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美文 情感文章 散文随笔 生活随笔 心情日记 现代诗歌 古词风韵 爱情故事 语录名句 微小说 影评 杂文 佳句
×取消主题

古微

发表时间:2022-03-23用户:白芷阅读:819
  壹眼浮生–风声暗动
  身在江湖不知水深,生在红尘不觉尘重。在这江湖之中,向来都是人心难测,各怀鬼胎,有人想要扬名立万,有人身陷恩仇,也有人急于避世,妄图挣扎,却越陷越深……
  在江湖之中一直有这样一条秘闻,相传纪家浮生楼中藏着一味换骨仙药,名曰“醉仙骨”,食之能脱胎换骨,得道成仙,知道的人都在暗处垂涎,司机而动。而被窥视的纪家却现得格外安静,终日里除了悠扬的琴声之外,再没有半点声音,安静的仿佛从来没存在过一样。可是匹夫无罪,怀璧其罪,比纪家着急的大有人在。这天夜里,一抹黑影趁着夜色潜入浮生楼,此人身形玲珑,动如狡兔,即使身着黑色夜行衣,戴着宽大的斗篷也难掩女儿之姿。在这样的夜里一丁点的声音都有可能引起他人的注意,所以此人格外小心如点水般一路行至后院,伏在墙头,正准备翻墙而入时,一道白色身影映入眼帘,让她不得不停止行动,她名叫钟诉离,是一个飞贼,前些日子被赤焰堂堂主温天晁所救,为报救命之恩来帮温天晁偷换骨仙药醉仙骨。此时钟诉离眯起眼盯着那道白色身影,生怕自己被发现,却只见他走到院中石桌旁在正对着钟诉离方向的凳子上坐了下来,用那白皙修长的十指轻轻的抚着琴,上扬的嘴角让平静的眸子里有了光,他拨动琴弦,琴声婉转如此刻的月亮,亦如他眼里的光,是了,是月光,明亮、柔和、冷清。墙上的人出了神,不知是因为动听的琴声还是因为这月光般的人。终于,悠扬的琴声别黎明的第一声打鸣声所打破,钟诉离赫然惊醒,自己既然在墙上听了一夜的琴!?清澈的眸子动了动,黑色面纱下的神情有些许怒色,看来只能空手而归了,一晃,那道伏在墙上的黑色身影便消失在朦胧之中。
  钟诉离不知道的是,她走后琴声便戛然而止,那个弹了一晚上琴的人抬头看着那道墙,嘴角微扬,脸上的神情就像阴天时的月亮,被乌云遮挡却也照亮的周围的云层,黑白交加让天空更加模糊。
  钟诉离回到赤焰堂向赤焰堂堂主温天晁汇着报昨晚的情况。“什么,这么说你昨天听了一夜的琴?!钟诉离,你可别忘了你答应我的事情!”一位中年男子转过身来脸上有明显的怒色。钟诉离低头抱拳道:“堂主救命之恩诉离莫不敢忘,诉离定会为堂主偷的醉仙骨以报堂主救之恩”。温天晁摆了摆手道:“也罢,如果那么容易得手就不是醉仙骨了,你可是昨天抚琴之人是谁吗?”“如果诉离没猜错的话应该是纪家独子纪浮生”。江湖传言,纪家独子纪浮生不诣武学,独爱音律,一把灼尘更是冠绝天下。温天晁负手而立,沉默不语。忽然,温天晁转过身来,低头在钟诉离耳边说着什么,钟诉离的眼中闪着震惊。“不行”钟诉离几乎愤怒道。温天晁半威胁半承诺道:“我只要醉仙骨,你只要帮我拿到醉仙骨我便给你覆灭丸的解药许你自由”。钟诉离满眼挣扎,但还是点头应了。是的,她被温天晁救起之后温天晁给她吃了覆灭丸,那是一种慢性毒药每个月发作一次,发作之时,全身元气被抽离之后又重新汇聚,其痛苦不亚于抽筋剔骨。出来之后钟诉离抬头看着太阳却被太阳光刺的闭上了眼,温暖的阳光照在钟诉离身上,而她脑海中浮现的却是一轮皎洁的月亮,散发着清冷的光…
