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美文 情感文章 散文随笔 生活随笔 心情日记 现代诗歌 古词风韵 爱情故事 语录名句 微小说 影评 杂文 佳句
×取消主题

《景山《圣经》小说集》之 恶妇录.蛇蝎王后月西白

发表时间:2022-05-18用户:景山哥哥阅读:231
  耶斯列人拿伯在耶斯列有一座葡萄园,这葡萄园靠近撒玛利亚王亚哈的王宫。撒玛利亚王亚哈看中拿伯的这座葡萄园,对此向往不已。
  有一天,亚哈实在难耐不住向往的心,便到拿伯的葡萄园里对拿伯说:
  “嘿,拿伯,跟你商量件事儿,你把你的这座葡萄园换给孤吧。”
  拿伯疑问道:
  “嗯?为什么我要把我的葡萄园换给国王大人你?””
  亚哈说:
  “哦(O第三声),哈哈,这个,你看,你的葡萄园离孤的王宫这么近,孤想用它做孤的菜园么。
  当然了,孤可以把更好的葡萄园换给你,或者你要银子也可以,孤按照葡萄园的价值把银子给你。”
  拿伯摇摇头对亚哈说:“不行不行,葡萄园,我是不会换给国王大人你的,也不会卖给国王大人的,至高神的规定,国王大人你不是不知道的,他规定各家的田地家产分给谁家就是谁家的,不可随意变动。所以,国王大人你是不可违反至高神对国中之民的田产所作出的规定的,不仅不能违反,国王大人你更加应当带头遵守才是。”
  亚哈得知了拿伯的态度以后,便闷闷不乐的回王宫去了。
  到了王宫以后,亚哈心灰意冷的往床上一躺,然后转脸向内。
  到了吃饭的时间以后,太监长带着几个端菜的太监过来亚哈的卧室准备服侍亚哈吃饭。
  但见太监长奶声奶气的对躺在床上的亚哈说:“陛下~,请起床用膳~”
  亚哈不理他。
  太监长看亚哈没有行动,有些不解,于是继续奶声奶气的对躺在床上的亚哈说:“陛下~,请用膳~”
  亚哈继续一声不吭的不理他。
  太监长看亚哈依旧没有行动,有些担忧,于是更进一步奶声奶气的对躺在床上的亚哈说:“陛下~请用膳呀,陛下您这不用膳要是健康出现了什么问题~,奴才们可担当不起呀~恳请陛下用膳~”
  亚哈继续一声不吭的不理他。
  太监长焦急无措的对别个侍寝的太监说:“唉,你们说怎么办呐,陛下这不肯用膳,愁死我了呀。”
  亚哈这时向管用膳的太监挥了挥手,说:“你们下去吧,孤现在没胃口,等孤要用膳的时候,孤再吩咐你们。”
  这,王发话了,太监长就只好带着一起管用膳的太监们回太监房去了。
  回到太监房以后,太监长觉得此事有必要回禀王后月西白,于是,就翘着个兰花指去往后宫找王后月西白去了。
  到了后宫以后,太监长伸出兰花指对王后月西白一指点,说:“哟,娘娘,您快去陛下的寝宫瞧瞧陛下呗,陛下他不知道病了还是怎么的,闷闷不乐的,咱家端过去的膳,陛下他也不用,说没胃口,依奴才看呐,陛下这大体是受了哪个不知好歹的人的气了。”
  王后月西白听了太监长说的,就对左右的侍女吩咐道:“过来,给哀家化妆,哀家要去陛下寝宫走一趟。”
  一番描眉弄眼之后,月西白就在侍女们的陪同下起驾去往亚哈的寝宫了。
  到了亚哈的寝宫门外的时候,守在寝宫门口的护卫拦着月西白一行,说:“陛下有令,任何人不得进入觐见。”
  月西白一把推开护卫,说:“你们几个算什么狗东西,给哀家滚一边去。”
  护卫坚持不让月西白一行进入寝宫。
  月西白气坏了,她指着其中一个护卫的鼻子骂道:“你个狗东西,明天哀家就叫陛下砍了你的狗头。”
  护卫继续就是不放月西白一行进入亚哈的寝宫。
  这时,太监长晚一步跟过来了,他看到眼前的不和谐的场景,就打圆场的伸出兰花指指着护卫说:“哎呀,我说,你们几个这么不识相呐,咱们娘娘过来陛下的寝宫看陛下,这是陛下的家事,你们几个跟着计较个什么劲呐,啊?快让娘娘进去啊,可不要惹的娘娘太生气,真叫陛下把你们几个脑袋给搬喽,你们上哪喊冤去?啊?”
