬凤由于比她还要壮大,她是真的受伤了。

  只是,最后沐蓉也不客气,她最近学了一套防泼妇术,上来就制服住了李冬凤。

  从那以后,李冬凤很长时间都不敢去沐蓉家,因为一来怕沐蓉打她,二来怕别人讲她坏话。

  虽然那些都是大实话呀。
分享到:
发表评论(文明上网,友善发言,匿名评论无需登录)
还可以输入:400 个字符
评论列表0 条评论
暂无评论!
本文用户信息
用户昵称:花辞央
文章总计:9
个性签名:暂无
本栏近期热门
本栏最新文章
网站首页|关于本站|网站地图
文字站感谢每一位喜欢本站的人,欢迎将本站分享给你的朋友!最温暖的文字记录站 ─ 文字站!文学交流群:
本站部分内容来源于互联网,若无意侵犯您的权利,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蜀ICP备14019085号 Copyright © 2015 文字站 www.wenzizhan.com 版权所有
分享
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