  贰与我言–道破真相
  是夜,浮生楼里琴声袅袅,白衣公子以琴相邀,与月为友,流淌出的美妙的旋律叫人觉得清凉的就像夏日夜晚湖边吹来的风。墙头上的钟诉离早已换了一身粉裙,放下了齐腰的长发,一手扶墙一手拿着一只酒壶,抬头将酒细细的灌入喉中,侧身而坐,即使穿着娇嫩的粉裙也难掩眉宇间的英气,只是那双灵动的眼睛应是染了酒气的原由像是被人蒙上了细纱,在望着纪浮生时显得更加氤氲。钟诉离笑了笑,不得不说纪浮生果然人如其名,如梦似幻,美好的不真实,只是这样纤尘不染的人却藏着令整个江湖震惊的秘密……钟诉离出了神,没有发觉琴声已停了许久,而弹琴的人正似笑非笑的看着她这个不速之客。良久之后,钟诉离终于被“怪异”的目光盯的回过神来,四目相对又是良久,终于,钟诉离不堪重负率先打破沉默,垂眸之间便将情绪收于眼底,抬眼笑道:“公子好琴艺,小女子闻琴而来,并未成心冒犯,还望公子见谅!”
  “姑娘既然来了,何不下来坐坐让在下为姑娘弹上一曲以尽地主之谊呢”!
  “好!”钟诉离纵身一跃便来到了石桌旁。
  “姑娘请”纪浮生指了指一旁的石凳。钟诉离毫不做作地挥手便坐了下来。纪浮生浅笑,十指流转间便有了世间少有之音,余音缭绕,不绝于耳。
  钟诉离把玩转手里酒壶,看着眼前这个纤尘不染的男人,感觉在他这里所有的东西都很安静,很轻,心也会慢慢静下来随着琴声而变得清澈,就像是坐弯弯的月牙上一样,清静,但也有一丝直达心底的–冷……院中那随风飞舞的落花仿佛应声而动。钟诉离眼波流转,微微笑了笑,抬脚轻轻点了点地便飞跃到空中,转身,舞动,不媚不妖,利落大方,一袭粉衣似乎要与娇艳的花瓣融为一体。纪浮生看着她笑容满面,眼里的光比此时的月亮好要亮上几分。
  此后,纪浮生每晚都会在院子里抚琴,琴声时而愉悦怡神,时而悲伤凄婉,就像等人爽约了一样,此时的琴声便是后者。是的,钟诉离已经三天没有来了,这一个月以来只要琴声响起,身着粉衣的钟诉离便会不知道从突然冒出来落在墙头上,对此纪浮生也见怪不怪。只是她每才翻墙而入时都会被纪浮生打趣说是‘梁上裙子’,而钟诉离每次都撇撇嘴一笑而过,却在心里暗暗念道“本来就是梁上之人嘛,只不过是女子并非君子”。
  此时的纪浮生神情凝重,眉头紧锁,琴声也变得急促起来,诉离已经好久没来了,不知道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恍惚间,一抹粉红从眼前掠过落在石凳上,端起桌上的酒杯一饮而尽,不是钟诉离是谁?纪浮生看着钟诉离紧缩的眉头微微舒展开来,只是在看到钟诉离脸色的那一刻有重新聚在了一起,此时的钟诉离虽然表现的很轻松但依然难掩她此时苍白。“你看上去脸色不好,是发生了什么事吗?”纪浮生关切的问道。“没什么,只是最近有点忙,可能没休息好吧”。钟诉离说着却没有看他。纪浮生盯着钟诉离一脸的狐疑。钟诉离觉得尴尬,便急匆匆的扯开话题:“那个,今天不是中秋节嘛我们去外面看看吧,外面可热闹了呢。”说着便拉着纪浮生往外走,只不过是朝着墙的方向去的。又是翻墙。纪浮生顿了顿,一脸不情愿的开口道:“我们不会是翻墙出去吧。”“对呀,不过我们是飞不是翻。”“啊!”还没等纪浮生反应过来,钟诉离就已经揽着纪浮生的腰越过墙头了。看着钟诉离苍白的侧脸纪浮生微微笑了笑,笑容仿佛冰水乍现,微光闪闪。春赏百花冬听雪,与尔渡余生。夏有凉风秋有月,有卿皆良辰。