  说完护卫以后,太监长又翘着兰花指,指点月西白说道:“娘娘,您别往心里去,他们呢,普遍都这样,不好通融,他们只认陛下的命令,不听旁人的差遣。”
  安慰完月西白以后,太监长又伸出兰花指对护卫说:“你们听好喽,娘娘是咱家叫过来的,陛下厌膳,咱家叫娘娘过来瞧瞧嗯。”
  护卫说:“既然公公发话,那我们就放心的放王后进去了。”
  就这样,月西白气冲冲的来到了亚哈的寝宫内,然后破口大骂躺在床上的亚哈,说:“你个不让人省心的东西,你好好的不吃饭折腾人干什么?”
  亚哈吓的一激灵,赶紧从床上坐起来,假装无辜的看着月西白。
  月西白看到亚哈这幅窘样,就噗的一声又转怒为笑的笑起来。
  她走到亚哈的床边,坐下,然后用粉拳轻轻的锤着亚哈的胸口,说:“以后好好的管管你的那些寝宫护卫,别看见我像看见刺客似的把我给挡在外面。”
  但见此时的亚哈满面愁容,他一方面为拿伯拒绝和他换葡萄园一事烦闷,一方面又不想和月西白说话。因为作为王后的月西白,总是颐指气使,这态度叫亚哈受不了。所以亚哈能不见月西白就躲着月西白不和月西白见面。
  月西白看穿了亚哈的心思,问亚哈,说:“陛下除了不想见我以外,还有另外的烦心事,这另外的烦心事是什么,陛下说来听听呀。”
  亚哈摇摇头,说:“孤不想说。”
  月西白追问着亚哈,说:“什么事,说呀。”
  亚哈继续摇摇头,说:“孤……唉,算了,孤不想说。”
  月西白气的握拳锤打了一下亚哈的胸口,发飙的说:“什么事,快点给我说。”
  亚哈只好向月西白“坦白的交待”,说:“唉,是这样的,王后,孤看中了宫外的一座葡萄园,那座葡萄园是耶斯列人拿伯的,孤向拿伯说:“你把你的葡萄园换给我,我给你价银,或是你愿意,我就把别的葡萄园换给你。”他却说:“我不会把我的葡萄园换给你的。”唉,孤感到十分受挫。”
  王后月西白对亚哈说:“原来是这样,真是岂有此理,他耶斯列人拿伯算个什么东西,你以色列王问他换葡萄园是一件美事,他还给脸不要脸了竟然,这治理以色列国的是你亚哈,你直接把他的葡萄园征过来就是,另外给点银子打发打发他就行了。”
  亚哈说:“不行,王后看事简单了,毕竟孤做事也是要得民心的,这种不得民心的事,孤不敢做,怕得罪至高神,导致灾祸在孤的国里横行。”
  听到亚哈这样说,月西白就气急败坏了,只见她对亚哈说:“好啊,我三番五次的叫你离开你那至高神,你就是不听是吧,还说什么至高神至高神的,你如果继续信你那至高神,你的国里才会灾祸横行。”说完以后,月西白便杀心骤起的对亚哈说:“关于换拿伯葡萄园这件事,你就不要管了,我来处理,你心慈手软,不能成事。现在,你只管起来,心里畅畅快快地吃饭,我必将那耶斯列人拿伯的葡萄园分文不动的弄给你。”
  亚哈见月西白说话的口气不对,于是提醒月西白,说:“王后可别做强夺人田产的事情啊!”
