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美文 情感文章 散文随笔 生活随笔 心情日记 现代诗歌 古词风韵 爱情故事 语录名句 微小说 影评 杂文 佳句
×取消主题

故事与狗

发表时间:2022-05-07用户:稻烧阅读:125
  昨晚下过雨,草屋的茅檐上还挂着水,门前的溪水有些泛黄,和这个时代人们脸上的肤色一样。
  这是1977年的夏末。
  大黑冷了一夜,它爬起来抖了抖身体。趁东升的母亲没起来,它偷偷溜进那个三面是土的半露天厨房。它探着鼻子把大半个厨房搜遍了,什么也没有得到。
  它慢慢拖着身体出了门。大黑不黑,确切的说,是黑的不正常,身上的毛早没有了油光,颜色敷衍得像劣质的墨水。此时它仰头似乎闻到了什么,香香甜甜的,早被酸液占据的胃立刻抽动起来,它穿过巷道,竖着尾巴向西方跑去。
  东升起来,摇醒了三妹、四妹,三个孩子相跟着去翻南瓜做饭,他们回来的时候,妈妈早已烧好火。生火做饭,接下来就是一天的劳动。生产队种下的玉米已经绿油油的排列在田里,东升妈今天要和一队的社员们去除草。
  吃完饭,东升带着两个妹妹去挖野菜,在鱼塘边有车前草和蒲公英,三个孩子爬上塘边,看到他们社的武装专干李达急急忙忙穿过巷道,一溜烟没影了。三妹指着他问东升:“二哥,李叔叔今天怎么不去开会了,跑这么快,是要去哪里呀。”东升冷笑道:“可能找厕所去了。”东升有点奇怪,今天怎么没见大黑。
  晚上,妈妈告诉东升,今天玉米地篱笆上的雷炸了,雷是李达派人布置的,目的是为了防止人去偷玉米。“今天李专干接到报告,说雷炸了,篱笆是有一堆血,吓得他赶紧跑过去,在确定没人受伤后,就开会去了。”妈妈一边说一边笑。
  可是接下来妈妈的笑逐渐凝固,她看到,大黑在门口坐着,满身是血,嘴已经血肉模糊了,舌头已经断了,大黑的腹部插着雷的碎片,血一点也不敷衍,冒水似的淌着。等她反应过来,东升早就抱着大黑哭倒在地上,大黑呜呜的叫着,间断的摇着尾巴。
  “大黑!大黑!”东升痛苦的叫着。
  每听到一次自己的名字,大黑就摇摇尾巴,直到摇不动了,也叫不动了。
  二爸知道了这件事,立刻来到东升家,他笑着对三个姊妹说:“别哭昂,叔给你们做粉蒸吃。”二爸娴熟地处理了大黑的身体,接近九点,终于做好了“粉蒸”,三个孩子一直在哭,东升则狠狠地推了二爸一把,跑出门去。脚底的草鞋破了,不争气地粘着东升的脚,他干脆脱下来,把鞋仍得老远。
  多年后,东升与别人谈及此事,泪水止不住在眼眶里打转,故事与那狗,终究消失在了那个泛黄的年代。
  
分享到:
发表评论(文明上网,友善发言,匿名评论无需登录)
还可以输入:400 个字符
评论列表0 条评论
暂无评论!
本文用户信息
用户昵称:稻烧
文章总计:1
个性签名:暂无
本栏近期热门
本栏最新文章
网站首页|关于本站|网站地图
文字站感谢每一位喜欢本站的人,欢迎将本站分享给你的朋友!最温暖的文字记录站 ─ 文字站!文学交流群:
本站部分内容来源于互联网,若无意侵犯您的权利,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蜀ICP备14019085号 Copyright © 2015 文字站 www.wenzizhan.com 版权所有
分享
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