  钟诉离拉着纪浮生来到了湖边,湖边有很多人放河灯,把心愿写到灯上放进河里,河水会把它带到遥远的地方告诉神灵,寻求庇佑。
  “我们也去放一盏吧。”钟诉离看着纪浮生问道。纪浮生微信着点了头,一起来到了湖边选了一盏心仪的河灯写下了各自愿望一起放到河中,钟诉离双手合掌闭眼祈祷。纪浮生看着钟诉离突然觉得这看似荒唐的方式真的可以现实愿望,便学着钟诉离的样子合上双手,闭眼在心中默念道:“浮生此生别无所求,唯愿这身边的姑娘此生安康,没有顾忌地过自己想过的生活。”两人的河灯载着各自心愿飘到了很远,很远……。
  烟花在空中开出了一朵朵绚丽的花,把天空染成了五颜六色,但很快又消失,接着又会有其他烟花升上来,开花,消失,周而复始,无止无休。钟诉离和纪浮生坐在房顶上,手里依然拿着酒壶,看着着街上热闹非凡,只是却传不他们这里来。今夜中秋佳节,大街小巷的灯火阑珊都展现的人间的烟火繁华,这样的繁华盛世下多少故事被掩埋?多少故事被歌颂?街上来来往往的人都过得好吗……
  纪浮生猛喝了一口却被呛得一阵咳嗽,钟诉离看着他,笑道:“看来纪大少爷很少喝酒啊,才一口就被呛成这样。”纪浮生擦着嘴角道:“这酒生猛你还是别喝了。”钟诉离转头看着他眼里满是诧异。“虽然这酒对你构不成威胁,但你刚毒发过,还是要注意一些的。”纪浮生的这句话说的一如既往的轻,却给了钟诉离重重一击,有太多的吃惊和疑问却不知道怎么开口,只能呆呆的看着他。片刻之后,又恢复平静,也对,有着醉仙骨的人家怎么可能平凡。“你都知道了”?“嗯,你失踪的这几天我叫人去查了”。钟诉离仰头灌了一口酒,笑道:“真是小看了纪大少爷,没想到才短短三天你就将我查的如此彻底!”纪浮生抬头道:“诉离我会帮你拿到解药,相信我。”看着钟诉离的眼神充满了坚定。钟诉离淡淡的笑了笑:“你帮我?呵,怎么帮?用醉仙骨换你愿意吗?”纪浮生垂着眸不在说话。钟诉离站起身来道:“既然被你识破我也没什么好说的,解药得是就不劳纪大少爷费心了。”说罢便腾身离去。纪浮生望着钟诉离离去的身影沉默良久,诉离,你当真不记得我了吗……今夜望月,今夜的月亮比平时的还要亮上几分,圆圆的挂在天上,只是淡淡的光怎么看都不热闹。
  叁血如焰–赤焰伤浮生
  钟诉离走后纪浮生便在没有她的消息。只到一个月以后,纪家的线人将一封书信匆匆交到了纪浮生手里。书信还没有拆封,线人道是一个小孩把它交到了自己这里,信封上写着纪浮生亲启,线人也不敢怠慢便火速将信交到了纪浮生手上,虽然事情可能没那么简单但还是将信交给了纪浮生。纪浮生看着这书信眼里慢慢的染上了怒色,将书信狠狠地拍在了桌子上,眼神里的怒火正在灼灼燃烧。递信的那名线人愣在了原地,楼主向来温和这次却发这么大的脾气怕是除了找的那位再也没有人让这位如玉的楼主生气了……那名线人也不敢多说只是不知所措的站在原地。“下去吧”这到这句话那线人仿佛得到解脱般跑了出去。纪浮生的手紧紧的握在一起,关节处呈现出了生白。