  月西白媚眼阴笑的对亚哈说:“看我的,我自有妙计,借别人之手,成我方利益。”
  亚哈颇感后悔的对月西白说:“早知道孤不告诉王后孤想换拿伯葡萄园的事的,听王后这话,不知道王后又要为了达成目的而做出什么阴险狡诈的事情出来。唉,王后,如果实在说不通拿伯跟孤换葡萄园,那就算了,不要再换了,孤不想因为这件事而让民众以为孤是贪人田产的昏君。”
  月西白满脸厌恶的白了亚哈一眼,对亚哈说:“不能成事的家伙,窝囊废。”
  和亚哈云雨一番之后,月西白在侍女的陪同下回去后宫了。回到了后宫以后,月西白让写文书的太监托亚哈的名写信,写完以后用亚哈的印印上,送给那些与拿伯同城居住的长老贵胄。
  托亚哈的名所写的信上是这样说的:“你们借至高神的名义举办一场敬拜至高神的活动,在举办的这场敬拜至高神的活动中,你们花钱找几个匪徒过来交待他们等拿伯坐在敬拜至高神的活动的首位上的时候让他们控告说拿伯亵渎至高神,僭越民中官长。接着,你们再去骗拿伯,编出理由让拿伯坐在敬拜至高神的活动的首位上。总之,此信的目的就是通过利用民众对至高神的热心而阴谋设计拿伯,通过民众的手将拿伯杀死。”
  那些与拿伯同城居住的长老贵胄得了月西白的信,就照信而行。他们于是在某天举办敬拜至高神的活动,骗拿伯坐在民间的首位上。
  活动进行了不一会,有几个匪徒来,坐在拿伯的对面,当着众民信誓旦旦的说出一些子虚乌有旁人听起来实在不能分辨出真假的事情来污告拿伯,并且还拿出所谓的证据来支持他们对拿伯所作出的子虚乌有的污告。众人听完那几个匪徒说的以后,就像没头苍蝇一般的乱哄哄的了,他们大声的嚷着,喊叫着,要求把拿伯从所坐的座位上拉下来抬出去用石头砸死,就这样,拿伯被受骗的众人抬着来到了外面。待众人扔出拿伯以后,拿伯气愤的喊道:“诸位同胞,人说什么,你们就听什么吗?”
  众人纷纷朝拿伯啐着唾沫,说:“呸!”
  其中有不知恶后月西白阴谋的人气势汹汹的说:“证据在这里,你还狡辩,等你死了,到至高神那里狡辩去吧。”
  说完,那人便对一同的民众说:“诸位看见了吗,这人事实摆在面前还死不认罪,死不悔改,我们还等什么?砸死他。”
  就这样,在民众的一阵疯狂的嚷呼下,一块块的石头争先恐后的砸到了拿伯的身上,很快,拿伯就血肉模糊了,气绝身亡了。
  众人见拿伯死了,就像毫无灵性的畜牲一样纷纷高兴的回去继续参加只有有灵性的圣徒才适合参加的敬拜至高神的活动了。
  拿伯被民众用石头砸死以后,那些长老贵胄便打发人去见恶后月西白(以示列国里做管理的都知道凡是的旨令都是恶后月西白借亚哈的名义下达的),说:“臣等拜见王后,王后交待的任务,我们的主子已经完成了,现在拿伯已死。与此同时,我们的主子还叮嘱我们向王后说:“如果王后您还要我们为您办什么事,王后尽管吩咐,我等必当万死不辞。为王后效力,是我等荣幸。””
  月西白得知回禀的消息以后,便对报信的说:“很好,很好,你们主子做事效率很快,哀家很满意。你们回去告诉你们的家的主子,他们既然配合了哀家的意思,那么以后他们如果有什么需要哀家担待的,哀家也会帮他们担待。”
  报信的离开以后,月西白就让侍女为她化妆,化完妆以后就在侍女的陪同下动身去往亚哈的寝宫见亚哈了。
  到了亚哈的寝宫以后,月西白俏皮的问亚哈,说:“猜猜我给你带来了什么好消息?”