  这天,纪浮生提着剑独自攻进了赤焰堂,到正堂时,一袭白衣早已被不知道是谁染成了红色。而此时,温天晁正坐在堂上看着纪浮生眼里充满了玩味,身边还站着终诉离。纪浮生一步一攻,一步一剑,鲜血四起,终是双拳难敌四手,被划了一刀又一刀。一刀砍在了纪浮生的腿上,纪浮生瞬间倒了下来,为了不让自己倒下纪浮生用剑撑着地,只是被砍的一条腿却怎么也使不上劲跪了下来。
  “够了!”钟诉离大喊道。“纪浮生你不要命了吗?”钟诉离看着纪浮生想起来那个月光下的翩翩公子,如今却如此狼狈。“我说过,我会帮你。”纪浮生很虚弱,但语气却很坚定。“为什么?”钟诉离在也忍不住让眼泪肆意流了下来。“你还记得十年前你救的那个小男孩吗?那是我。”“什么!”钟诉离瞪大了双眼。
  十年自己在一堆废墟里捡了一个小男孩,发现他时小男孩气息微弱,钟诉离把他带回了家,为他擦干净了脸。他长得真好看!钟诉离忍不住的伸手摸了摸他的脸,软软的,滑滑的,只是有些发凉。钟诉离每天把自己捡来的吃的都喂给他吃,每天给他擦脸,陪他说话,把自己一天的经历都讲给他听,也不知道他能不能听到。终于纪浮生醒了,钟诉离开心的把自己是如何发现他的,怎么救他的,事无巨细的都说给纪浮生听。纪浮生看着眼前的陌生的地方像是一个废弃的破庙。“这是哪里?”“这里是我家呀!”“你家!?”纪浮生惊讶的看着四周很难想象这是一个家。“你家没有大人吗?”纪浮生问道。“前面有婆婆跟我住,可前几天婆婆也死了。”钟诉离只是说着却没有太大的难过。纪浮生看着她,同自己差不多大,却早已经历了生死,甚至有些木然。纪浮生有心好像被揪了一下,鬼使神差的说道:“没关系,以后我陪你!”年少时诺言终究只是童言无忌。一天钟诉离出去找吃的回来后却怎么也找不到纪浮生。小小的钟诉离跑遍了个个角落都不见纪浮生的踪影…后来钟诉离被一个伙盗贼收养,他们的首领姓钟便给她起名叫“诉离,钟诉离”,希望诉尽离别,终的圆满。他们一起劫富济贫,还教钟诉离习武,慢慢的钟诉离也就忘记了那个曾经要说要陪她的男孩。
  回到现在,钟诉离想着以前的点点滴滴泪如雨下:“你为什么要走,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担心!”“对不起,是我不好,不该丢下你一个人离开,但是我是有苦衷的,咳咳!”纪浮生咳出了一口血!“纪浮生”。钟诉离喊着他语气里充满担忧。“那天你走后家里人找来把我带回了家,回去后我生了一场重病一病就是一个月,恢复后我去破庙找你却找不到你,我四处打听他们都说没见过你。知道你家加入赤焰堂也是无意得知…咳咳咳。”纪浮生剧烈的咳着,越来越越虚弱。
  此时一阵掌声响起伴随着温天晁低沉的声音:“还真是感人,只不过……”温天晁绕到了纪浮生身后继续道:“纪少爷,哦不,纪楼主好像误会了什么,钟诉离对你可并没有那个意思,是我安排去接近你的!”温天晁看着纪浮生又看了一眼钟诉离眼里玩味更加浓郁,笑道:“有一件事你们怕是还不知道吧,当年掳走纪少爷的人是我,在的得知钟诉离是那个女孩时,设法让她服下覆灭丸为我所用去接近你骗取醉仙骨的人也是我!”温天晁看着他们满脸的得意。钟诉离跌坐在地上颤抖的说不出话,只是眼泪一滴一滴的往下掉,这么久以来自己不但被人利用,还害了纪浮生……
  纪浮生望着钟诉离心疼不已:“诉离别怕,我带你走!”纪浮生猛的站了起来,用尽全力冲到钟诉离面前,在钟诉离惊讶之中迅速将一颗药丸喂给了钟诉离,猛的抬了一下钟诉离的下巴让钟诉离把它咽了下去。纪浮生终于力气耗尽倒在了钟诉离面前。“纪浮生,纪浮生!”钟诉离哭喊着。突然间钟诉离觉得有一股暖流从自己的丹田之处慢慢游走开来,蔓延至全身,身体里也充满了力量随时要爆发一样!“啊!”随着钟诉离的一声大喊,周围的人被振开了几米之外温天晁慌忙之间施展轻功向后躲避却还是被振伤!如此强大的力量,莫不是……温天晁暗道不好!“快杀了他们!”温天晁喊着,却不见有人上前,温天晁着才发现他的人都被振伤倒地!温天晁看钟诉离正虚弱眼神一厉,施展全身力气朝钟诉离冲去!眼看就要冲到钟诉离面前时却一道白色的身影挡住一掌狠狠地击在了纪浮生身上!纪浮生瞬间吐出一口鲜血倒在钟诉离身上!“啊!浮生!”钟诉离喊着抬手一掌劈在温天晁身上,温天晁瞬间口吐鲜血飞了出去倒在地上。钟诉离抱起纪浮生施展轻功飞了出去……
  之后江湖传言,一位粉衣女子披头散发的冲进了赤焰堂,见人就杀无人敌手,赤焰堂从上到下无一幸免,堂主温天晁死状更是惨烈,身上没有一处完整的皮肤,一看就是被人一刀一刀划的,就算不死也会血液流干而死!而浮生楼新任楼主纪浮生下落不明,浮生楼前任楼主纪枫岚金盆洗手并当众摧毁醉仙骨宣布退隐江湖。关于这些事众说纷纭,至于真相究竟如何,我想只有当事人知道。
  江湖事,生存于毁灭只在一夕之间,而且从来不缺生离死别的故事。刚刚还津津乐道的事很快就会被新的事情所取代,比如说有人说自己见到了失踪已久的纪浮生并且身边还跟着一个粉衣女子,于是大家又开始揣测那粉衣女子和屠了赤焰堂的粉衣女子是不是一个人?他们之间有这么样深仇大恨?纪浮生不是失踪吗怎么又出现了?而且纪浮生消失这么久怎么也不见浮生楼的人找他?……这些对于当事来说都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如今,他们可以握着彼此的手去浪迹天涯,去游遍大江南北,去看花开花落,去听细雨绵绵。
  伍与其终–番外篇
  当初钟诉离带着纪浮生来到了,他们当初生活的破庙,那里已惨败不堪,钟诉离一遍一遍的喊着纪浮生,哭着,而纪浮生早已不省人事。钟诉离见过了太多生离死别唯独这次她慌了,她怕他醒不来,她怕留她一个人在世上,就像小时候找不到纪浮生一样,内心充满恐慌,钟哇的一口鲜血吐在了纪浮生身上让原本的伤口更加模糊不清,钟诉离下意识的用手去擦,在她眼中纪浮生总是白衣飘飘是那么美好,她不允许他被玷污,而如今却害他送命钟诉离的心仿佛在被一寸一寸的撕裂,又吐出一口鲜血来,钟诉离在去擦,却惊奇的发现那沾了钟诉离血的伤口不见了!她的血!她的血可以救他!钟诉离拔出随身携带的匕首划破手腕放到纪浮生嘴边。随着鲜血的流入,纪浮生的脸色慢慢恢复了血色,但是身上的伤口还在流血,钟诉离又划了一刀把血液滴在纪浮生的伤口上,伤一道一道的愈合,钟诉离脸上有了喜色,但是纪浮生的伤口太多了,在这样下去纪浮生还没有救回来钟诉离就先会血竭而死!