  亚哈没好气的对月西白说:“呵,好消息,能有什么好消息。”
  月西白见亚哈一脸嫌弃,便收起了笑容,转为生气的样子,说:“不肯跟你换葡萄园的拿伯现在已经死了,现在没人再阻挡你拥有那座葡萄园了。”
  亚哈惊讶的问月西白,说:“拿伯怎么死的,是王后设计害死的?”
  月西白满脸不在乎的样子对亚哈说:“你不用管拿伯是被谁设计害死的,他不肯把他的葡萄园换给你,他就是死有余辜。”
  亚哈叹了一口气,自言自语说:“拿伯是因孤而死呀。”
  月西白没正脸的瞧了一眼亚哈,说:“瞧你那出息,活该被拿伯那样的人看不起。”
  拿伯被月西白借他人的手阴谋害死,虽然亚哈不想因换葡萄园而闹出人命,但是既然拿伯被月西白设计暗害害死了,亚哈也就半推半就顺理成章的宣告拿伯的葡萄园归他所有了。
  至高神的话临到第斯伯人义厉雅说:
  “义厉雅,起来,去见住在撒玛瑞雅的以示列王亚哈,他要得拿伯的葡萄园,现今正在拿伯的葡萄园里。你要对亚哈说:“至高神如此说:“你杀了人,又得他的产业吗?”又要对他说:“至高神如此说:“狗在何处舔拿伯的血,也必在何处舔你的血。””
  义厉雅在拿伯的葡萄园里看到亚哈以后,就把至高神要他说给亚哈的话说给亚哈听。亚哈听了义厉雅说的话以后,便满脸阴郁的对义厉雅说:“处处和孤作对的义厉雅啊,这次你找孤就是要和孤说这个的吗?”
  义厉雅回答亚哈说:“正是,因为你允许了恶妇月西白的奸计,任由那恶妇月西白害死无辜的拿伯。鉴于此,至高神的话临到我说:“我必派灭命天使降灾祸到你宫内,农夫如何锄掉农田里的草,凡属你的男丁,无论是作为仆人的,还是作为自由人的,都要像草一样从以示列中清除掉。
  至于月西白,至高神下金口说:“月西白必死无全尸,狼在耶斯列的城外必吃月西白的骨头和血肉。””
  (是的,这亚哈作为以示列的国王,本应要听从至高神的要求管理国家,可他却常行至高神眼中看为恶的事,他不仅纵容恶后月西白在以示列国内建偶像庙迷惑以示列民烧香跪拜偶像,又在那恶后的耸动下默许那恶后设计杀害无辜的拿伯。因此,遵至高神的命令行事的灭命天使岂能放过亚哈、月西白,及他们的后代?)
  那么,当亚哈听完义厉雅说的这些话以后,亚哈就痛苦的捂起脸对义厉雅说:“唉,先知呀,孤也知道拿伯是因孤的贪心而死,但是孤又有什么办法呢,你看那王后的家族势力庞大,孤的背景却势单力薄,你说,孤如何能镇得住王后?如今,这座梦寐以求的葡萄园,孤是得到了,可孤得到了又有什么用?孤并不能体会到快乐,孤并不能体会到快乐啊。”说完,亚哈就撕裂衣服,然后哭泣着一路缓缓而行的回到了寝宫。
  到了寝宫以后,亚哈连续禁食几天,几天只喝一些水和喝一些菜汤,其于的东西一概不吃,以表达他对拿伯因他而冤死的悲痛,与此同时,亚哈又穿着麻布,睡卧也穿着麻布,走路不敢走快,以示对拿伯因他而冤死的痛悔。
  几天以后,至高神的话临到第斯伯人义厉雅,说:“义厉雅啊,亚哈在我面前这样自卑,你看见了吗?因他在我面前自卑,他还在世的时候,我不降这祸。到他儿子的时候,我再降这祸与他的家。”
  于是,亚哈活着的时候,灭命天使就没有灭亚哈和亚哈一家人的命,直到亚哈在战场上战死以后,灭命天使就随时等候至高神定下来的,灭月西白和亚哈儿女的命的时间,等到时就铁面无情的嗜血而行了。
  亚哈死后,战车被拿到池子边洗,战车上有亚哈中箭而流的血。
  洗完战车以后,有一些狗跑到池子边喝池子里的水,于是,这就应验了先知义厉雅当时在至高神的吩咐下对亚哈所说的预言:狗在何处舔拿伯的血,也必在何处舔亚哈的血。
  亚哈死后,亚哈的儿子继亚哈的位做以示列国王,月西白摇身一变,成了以示列的太后,成为以示列实际的掌控人。
  讲到这里,景山我就要给正在阅读至此的诸位作出训诲了,诸位请谨记在心:这人世间的高低贵贱,没有甚好好恶的。这谅谁人是一介乞丐,又或是登顶九五至尊的皇帝,在至高神的眼里,这个人都不过如草如芥,至高神要人做的,是实行他的旨意,住在他的里面,像他一样完全,使这个人在这个世界上生活的过程中结出爱人如己的仁爱之果,至于那些悖逆至高神的,或者对人行恶事的,至高神是不会留这些杂草一般的人在地上疯长的。当至高神定下的时间到了以后,就要把义人安置在地上居住,那些如同田里危害庄稼的杂草一般的恶人,至高神将要把他们全部拔出,因为圣洁的土地上容不得一个恶人在其中居住占有。
  那么那恶妇月西白的下场是怎么样的呢?且听景山我下回给诸位讲说来。
  日月如梭,斗转星移,二十一年转瞬如昨。
  亚哈的王位继承人亚哈旭作以示列王两年后病死。
  亚哈的另一个儿子月南作以示王第十二年时,至高神所兴起的亚哈手下军长月虎在这一年发动zheng(第四声)变射杀了月南。那时,作为太后的月西白正住在耶斯列城的别宫里。
  月虎到了耶斯列城以后,月西白依然端起太后接见臣子的架子,令侍女为她梳妆打扮好以太后的威严样接见月虎。
  这边,未待月西白梳妆打扮完的时候,月虎便带领着军士推门而入闯入月西白的别宫。
  月西白听见楼下的动静,便伸出头来看向楼下,但见她摆起一副盛气凌人的架子对月虎说:“叛军之将,来见哀家休得放肆。”
  “呵呵,你这恶后作恶到如今了,到现在为止还在这里大放厥词!”
  月虎冷笑了一声,然后抬头对着楼上月西白的随从说:“楼上有谁顺从我?”
  有两三个太监听见以后从窗户往外看他。
  月虎对那两三个太监说:“把那恶后月西白给本将从窗口扔下来。”
  他们就听从月虎的,要把月西白抬起来从窗口扔下来。
  月西白见状,怒骂道:“你们这几个吃里扒外的东西,哀家平时待你们不薄,你们就是这样报答哀家的吗?”
  其中一个太监满脸堆笑的对月西白说:“娘娘,今非昔比了,这如今的以示列已不再是娘娘的天下了,娘娘您这是恶事做绝,这取得如今的下场,是娘娘您咎由自取呀,但凡娘娘您平时对民众存一点仁慈之心,也不至于落得个如今悲惨的下场呀,娘娘,您说,奴才说的对不对呀?”