  站在远处的纪枫岚看着这一一幕只摇头,一个一个都不要命了吗,看来自己还是老了!纪枫岚走了进去“在这样下去他没救活你就先死了!”钟诉离迅速的转身把匕首指着他警惕道:“你是谁?你想干什么?”纪枫岚看着钟诉离道:“我是纪枫岚”钟诉离这才放下匕首来,终于哭了出来:“救他,快救救他,他要死了!”纪枫岚看着钟诉离要了要头道:“放心,他会好的”。“真的吗?”钟诉离期盼的问道。“我是他父亲,我会骗你吗,你知道你为什么会功力大增吗?你知道你的血为什么会有如此神奇的功效吗?那是因为我的这傻儿子知道你中了覆灭丸之毒后就拿醉仙骨给你炼制那枚醉仙丸,在知道你被抓之后便马不停蹄的去救你,为了打听你的消息他更是答应我接管浮生楼,他从小就不诣武学,跑去赤焰堂就是去送死啊!”钟诉离睁大双眼,由惊讶慢慢的变成了悲伤,纪枫岚继续道:“江湖传言,我纪家醉仙骨能脱胎换骨,渡人成仙,其实不然,但它能医白骨,解百毒,对外伤更有奇效,还能短暂的时间里提升人的功力数十倍,只是最后服用者也会功力散尽甚至稍有不慎还会力竭而死!”“所以他给我的吃的是由醉仙骨炼成醉仙丸!所以只有我的血可以救他!”说着钟诉离拿起匕首就往自己胳膊上划,纪枫岚出手制止:“行了,他已经没事了只是昏迷而已,跟我走吧,我会救你们的。”
  正在出门时,赤焰堂的人追了,而纪枫岚带的人也不多,从人数看跟本没有胜算,不过钟诉离的药效还没有过,她冲上去杀了所有人,在杀最后一个时之见那人颤颤巍巍道:“我们堂主…不会…放…放…过你们的!”温天晁还没死吗?钟诉离很清楚温天晁的野心,只要他不死纪浮生,她自己,甚至纪家都会有危险。钟诉离心眼神一厉,便施展气功朝赤焰堂方向飞去。
  此时重伤的温天晁正被人扶着,向大堂走去,看到钟诉离后温天晁大喊:“快拦住她!”自己便慌慌张张的四处躲避早已没有了往日的威严。只是那些喽啰怎么会是钟诉离的对手,钟诉离手起刀落鲜血四溅,很快便只是温天晁一人,钟诉离想起这么长时间的利用,想起纪浮生满身的伤痕,怒火中烧:“温天晁,你也有今天?”一刀砍在了温天晁的背上,温天晁咬着牙,却嘴硬道:“如果在给我一次机会我一定会杀了你杀了纪浮生。”钟诉离又是一刀,“可惜你没有这个机会了,温天晁,纪浮生受的伤我要你双倍还回来!”钟诉离不在废话一刀又一刀的砍在温天晁身上,只到他血肉模糊,面目全非!
  回到如今,钟诉离和纪浮生在纪枫岚的默许下去过了自己的小日子,而纪枫岚的使命便是守护醉仙骨,如今醉仙骨不在了,纪家的使命也算结束了,所以纪枫岚便决定金盆洗手退隐江湖,为了掩人耳目便当毁了醉仙骨。
  浩浩江湖,茫茫红尘,有多少故事结局圆满!又有多少故事被人歌颂,大多都被时光粉碎,被岁月掩埋!在这之中唯一不变便是那奋不顾身的真心吧!
分享到:
发表评论(文明上网,友善发言,匿名评论无需登录)
还可以输入:400 个字符
评论列表0 条评论
暂无评论!
网站首页|关于本站|网站地图
文字站感谢每一位喜欢本站的人,欢迎将本站分享给你的朋友!最温暖的文字记录站 ─ 文字站!文学交流群:
本站部分内容来源于互联网,若无意侵犯您的权利,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蜀ICP备14019085号 Copyright © 2015 文字站 www.wenzizhan.com 版权所有
分享
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