  月西白气的指着那个太监的鼻子厉声骂道:“对付民众就得要用残暴的手段,这样民众才能服你,才能听你的,难道哀家错了吗?你这个狗奴才算哪根葱,竟然对哀家的做事风格说三道四。狗奴才,哀家后悔没早早的发现你们对哀家起异心,要是哀家早知道你们这几个狗奴才对哀家起异心,哀家早就叫你们身首异处了。”
  听完月西白说的这话以后,太监们纷纷哈哈大笑,其中另一个太监对月西白说:“娘娘,还在这撂狠话呢呀,也不看看待会是谁身首异处呀,来呀,咱们还跟这个恶婆娘费什么话呀,过来把她抬起来扔出窗外去吧。”
  说完,几个太监一起施力把挣扎着的月西白抬起来扔出窗外。只听“嘭咚”一声,月西白从楼上重重的倒在地上,鲜血溅在墙上和马上,但见她脑浆迸裂,好像人拉肚子以后拉出的粪便。恶后月西白,终于得到了应得的下场。
  月虎见月西白已被太监从楼上扔下,便带领兵士骑着马蹋着月西白的尸体走到月西白的别宫门口,到了月西白的别宫门口以后,月虎跨下战马,然后吩咐随从的兵士们和他一起走上楼去,于是,随从的兵士们便纷纷下马,和月虎一起上楼来到月西白的厅宫。来到了月西白的厅宫以后,月虎命令月西白的太监们给他们准备饭菜。太监们便去做饭菜招待月虎和他身边随从的兵士们,饭菜好了以后,太监们把饭菜端上桌,用以招待月虎和他身边随从的兵士们,月虎和他身边随从的兵士们吃完喝完以后,便吩咐太监说:“你们去把这被诅咒的恶妇埋葬了去吧,毕竟她出嫁之前曾是别国高贵的公主。”
  太监们便在月虎的吩咐下去收拾月西白的尸体准备埋葬月西白了,然而叫他们感到尴尬的是,月西白的尸体此刻已被蹋成了肉饼,他们只寻找到月西白零散的一些头骨、身体的碎骨和未被踏碎的断手断脚,隐隐约约的,墙角处还有一些从月西白脸上蹭到墙面上的胭脂粉黛!
  收拾月西白尸体的太监们回去告诉月虎这个情况,月虎得知此况,便感慨的对随从的兵士们说:“月西白如今落得的这悲惨的下场,正应验了至高神借着他仆人第斯伯人义厉雅所说的话,当时,义厉雅说:“月西白必死无全尸,狼在耶斯列的城外必吃月西白的骨头和血肉。”如今,应验了。来人,把月西白的尸首扔到耶斯列的田地里去,让月西白的尸首和大粪一起上田作肥料。”
  于是,月西白的尸首被扔到了耶斯列的田间,那看到月西白这幅惨状的民众惊愕不已,他们没有一个人把眼前的看到的这堆碎骨烂肉与平时高贵雍容的月西白划上等同的符号,这眼前的一堆如同大粪一般的碎骨烂肉,竟是曾经高贵雍容,赫赫威严的一国之后,月西白!
  讲到这里,景山我就要给正在阅读至此的诸位重复一下景山之前所作出的训诲了,诸位请继续侧耳细听,谨记在心!
  这人世间的高低贵贱,没有甚好好恶的。这谅谁人是一介乞丐,又或是登顶九五至尊的皇帝,在至高神的眼里,这个人都不过如草如芥,至高神要人做的,是实行他的旨意,住在他的里面,像他一样完全,使这个人在这个世界上生活的过程中结出爱人如己的仁爱之果,至于那些悖逆至高神的,或者对人行恶事的,至高神是不会留这些杂草一般的人在地上疯长的。当至高神定下的时间到了以后,就要把义人安置在地上居住,那些如同田里危害庄稼的杂草一般的恶人,至高神将要把他们全部拔出,因为圣洁的土地上容不得一个恶人在其中居住占有。
  愿聆听景山所言的诸位是为至高神所选的居住在地上的义人,而不是像杂草一般危害田里庄稼的,恶人。

  更多交流,1327835231,qq
分享到:
发表评论(文明上网,友善发言,匿名评论无需登录)
还可以输入:400 个字符
评论列表0 条评论
暂无评论!
网站首页|关于本站|网站地图
文字站感谢每一位喜欢本站的人,欢迎将本站分享给你的朋友!最温暖的文字记录站 ─ 文字站!文学交流群:
本站部分内容来源于互联网,若无意侵犯您的权利,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蜀ICP备14019085号 Copyright © 2015 文字站 www.wenzizhan.com 版权所有
分享
导航